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臉寒冰的冰藍慢步走到老祖宗冰魁的眼前,低著頭用眼光掃視了一下嘴裡含著一嘴黃沙的羅天,小嘴輕輕上揚,幽怨的埋怨:「我失敗了。」

「恩……」

冰魁身為玉島的老祖宗。一聲微「哼」壓下所有的議論聲。「冰藍,沒有執行完我交代的任務,處罰寒冰室面壁三天。」

一臉沾滿黃沙的羅天爬起身,聽著自己姥姥對冰藍的懲罰,起身疑惑的問道:「冰藍把我打敗了,為什麼沒有獎勵還要懲罰。」

冰魁看著那雙漆黑雙眸,板著臉說道:」我給她的任務是殺了你,你還活著,那就是說她的任務失敗了,失敗就的受到懲罰,還不簡單嗎?」

「冰藍接受懲罰。「冰藍跪在地上一臉憋屈的說道。

「這次戰鬥分明是冰藍讓著他,你這樣判罰分明是對死了娘的野孩子照顧。想讓他成為我們之間的霸主接受去海市蜃樓歷練的機會,你這是胳膊肘像外,絕對向偏。」影空突然的爆叫引來了眾人的側目,注視著島上老祖。等待她的決斷。

「海市蜃樓,那是什麼地方?」羅天搗搗一臉幽怨的冰藍,小聲的問道。

「海市蜃樓,又稱其一空間。是海市蜃樓中出現的一個空間,聽說那裡面不但靈氣充足,還有玄級武技和地級武力技出現,關鍵這些都不是重點,如果你運氣好,人品好,受到命運女神和自然女神的垂愛,你就有可能得到神之祝福,有成就武神的機緣。」

武神,聽到成神,羅天心跳猛然,微迷著雙眼,看著上天,海市蜃樓。必須有我羅天:「海市蜃樓既然屬於海上空間,到時候我們坐個大船,一起去就是了,人多機會也多。」

羅天話剛落音,卻被島上眾人集體吐槽,差點沒有人要上來暴打這個外來的白痴表親,坐船,集體去。你當是去旅遊觀光那?」

「呵呵……」

看著那臉認真的模樣。冰藍拋去先前的沉悶,玉手劃過**青山,拍拍羅天的肩膀,嘆息一聲說道:「海市蜃樓的空間並不在海上,而是在一個虛無空間,那個地方有「魚人族」看守。每個島嶼之有兩個名單,就算是守護神島的「魚人族」也不例外。」

冰藍說完,掃視一眼沉思的羅天,嘆息一聲說道:「這次本來是我和影空去。可你來了。影空擔心老祖宗……」

不言而喻的表述。

難怪自己的姥姥對自己六親不忍。原來是故意如此,在給自己鋪路做去虛無空間的長遠打算,感激的看了一眼前的老者,羅天所有的埋怨也隨之煙消雲散。

「羅天,你可敢和我一戰,只要你能贏的了我,去海市蜃樓的名額我會雙手奉上給你,無話可說,你敢嗎?」

影空緊握自己手中的戰刀,雙眼露出鄙視的目光,傲立在剛剛被冰藍攻擊成深溝的一旁,他在借用那深溝來告訴羅天,這就是要埋葬他的地方。

「愚昧。」

看著影空站在深溝一邊,冰果罵了自己弟弟一句。想去阻止那被嫉妒之火燃燒的影空。腳卻不聽自己的使喚,難道說這就是私心在作祟嗎。

「你確定你要用去海市蜃樓的名單來換和我一戰。」羅天玩味的看著影空,露出人畜無害的笑臉,一點調戲的張揚在嘴角出現。

看著那張帶著調戲的容顏。影空手中的戰刀在空中畫了一個圈。刀尖指著海面:「我影空對海發誓,如有違判,身葬大海,萬魚噬魂。」

「謝謝你的大禮,希望你不要後悔。」

當九龍仙再次出現在手中,丹田之中的冰火元丹瘋狂運轉,化作冰和火的力量湧進九龍仙,直奔影空的心田。

「落日劍法,伴我戰鬥。」

羅天沒有用問天九式,因為畢竟問天九式修鍊太短,招式不熟,戰力也不是現在羅天所能掌控,一個不慎,在次失手,那可真悲劇了。

「好。我到要看看,你一個空靈之體的廢柴怎樣躲過我鬼魅的隱身和斷刀武技的刺殺。」影空說完,戰力涌動,站衣薄紗,現。

「奪命刀,隨我殺敵。」

兩個天才傻瓜,一個為了神島追求仙道,一個為了紅顏榮獲認可。刀和劍向撞擦出常常的火花,好似流行畫出的尾巴。

「你果真不是廢柴。」全力施展隱身和戰衣薄紗的影空在一個回合后愕然發現,被他們認為廢柴的傢伙,絕對是半豬吃老虎的行家。

要是自己敗了,失去了威嚴是小,去神島的名額真丟了。那可是鬧大笑話了。自己不能輸,輸了不但是去冰藍,還會失去機緣,想到此處,大吼一聲,拼了。

冰果看著瘋狂運轉戰力的影空,在目視那平靜如水的羅天,柳眉蹙下,輕嘆一聲:「影空踢到石頭上了。」

這才是他真正隱藏的戰力嗎?冰藍看著羅天清妙淡寫的化解了影空的攻勢,並把影空逼在三米之外,不能進神,心中翻江倒海。

「刀狂舞。」聚集戰力的影空大喊。使用自己的看家本領。<>

「劍飛天。」羅天也不示弱的說道。

「碰……」

場中再次發出強大的刀劍之聲后,兩個身影分離兩邊,那一身長袍的少年把手中的劍輕輕扭轉,被手在身後,右手抬起察去臉上的沙土,露出那碧玉的肌膚,嬰兒一般。

相比羅天外表的狼狽,影空臉上並沒有灰塵出現,那汗水如雨滴連線,洗凈了臉上灰塵,胸口卻波動的在喘,欺負不定。


「真是小看你了,不知道崇尚強者的大陸上怎會出你這個死變態,隱藏自己的戰力,還隱藏自己的武技。」影空的話說完,擦掉頭上的汗水。

影空沒有壓低自己的聲音,圍觀的眾人都注目看著場中少年,臉上各自展線出異樣的容顏,驚艷之後,同聲共語:「死變態,竟然喜歡被虐待。」

聽著一口同聲的評價,苦笑不得的羅天苦笑一下,看著眾人,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不弱。可,想要搶走冰藍和去海市蜃樓的晉級名額。你,貌似還不夠資格。」影空說完,一顆丹藥放在嘴中仰天長嘯,伴隨那丹藥之力的擴散,仰天長嘯的影空戰力一路飆升,直達次級武靈。

「冰果,你竟敢把「增力丹」給影空。看你做了多蠢的事,還不阻止,楞著做什麼。」冰靈怒斥完冰果,卻沒有受到平時的快速阻攔的效果。冰果那緩慢的動作,看的冰靈怒氣中生,看的冰藍拳頭緊握。

「地刀斬,殺。」看著使用丹藥提升自己,強行使用地級武技的影空,眾人愕然……

地刀斬。堪稱地級低級武力,是影空的保命絕招,同時也是殺敵一萬自殉八千的招數,為了那神島名額,影空也算是拼了命。

「日月交輝,殺。」

日月交輝是落日劍法的終級招數,這種調動日月之力的仙術。對於當今戰力緊緊為初級武師的羅天不足以發揮日月交輝。可羅天自己都忽視了現在自己體內有逆天神器「浮黎宮,」和朱雀火鳥小七對自己的增幅。

日月交輝,剛剛出口,羅天丹田之中的元丹在嫉妒運轉下發生爆炸,陰陽之氣和天連線,日月交輝共現海島,一聲龍吟從天而下,盤旋在九龍仙上張牙舞爪,令天地臣服。

丹田之中的元丹不受控制的爆發運轉,就在那瞬間,羅天體內的靈氣好似抽空一般燃燒整個九龍仙。

「熬…」。

一聲龍鳴,震動海島百里之間,天空詭異的一道閃電和「九龍仙」連成一線。爆發一條金龍朝著冰藍咆哮而去。

「凝,聚…」伴隨玉島之上的老祖宗影王冰魁一聲怒吼,你淡薄的金龍被生生凝聚在一個空間,強行推進海中。


「碰…」


玉島周遭的海面,那淡薄的金色飛龍進入海中,發出一聲龍吟,炸開數道海浪,衝擊這海底魚類,頓時海面翻滾,那條條白魚露出海面,仔細一數,不下百條。

痴獃的冰藍看著那被攻擊的海面,手中的劍顫抖的掉在地面,看著攻擊力造成的災難,影空感覺自己的命和死亡只在一線之間。

「混蛋…」你竟然敢對影空下殺手,我冰果發誓不放過你,看著嚇殺的影空,冰果朝著場地中的羅天狂奔而去,用盡全力,狠狠攻擊羅天的胸口。

「冰果,住手。」

遲來的聲音,並沒有阻攔發狂的影空拳頭,碰,重重的砸在羅天的胸口,伴隨一聲清脆的骨折聲,羅天後退十步穩住身體,打坐調息。

伴隨羅天的悶哼聲,那清脆的骨折聲來的詭異卻有超強的殺傷力,「啊…,我的手斷了。」聽著冰果按殺豬般的慘叫,大家都殺了眼,這傢伙防禦力未免太過強悍了吧!

摸了一下胸前那漆黑的「寒冰金甲」發出的冰寒之氣,對於它的防禦力,羅天給予了超越以前的評價:「第二條生命的存在。」

「冰果姐姐,你沒事吧。」衝上來的冰藍看著冰果受傷。眼中充滿怒火的火花看著地上的羅天,把不滿和驚訝全都寫在臉頰。

冰藍帶著影空去治療一下。然後接受懲罰,這懲罰不是對他戰敗,而是對他那木頭腦袋和那愚昧的方式去戰鬥的懲罰。

身為影子的新銳,不用隱身術去攻擊對方的要害,這是戰鬥上的失職,更是影子排戰鬥的禁忌,你們以後給我記下。戰鬥時,對方就算是之螞蟻,你們也要發揮自己的長處去打擊對方的短處,一擊必殺,聽到了嗎?

「謹遵老祖教導。」

聽著下邊那沸騰的怒吼,老影王點點頭,嚴厲的說道:「處罰冰果寒冰池一天。冰藍和影空戰敗。處罰寒冰室三天。」

影王犯說完,臉上燃燒著火焰。看著眾人,恨鐵不成鋼的罵道:「一群廢物,連一個空靈之體的廢柴都打不過。明天起,男入冰池,女入冰室,給我苦練。」

看著那寒慄而戰眾人,老影王轉過身,朝著木屋走去,那進入木屋的瞬間,嘴角露出滿足的微笑。 「熾熱的沙地,眾人看著久久不語。」

當海浪的聲音和風的聲音傳入耳中的時候。沉靜了一會的冰靈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打破了寂靜無聲的僵局。

看冰王離去的背影進入木屋關上房門。冰靈苦笑了一下朝著眾人說道:「你們今天能見識到「地級武技的威力」,你們也算是開了眼界。至於冰藍和影空你們兩個也不要把失敗放在心上。失敗雖然傷了你們的尊嚴。可,這是同樣讓你們明白了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失敗未嘗不是一種收穫。」

冰靈含笑,轉身走向冰果嘆息一聲:「大家都散了吧。不要打擾羅天少島主的調息。」冰靈說完,攙扶著冰果埋怨道:「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不聽我的話,現在知道疼了吧。」

「媽,影空他失去了進入神島的名額,這對他的信心絕對有致命的打擊,你難道不心疼,不心傷嗎?他可是你的親兒子。」

攙扶著冰果的冰靈手顫抖一下。隨後回復了平靜。嘆息一聲:「冰果,你不懂,別說老祖宗要去海市蜃樓空間的名額。就算要影空的命,我也無話可說,你應該記得是誰把我們一家從人魚族的土刀下救回玉島,並教授你們武技得。人。要之恩圖報。」

「我知道,可去海市蜃樓對影空來說太過重要,我怕他想不開。弟弟可是我們的希望。」冰果說完,眼淚擁出,委屈難言。

「他如果連這點挫折都受不了,他就不配成為未來的人魚之王。」冰靈說的斬釘截鐵,聲音卻帶著一絲苦楚在裡面。

空寂的廣場響起鴻矇混沌聲音的瞬間,那空寂的廣場只有空氣在飄蕩,玉島上的人都不知道長袍羅天去了何方。

浮黎宮,羅天坐在二次宮殿,在加速空間享受著鴻蒙之氣的孕養,一天,兩天,三天,五天……,忘記了時間,當丹田之中的元丹在次凝聚的時候,羅天深深一個呼吸,吐出體內的濁氣,睜開雙眸,倍感清爽。

內視丹田中的元丹,驚喜出現在臉上。

丹田之中那黃色的元丹竟然變成了銀色的模樣,破丹重聚,提升了一級了嗎,中級武師,這種提升讓羅天喜笑顏開,不能自控。

實力的提升帶來的驚喜讓羅天忘記了修鍊時的枯燥無味。中級武師相比低級武師具有的戰力可不是一點,半星。

興奮的容顏帶著快樂的心情來到一層鴻蒙之地。用手觸碰那金色的光團,用靈魂告訴小七自己晉級,卻沒有得到小七的回應。

難道小七睡著了嗎?疑惑的羅天剛要離開光幕,卻聽到小七那微弱的輕靈:「老大,恭喜你又晉級了,我感覺我的力量在提升,雖然不是很強,但是卻加快了我進化的速度,我好睏,我睡覺了。」

聽到小七那微弱的聲音,懸在心頭的石頭落進芬香的泥土。薄純輕抬,嘆息一聲:「小七,你放心,我這次去海市蜃樓,一定會幫你找到天甘珠露,幫你快快脫離光幕。」

「玉泉珠露剛剛落音,金色的緩緩狂裂的抖動了一下,小七那半睡半醒的聲音再次想起:「老大,天甘珠露你一定要幫我弄到,有了她,我就可以脫離光幕,實力增強。」

用力拍拍金色的光幕,:「小七,你放心,老大保證。」

羅天說完,想想時間不知道外邊幾時,聽說海市蜃樓在海底空間,自己和黑豆學習的游泳還沒熟練,想到這版,浮黎宮響起「天地混沌,閃。」


驕陽似火,肆無忌憚。

回到沙灘光場上的羅天,感受沙地的餘熱,雙眸四望,卻沒有看到玉島上的少年少女。他們人那?疑惑的羅天還沒轉身,就感覺身後有一陣風襲來,直奔後腦。

偷襲。

「靠,是誰這麼沒人品。」嘴裡嘟囔一句,左腳在沙土中轉動,猛然用力向後一甩,薄純輕抬:「飛沙瞞天。」

腳上的飛沙在爆射出去的瞬間,成t子行的身體急性扭轉,輕哼一聲:「猴子掏心。」雙手直奔後者的突出的山丘,狠狠抓去。

「啊…。」伴隨一聲尖叫,攻擊羅天的雙手緊緊捂住放在自己山丘前的手。羞澀的翠臉紅潤,苦楚難言,說不出的麻木和辛酸,「壞人,我要把你的手剁了餵魚。」

望了一圈海島四周,空蕩無人,難道說色狼是自己嗎?一臉無辜的羅天,看著眼前的憋屈的紅臉小妞,認真的問道:「壞人,在那?」

「你…。」結巴的難言啟齒,憤恨的胸前那雙手抓的自己渾身電流酥麻,怒斥一聲:「還不把你的手拿開。」


無辜的羅天,滿臉苦笑,露出無奈的悲傷憨厚的說道:「你的手壓著我的手,你叫我怎拿的掉,真實莫名其奧妙。」

啊……

看著被自己的玉手緊緊壓住那雙潔白的大手,冰果死的心都有,猛然放下自己的手,怒斥的說道:「還不放下,死變態,抓的爽啊。」

「嗯,瞞軟的,就是小了點。不中看。」羅天無意的吐槽卻引來冰果憤怒的火焰,冰果一向對自己身材感覺驕艷,卻被羅天一說,最大的看點變成了不中看。

「你還有理了是不是?」氣憤的冰果話沒說完,就被羅天不耐煩的打斷。

「是你偷襲我得,我這是正當防衛。變態,這樣的誇獎我可不敢當,都說女人小心眼,還是離你遠點比較安全。」羅天說完,朝著海邊走去,目光沒有留戀眼前那嬌艷的身段。

「你站住。」聽著那充滿怨恨的喊叫,羅天回望之間,充滿怒火,這妞是不是有病,兩次偷襲自己也就算了,還然自己站住,知道這樣蠻不講理,忘記剛剛就抓很點了,想想剛剛的酥麻,羅天甩甩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