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搔首弄姿,故意還用雙臂擠出一條修長事業線的葉子希,突然絕望的發現,眼前這個男人,對自己根本沒有一點慾望。

聞到葉子希血液的味道,鬼王右手猛的一揮,直接給葉子希丟出了窗外。

嘭!

一聲爆炸之後,葉子希化作漫天血雨,隨風四處飄散。

鬼王嫌棄至極的哼道:

「髒東西,也配跪在我的面前?」

只有血液里散發著幽香的程思玥,才是鬼王的最愛。

但是在開動大餐之前,來點小食開開胃,也是很有必要的。

一陣微風晃過,八爺帶來的那群手下,全都跟之前那個女修鍊者一樣,先變成了乾屍,然後倒地碎成了粉末。

雙腿打顫的雷豹,壓低聲音怒斥道:

「老八,你可害慘我了!」

八爺惶恐的說道:

「我哪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呀!」

生死攸關,雷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他咬緊牙關,肉疼不已的掏出一顆珠子。

「瞬移珠!」

看到雷豹居然拿出這麼珍貴的寶物,八爺激動不已。

不過八爺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瞬移珠雖然可以攜帶兩人,甚至是多人進行瞬間轉移。但是攜帶的人數越多,瞬移的距離便越近。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為了自己苟活,八爺也顧不得什麼兄弟情義了。

「去你媽的!」

八爺奪過瞬移珠的同時,還一腳將雷豹踹向鬼王。

「你個老王八,老子做鬼都不會放鬼你,啊!!!」 「她是在替你撐腰。」

陳夫人對著陳瀅說道:「從此往後,誰攻訐於你,便是與皇後過不去。」

「哪怕真有那多事碎嘴之人,看在皇后顏面上,也會將魏家的事情壓在心底深處。」

「只要無人提及,沒有人再故意挑起此事,過上一年半載,京中有了新的事情,就沒有人再會記得此事。」

人都是健忘的,特別是處於京城這般繁華之地。

日日都有新鮮事情,各家的蜚短流長更是從沒有斷過。

魏家的醜事的確讓陳瀅難堪,也讓陳家丟盡了臉面,可是再大的事情也不可能一直喧囂於塵,時間能夠淡化一切。

陳夫人柔聲說道:「她是想要壓下此事,讓你好過一些。」

「阿瀅,你這位姐姐是真的待你好。」

陳瀅聽著陳夫人給她分析其中厲害,抿唇說道:「雲卿姐姐待我本來就好,只是魏家那頭……」

陳夫人提起魏家的時候,神色瞬間沉了三分:「魏家要是知曉厲害,就該見好就收,別再拿此事與我們糾纏,若他們不識趣,你祖父、父親都不會放過他們!」

她說完后,抬頭看著陳瀅:

「只是阿瀅,你對魏卓當真捨得下嗎?」

陳瀅聞言想起之前曾經苦苦哀求的魏卓,臉色有瞬間的蒼白。

她垂著眼睫掩飾了眼底的神色,輕咬著嘴唇片刻后,說道:「有什麼捨得下舍不下的。」

「母親,我是喜歡他,也曾經將他當成愛慕之人,想要跟他走過餘生,可是我不僅僅是陳瀅,更是陳氏女,我身後代表的是整個陳氏一族。」

「我能夠委曲求全,能夠當之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能夠忍讓魏家那般無恥行徑,可是陳家不能,祖父和父親更是不能。」

「這種情況下,我如果再嫁入了魏家,旁人怎麼看待我們陳家之人,看待祖父和父親,還有我陳家那些姑娘?」

她抬眼對著陳氏,一字一句的說道:

「陳氏女生來矜貴,斷不能折損在我身上!」

「至於我和魏卓……」

陳瀅頓了頓,才斂眉道:「可能我們本就沒有夫妻緣分。」

陳夫人看著陳瀅的臉色,她是知道陳瀅當初對魏卓的那些心思的。

那時候她並不看好魏卓,覺得他身份太低又是庶出,與陳瀅不相匹配,可是陳瀅自己認準了魏卓,談及魏卓時眼中臉上都全是愛慕之色。

知女莫若母。

陳夫人怎會不知道陳瀅對魏卓的感情,她伸手撫著她的頭髮:「舍了他,你當真不會後悔嗎?」

陳夫人重臉面,可卻更在乎陳瀅。

她是恨魏卓和魏家,可是卻更捨不得陳瀅難過,她柔聲說道:「若你心中難受,母親會替你想辦法,不必這般決絕讓自己難過。」

「不用了。」

陳瀅靠在陳夫人肩頭,低聲道:「我心意已決,絕不後悔!」

而且,也不能後悔。

陳夫人聽著她堅定的話語,眼底滿是心疼之色:「好孩子,娘會幫你的,誰也別想欺負了你。」

陳瀅將頭側過去,臉埋在陳夫人頸窩之中,低低的「嗯」了一聲。 被鬼王輕輕一碰,雷豹就已經化作了粉末。

等到鬼王想要再去追八爺的時候,八爺已經藉助瞬移珠,直接消失無影了。

「該死!都怪這具身體太弱了,讓我只能發揮出這點實力!」

鬼王望著玻璃窗中的,鬼魅的笑道:

「不過這具身體的潛力還是挺不錯的,只要我加以鍛造,想必用不了用不了幾十年的時間,我就可以恢復巔峰狀態!」

對於普通人來說,幾十年彷彿漫長就像一輩子。

但對鬼王這種度過數千年歲月的老怪物來說,幾十年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罷了。

突然想到了自己還有一份大餐沒有使用,鬼王立刻轉頭看向程思玥。

他那血紅的雙眸,除了死亡的氣息,就再也沒有其他情感。

「別怕,能夠成為我的食物,是你此生無上的榮耀!」

鬼王緩緩走向程思玥。

看著程思玥那驚恐絕望的眼神,鬼王無比享受。

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莫過於此!

不過正當鬼王準備下手的時候,林天恆原本已經漸漸消散的意識,突然綻放出了萬道金光。

「發生什麼了?」

鬼王連忙潛入神海,探尋著那道金光的來源之處。

原本已經飄渺的如同一縷薄紗的林天恆意識,在得知程思玥有生命危險之後,猛的開始快速恢復。

在金光的加持之下,林天恆再度回來了!

「既然你陰魂不散,那我就親自滅了你!」

鬼王咧嘴一笑,終於現出了自己的本尊。

一個極具年代感的吸血鬼,赫然出現在林天恆面前。

只是跟電視上優雅形象不同,林天恆眼前的這個吸血鬼,非常的醜陋,身上的伯爵衣袍,也糜爛的像是乞丐服一般。

嘩啦~

吸血鬼化作巨大的蝙蝠,直接撲向林天恆。

但林天恆還沒反應過來,他的身上的金光,就突然在空中凝聚出了一隻巨大的金印。

「地藏?!」

吸血鬼怎麼都想不到,林天恆的身上,居然會藏有地藏王的至寶。

金印如同山嶽一般,直接將吸血鬼鎮壓在了地上!

但吸血鬼絲毫不慌,反而猙獰大笑道:

「哈哈哈……地藏,你要殺我,也就等於殺了這小子!佛本慈悲,你能下得了手?!」

拒嫁男神33次 「地藏菩薩不能,但我能!!」

林天恆猛的沖向吸血鬼那邊,與其糾纏在一起。

金光和黑煙互相拚死攻擊。

這是一場意志力的較量,贏家可以獲得林天恆的肉身,而輸家便會直接消散於天地之間。

「該死!小子你給我等著,只要我重新掌控了身體,我絕對會殺光每一個與你有關的人!」

「那就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林天恆堅守意志,讓身上的金光愈發耀眼。

而吸血鬼也不甘示弱,瘋狂的散發著自己的黑氣,企圖一口吞掉林天恆的意識。

「啊!」

巨大的威壓,讓林天恆感覺自己像是被放進了攪拌機里一樣。

花心總裁的契約新娘 那種非人的折磨,差點讓林天恆直接昏厥了過去。

但林天恆沒有放棄,依舊咬緊牙關堅持著。

因為現在他已經無路可退了!

要麼贏,要麼死!

房間內。

拼盡全力,終於趕來的張於歌和黑虎等人,在看到房間內的情況之下,不由瞪大了眼睛。

這如同修羅地獄一般的場面,實在太過駭人了。

「我老大他怎麼不動了呀?」

張於歌不解的走了過去,還調皮的戳了戳林天恆的胳膊。

但林天恆就跟個雕塑一樣,完全沒有一點反應。

發現角落裡的程思玥,黑虎連忙著急問道:

「程小姐,主人他到底怎麼了?」

「程小姐?你在聽我說話嗎?」

被黑虎喊了好幾聲,程思玥才從獃滯之中清醒了過來。

結結巴巴解釋了半天,程思玥總算是把事情的經過給複述了一遍。

聽完之後的黑虎等人,都陷入了驚恐之中。

自己的主人,居然輕輕鬆鬆滅了一隊修鍊者,並且還將雷豹這樣的一方霸主,給一招解決掉了?!

張於歌驚呼道:

「媽耶!老大居然這麼厲害!」

黑虎搖頭說道:

「真正厲害的不是主人,而是那個掌控主人身體的未知生物。不過對方剛要對程小姐下手,就突然僵硬住了。這顯然是主人在進行反擊!」

「所以我們都別打擾主人了,立刻全部退出房間,不要讓任何人靠近這裡!」

其實黑虎他們比任何人都著急,畢竟林天恆是他們活著的唯一意義。

但是這種事情,完全超出了黑虎他們的理解範疇。

所以黑虎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證沒人能打擾到林天恆,讓林天恆放心的進行抗爭。

轉眼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天,林天恆和吸血鬼的戰鬥還在繼續。

但從險境逃生的八爺,卻開始不安分了起來。

由於沒使用過瞬移珠,八爺誤將自己傳送到了自己以前的別墅裡面。

這讓他整整嚇得兩天沒吃沒睡,更不敢出門。

因為他怕自己被黑虎幫的小弟給發現了,然後引來林天恆這個惡魔的追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