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房一世界。

夜色之下,沒有二十一世紀的照明,始終是差了些光線。

葉靈緊跟著人,免得把自己丟了,入夜的路,更難認了。

凌驚雲突然停下來,問她:「你是不是完全不記得路?」

「不會呀,怎麼可能?」

凌驚雲突然對她笑:「那我在前面等你?」

「哪前面?」

「就是在學院過來的那條路。」

「呃,那條路在哪?」

「在前面。」

「有多遠?」

「就幾條街。」

「你為什麼要先走不等我?」明明不是同路人么?

「我有點事……」凌驚雲看著她,夜色剛好掩了他嘴角的笑意。

「這樣呀?」那為什麼要說跟她一起走呢?

「你可以吧?」

「可以。」反正路在腳下,不知道就問好了。

「真的?」反倒是凌驚雲疑惑了。

「要不你先回學院也行,我自己回去就好。」到了學院的路口,她還能不知道進去不成?還不用被人看見自己是和他一起回去的。

對,就是這樣。

「你有事就去忙吧,不用理我,我可以回去的。」葉靈揮揮手送人走。

凌驚雲看了她半天,他哪有什麼事,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

「哦。」

葉靈笑笑的跟他告別。

然後就真的走了。

凌驚雲看著她的背影,有些哭笑不得,就是那麼一點好奇心而已,他竟然也說了出來,的確是有些意外了。 葉靈走了一段路,然後回過頭去。

「你不是說有事嗎?」

「你走。」凌驚雲挑挑眼。

葉靈一時沒猜透他的意思,以為這一小段還是同路。

可是走了蠻遠的還同路嗎?

「你該不會就是為了讓我瞎逛吧?」她已經兩次出現選擇困難症了!

「你需要鍛煉。」

「鍛煉什麼?」

「一個人連回家的路都不認得,多可憐。」

葉靈等人跟上來,卻被同情了。

臉一皺,剛想反駁,凌驚雲卻自己笑了出來,揉著她的頭髮說:「目前做得還不錯呀,有點方向感,還是有一點分辨能力的。」

「那當然,我……」

「可惜都是錯的。」凌驚雲一直都是笑眯眯的,彷彿忍不住那種。

「什麼?!」葉靈有點炸了,走錯了還讓她走下去?!

影后與當紅歌手假戲真做了 凌驚雲安撫她:「以後就印象深刻了吧?」

誰要這樣的深刻呀,白走這麼多冤枉路……

葉靈跟在人後面,繞回了之前的路口。

「我真的,真的……」

想動粗!葉靈看著雲淡風輕的人,那種悠閑感讓人手癢。

「這條路本來也還可以走到大路上,但是你到前面的路口又轉的是別的方向,說不如做,還是帶你回來這裡,讓你重新開始,你就有印象了。」

並不想。葉靈瞪他。

「哈哈,你看,這裡可以拐個彎,上去就是正路,但是你一直走錯的下去。」

為了防止她爆動,凌驚雲有先見之明的把人的手拉上。

葉靈甩了甩,力量差距有點大。

凌驚雲就不讓她甩開,還加固了半分。

「學長,我跟你說件事。」

「嗯,你說。」

「男生是不能隨便牽女生的手的。」

凌驚雲一頓,卻沒放手:「為什麼?」

「男生牽女生的手代表著喜歡她呀,所以一般不會隨便牽。」

葉靈拿起兩人的手又問:「你喜歡我嗎?」

蠱夫Ⅱ 凌驚雲轉身看她,凝視片刻,突然手起栗落:「我這不是怕你丟了嗎?」

「我這麼大個人了?」

「多大?」

「十六!」

「呵呵」

手還是被拉著。

葉靈無奈的看著他,他是真不懂自己的意思嗎?還是臉皮厚到想占她便宜?可相貌堂堂的,像今天一樣,大把漂亮女生投懷送抱那種,用這麼一個動作(她看看兩人牽著的手)鄙視他,似乎也不太恰當?

可是,她還是願意自己的手被喜歡的人牽著。

「母親會牽兒女的手,因為擔心他們的安全。」

「成人會牽老人的手,因為照顧。」

「朋友之間,遇到困難的時候,也會相互扶助,共同牽手渡過難關。」

「我現在領你走路,照顧你,擔心你,把你領回去,有何不可?」

凌驚雲一句句的說給她聽。

葉靈聽得怔怔的。

有時候自己彷彿真的用慣有的思維去思考遇到的問題,以致在觀察別人的時候,自然帶上了原有的印象,若是好的,自然會更好,若是偏見呢?

她一直認為牽手是男女間關係的一種行為,後來見多了,連女女間牽手也覺得是另一種情感的表現。

好像真的是,把某些動作「妖魔」化了呢,就像某些被濫用的詞語一樣,搞得現在很多正常的好的詞語甚至都不敢說出來。

這個時空應該還好吧?

葉靈決定放下這個話題。

但還是表示,她真的不會丟。

凌驚雲看她的那一眼裡,帶著不信任:「剛才我沒在的話,你能走到西門去了。」

葉靈理虧,心虛:「那是因為我沒有走過呀。」

凌驚雲搖頭:「剛開學不久,我們班就來過,走的也是這條路。」

葉靈一驚:為什麼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你只看著腳上的石頭,自然記不住走過的路。」

凌驚雲好心的替她解釋。

葉靈想了想,倒是想起來了,開學的時候是組織過一次進城,可惜原主並沒什麼特別的感受,只是隨著大眾來來去去,自然沒什麼印象。

凌驚雲停在她面前,直直的注視她:「去到每一個地方,你可以看看周圍的風景周圍的人,然後記住一些東西,不管是關於你還是關於別人的,當你記憶的越來越多,你會發現,有某些東西,是你想要的,雖然在別人身上,可是你也可以嘗試去擁有。」

「一個人,要有所追求,生活才會有目標。有目標,你活著才會有意義。知道自己為什麼去活,就會活的好好的。你要多抬頭看看外面的世界,找到你心悅之事,儘管不一定能得到,但追求的過程中,也一定會有讓你愉悅之事。」

「你開心的樣子,很美。」

葉靈聽得一愣一愣的。

為什麼突然對她說這麼多話?

凌驚雲看她似乎沒聽懂,有些無奈又極輕的嘆氣:「沒關係,我再幫幫你吧。」

「幫我什麼?」葉靈昂著頭,眼裡是疑惑。

「你想我幫你什麼?」凌驚雲抿唇微笑。

葉靈想了想,「賺錢?」

凌驚雲一頓,問道:「你缺錢?要多少?」

「當然是越多越好呀!」

「你還是個財迷?」凌驚雲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然後掏出今天的圓獸石給她:「這個夠嗎?」

「不要你的!」葉靈拚命搖頭。

「沒關係,我還有。」

這語氣,跟給女朋友零花錢一樣。

「不要!」

幹嘛要拿他的呀?

「你不是要錢嗎?」怎麼給還不行啊?他都沒有直接掏星幣給她……

「那是你的錢,我要你的幹嘛!」

「我的給你就是你的了?」

「但你為什麼要給我?」

「你不是要嗎?」

「我要就給呀?」

「可以的。」

葉靈無奈的看著這位同學,腦迴路怎麼有點單純呀?你不是學長嗎?不是未來的導師嗎?這樣子,早晚讓有心機的女孩把家底掏了吧?

「別人要你都給?」葉靈不知不覺眯了眼睛!

「那也要看情況,不是每個人都會給。」

「你的錢怎麼能隨便給人啊,你賺的錢是你自己的就你自己用,給別人幹嘛呀?」

蠢不蠢呀?!

「別人有需要的話……」

「我有需要呀,你全部給我呀?」真是讓人生氣,有錢還不會好好使用,以為賺錢很容易嗎?以後用錢的地方多著呢!就不會好好攢起來留以後的嗎?! ……

此時幾個女人的表情當中儘是擔心,尤其是林若煙,在房間裡面不停的左右踱步,暗自埋怨,都是自己的不好,要不是不聽林逸的話,非要去共濟財團裡面看一看,恐怕就沒有這些事情了。

不過現在再怎麼埋怨都沒有什麼用處了,只希望喬絲琳能平平安安的把林逸解救出來,至於別的,她一點也不關心。

美姬子能感覺到林若煙的焦慮,不停的安慰道:「林小姐,你放心吧,主人不會出問題的,主人縱橫地下世界這麼多年,還沒人能殺得了他呢!」

一旁的櫻子趕忙應聲附和道:「沒錯沒錯,林逸這傢伙非常厲害,沒人能對付的了他!」

林若煙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來:「希望如此吧!」

就在幾個女人正在擔憂焦慮的時候,林逸走進了房間當中,一看到林逸,林若煙立刻走了過來:「林逸……」

說著,林若煙的眼淚止不住的就流了下來:「都是我,都是我不好,我不聽你的話,才弄成現在這個樣子……」

看到林若煙這個模樣,林逸也是有些好笑,當下拍了拍林若煙的後背,安慰道:「好了,不要哭了,我這不是沒事么!」

美姬子和櫻子二人看到林逸沒事,也是鬆了一口氣。

「林逸,對不起!」林若煙抿著小嘴唇道。

「行了,沒事的,咱倆誰跟誰啊,不用這麼客氣。」林逸擺了擺手。

林若煙則是不顧一切,靠在了林逸的胸膛當中,希望能籍此給予自己一些安慰,以前的林若煙是肯定不會這樣做的,就算是這樣做,也是在沒人的地方,可是今天不同,就這樣當著美姬子和櫻子兩個人的面就這樣,這也是一種改變吧,林逸那撥開林若煙冰冷外表的想法,已經完成了一小半。

安慰了林若煙幾句之後,林逸的表情也是嚴肅了下來:「明天,你們三個人都回去!」

「嗯?」林若煙不解的望著林逸:「你不和我們一起回去嗎?」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