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破不立,穩住心神。】

源塵急忙固守本源,雖然感覺頭腦發黑、目眩神迷,但是在炸碎的心臟中,有一抹生機浮現,生之力迸發,灰色與紅色交織,共同組建一個心臟,一個恐怖、強大的心臟。

源塵望着逐漸成形的心臟,頓時感覺渾身舒泰,先前鬱悶一掃而空。

但是他隨即一愣,在他成形的心臟上,似乎有三道裂痕,源塵大駭,急忙詢問塔靈。

【每完成一項任務,裂痕便會少一道。】

【在這段期間內,不得動用靈力,更不準修煉,否則心臟崩裂後你還會死。】


【記住你只有三天時間。】

源塵本來還想糊弄過去,現在看來,只能老老實實完成任務。

源塵從牀上跳了下來,他現在感覺自己渾身有用不完的力氣,整個人彷彿如同武神附體。

“血海、魔神、父皇?”源塵目光冰冷,突然冷笑道,“很好,魔界界主,他日我若踏足魔界,必讓魔界屍山血海,讓你們爲我雪村生靈償命。”


“水流花,等我。”癡情少年握緊拳頭,整個人的氣勢節節攀升,心臟咚咚跳動,宛若戰鼓敲動。

大黑狗端着一個盤子而來,感應到源塵那股殺意,頓感不妙,急忙衝了進來,但見源塵已經起牀目光平靜的看着他。

“你身體好了?”黑尊略一感應,便覺得好生驚奇,葬靈仙體有這麼神奇嗎?

“嗯。”源塵緩緩點頭。

“黑尊,說一下你的來歷吧。”源塵突然開口,他實在好奇,這隻大黑狗爲什麼一直跟着他,並且在他瀕危死亡的狀態下對他無微不至。

若不是對方是一隻狗,他還以爲是冥靈老人呢。


“小子,我的身份不能告訴你,但是我絕對不會害你。”大黑狗將飯菜端到桌子上,坐在源塵對面緩緩道,“剛纔我遇到太子了,他說幸得你的幫助,讓他從皇子晉升太子。”

“所以他說邀請你前往南靈拍賣會,可以爲你拍賣一件壓軸品。”

源塵大喜,這絕對是一件好事,不過他很懷疑大黑狗是不是在故意轉移話題。

“但是他還有一個條件,那就是請你將太子府的地契和鑰匙還他。”

源塵向懷中一抓,一把灰塵被源塵抓出,同樣抓出的還有鐵粉。

“黑尊,你究竟是如何從這堆灰塵中看出我的地契是太子府的。”源塵將灰塵灑在桌子上,疑惑地看着大黑狗。

大黑狗微愣,坦然道:“那晚你斬殺巨蟒王時,我正好遠遠地看着,並且我還看到巨蟒王靈魂逃到太子身邊錦衣衛的體內。”

源塵驚訝,那天動靜那麼大,大黑狗找過來也是情理之中,不過它說得巨蟒王靈魂奪舍錦衣衛的事情,源塵倒是很感興趣。

“這樣事情就能說的過去了。”被奪舍的錦衣衛根本判斷不出自己拿出的地契和鑰匙是哪個院子的,很容易拿錯。

“那名錦衣衛沒有被處死?”源塵聽黑尊的意思,這個錦衣衛似乎還活着。

“處死?現在他可是太子身邊的大紅人。”大黑狗一臉鄙夷,“堂堂巨蟒王竟然通過齷齪的方法虜獲太子芳心,簡直丟了我們做妖的尊嚴。”

源塵面色古怪,他張了張嘴,始終無法說出話來,那被奪舍的錦衣衛是男子吧?

不過大黑狗還是笑道:“這樣更好,我跟巨蟒王還算熟識,雖然曾經對她吃人行爲很是厭惡,但是現在她能改邪歸正,也是件好事。”

源塵心想:“一個吃人妖精,能那麼快轉變性子?”

源塵緩緩道:“我親手斬掉了它,它不會記恨於心吧。”

“不會。”大黑狗一臉得意,“她說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與你計較,另外,她還要感謝你幫她斬掉邪念。”

誅仙劍碎片當時吸收掉巨蟒王靈魂的三分之一,便不再吸收,應該是那三分之二靈魂至善至純。

“走吧,我們去見太子。” “阿琅,你感覺我這樣好看嗎?”南靈慶穿着太子金袍開心地圍着一名少年錦衣衛跳來跳去,一點也沒有身爲太子的穩重。

楚琅也真心爲南靈慶高興:“只要太子喜歡,屬下便覺得好看。”

源塵一個踉蹌,差點被門檻絆倒,少年錦衣衛上前一步,將源塵扶住。

源塵告謝,直接躲在大黑狗的身後,說起來大黑狗坐着都有源塵個高了。

“南靈太子,我先恭喜你成爲太子。”源塵有些害怕巨蟒王對他突然襲擊,他現在可是不能動用靈力的,萬一被暗算了就虧大了。

“但是你給我的地契和鑰匙都化成了灰,我實在是拿不出來。”源塵無奈搖頭。

南靈慶擺了擺手,道:“沒什麼大不了的,本來我要過來就是要銷燬的,如今不過是提前銷燬罷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南靈拍賣會?”源塵見巨蟒王確實沒有殺自己的想法,便緩緩從黑尊後面走了出來。

“天要黑了,就現在吧。”太子率先走出迎客廳,楚琅在經過源塵身前時,深深看了他一眼,那一眼似是包含着太多東西。

看的源塵毛骨悚然,一把便抓住大黑狗的耳朵,小聲道:“你說它會不會暗中陰我。”

“汪!好痛,小子,你再不鬆手,我便陰死你!”黑尊被源塵拽的耳朵老長,痛得它直磨牙。

源塵不好意思的鬆開手,道歉道:“抱歉,我天荒崖病又犯了。”

天荒崖一役,是源塵揮之不去的夢魘。

疑神疑鬼、心思過重都是天荒崖之後留下的病,這是源塵的心病。

“汪,記得吃藥。”大黑狗率先跑了出去,生怕源塵再揪它耳朵。

※※※

“呱呱呱~”

枯槁的手掌撫過黑烏鴉的羽毛,發出金屬的摩擦聲,一點點火星飛濺,讓昏暗的道路有了些許亮光。

“黑烏,他在哪裏啊。”蒼老的聲音響起,黑烏鴉血紅眸子中倒映着老嫗乾巴巴的臉頰,它的眼中盡是恐懼。

“呱~我真的不知道。”黑烏鴉死不鬆口,“我真的不知道。”

“嘴硬可不是好孩子。”老嫗昏花老眼中有白光射出,鑽入黑烏鴉的眼中,黑烏鴉原本血色眸子變成白色,“好孩子跟奶奶說,他在哪?”

“下三界之紅塵界,極北雪域。”

黑烏鴉僵硬的開口,它頓了頓又道:“我推測他在北靈山、北靈學院。”

老嫗咯咯笑了兩聲,整個人都彷彿年輕了十幾歲。

黑烏鴉眼中的白光重新回到老嫗眼內,一張臉出現在其腦海,那正是源塵涅槃前的臉,也是白帝石像的臉。

“孩子,真是越長越俊俏了。”老嫗將黑烏鴉隨手丟在地上,黑烏鴉便是砸進地中,穿透永夜天空城的地基,一直衝進幽冥鬼域。

“躲了那麼久,終於肯出現了嗎?”老嫗蹣跚離去,沒見走幾步,整個人便是消失不見,唯有聲音還在迴響。

“孩子,你逃不出奶奶的手掌心,你更阻擋不了奶奶的路。”

※※※

溯源大陸,下三界之紅塵界,中土不朽源地,深淵大裂谷中。

南靈國都,南靈拍賣會現場。

源塵跟隨太子跨入南靈拍賣場,頓時被巨大的拍賣場嚇了一跳,全場五百米,拍賣席採用環形設置,方便坐下更多的人。

中心有一個平臺,源塵估計應該是以半徑三米圍成的圓形平臺。

源塵還欲仔細觀察,卻見一名身穿藍色長裙的女子走來,女子大約二三十歲,她向太子欠身行禮,笑道:“太子,請隨我來。”

太子面露威嚴,身穿金衣龍行虎步頗有氣勢,少年錦衣衛僅僅跟隨在太子左右。


藍裙女子將太子領進貴賓包間,行禮後便是離開。

太子見沒有了外人,頓時就要原型畢露,打算叫少年錦衣衛給他揉揉腿,捏捏肩。

這時源塵上前,制止太子即將表現出的懶散行動。

“小心隔牆有耳!”源塵在南靈慶耳邊輕聲開口,“這個房間有竊聽大陣,你的一舉一動都在監視範圍內。”

源塵對陣法太精通了,剛進入這個房間他就感覺到窺伺感。

“太子之位太多人覬覦。”源塵重新佈下一個反偵察大陣,在竊聽大陣的監控下,佈陣者只能看到或聽見源塵想要他窺伺到的畫面和聲音。

“現在可以了。”源塵用腳完成陣法,“你們皇室生活的真是痛苦。”

太子南靈慶也是無奈,他其實只是喜歡穿金衣,而金衣只能太子國王穿,所以他纔想要成爲太子,可是如今這樣的窺伺,着實讓他很不自在。

源塵本來還在笑,但是下一刻他便笑不出來了。

源塵拍了拍額頭,心想:“我似乎也是冰神族皇室子弟,未來若是認祖歸宗會不會也捲入權勢爭奪中。”

但是源塵隨即便是搖了搖頭,認親之路任重而道遠。

“對了,黑尊,林家人怎麼樣。”源塵突然想起水流花離去時充當血腥背景的林家人,不免有些擔心。

“他們都沒什麼大礙,魔主還沒掉價到殺普通人的地步。”大黑狗伸着舌頭,看着一樓登上拍賣臺的那名紅裙少女。

“黑尊,你的口水流出來了。”源塵熱心提醒,大黑狗卻是目不轉睛。

“汪,你看那少女,是不是很可愛漂亮,我覺得本尊戀愛了。”大黑狗口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源塵只好將它的狗頭擰過來對着自己,問道:“你看她好看還是我帥氣。”

不知道怎麼,源塵覺得大黑狗看向自己的眼神不一樣,似乎比其他人多了一些小心、謹慎,還有一絲敬而遠之。

“汪,你還太小,呸,小子你休想掰彎我,本尊只對雌性感興趣。”大黑狗在源塵手臂上咬了一口,雖然沒受傷,但還是痛的源塵鬆開了手。

正巧拍賣會也正是開始了。

“親愛的各位來賓,你們好,我是你們的可愛小精靈藍依依,接下來由我主持這一場拍賣會。”藍依依張開身後的一雙透明翅膀飛了起來,很是甜蜜的開口,“衆所周知,由我主持的拍賣會必然有壓箱底的拍賣品,現在我只能告訴你們的是,這次壓箱底有三個呦!”

“各位準備好錢袋,我們的拍賣會正是開始!”藍依依飛回拍賣臺,向全部在場的競拍者們緩緩鞠躬,表示熱烈的歡迎。

大黑狗目不斜視的看着藍依依,看着她緩緩鞠躬,那口水嘩嘩流,根本停不下來。

源塵懷疑,拍賣會還沒結束,黑尊會不會就脫水而死。 源塵突然感覺有一陣涼風從黑尊身後吹來,吹得源塵湛藍長髮飛舞。

源塵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大黑狗的身後,那裏空無一物。

忽而又有涼風吹來,直接當面吹到源塵嘴中,涼風灌嘴,差點將源塵給嗆死。

“咳咳咳……”源塵面向大黑狗接連咳嗽,口水夾雜涼風都噴了出來,讓陷入愛河的大黑狗暴跳如雷。

“汪,小子,你覺得我真的怕你不成,竟然敢朝本尊吐口水。”大黑狗朝源塵呲牙咧嘴,很是恐怖。

這時少年錦衣衛楚琅走了過來,輕笑道:“堂堂黑尊竟然與一個十二歲孩子較勁,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源塵有些恍惚,這巨蟒王竟然爲自己說話,雖然很傷人,但它說得卻是實話,自己就是一個孩子啊。

大黑狗別過頭去,給楚琅一個光滑黑色後腦勺:“汪,小子,看在我結拜妹……弟弟份上,我黑尊不跟你計較。”

源塵抱拳,笑道:“蛇妖……楚琅大哥,多謝。”


“沒什麼。”楚琅嫵媚一笑,原本清新俊逸的面容上瞬間便多了一抹妖異,“源公子,別生黑尊大哥的氣,他說話就是這樣,從來都沒個正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