不論是金大亞和金大胖,還是文衍都鬆口氣,畢竟雷星峰才是真正做主的人,他要是不同意,這問題可就大了,當雷星峰說出恭喜兩字的時候,文衍直拍胸口,心臟都怦怦亂跳,她臉上露出一絲輕鬆,一絲笑意,說道:「噢,嚇死我了……」

雷星峰好奇道:「幹嘛害怕?這是好事啊。」


金大胖臉色越來越紅,雷星峰道:「老肥,你喝酒的啊,臉怎麼這麼紅啊?」

金大亞忍不住嗤嗤直笑,金大胖的臉色頓時紅的猶如滴血,半晌,他期期艾艾道:「這個,這個是熱的……」

雷星峰道:「屁話,你在沙漠里都沒有臉紅過。」

金大胖竟然害羞到不會說話,他一把拉住文衍,掉頭就向外面跑去,眨眼間就消失不見,雷星峰和金大亞愕然,兩人幾乎同時爆笑起來。

半晌,金大亞道:「你不是和老祖出去了嗎?怎麼回來了?」

沒等雷星峰迴答,風琛宗帶著一幫師兄師姐進來,雷星峰急忙站起來,說道:「怎麼都過來了?」

嬌妻來襲:總裁前夫請放手 :「不歡迎我們啊,呵呵,我們來探聽一下消息。」

宇寇,辛兆侖,戚梅雲,白天鳴,尹妖,騰遠,苗靈,加上雷星峰,古奇的弟子全部集中起來,雷星峰招呼大家坐下,說道:「探聽什麼消息?大家坐。」

雷星峰很快就發現不對,他說道:「你們兩人……晉級了?」他指的是辛兆侖和戚梅雲。

這三人竟然都有道君的實力,戚梅雲得意的笑道:「我們修鍊了基礎功法,沒想到很快就晉級了,風師兄當初晉級真君的時候,可比我們難多了。」

宇寇翻了一個白眼白眼,尹妖哼了一聲,她也達到九環真身了,只是還無法晉級,主要是缺乏積累,可戚梅雲晉級了,讓她很是不爽,只是她也沒轍。

辛兆侖笑道:「是啊,沒想到那麼容易,我們以前修鍊的功法,的確有很大的問題。」

兩個真君,雷星峰心裡很是高興,多了兩個真君,意味著秘門壯大,而且現在根本就無法獨立,只能隨著秘門一起走。

風琛宗道:「阿峰,這次徵召令……我們要去嗎?」

雷星峰道:「你們暫時不會動,不過這次比較兇險,每個秘門都跑不掉,如果情況不對的話,估計你們有可能會去,現在還說不定。」說著他簡單介紹一下情況。

風琛宗等人的臉色微變,這可算是秘門最大的一次行動了,不知道要死掉多少人,沒人願意當炮灰,可現在的情況,一旦戰況不好,各個秘門依舊逃不掉,需要抽掉人手出來。

宇寇駭然道:「十幾個道君?八十多天君,將近一千真君,我的天啦, 夢裡花落知多少 。」

……………………………………………………

習慣性求票求票。 辛兆侖道:「一開始也許只要三個天君,但是到了後期,如果順利的話,也就罷了,如果不順利,那麼我們也躲不過去,一定會被強制要求出去戰鬥。」

戚梅雲道:「那有怎麼樣,我倒是希望出去,縮在家裡算什麼?」

聽得一干師兄弟們目瞪口呆,戚梅雲的豪氣,可比他們強多了,尹妖又哼了一聲,她比戚梅雲還要霸道囂張,可惜實力跟不上,現在更是落為晚輩,心裡當然極度不爽。

風琛宗道:「活著比什麼都好,都別衝動!」就戚梅雲一句話,挑逗的眾人躍躍欲試,尤其是剛晉級的人,都覺得自己很厲害了,也就風琛宗明白,真君雖然厲害,但和天君道君比,當真什麼也不是了。

雷星峰沉吟了片刻,說道:「大家還是努力修鍊吧,這次估計要死不少人,實力強點,比什麼都好。」

雖然有鏡之界在,但是遇上真正高手,估計就連逃都來不及,實力如果能夠提升,那麼最少還有一絲機會逃脫。

嫡系弟子中,最弱的就是苗靈,現在有八環真身,只要晉級到九環,就可以修鍊基礎功法,一定積累后,晉級真君並不困難,原本的功法,十個九環真人,也未必有一個可以晉級到真君,但是新的功法,幾乎人人都可以晉級,這道難關算是沒有了。

可以預見,每個秘門都會湧現一批真君出來,可惜的是,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雷星峰問道:「你們晉級,師傅知道嗎?」

宇寇道:「當然知道。」

重生之錦上添花 ,他心裡明白,就算兩人晉級到真君,這一路也是不好走。

騰遠說道:「我到後面去找大胖。」說著就向後走去,他雖然也達到九環真身,不過才晉級沒有多久,就算修鍊了基礎功法,想要晉級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所以了解情況后,就知道這次行動,和他的關係不大,沒有哪個秘門,會將嫡系弟子當炮灰使用。


反而倒是辛兆侖和戚梅雲,這次估計很難留下,最終很可能會被拉上戰場,就看戰況如何,如果順利的話,那就不用發愁,戰事一旦膠著,那麻煩就大了。

雷星峰盤算了一下,說道:「你們抓緊時間鞏固修為,暫時你們還不會出場,不管怎麼說,你們兩個就是我們秘門的暗手,不得萬不得已,不會拿出去。」其實還有一個暗手,就是雷暴,或者是高野,就看誰去淮誠老祖的營地,雷暴去,高野就是暗手,反之亦然。

風琛宗道:「其實我們的秘門已經壯大了,僅僅是真君就有四個,師母,還有我們師兄弟三人,天君更是達到了五個,就算沒有道君,這實力……嘖嘖,我覺得不下一個大型秘門。」

雷星峰微微搖頭,說道:「我去淮誠老祖的秘門,我們差的太遠了,別的不說,僅僅是嫡系弟子,他們的數量都是幾百計的,我們才多少,還有真人級修鍊者,人家是以萬來計算的,我們又有多少?底蘊完全不同啊,這就是差距。」

頓時眾人臉色嚴肅起來,雷星峰說的話他們心裡都明白很對,可現在這個局面,也只能給自己鼓氣了。

雷星峰也覺得自己說的有點重了,他笑道:「反正高手越多越好,最好我們秘門都是高手。」

其實,按照秘門的規矩,雷星峰作為天君,已經和午陽差不多的地位了,雖說他依舊老樣子,喊午陽為祖師爺,叫古奇為師傅,但是秘門中人,沒有誰敢視他為晚輩,他現在有極大的發言權,也有相當大的權柄,尤其鏡之界還是他的。

風琛宗他們對雷星峰已經完全沒有看晚輩的態度,他的話已經很重要了,風琛宗道:「我最近修鍊基礎功法,進步極大,也許過不了多久,就能突破現在的水平,達到真君中段水準,這次出來,對所有人都是一個促進。」


騰遠和金大胖聯手,燒制了大量的菜肴,反正來雷星峰的院子,一個是商量事情,另一個就是吃了,有了金大胖在,所有人都有口福。

有時候,雷星峰會想,自己家是不是快要變成秘門的公共食堂了,就算他不在家,也這些師兄師姐,也會三三兩兩跑來混吃混喝,當然,金大胖從來都不會拒絕,他最喜歡讓人來品嘗自己的手藝,哪怕吃完一聲不吭,他也很開心。

眾人圍坐一起,興高采烈的吃起來,鏡之界已經快要達到自給自足的程度,大片的土地,種植著各種糧食作物,還有各種圈養的家禽牲口,有普通人的好處,就是這些農活都有人去做,修鍊者是不會種田養殖的。

師兄弟們很久沒有在一起聚了,所以正事過後,大家就放鬆了,吃著美食,聊著各種趣聞,倒也開心的很。

說話間,高野突然在院子里出現,他看到雷星峰就喜道:「阿峰,快走!」說著上前拉著雷星峰就離開了鏡之界,雷星峰甚至都來不及說話,看著一幫人目瞪口呆。

風琛宗笑道:「好了,我們該吃就吃,該喝就喝,阿峰有事先走了。」

…………

高野拉著雷星峰就出現在冰宮,他說道:「阿峰,這禁制我實在沒法子了,想著也許你能幫我一下。」

雷星峰這才反應過來,說道:「什麼禁制啊?」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周圍環境。

無數冰晶形成的柱子,密密麻麻布滿了整個空間,雷星峰都看不到邊際,他駭然道:「這是禁制形成的?」

高野有點無奈道:「好不容易進入這裡,可是被這些冰柱困住了,我的實力不夠,所以沖不出去,這道禁制太古怪了,只好回去找幫手了。」由於有鏡之界為退路,所以高野一點也不慌張,就算困住了,也滿不在乎,只是想著如何打破禁制。

雷星峰托著下巴琢磨,半晌,也沒有想出什麼來,他說道:「高伯,你試著攻擊看看。」

高野苦笑一聲道:「屬性相同,這禁制……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好吧,我打一下你就知道了。」

一隻寒冰大手冒了出來,狠狠砸在冰柱上,這冰柱也沒有雷星峰想象那麼堅硬,虛形的寒冰巨掌擊打冰柱上,瞬間就擊垮了冰柱,連續三擊,三根冰柱垮塌,雷星峰奇道:「這不是很好嗎?繼續啊。」

高野道:「你試著走近看。」

雷星峰聞言走了過去,幾乎在一瞬間,地面上原本還有的碎冰塊陡然消失,三根完好無損的冰柱出現,雷星峰驚訝道:「咦,這算什麼?」

高野急道:「快退!」

雷星峰稍稍慢了一點,無數冰棱就射了過去,陡然間,六顆栲栳大的雷球環繞他的身體急速旋轉,那些冰棱接觸到雷球,瞬間就化為氣體,雷星峰後退了幾步,說道:「可以反擊的禁制?」


高野道:「如果不理會這些冰棱,越是深入,攻擊的花樣越多,而且極其寒冷,就連我都受不了,所以,必須要破掉這層禁制才行。」

雷星峰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可不可以繞過去?」

高野嘆口氣道:「這裡……已經深入地下不知道多遠了,我一路過來,當真是千辛萬苦,別說沒有其他路,就算有,我也沒有勁去找了。」

雷星峰道:「好吧,我來試試。」

雷電虛形大手,這玩意在磁暴山脈,雷星峰就專門修鍊過,比高野的寒冰大手毫不遜色,由於性質不同,雷電的攻擊力更加強悍。

一出手,就夾雜著雷電的轟鳴聲,刺目的閃光,形成一隻十米方圓的巨手,隨著一聲巨響,就被雷星峰筆直的推了出去。

彷彿推土機一般,巨型的雷電之手向前推去,轟轟聲亂響,一路瘋狂向前,那冰柱接觸到巨手,直接就化成水和霧氣,雷星峰爆喝一聲:「開!」一條十米寬的路出現,這一路上的冰柱全部消失。

高野驚訝的看著雷星峰,說道:「怎麼這麼強?」他哪裡知道,雷星峰的雷電之手,剛剛修鍊成功,可說是能量最強的時候,這一擊算是雷電之手最強一擊,再來一次可就沒有那麼厲害了。

雷星峰喝道:「走!」說著向前狂奔,同時再次推動巨手。

高野毫不猶豫的跟著向前衝去。

兩人一前一後,相距不到兩米,高野稍稍留意身後,就發現,一根根冰柱恢復過來,他喝道:「一定要闖過去,不然就被困在冰柱中了!」

雷星峰連續不斷打出雷電之手,瘋狂向前推進,而高野也一樣,不時的打出寒冰大手,幫著一起向前。

跑了足有三分鐘,按照雷星峰感覺,早就應該跑出去了,可是前面依舊有無數的冰柱,他猛地停下腳步,喝道:「高伯,護住後面!」

高野立即調轉方向,向後面瘋狂攻擊,擊垮那些重新出現的冰柱,周圍的寒氣越來越重,也越來越寒冷了,他急道:「阿峰,我們不能停,繼續前進……」

雷星峰最後一次推出雷電之手,立即就放出雷印,他說道:「高伯,我只要一點點時間!」

雷電之手達不到目的,雷星峰只有改變攻擊方法,他可不敢一直這麼傻乎乎的用雷電之手,這次他要用赤霞劍印來試試。

……………………

求票。 一點雷光閃爍,一道劍影飛出,雷星峰爆喝道:「給我開!」

赤霞劍印被打了出去。

一連串密集的雷聲滾過,兩人眼前一亮,雷星峰大喜,知道這一劍印轟開了禁制,他吼道:「快走!」身體已經竄了出去,高野反應極快,跟著雷星峰就向外飛奔。

瞬間,兩人就脫離了這層禁制。

雷星峰收起劍印和雷印,回頭看去,只有一道冰牆閃爍著冰冷的光,他說道:「好傢夥,這層禁制還真是少見。」

高野用力揉揉臉,他說道:「剛才我的臉都要凍僵了,好厲害的禁制。」

雷星峰道:「看看有什麼好東西沒有。」

高野四處張望,忍不住哀嚎一聲:「他媽的!又是冰室……沒完沒了的,我都闖過三四十個冰室了,就沒有見過一樣有價值的東西,陷阱倒是不少。」

罵了幾句后,高野突然發現不對,他仔細看了一下,臉上露出一絲喜色,說道:「竟然有兩個通道……和以前完全不同啊,唔,讓我來看看有什麼不同……」

都是向下傾斜的冰通道,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整個通道一點也不晦暗,而是泛著淡淡的藍色光華,一種非常乾淨清爽的感覺,左右兩個通道,都沒有門,雷星峰就看高野來回跑動,一會兒看左邊的通道,一會兒又跑到右邊看看。

雷星峰說道:「有兩條路,不如我們一人一條路,怎麼樣?」

高野不停的搖頭,說道:「不,不行,我要親自探索,這是樂趣!」

雷星峰無所謂道:「好吧,你決定,對了,有件事情要和你說。」

高野心不在焉道:「什麼事情?」

雷星峰道:「這次秘門發出徵召令了,要求各大秘門派出人手,我和祖師爺去的,現在人數不夠,高伯,你能參加嗎?」

高野道:「徵召令?這是什麼玩意?」他早就脫離了秘門,孤魂野鬼一個,當然不知道什麼是徵召令。

雷星峰道:「徵召令就是秘門的一種強制命令,需要所有秘門合力去干一件事,所有的秘門都要參加。」

高野道:「如果不參加會怎麼樣?殺了我們?」他可算是桀驁不馴的人物,看得起你,什麼都肯做,看不起你,什麼徵召令,對他毫無用處。

雷星峰搖搖頭,說道:「殺倒是不會殺,會將你所在的秘門排除在外,任何好處都不會給你。」

高野冷笑道:「有什麼好處?我還能缺了他們什麼好處不成?」

雷星峰道:「不是這個意思,而是……如果不參加的話,我們就無法離開這片大陸。」

高野頓時明白過來,說道:「他們想要進入域外星空的其他大陸?」

雷星峰道:「是,要打通封鎖,必須佔據外族人的地盤,一個兩個秘門,就算實力再強,也沒有辦法做到。」

高野沉吟了片刻,嘆口氣,說道:「還真是這樣,好吧,我加入,不過,最好讓我探索完冰宮,如果有收穫的話,我的實力也可以提高點,這樣對我們秘門有好處。」

雷星峰道:「應該還有一段時間,目前還在集合各個秘門,很多秘門距離集合點相當遠,所以時間應該還有點,我們秘門因為有鏡之界,所以不用趕路。」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