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低頭卻看到落璃紅水晶般的眸子突然一亮,嗖的一聲從他懷裡飛了出去。輕巧地落在尼科爾斯肩膀上,不知從哪兒拿出一袋薯片,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電腦畫面。

「我去。」周啟滿腦子的黑線,回頭惡狠狠地盯了趙大明一眼,都是這死胖子乾的好事。

「冀州那邊怎麼樣,有沒遇到其他的契約者?」付雲生收好了已經擦好的一支槍,拿起另外一支一抬頭關切地看著周啟問了一句。

「有,」周啟點了點頭。略微組織了一下語言,便將自己一路前往冀州殺死了張角和張寶,以及在回來的路上同慕容嫣那一隊人交手的經過挑重點說了一遍。當然有些細節是必須被剪輯掉的。

火爐旁最好的位置總是留給說書人。

片刻之後。當周啟說完大致的情況,發現不但付雲生他們三個,就連剛回帳篷不久的夏若冰也不知什麼時候跑了出來。

「頭兒,你幹掉了張角和張寶?」張定軍牛眼瞪得老大,不久之前,他們可是見過那些歷史名將的厲害。沒想到自家隊長竟然單槍匹馬乾掉了一個!

「嗯,只能說是僥倖。張角召喚血影兵受了天譴,實力大減。如果不是這樣,我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那也老牛逼了,張角可是歷史名將的說。」

「這不是重點,從情況來看,冀州城出現的兩隊契約者應該是彼此結成了聯盟。所以接下來我們低調行事。黃巾軍的事情一了,就立刻轉移。」

「張角,張寶都掛了,這裡還能有啥事啊?」張定軍撓了撓光頭,好奇地問了一句。

「大軍,你可別忘了,他們的人頭還在我的手裡。能不能獲得最大的好處,可就靠他們了。」

「最大的好處?」這下連付雲生也有些迷糊了。

周啟微微一笑,沒有回答,偏頭對著趙大明問了一句。

「《三國演義》小說里,劉備最初起家靠的是什麼?」

「這我知道,劉備不就是因為打黃巾軍的時候積累了功勛被任命做安喜縣縣尉嗎,後來張三爺鞭打了督郵,才辭官從頭再來……」趙大明聽他這麼說,如數家珍地說了一通。

「沒錯,劉關張三人殺了幾名黃巾將領就能得到個副縣長,如果是殺了張角和張寶呢?」周啟說道這兒話音一頓,目光望向了付雲生。

「對呀!如果把張角和張寶的人頭往上一遞,怎麼都不會比劉大耳差。」付雲生眼睛一亮。和張定軍對望一眼,驚喜地說道。

「沒錯,空間主線是叫咱們一個月內掌控一座城鎮,可沒規定用什麼方式。有了朝廷這面大旗,發展起來要比自己白手起家快得多。

「何進早一天攻下冀州,就早一天回長安。只要他一走,董卓和袁紹有很大的可能立刻翻臉。只要中原地帶持續動蕩,除了契約者,沒有人會將注意力集中到我們身上。」

「頭兒!我發現你最近這花花腸子可是越來越多了啊。」張定軍咧著嘴嘿嘿一笑,望著周啟的目光中充滿了欽佩。沒有誰會願意自己的隊長是個只知道拔刀子往前沖的莽夫。

其他人心中也大多同他一樣想法,有勇有謀才能在殘酷的空間任務中走的更遠,甚至到最後!

「哼!丫恐怕不單腸子花。」

聽夏若冰這麼一說,周啟乾咳了一聲,忙從紋章空間里將張角,張寶掉落的兩個白金神秘寶箱取了出來。當著大家的面輕輕打開。

這一下果然成功地轉移了視線。沒有人不好奇被稱作大賢良師,天公將軍的張角,會掉落什麼樣的寶物。這可是第一個由歷史名將掉落的寶箱!

沿襲周啟一貫的小紅手。

張寶掉落的箱子里一共出了5樣道具,除了必掉的「太平要術地冊」屬於隱藏任務的道具外。

首先是一面防禦力加8的將軍盾,因為靈魂綁定的關係,周啟從箱子里取出后就直接選擇了使用。

第二樣道具是一張暗紅色的道符。

「神行符:物品等級:紫色傳說(稀有),裝備部位,飾品,物品特效:

1.鴻飛冥冥:裝備后被動提升自身移動速度50%,閃避幾率15%;

2.踏雪無痕:消耗50點能量,提升速度200%,持續時間10秒,技能冷卻時間30分鐘;

3.移形換影:消耗200點能量瞬間移動到半徑500米內任意指定位置,技能冷卻時間24小時。」

周啟拿起神行符,略一思索,遞給了付雲生。作為槍手,能大大增加機動性的神行符顯然更適合他使用。

見付雲生沒有伸手來接,周啟微微一笑「作價30000,我收15000點,大明他們每人5000。」

「嗯!」付雲生點了點頭,欣然收下。以他的資歷當然知道,這東西放出去賣遠遠不止30000這個數。又是周啟獨立擊殺張寶所得。他這麼做傳達了一個信息,希望自己能更好的活下去!

第三樣道具是一個小巧的瓶子。

周啟小心地打開瓶蓋,頓時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從瓶口撲鼻而來。

「仙丹:物品等級:特殊類一次性使用道具。可永久提升能量上限50點,能量回復速度1點每秒。連續服用3次后無效。PS:吃我」

周啟目光一掃,一共30粒仙丹。先行5人一人三粒后還剩下一半。剩下的回去可以給秦飛大叔三粒,當然,還有謝芸菲。

「我去,頭兒這手氣沒治了,不像我,就特么剩腳氣了。」趙大明嘴裡嘟噥著,一仰脖子如二師兄吃人蔘果一樣吞下了三粒晶瑩的丹藥。

「就你丫話多!」夏若冰伸手在他頭上拍了他一巴掌。

「嘿嘿,打得好,這小子典型地得了便宜賣乖。」張定軍趁勢補了一刀。

幾人玩笑間,周啟拿從箱中拿出了一卷外表古舊的竹卷。

「《玄符錄》物品等級:紫色傳說;特殊功法類提升道具,學習要求,符籙精通。功法特效:

1.劍指:以指代筆,靈力為墨,天地為紙,繪製靈符。需消耗以往繪製符籙2倍的能量值;

2.符法無邊:消耗300能量值同時使用多張同種符籙聯合施法,大幅提升符籙傷害和作用面積;

3.蓮心種符:神識為筆,精血為墨,畫符於心。成功銘刻在心臟上的符籙,傷害力增加30%,繪符速度和成功率提升50%,效果持續時間延長100%。」

周啟臉上猛然一喜!

他萬萬沒想到稀里糊塗就領了盒飯的張寶竟然會送給自己這樣大的一份驚喜!

開出來的道具中,這卷《玄符錄》正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

劍指自然不用說,屬於逼格極高的一類技能。符法無邊同樣如此,一把符籙撒出,完全可以達到法師施展大範圍魔法的效果!

有了這兩樣技能,原本對於自己來說輔助作用大於傷害效果的符籙,完全可以成為除劍術外另外一個主要的作戰手段。

而蓮心種符更不用說,只看提升的幾個效果就遠遠超出了這本書卷的價值!

周啟將《玄符錄》的信息共享。

「丫越來越像個道士了。」

「嗯,頭兒以後缺錢花完全可以去天橋擺個攤子。」

周啟沒好氣地瞪了張定軍一眼。心念一動,《玄符錄》化作了一道白光消失不見。

每一項積累對他來說都異常的重要。不單是為了應付來自明月空亦或是陳君卓的威脅。

總有一天,當積累足夠的時候,他將會親自揭開夢魘空間的真實面目! 當周啟拿起張角掉落的箱子時,包括他本人在內,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

周啟深吸了一口長氣。手指帶著輕微的顫抖,放到了箱蓋上。

就在這時,他突然一偏頭,滿臉無辜的望著夏若冰。

「丫頭,咱能不掐腰肉嗎?」

「噗!哎呀我去!」張定軍翻身栽倒,差點一頭撞進了篝火堆里。眼巴巴期待半天,就等來這麼一句話。

夏若冰臊的滿臉通紅,用力一拳捶在周啟後背上。

「丫小樣,快開!」

歡樂的笑聲響起,就連一旁看火影入迷的惡魔尼科爾斯和魔姬落璃都禁不住心中的好奇,破天荒地放下了手中的電腦湊了過來。

周啟目光一掃眼前的一堆好奇寶寶,手指輕輕一動。隨著箱蓋上一道神秘的流光閃過。

入手的是一塊顏色深青色,巴掌大小的玉璧。

「雷玉!物品等級紫色傳說(稀有);裝備部位:飾品;物品特效:

1.雷電加身:攻擊時有5%幾率產生麻痹效果,令目標失去行動2秒;

2.天雷猛襲:攻擊時有5%的幾率召喚出雷霆風暴。對半徑30米內的所有敵人造成100點每秒的雷屬性傷害,持續時間3秒。

3.天打雷劈:消耗100點能量值,為武器附加150點雷屬性傷害,持續時間30秒。冷卻時間30分鐘」

「卧槽!這特么比麻痹戒指還牛逼!」

當周啟共享完屬性后,趙大明和張定軍對視一眼,眼中滿滿都是驚訝。這可是所有近戰職業夢寐以求的極品。

「大明有天譴者護符,這個就歸定軍了,老規矩。」

說實話,雷玉的屬性就連周啟自己都心動。不過一想張定軍的護符一欄可還是空著的,夏若冰至少還有個逃脫匕首能用。就決定優先給他。

「謝謝頭兒!」張定軍撿到寶貝似地將雷玉捧在手裡。一想到自己刷刷攪著旋風斬,而敵人就跟傻逼一樣站在原地動彈不得,那畫面不要太美。

第二件道具,是一把金光閃閃的小劍。

「將軍之劍!基礎傷害永久增加8點,本物品為靈魂綁定,無法交易。」周啟想都沒想,隨手用掉。同將軍之盾,白銀之盾一樣,這玩意兒積累到一定的數量後會對傷害力有一個質的提升。

「大雷光神杖,物品等級橙色神話(唯一),裝備部位雙手,大賢良師張角使用過的武器,具有不可思議的威能!物品特效(需要鑒定)」

周啟拿著手中的錫杖相當無語,加上日暮之杖,連續兩件高難度任務出品的神話級武器都是法杖。可真心令人尷尬的是,這隊伍中沒一人是用法杖的。

「要不我改行做個法師?」趙大明吞了吞口水,弱弱地說了一句。

「滾!你丫做賊都嫌猥瑣,還做法師。」

「看來只能回歸後進行交換了。」周啟遺憾地搖了搖頭,5人都固定了職業模版,現在就是想放棄都不可能。

連開了三件物品出來,箱中此刻就剩下了一卷《太平要術》天卷還有一個散發著蒙蒙幽光的圓環。

周啟隨手將隱藏任務道具放入了紋章,然後拿起了圓環。

「覺醒環!物品等級:特殊能力提升道具。道具功能:

1.使用覺醒環后,可自行領悟,或指定一項自身技能成為無雙亂舞技!當自身生命值低於20%,無雙亂舞可以升級為真無雙亂舞;

2.開啟蓄力槽:對敵人造成傷害,或受到敵人傷害都能時蓄力槽進度增長。蓄力槽滿可發動無雙亂舞;

該物品為靈魂綁定物品,必須由個人親手擊殺歷史名將后才能獲得。」

當周啟共享完覺醒環的物品說明后,所有人都陷入了因震驚而來的沉靜!

「這麼說要得到這玩意兒就必須單挑一個歷史名將?」趙大明眨了眨眼睛,弱弱地問了一句。

「嗯,看來恐怕是這樣了。」付雲生點了點頭。

「我有種感覺。」張定軍異常嚴肅地點了點頭。

「什麼?」周啟和其他三人都偏頭望向他。心中好奇這五大三粗的漢子會弄出個什麼感慨出來

「頭兒要逆天。」

「噗……」

第二天中午時分。

經過一夜潰敗,勉強收攏了殘軍的各路諸侯在位於冀州城北200里一處平原紮下了營帳。

除了曹操,公孫瓚和孫堅三路人馬因見機的早,幾乎沒受到什麼損失外;其餘各路諸侯都紛紛損兵折將受創甚重。

嚴重的如劉表,此番帶來的軍馬只十存其一。幾乎全軍覆沒。袁紹和董卓也去掉了近一半的軍馬。

突如其來的慘敗,讓何進大將軍從昨晚到現在整個人都不好了。只是在營帳中如同等自家夫人生孩子一般,焦急地走來走去。

「報!」

正在這時帳門外突然有一名小校來報。

何進心情煩躁,有心想不理,卻又怕真是什麼緊急軍情。

「傳!」

「啟稟大將軍,大營外有一人說有一場天大的功勞要送給大將軍。盧副帥唯恐有詐,已經命人將他拿了!」

「哼!混賬東西!盧植命人將他拿便拿了,你還來稟報什麼?莫非你這小小的軍校也敢來消遣本將軍?」

「大將軍容稟!小的怎敢消遣將軍,只因那被拿下之人說,若是大將軍不肯見他,恐怕剿滅黃巾的功勞從此與大將軍無緣。」

「哦!」何進幾步走上前,一把抓住小校的衣領將他幾乎提離了地面。

「此話當真?那人果真這般說話?」

「小的怎敢誆騙將軍。」

「嗯,既然如此,你速傳將令於盧植,命他即刻帶此人前來。是真是假,本將軍一問便知!」

片刻之後,盧植,黃埔嵩,朱儁,等一眾將領當先走進了軍帳。身後四名親衛押解著一名全身被細鏈五花大綁,裝束怪異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

何進大馬金刀地坐在用木板臨時拼湊成的將案后,打眼一瞟被捆縛之人。見這人雖然被綁,卻面不改色,嘴角含笑。雖然裝束怪異見所未見,可是卻自有一股不凡氣度凝聚在身。心中當即信了三分。

「就是你說有一場功勞要送與本將軍?」

「回大將軍,剛才在下於營門外確實如此說過。」

「你姓甚名誰,何方人士?是何出身啊?」

「在下姓周,單名一個啟,江東人士!自幼隨家師空聞前往昆崙山學習武藝,乃是一名遊俠!」

「昆崙山?」何進將目光上下打量了周啟一番,滿是狐疑。半晌才緩緩點了點頭。

「你說有一場功勞要送與本將軍,卻不知是何功勞啊?」

「回大將軍,昨日夜間,吾人路經冀州城外,因見張角妖人施展邪法,用那血影兵荼毒生靈,故星夜潛入城中,以吾師傳授的武藝將張角和張寶二人就地誅殺!」

「什麼!」周啟話音剛落,何進噌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滿臉的不可置信。軍帳內的眾將也是面面相覷。被這驚天的消息雷得外焦里嫩。

「你且再說一遍,你將張角,張寶二賊怎樣?」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