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天的興奮讓喬小希停不下來,就算在房間里也要睜眼閉眼不斷驗證自己是否在做夢。

天!

她真的救了一個土豪?!喬小希不免激動,在自己房間里躺在大床上胡思亂想。大概是因為她到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不一會便到吃飯的時間,閻三金又來敲門。

「喬小姐,吃飯時間到了。」閻三金的聲音真的是挺溫柔的。又是喬小希在這裡碰上的第一個人,所以她對於閻三金的好感是莫名的多。

溫柔,帥氣,文質彬彬,還有武功!喬小希連忙點頭,收拾一番就開門了。

其實也不算收拾,只是梳了個馬尾辮,充滿活力的樣子,就隨著閻三金下樓了。

喬小希再一次看到了曾經被自己救過的那個帥氣男人。那段時間她真的挺開心的,雖然這個男人脾氣大,老是命令她做事情,可是日子卻是很安穩,沒想到再一次看到他,竟然是在他的地盤上。

「嗨……」喬小希剛想打招呼,就發現閻冥佐身旁坐著的,是一個冷若冰霜的美人兒。

蘇眉自從變成了專門伺候閻冥佐的「貼身女傭」之後,基本告別了高危殺手工作,還獲得了與閻冥佐同桌吃飯的資格。

本以為喬小希來了,閻冥佐就該和女主上演情深深雨蒙蒙了,沒想到他卻跟沒看到似的,依舊是讓蘇眉坐在自己旁邊伺候自己。

對於本組組長終於熬到了出頭之日,閻三金深感欣慰。反觀這個什麼都不懂的豆芽菜喬小希,閻三金只是禮節性的友好。

一桌子氣氛莫名尷尬起來。

閻冥佐看也沒看喬小希,反而似笑非笑盯著蘇眉。蘇眉假裝沒看到閻冥佐促狹的眼神,拿出自己的十二分禮儀正襟危坐。

「吃飯吧。」轉過頭來隨意看了一眼印象還算不錯的喬小希,因為發現了更為漂亮不同的玩具蘇眉,閻冥佐對於喬小希的好感也只是停留在救命之恩處。

喬小希好奇地望著蘇眉,又看了看明顯不對的閻冥佐,好奇道:「阿佐,這個美女是誰啊?」 在喬小希家裡住著的時候,閻冥佐只是告訴喬小希自己叫做「佐」,喬小希就一直「阿佐阿佐」的叫著,到這裡來也就順口這麼一說。

「冥主,吃飯。」蘇眉連兩個人交流的機會都不給,夾了一口飯就送到閻冥佐嘴邊。先天優勢失算失算,喬小希都能叫男主阿佐了!她還只能冥主冥主的叫,地位不一樣,蘇眉感覺危機巨大。

閻冥佐掃了一眼蘇眉,不知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女人此時是在吃醋。在他面前總裝著面癱的模樣,可什麼時候她都是被動的聽從他的指揮,什麼時候這麼主動喂他吃飯了?

不過看著蘇眉吃醋的模樣,他心情挺好。

剛要開口回答喬小希,蘇眉一筷子飯直接塞了進去,動作之快,差點沒讓閻冥佐嗆到。

閻三金默默低下頭後退一步,表示剛才他什麼也沒看到。心中對自家組長豎起大拇指,又忍不住擔心。這麼做……冥主不會生氣吧?!

強行喂飯技能get!

喬小希看呆了,這下不用閻冥佐回答,她都猜得到兩個人的關係了!這麼親密的動作,這個冷若冰霜的大美人應該是阿佐的未婚妻吧?

蘇眉的內心也是進退兩難的。剛剛一時衝動,回想起來閻冥佐的脾氣,她受罰的幾率是99.99%!吞了一口唾沫,又不想自己剛剛才扳回來的一局迅速失敗,蘇眉又開口了。

「若是冥主要懲罰,吃過飯後閻三自己領罰。」至少也不能在女主面前失了面子!

閻冥佐笑了,「我說過要罰你了?」

蘇眉:「……」

「不過你若是這麼想要受罰也不是不行……」

喬小希一臉震驚,阿佐和她未婚妻的關係好和諧!她剛剛是不是聽到了什麼勁爆的內容?!

閻冥佐也是這麼想的。在某種程度上,喬小希和閻冥佐的腦頻率還是出奇的一致。可是對於時不時就要被懲罰的閻冥佐手下,蘇眉和閻三金來說,這又是另一種意思了。

提心弔膽,又不得不鎮定,硬著頭皮繼續吃飯。

閻三金頗為擔心地看著自家組長。

吃飯吃的詭異,蘇眉還是要實行喂飯的任務的。好幾天的練習,已經讓她能輕鬆掌握閻冥佐的口味愛好和食量,這讓閻冥佐頗為滿意。

喬小希就有點尷尬了。本以為阿佐接她過來是想和她在一起,可沒想到阿佐竟然還有了未婚妻。假若不是自己救了阿佐,恐怕兩個人都不會有交集吧?

她的心有點酸酸的。在此之前,她是有點喜歡閻冥佐的。

吃飽了,喬小希一句話也沒說,又回到自己的房間里,而蘇眉就緊張了。

貼身女王 閻三金只是負責盯著喬小希的,喬小希一走,他就沒有理由在這裡待著了。一下子只剩下蘇眉和閻冥佐兩個人,她表示她有點hold不住。

「剛剛吃醋了?」閻冥佐眯著眼睛,盯著蘇眉不放過她的任何一個表情。

蘇眉抿著唇,不知閻冥佐問的這句話有什麼含義,只能硬著頭皮答道:「屬下不敢。」 「是不敢還是沒有?」閻冥佐步步緊逼。

蘇眉:「……」這踏馬讓她怎麼答?低下頭不看閻冥佐發黑的臉色,蘇眉只覺得背後一陣陰涼。

可憐她還在餓著肚子,也不敢多說一句,許久之後,頭頂才傳來一個聲音,「吃。」

食之蠟味。

蘇眉還在想著閻冥佐到底什麼意思,不敢胡亂說話。閻冥佐卻是饒有興趣,看著她能挺得了多久。

作為長久以來一直以面癱示人的原主已經練就了一種技能,就是蘇眉繼承過來,也能不動聲色,將面癱進行下去。

於是閻冥佐自己先忍不住了……

不等蘇眉收拾碗筷,閻冥佐只叫了一聲「閻二」,另一個殺手迅速現身,做起保姆收拾殘局的工作。蘇眉則是被閻冥佐捏著手腕,強行抱起,直奔房間。

蘇眉驚恐,眼睛瞪得老大,一臉懵逼看著閻冥佐。

閻二此時也是懵逼的……他在某種程度上還稱得上是閻三的師兄!居然變成了洗碗工?!話說看到閻三被冥主這麼抱起來他的內心有點複雜……絕逼不是吃醋!而是冥主的做法太讓人吃驚!

閻三是不是準備變成主母了?

嘭地一聲,將蘇眉從驚恐中拉回現實。被狠狠扔在床上,閻冥佐冷笑一聲,「閻三,你不誠實。」

蘇眉快速鎮定下來,爬起來坐在床上,低著頭不敢看閻冥佐,咬著唇皺眉,根本不知自己哪裡又惹到這貨了。「不知冥主所說何事。」

一隻手狠狠鉗著她下巴,「抬頭看我。」 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 閻冥佐眯著眼睛,盯著蘇眉,越是覺得她這副逆來順受的模樣不爽,惹他生氣。

蘇眉被捏的生疼,狠狠一搖頭脫離閻冥佐的控制,脾氣一上來了也盯著閻冥佐不甘示弱,「冥主,屬下疼。」

他樂了。

冷酷的臉線一下子柔和起來,有一種銀瓶乍破的感覺,驚鴻一瞥。「你剛剛吃醋了!」這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我很喜歡,所以你要服侍我。」他喜歡什麼,向來都毫不避諱。被蘇眉激起興趣,閻冥佐也從不憋著委屈自己。況且,蘇眉喜歡他,他也是心知肚明。

「屬下拒絕。」蘇眉遠離了這個男人,硬著頭皮就上了,她是要得到閻冥佐的心沒錯,可是她卻不願只從床上讓閻冥佐歡愉。蘇眉要的,是兩個人平等的地位,而不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

「你說什麼?」閻冥佐一下子就火了,陰冷著臉站起來,泄憤似的想要一巴掌打下去。手在空中頓住,似乎是想起來什麼事情,半晌他才咬牙切齒,「既然你拒絕,那麼你就去北堂策那裡!」至於去那裡做什麼,兩人心知肚明。

蘇眉臉色也不好看,閻冥佐怒上心頭還沒有動手打她,更沒有用碎天珠懲罰她,只是讓她到北堂策身邊都是便宜她了。蘇眉默默看了看閻冥佐的臉,知曉自己是惹怒他到極限了,只能就此認命,「是。」

兜來轉去,結果她還是到了男配身邊!默默抹了一把辛酸淚,蘇眉也只能見機行事了。 閻冥佐憤懣離去,蘇眉也在收拾東西,怎麼去到北堂策身邊隨意蘇眉自己,她手下的人還是歸她安排的。

蘇眉見閻冥佐走遠了,這才叫出閻三金,吩咐他一些事情。

為了防止她不在的時候男女主感情上升,她還是有必要做一些小動作的。閻三金是負責別墅里大多數事物的,這個任務交給他最合適不過。

閻三金對於蘇眉惹怒了閻冥佐,有點擔心。「組長,其實你和冥主認個錯就可以,冥主也不是真要組長去……」

「不用。」蘇眉自有打算。「你只需要幫我看著喬小希,不要動她,但是……」

「我明白。」閻三金點頭承諾。

……

北堂策除了喜歡搶奪閻冥佐看上的東西,還喜歡四處獵艷,享受流連花叢。因為蘇眉本身就是閻冥佐信任的人,內部消息的封鎖,所以北堂策暫時還不知閻冥佐對自己的殺手感興趣。

金弄堂是北堂策最喜歡來的地方之一。一進門,經理就出來迎接,「北堂先生大駕光臨,您的包廂在三樓,已經都為您準備好了。」

「多謝。」北堂策謙遜有禮。

「哪裡哪裡,北堂先生請。」經理滿頭大汗,雖然知道這只是北堂策隨口一說,但他哪次不惴惴不安,生怕北堂策下一秒翻臉。就在兩人說話間,不遠處的聲音讓北堂策不免皺了眉。

「你這個臭娘們兒!叫你陪我喝酒是你的榮幸!瑪德最後問你一次,陪不陪!」一個渾身膘肉的男人正捏著一個女生的手,桌子上一片狼藉,想來是那男人翻臉時弄出來的。

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亂的很,經常發生這種事情,北堂策也只是有些不悅,並沒有多說什麼。

「不陪!」冰冷的聲音恍若清冽泉水拍打亂石,偏生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一瞬間,北堂策大概也懂得為什麼這個女生會被那種男人糾纏了。

他一眼看去,那個女孩子明明精緻得好似屏幕明星,卻有一種冷傲之感,冰肌玉骨般,活生生一個冷艷美人。

有意思。

北堂策只是起了些許興趣,想要看看熱鬧。經理有些頭大,看到北堂策還沒有要走的意思,他只能硬著頭皮上前和解。

「趙老闆,我們這兒是小本生意,可經不起您折騰,不如就這麼算了?」

「她陪我喝一杯,我就算了!」姓趙的男人還就看上這個女人了,不依不撓。

「你不配!」蘇眉冷眼斥罵,環顧一遍四周,最後定在北堂策那處,指著他道:「我看上的是他,不是你!」

嗯?

指了指自己,北堂策笑著問,「這位小姐,你說的是我?」

蘇眉點頭,「對。」隨後又看了看糾纏她的男人一臉嫌棄,「我不是這裡的服務員,發情滾一邊去!」

「瑪德……死biao子!」趙老闆忍受不了,他也知道這個女人不是服務生,但是他有的是錢,得不到的東西讓他發怒。一巴掌抬起來就要打下去,卻被一隻手死死壓著。

北堂策微笑,「既然這位美麗的小姐看上我了,我就有責任幫她驅趕蒼蠅。」 那個姓趙的老闆還不知是誰這麼大膽,看到北堂策,瞬間嚇尿了。「北、北、北北北……」

「滾。」北堂策輕飄飄一句話。

「是是是!我馬上走、不,馬上滾!」看到這位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兒,他哪裡還敢多待,直接連滾帶爬趕緊離開。

蘇眉冷哼一聲,很是不屑。

轉頭過來又對北堂策說道,同樣沒什麼興趣的模樣。「謝謝帥哥。」

「美麗的小姐,是把我當作擋箭牌了?」北堂策看蘇眉的模樣,偏著頭想了想,好像才剛剛明白一樣恍然。

蘇眉大方承認,「對。」

「那麼作為報答,美麗的小姐是不是該請我喝一杯呢?」北堂策對於感興趣的人,還是很謙和的。尤其是蘇眉這樣光明正大利用別人,高冷又自信。是他以前都沒有碰到過的類型。

「幫助美麗的女士,你很虧嗎?」蘇眉反問道,眼裡還透著不屑。彷彿認定了北堂策和之前的男人是一樣的。

北堂策啞口無言。

蘇眉知道自己順利讓對方記住了,她也不急著,轉身就走,不帶一絲留戀和感興趣。更是激起了北堂策的目光。

「查。」望著蘇眉的背影,北堂策只是對著同他一起來的人說了一個字。

要真正潛入北堂策的身邊,蘇眉做的工作還是很全面的。身份證,出處,家庭狀況和本身都捏造好,此時的蘇眉只是一個在校學生。因為不想太出名,總是把自己化妝成路人甲乙丙一般。

榮方得到的所有情況就是這樣。

不到兩天時間,就將蘇眉所在的學校信息和她的住址查出來,北堂策屬下的能力也不差。

對於第N次的校園生活,蘇眉表示習以為常。上學放學沒什麼不同,只是偶爾喜歡到處亂走,就像那天會突然出現在金弄堂里一樣。

觀察了一周蘇眉的喜好,北堂策終於捨得行動了。

瑞銀餐廳里,蘇眉喜歡坐在落地窗旁邊,品嘗美味精緻的食物,看著街邊的風景。

「蘇小姐,我們又見面了。」北堂策不請自來坐在蘇眉對面,他敢一個人獨自前來,看來是對蘇眉徹底查清了。

蘇眉有一瞬間愣神,眨了眨眼顯然沒想起來眼前的人是誰,抿唇不回答,轉過頭又繼續看風景。

真是與眾不同的脾氣。

北堂策不生氣,反而覺得蘇眉別有不同的可愛。「蘇小姐忘了嗎,在酒吧里,可憐的我被美麗的蘇小姐當成盾牌趕走蒼蠅了呢。」

「有什麼事嗎?」蘇眉打斷了他的話,冷冷的眼神好像是在看陌生人一般。

「我想要追求美麗的蘇小姐。」北堂策眨眨眼,有些調皮的模樣卻說著十分正經的話。

蘇眉看了他一眼,不太信任,「隨便你。」

北堂策好像受傷了般,捂住了胸口裝著很痛苦,「蘇小姐就不能鼓勵一下我嗎?」

「不能。」蘇眉直接了斷。

北堂策:「……」好鬱悶,第一次碰到這樣的女人他都不知該怎麼出手了。

「麻煩把賬結了。」蘇眉又補充道。

「為什麼呢?」出於良好的禮儀和對美人兒的包容,北堂策微笑反問。

蘇眉挑眉,很是驚訝,「你不是正在追求我嗎?」 蘇眉說得理所當然,北堂策再一次無言以對。

認命地幫忙結賬,蘇眉好像一點感覺也沒有似的,看著北堂策還是那種冷冰冰的眼神。

「我的名字叫北堂策,蘇小姐要記得。」北堂策一點不挫敗,這樣有脾氣的女人,他追求起來同樣是一種樂趣。

軟的不行來硬的。

蘇眉本以為他還要當一個文質彬彬的優雅紳士到什麼時候,一出門這貨手直接抓起來,將她塞到了自己的車子里。

蘇眉的表情終於有點龜裂,「……」這踏馬……果然當教父的人還是更喜歡掌控所有?

看到了蘇眉不同的表情,北堂策眯著眼睛笑的更加溫柔,「蘇小姐是在嵐江學院的英語系吧?」

「你什麼意思?」蘇眉馬上戒備地看著他,似乎他只要有一點點舉動,她就立馬抄傢伙揍死他。

「要送蘇小姐回校。」北堂策笑眯眯地回答。

蘇眉冷冷回絕,「我不需要!」

北堂策有些苦惱,皺著眉頭想了一下,「那我們去約會?」

「我還沒有答應跟你交往!」蘇眉好像生氣了般,轉過頭去懶得看北堂策。北堂策也不急,直接發動車子就往嵐江學院來去。

耀眼的豪車,一下子就吸引了眾多過往學生的眼睛。蘇眉的臉色很是難看,車子才停穩她就摔門而去。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