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生病的呀?你哪裡不舒服?我媽媽可會照顧人了,讓她照顧你吧,你一定會很快就好的!』

浩浩眼睛撲閃著看著秦思宇,然後轉頭向上看著蕭蓉兒道;『媽媽,你也照顧一下大哥哥吧,我可以自己跟心妍一起玩的!』

『別胡鬧,你知道什麼!』蕭蓉兒一張粉臉閃過一抹嫣紅,嗔怒的點了浩浩頭上一下,將那小腦袋指的向後仰了一下。

『就是,小浩浩就是個鬼靈精!』邊上老魏的妻子,羅心怡也打趣著小浩浩。

婚色迷人 『本來就是嘛,我上次發燒就是媽媽照顧我的,第二天我就好了!』小浩浩噘著嘴不滿的看著羅心怡,然後又將頭投入到蕭蓉兒懷中,一陣胡蹭的發著小性子。

見狀在場的好些人發出一陣陣善意的鬨笑聲,然後小浩浩與蕭蓉兒都更窘迫了。 第三百三十八章手術

第二天天微微亮,一行人就著小雨就動身了,目標很明確,就是幾十公裡外的廬州市,因為那裡的醫療器械更全,更因為昨晚在這邊遇到了『王』,所以眾人下意識地想要離遠一點。

至於昨晚秦思宇跟『王』之間打的什麼機鋒,眾人已經沒有心情去猜測了,當務之急就是配合秦思宇拿出他體內的東西,然後眾人繼續上路前進。

細雨中一行人快速的前進,而且雨水滴答砸落的聲音,空氣中到處瀰漫的水汽,都幫他們遮掩了一切的痕迹,再加上某些其他的原因,一路上直到他們趕到廬州市區,他們沒有再遇上什麼大的阻礙。

至於路上零零散散的喪屍,那些被逃難者胡亂拋棄的汽車,對於這一支車隊而言根本就不是阻礙,在前面開路的劉勝簡直就像是瘋虎,幾乎每一個阻礙他前進的東西都被他撞飛,一點都不珍惜坐下的車能不能承受的住他的蹂躪。

但這樣他們的速度無疑快了許多,所以中午時分他們已經到了瀘州市區了,然後直奔方瑜地圖上找到的一家三甲醫院而去。

此時的廬州市區在眾人的眼中分外冷清,而且也看不見一個倖存者的身影,甚至連有人生活的痕迹也沒有發現,整個城市就像是一座空城,死城。

只不過進了市區后,道路的情況就比較複雜了,他們就不能像在高速上面那樣的狂飆突進,只能一點點的勻速前進,甚至有時候遇上嚴重堵塞的路段,還要下去挪動一下。

又在花費了近兩個小時后,他們終於挺進到了廬州市renmin醫院,然後一行人直接分散,由劉勝侯元幾人帶隊前往地下室搜尋發電機組,褚華等在一樓構築障礙物與警戒裝置。

剩下的人中,秦思宇帶著方瑜小娟等人直接從樓道向上奔去,直奔樓上的手術室,留下麻籍潘曉紅則帶著剩下的人前往藥房。

上到樓上后,果然就像猜測的那樣,整個醫院已經是一片破敗,樓道里到處都是散落的殘骸,還有那無孔不入的腐臭味。

秦思宇感知散開,然後一路帶著眾人向上,在來到手術室所在的樓層后,直接一腳就將門起開,然後一拳一個,將門后嗅到味道的幾隻喪屍直接砸飛了出去。

身在半空,那幾隻喪屍整個身體已經彎成了九十度,最慘的一個胸前已經完全塌陷進去了,然後落在地上繼續滑行。

『你們等在這裡!』秦思宇徑自說了一句,然後一人就向著前面零零散散的幾隻喪屍走去。

『讓我們來吧思宇,正好繼續練手!』方瑜拉住了秦思宇,然後直接當先走出。

身後羅心怡與蕭蓉兒一樣如此,只不過蕭蓉兒走出時,稍顯窘迫的將小浩浩放在了秦思宇身邊,然後才摸出腰上的短刀,跟在前面的羅心怡身後。

小娟加上跟上來的婁清芸施倩,還有褚強推過來的龐麗,三個女的也互相看了一眼跟了出去,秦思宇看著這一切皺眉,然後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劉歡。

劉歡本來還打算觀望,一看秦思宇的眼神,立刻一拉身邊的婁震道;『呃秦哥,我們也去給她們壓陣,走吧婁震!』說完就也跟了上去。

見幾人都上去了,秦思宇就乾脆將三個孩子圍攏在自己身邊,然後帶著他們亦步亦趨的跟在幾人身後,看著他們冷靜中帶著慌亂的,將那迎面而來的幾個瘦弱不堪的喪屍亂刀放倒。

而且這些人中,除了小娟與劉歡是二級進化者外,方瑜婁清芸齊雪婁震等人也都是一級進化者,更重要的是她們中還有一個活體雷達,隨時幫她們預知周邊的危險。

一旦遇到她們一時解決不了的,作為二級進化者的劉歡就會及時補上!

樓裡面的喪屍應該很久都沒有進食了,在嗅到一行人身上的氣味后,一個個嘴角流著涎水,急不可耐的向著這邊跌跌蕩盪的走來。

儘管已經訓練殺過好幾次喪屍了,幾個女人還是有點手忙腳亂,其中尤其是羅心怡與蕭蓉兒,還勉強有點章法,至於龐麗以及施倩,則完全是看不入眼,好幾次險象環生,要不是一邊的幾人幫忙,早就被喪屍傷到了。

等幾人將外間的喪屍清理的差不多了,就在這時走廊裡面突然傳來一聲細微的響動,就像是什麼走動時撞到了東西一樣。

幾人的神經立刻綳起,然後在方瑜的指揮下,眾女立刻聚在一起,背靠背相互守護,而小娟則站在她們中間。

走在後面的幾個孩子也聽到了聲音,膽子一直很小的心妍直接哆嗦了一下,然後藏在了同齡的浩浩身後,而年齡比較大的魏夕倩則直接邁前一步,擋在了兩個比較小的前面。

秦思宇在旁邊看著,看著小娟給劉歡提供信息,看著前面劉歡向著聲音傳來出撲去,然後按著魏夕倩的腦袋,將她扒拉到自己身後。

『記住,大人們永遠是在最前面!』秦思宇嚴肅地對這三個孩子說道。

他這樣說是有理由的,因為現在生存環境的殘酷,倖存者自身的生存都是問題,這時候還有誰會關心下一代,所以註定了的,在沒有發生大的變化之前,倖存者的數量只會不斷的降低。

而新生兒在未來的幾年都不會出生太多,而這無疑會錯過末日進化旅程的一大階段,因為任何一個生命種群,在進化的道路上,要想鎖住目前的進化結果,希望都是在新生代的基因傳承上。

當一切的基因變化將停止下來時,那時候再多的新生兒降生已經徒勞無益了,因為那時候他們只是繼承,而沒有了突變與創新。

而對於小浩浩他們,秦思宇其實是寄予很大的希望的,因為他們現在的身體無時無刻不在慢慢的強化中,等到有一日他們覺醒,那進度一定不是他們這些人能比的。

他們註定是備受矚目的一代!

那冒出來的是一隻變異喪屍,也就是秦思宇口中的跳屍,它的速度奇快無比,而在場的眾女中,並沒有速度方面的能力者,所以只能讓身為二級進化者的劉歡解決。

劉歡也不負眾望,得益於出色的神經反應能力,加上旁邊小娟的感知預測,只是一刀下去,那跳屍就像是向他的刀上撞來一樣,直接被一刀梟首。

清理了本樓層的所有喪屍之後,方瑜指揮著眾女將手術室收拾了出來,也就在這時劉勝侯元他們也抬著拆下來的發電機上來了,然後接好線路,整個手術室又可以重新開始工作。

打下幾支麻籍帶上來的麻醉針后,秦思宇安靜地躺在了手術台上,身邊小娟與方瑜站定,再加上平時一直幫忙護理傷員的齊雪等人,一個簡陋的手術班組就齊活了。

手術室邊上,褚華劉勝侯元等人目不轉睛得看著裡面,做好了隨時出手救援的準備。而在外面,麻籍董瑞琪劉歡再加上潘曉紅,組成了對外的防禦小組,準備隨時應對外來的侵擾。

『我準備好了,動手吧!』秦思宇向方瑜點了點頭,然後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我動手了!』方瑜應聲,既是對秦思宇的答覆,也是對褚華等人的通知,通知他們準備好。

拿過身邊蕭蓉兒遞上來的解剖刀,方瑜將戴了手套的手按在秦思宇du皮上,或許是因為手套太涼,秦思宇的皮膚立刻泛起了一層小疙瘩。

解剖刀入體乾脆利落,鮮血也很快就冒了出來,方瑜又看了一下秦思宇反應,或許是感覺到方瑜在看他,秦思宇又點了點頭,然後就沒有了動靜。

得到確認,方瑜單手用力,一點點的拉著解剖刀向後劃去,然後冒出來的鮮血越來越多,一旁的羅心怡手中的擦血棉一塊接著一塊的被丟下,然後很快變得飽滿。

傷口拉開到十厘米時,方瑜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然後拿過蕭蓉兒遞來的止血鉗幫秦思宇夾住血管,同時一旁的齊雪已經在傷口的兩側打上勾子,隨著方瑜拿到開腹器,二人合力打開了秦思宇的腹腔。

隨著兩旁的肌肉被拉開,立刻在場的眾人終於見識到了身為三級進化者的恢復力,只見秦思宇腹部被拉開的兩片肌肉中,已經停止滲血的細胞開始慢慢的顫動,然後慢慢的一些細胞變得凸起,逐漸演變成細小的肉芽生長出來。

在這之前,方瑜的手已經伸進了秦思宇的腹部組織開始摸索,看見眾人在發愣,立刻著急的道;『都打起精神來,我們的時間有限,不然一會他的自愈能力就會讓他的腹部多出一塊多餘的組織出來!』

『左邊,靠近腎臟的位置,在身體的右後側!』一邊閉著眼睛的小娟快速報出一個位置。

小娟的話剛一出口,本來閉著眼睛的秦思宇突然睜開了眼,瞪著一雙漆黑的眼睛,仰起頭向著眾人看來。

『呀!』邊上的蕭蓉兒被秦思宇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驚叫一聲手上捧著的器械盤就掉在了腳下。

『思宇!』邊上,褚華劉勝幾人下意識邁出一步。,手上的動作已經蓄勢待發。

『快點!』秦思宇沙啞開口,眼珠子一直轉個不停。

『方姐快點,秦大哥正在壓制它!』小娟看明白秦思宇此時的狀態,立刻出聲提醒還在摸索的方瑜。

『我知道,可是我找不到你說的東西!』方瑜的聲音中也有著焦急,此時那些肉芽已經長到了一厘米長,就像無數揮舞的章魚觸手一樣。

『快點…,我快控制…不住了…!』 帝國玩具 秦思宇瞪大了雙眼,眼球爆的就像是魚一樣,而且整個是一片漆黑,嘴角流著渾濁的涎水嘶吼道。

『右邊方姐,它在慢慢移動!』小娟再次報出一個位置,但這句話卻讓所有人充滿了驚悸感。

究竟是什麼樣的怪物,竟然在寄生體內時會自我保護,在危險來臨時,會做出躲避的行為。

『呲呲…!』一聲怪異的嘶鳴聲響起,秦思宇的意志終於被攻陷。 第三百三十九章毀滅新生(上)

聽見這個聲音,不管是手術室裡面,亦或者外面,所有人的心中忍不住的一顫,然後滿臉驚駭的看著此時的秦思宇。

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哪怕是獨自面對三級屍王時,也沒有產生過這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但此時只是聽到了一個聲音就如此,他們難以想象,秦思宇體內究竟潛伏了一個怎樣的怪物。

一聲嘶吼結束,秦思宇立刻劇烈掙紮起來,但也得益於之前他的交代,眾人將他全身上下除了需要做手術的腹部以外,全都用找到的繩子捆了個結實。

王的驚世廢柴妃 所以哪怕是他竭力掙扎,整個身體也在手術床上一動不動。

『上來幫忙一起找!』雙手整個插在秦思宇腹部的方瑜大聲喊道。

聽見聲音,一旁待命的婁清芸一個激靈,直接快步上前,根據方瑜的指示就將手也插進了秦思宇腹部。

邊上,看著那些肉芽不斷地攀附兩人的手臂,阻礙她們尋找的動作,齊雪直接在秦思宇傷口的兩端又掛上幾個鉤子,然後要過解剖刀就將傷口進一步擴大。

此時秦思宇腹部的傷口已經有近二十厘米長了,直接貫穿了他的小腹到肋骨處,裡面不斷蠕動的紅色臟器看上去恐怖異常。

『方姐再快一點,秦哥體內的能量在不斷攀升,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小娟雙眼緊閉的臉上充滿了焦急。

『找潘曉紅進來試試催眠他,爭取再拖延一點時間!』方瑜厲聲對著邊上的三個男人道。

『好的,馬上進來!』劉勝滿臉緊張的點頭,然後快步向著手術室房門走去。

『曉紅,快進來幫忙!』劉勝匆忙拉開門露了個頭,然後對著外面的潘曉紅叫道。

『我?』潘曉紅一臉詫異的看著劉勝,不明白自己進去幹什麼。

『對就是你,時間緊急快點!』劉勝急不可耐道,此時手術室裡面秦思宇的叫聲越發的急促。

『來了!』潘曉紅聽到了裡面眾人的喧鬧聲,然後快步向門口趕去。

此時的手術室裡面,除了正在忙碌尋找寄生體的方瑜以及婁清芸,剩下的人已經全部上手,按胳膊的按胳膊,按大腿的按大腿,至於危險性比較高的頭部,則有實力最高的褚華親自出手。

被眾人按住的秦思宇,就像是蛆蟲一樣,不住的在手術台上扭來扭去,喉嚨里不住的嘶吼出那種怪異的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但不論他如何掙扎,不論他如何嘶吼,他的眼睛卻再也沒有睜開,只是眼皮下面的眼球在不住的滾動。

此時在秦思宇的意識海里已經掀起了滔天巨浪,他的意識體站在遼闊的意識空間,只能看著那一層層巨浪不住的向他沖刷而來,而在那巨浪中,一陣響似一陣的巨吼聲也在不斷地衝擊著他的耳膜。

任憑那聲音滾滾似雷,任憑那波浪涌動沖刷,秦思宇都不為所動,只是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那自海面下不斷上升的一團黑影。

那黑影廣大無比,幾乎佔據了秦思宇整個視野,放眼望去,這不知多大的海面下全是陰影,但不論這陰影多大,秦思宇始終直勾勾的盯著那陰影身體上的兩顆巨型眼珠。

那眼珠就像是兩顆紅色的燈籠,可就算是隔著這不知多深的海面,秦思宇也感覺到了那雙眼睛裡面藏著的凶厲與暴虐,似乎他對此時外面發生的事情很生氣。

秦思宇的意識體還想說兩句硬氣的話撐撐場面,但他腦海里興起了幾次張嘴的想法,意識空間的意識體始終無法說話,只能徒勞地站在那裡,看著海面下的陰影越來越近。

潘曉紅進來的時候,秦思宇正是在這種狀態,幾人想著將他的眼皮掀開,結果看到的卻是一個全黑的球體,根本分不出來哪裡是眼白哪裡是瞳孔。

眼見沒有自己什麼地方,潘曉紅就站在秦思宇後腦的地方,站在全力按著秦思宇腦袋的褚華身邊,然後伸出一隻手也按在了秦思宇頭上。

她想的很好,明白這是一次至關重要的表現機會,無論如何她都要展現自己的價值,這樣也讓別人明白自己也是一個不可或缺的戰力,更是加快融入秦思宇他們最核心的圈子。

但她想得太好了,甚至於她想的太少了,就在她的手將要放在秦思宇頭上時,一邊的小娟突然睜開了眼,看著潘曉紅喊道;『潘姐,別那樣!』

但這聲音還是太遲了,潘曉紅雖然被小娟一叫愣了個神,但她的手還是觸摸到了秦思宇的身體,下一刻她的意識體也就出現在了秦思宇的意識海,然後眼睜睜的看著秦思宇被一個龐然大物吞噬進去。

『呀…!』潘曉紅一聲驚叫,伸出的手閃電般自秦思宇頭上抽回,但卻直接雙眼一翻,整個人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呲呲…!』

在潘曉紅向後倒去時,秦思宇的眼睛睜開了,伴隨著一聲嘶吼,他被綁住的雙手上冒出了一層黑色的火焰。

『動手,他徹底失控了!』按住秦思宇頭的褚華一聲怒吼,然後鼓盪起自己的能量就向秦思宇體內衝擊而去。

邊上,劉勝與侯元同樣如此,三人一起合力降住了秦思宇的四肢。

『我摸到那個東西了,馬上抓住它!』就在這時婁清芸突然興奮出聲,然後直接將整個手臂深入到了秦思宇腹部。

聽見這個聲音眾人心底一喜,然後都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但眾人只顧著高興,卻沒有看見婁清芸額頭上冒出來的冷汗。

此時在眾人看不見的婁清芸手臂背面,那些原先不斷揮舞的肉芽已經長到了兩三公分,有的離婁清芸手臂近的,已經刺破了她沒有手套防護的肌膚。

『呲呲…!』

隨著婁清芸的動作,秦思宇掙扎的更厲害了,邊上退開的蕭蓉兒見狀,立刻向著窗外的其他幾位二級進化者拚命招手,示意他們趕緊進來幫忙。

『清芸向上,你快點它好像在穿透胸隔膜,千萬不能讓它進入胸腔!』小娟在一旁指著大致的方位。

此時秦思宇除了他的雙手,在他的身上也慢慢的出現了淡淡的空氣波動,看到這裡幾人明白馬上他的整個身體就會冒出火焰,那時就是他脫離的時間,也是手術失敗的時間,而且那時誰也不敢保證秦思宇還會留下多少理智?

還會不會認識他們!

也就在手術室裡面正面對緊要關頭時,在市人民醫院的外圍,一支規模不小的倖存者隊伍偷偷摸摸的溜了過來,然後在看見眾人停在下面的幾輛特勤車后,這群人簡直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大哥,鬼佬那伙孫子果然沒有騙我們,真的有魚進來了!』街角後邊,一行人躲在一扇窗戶後邊悄聲道。

『敢騙我,那也要他們有這個膽子,要不是看在他們隔兩天就會進貢一點東西過來,我早就解決了他們了!』這群人為首的一個眼鏡男冷酷道。

『那是,他們能活下來全是靠大哥你的關照,敢違逆咱們希望小隊,分分鐘讓他們回到他們那上帝的懷抱,但大哥鬼佬說在這裡面這些人有個特彆強大的進化者,我們還是不得不防!』眼鏡男背後,一個面白無須的青年邪魅道。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這次的事情成了算你一份功勞,裡面的戰利品讓你先挑!』眼鏡男擺手道。

『謝謝大哥,謝謝大哥對我的關照,你放心最好的我絕對給你留著!』青年眼神一挑淫笑道。

『算你小子識相,要不是情報說這群人裡面有幾個姿色不錯的,老子至於親自走著一趟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群人是什麼德行,至於那二級進化者,二級進化者算個球!』眼鏡男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對他的識相很受用。

『行了,再等一下,沒有什麼其他情況的話就準備,先解決了下面的那幾個警戒的,然後直奔樓上!』眼鏡男眼神閃爍道。

『放心吧大哥,就那些人魚龍混雜的,能有什麼難度,我們分分鐘解決他們,然後將最漂亮的送到你床上等你品鑒』窗戶後邊,一個閑的用刀刮指甲的男子隨意道。

『東子跟智勝你們先潛伏過去,解決了他們車裡的人後打個暗號,我再帶著大家衝上去!記住硬通貨千萬不能有失,要是傷的大了就賣不了好價錢了,到時候誰傷的,就直接從他的那一份中扣除,所以可別怪我沒提前說明!』眼鏡南京高中認倒霉。

『明白大哥,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幹了,放心兄弟們不會失手的,是不是兄弟們!』青年對著身後十多人道。

『放心吧老大,保證不傷她們一根毫毛!』後面眾人嘿嘿笑道。

『動手!』眼鏡男一聲令下,當先向著另一個街角撲去,身後其他人也四散跑開,紛紛向著醫院大門這邊摸來。

至於眼鏡男口中的東子跟智勝,二人則直接站在原地,然後等自己的身體在空氣中隱藏不見,才大搖大擺地向著醫院大門走去。

此時的樓上,麻籍以及董瑞琪兩人才剛剛進入到手術室,而在外面,也就只剩下斷了一臂的褚強以及劉歡兩位二級進化者。

剩下的人中,除了候岸、柏樹、刀疤臉麻楷、小五、紀峰五人是一級後期進化者外,其他的全是一級或一級以下的,或著就乾脆還是普通人。

至於樓底下,則是席偉帶著當初在風景區活下來的幾個男人,還有麻叔的一個族侄待在車上。 第三百四十章毀滅新生(中)

醫院的大門口這邊,席偉獨自一人坐在特勤車的觀察口邊上,通過小小的窗口仔細並謹慎的觀察著外面。

而在他的前後,還有先後三名隊員跟他一起,四個人分散在四部車上,都是滿臉警惕的關注著外面,然後一點點嚼著沒有味道的雜糧糰子,一邊在心裡不住的想著樓上此時究竟怎麼樣了。

他們四人中,除了席偉因為每次戰鬥都是在第一線進步較大之外,其他三人都還是普通人,所以麻籍就把他們四個流了下來,負責在車上看車。

當東子跟智勝二人像隱形一樣的走到醫院大門前面時,車裡面的四人還是沒有任何的察覺,甚至他們直勾勾地看著東子跟智勝向他們走來。

看著這些人感官這麼遲鈍,東子跟智勝笑了,然後走到觀察窗口上,趁著幾人不注意的功夫,直接將一些白色的粉末隨空氣飄了進去。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