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偌大的書房便只剩下勞波拉一人佇立。

事實上,早在很久之前勞波拉便提醒過艾克一行人了,同時也派出了自己的學生前去接應。

可尼利亞帶來的消息也讓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一次行動的嚴重性,所以他才派出第一批人手,務必保護那群少年。

「權力是個好東西,但為了所謂的領導權,你們就要置整個雲海聯盟的利益於不顧嗎?」勞波拉的右手忽然狠狠攥了起來,模樣猙獰無比。

百多年前,他們的和談失敗了,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如今,博弈再始,這一次他絕不會再大意了。

唐克、桑坦多格、寶麗雅、加百列···你們都給我等著!

是日,雲之國暗中的力量調動起來,數股勢力湧向了翼之國度所統治的平之雲海!一場角力無可避免的發生了!

與此同時,在翼之國度的都城飛羽之城,王宮中。

雲紋雕磚,流彩泛華,極具雲陸風格的裝飾隨處可見,奢華中又蘊含著絲絲典雅。

當然宮殿之內,最醒目的還是三十六座雲石禽雕!那代表著翼之國度三**鳥族!

「國王,我來了。」

大殿之外,一名魁梧的壯漢走將進來,那一身淡白色的鎧甲堅固如山。

漢子臉似人形,只是側身分佈著一圈圈潔白的鳥羽,柔順富有光澤,背後更是有一對堅韌的羽翼!

雲雕族!雲河!

「雲河,剛剛尼利亞給我傳了一條信息。」翼之國度的翼王天羽淡淡道。

「雲王?國王,有事情要發生嗎?」雲河敏銳的察覺到了一絲危機。

「米迦勒聖的血脈要回歸了,而唐克想要在平之雲海動手!」翼王的話語石破天驚!

「什麼?」饒是見慣了風雲的雲河也不由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這是···真是真的嗎?」未幾,雲河急忙追問道。

「雲王不會在這件事情上騙我的。」翼王點頭道。

妖孽當道:至尊召喚師 「那可就奇怪了,米迦勒聖還有血脈遺留下來嗎?難道是瑪雅公主···」雲河眼睛一亮。

「當年的事···」翼王一拳緊握,面容猙獰。

萬古無敵天帝系統 「國王,息怒。」雲河躬身道。

「呼————雲河,我欲意將你的雲雕衛派出去接應,你過會就去吧。」翼王深吸一口氣道。

「我明白了,國王。」雲河神色一凜,即刻出發。

翼王搖搖頭,轉向王宮的右側,那裡是一塊外延的廣場,從此處可以縱貫平之雲海流入的內雲河的壯麗景象!

奔騰的雲海之水浪疊浪,時而咆哮,時而騰挪,也讓翼王的心翻湧起來。

「瑪雅姐姐····查爾多斯哥哥···」翼王喃喃道,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

當年他尚未登基,無法決定事情的走向,但現在!他有這個資格和權力了!

如今雲陸的勢力對抗也十分微妙,雲之國和翼之國度結成了同盟,而天使聖堂就和空神領域簽訂契約。

兩方人馬時常在爭奪雲海聯盟的主導權,卻始終誰也壓不過誰。

但現在,米迦勒聖血脈的出現將打破這個平衡狀態!

當初的事,沒有人會忘記!

血債自有血來償!

···

沖雲城。

從空間穿梭站走下后,艾克一行人也欣賞到了屬於西南區域的風貌風俗。

那鐫刻在建築上的雲紋美輪美奐,自帶有一股飄逸漫盪之感,讓人如墜雲棉。

沖雲城,可是連接著天空與大陸的唯一陸上通道,他的文化代表著兩塊大陸的文化融合。

「這裡真繁榮。」

走出穿梭站大廳,外面街道上的熱鬧景象便印入眾人眼帘。

沖雲城的規模足以與龍頓相比,這裡是埃爾洛有一個超級貿易市場!

每一日,都有大型商業飛艇從雲陸落下,帶來雲陸上的各種特產。

而埃爾洛的資源也被貨運飛艇一一送上,商業的興旺帶動了這一帶的經濟發展。

啪!

幾分鐘后,諾爾攔下了一輛中型磁懸浮客車,眾人魚貫而入。

司機是沖雲城本地人,聽聞艾克他們第一次準備前往沖雲天洞,便滔滔不絕的介紹起來。

「乘坐飛艇可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我想你們會有一次非常愉快的體驗。事實上,沖雲城也有許多值得觀覽的地方···」

望著熱情好客的司機大叔,眾人心頭的陰霾散去了幾分。

起碼是個不錯的開始,不是嗎?

由於時間緊迫,艾克他們也沒有打算在沖雲城停留太久,這讓司機大叔還遺憾了好久。

大約一個小時以後,客車穩穩的停在了沖雲天洞的入口處。

這座中空的大山,小半個山體已經與沖雲城融為一體了,被改造成了一個現代化的大型建築。

按照商用、軍用、民用等分類,山中有大大小小十三個區域,共上萬個降落平台。

走在廊道之上,艾克他們可以依靠著螺旋式的欄杆,望著從中央不斷衝上天空的飛艇!

那強勁的氣流在魔法陣的干擾下並不會沖入周圍的區域中。

飛艇們像是一枚枚竹蜻蜓,扶搖直上,勾連著那片廣袤的白雲天空!

「太壯觀了!」 總裁哥哥我喜歡你 納菲等人深深震撼著,這種感覺絲毫不亞於在低沉世界坐著梭子走滑道。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再加上智慧生物的巧妙改造,這才鑄就了埃爾洛的盛世。」諾爾淡笑著。

艾克深以為然,直到如今,仍有不少的學者在研究著第三紀元大地巨變的時代,可到現在為止也沒有人知道埃爾洛世界的位置變化為何會如此劇烈!

那恐怕就是神的傑作吧!

「第三十八號民用載客平台,在這裡。」

欣賞完這副壯麗景象,艾克他們也要上路了。

三十八號民用載客平台上,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上百輛飛艇。

飛艇的規模不大不小,最多可容納下三十人左右。

這一次因為受勞波拉大先知所邀,艾克他們得以單獨享用一艘飛艇。

當然,勞波拉大先知有能力安排他們進入軍用通道,然而那樣子的目標是在過於明顯,不是明智之舉。

現在混入民用飛艇中就不一樣,至少減弱了一些危險。

擺在眾人眼前的是一艘白色飛艇。

所有飛艇的材料都來自於雲陸,一種名為雲杉巨木的存在。

因為只有這種木頭可以在雲海之上浮起!

雲海,雲海,雖然也是沾了一個海字,可實際上是一片片粘稠的白雲擠壓而成!

普通的木頭不僅不會浮在海面上,反而會從雲海掉出!

而雲海的底部可是萬里高空!從那裡墜落地面恐怕也不用都說什麼了。

除非你擁有傳奇的力量,否則還是乖乖坐飛艇吧。

民用飛艇雖小,但五臟俱全,除了一個座位艙外,還有一個巨大的甲板,主要的作用還是讓人可以欣賞到一路美景。

控制飛艇行進方向的除卻揚起的風帆之外,就是位於船體周圍的三十六個漩渦扇了。

它們的存在能讓飛艇駛向任何角度,應對許多可能遭遇的問題。

當然,有飛艇,也少不得有駕駛員了。

飛艇駕駛員可是一個極需經驗的位置,沒有三年以上的飛行兼航行經驗是不能上崗操作的。

在雲陸還有專門培育飛艇駕駛員的學校呢。 此時,在飛艇一旁等候著的是一名中年方塊臉男子,他平靜的佇立著,遙望著艾克一行人,無悲無喜。

「是洛基大學者嗎?」艾克出聲問道。

「洛基·斯塔克,你好,艾克大學者,你果然很年輕。」男子淡笑著伸出了自己的手。

兩人相握而過,隨即交談起來。

「抱歉,有些晚了。」

「不不不,時間剛剛好,你們可以登上飛艇了,有什麼路上再說。」洛基伸手擺出請的姿勢。

聞言,眾人順著一旁的木梯便登上甲板。

大約過了三分鐘,起飛台的天窗在一陣沉重的嘎吱聲中緩緩打開,露出一片深邃的天空!

於甲板之上順著山體望向那片藍汪汪的天空,這才是一種真正的震撼!頓感人之渺小!

就在眾人驚嘆之時,洛基已然鑽入駕駛室中。

滴滴!滴滴!

「起飛輔助操作已完成,請各飛艇準備就緒,衝擊波將於三分鐘後到來!注意!請注意!」

「起飛輔助操作已完成,請各飛艇準備就緒,衝擊波將於三分鐘後到來!注意!請注意!」

···

一連九遍的廣播回蕩在寬闊的平台之上,所有的飛艇盡皆做好準備工作,地面上的人員全部撤離!

嘎嘎嘎!

又一分鐘后,平台底部的金屬板開始收縮,露出網狀結構的橫樑。

那一個個小洞將分割衝擊波的力量,促使飛艇順著氣流節節攀升!

「馬上要飛了!我要看看!」

扎西興沖沖的跑到船舷一邊,將腦袋探了出去。

複合金屬製成的架構之下是一片漆黑,宛若巨獸的大口,帶來窒息的壓迫。

「扎西,你如果不想被沖飛天的話就趕緊把腦袋收回來。」艾克黑著一張臉道。

「又怎麼了?看看都不行?」扎西挑挑眉頭。

「笨蛋,衝擊流就算是傳奇強者都抵擋不了,你以為自己比傳奇還要厲害?」卡西無語道。

啪!

妮娜聞言,趕緊拉了一把扎西。

「真有這麼厲害?」扎西仍在嘀咕著。

咕咚!咕咚!

呼呼————

猛然間,從底下的深洞中傳來一陣陣富有節律性的響動,聲音由遠及近,迅猛洪亮!

來了!

所有人心中一動。

轟!

大聖傳 少頃,一聲驚天巨響回蕩在平台之上,一股蠻橫的衝擊力猛地打在了厚厚的飛艇底部。

咻!

霎時間,成百上千艘飛艇便被衝上了天空!猶如四散的蒲公英!

「哇!」

衝擊波內蘊藏的亂流毫無軌跡可言,飛艇們一下子便遠離了航道,四處打轉,這引起了一群人的驚呼與惶恐。

「要撞上了!」但丁大喝一聲,驚恐的望著從東側飄來的飛艇。

洛基的情緒被徹底點燃了!

「哈哈!歡迎來到沖雲天洞!」

他不復平常淡定之象,面露狂熱,雙手如同閃電一般控制著方向。

下一刻,神奇的景象發生了。

所有的飛艇都在調度著方向,明明每一次都快撞上了,可就是險險擦肩而過!

所有未曾見過此景的遊客都在驚嘆,不得不佩服這些飛艇駕駛員高超的技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