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a你那時候在天朝,怎麼可能會知道?」Krystal開口說道。

鄭宰元語氣一滯,最終開口問道:「那人當時就真的進去了?」

Jessica哪怕是回憶,還有些后怕的樣子:「我完全被嚇到了,而且又是大晚上的,當時手一直在抖。我就想著趕緊的上樓,所以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整個心都撲通撲通的跳。」

「那個男人也追了上去?」姜虎東開口問道。

「我沒敢回頭往下看,但是能聽到腳步聲,是向著樓梯來的。」Jessica開口說道。

姜虎東有些皺眉的開口:「這基本就能確定了吧,如果是鄰居喝醉的話,反而更要乘坐電梯吧?」

Jessica扯起嘴角:「當時甚至還在想,這人也許是4樓或是2樓的鄰居?因為看電梯還在6層,所以也想走樓梯?就在這麼想著的時候,又加快了腳步,到後來簡直就是用跑的上樓了。到了宿舍門口,手一直在抖,急忙輸入宿舍門的密碼。」 「輸完密碼,我直接就跑進了宿舍,然後哐的一聲把宿舍門關上,結果真的是萬幸,就在關上門的時候,那個大叔也追了上來,大概是過了一會,就抓著宿舍的門把手不停的搖晃。」Jessica模仿著對方抓門把手的模樣。

「哇…..這真的是萬幸啊。」姜虎東看著Jessica樣子,明顯能感受到那副畫面。還有一旁皺著眉頭的鄭宰元,眉頭也是越皺越深,他完全想不到Jessica做idol真的會這麼危險。他甚至無法想象,要不是Jessica跑掉了,最後會是什麼後果。

「當時非常非常害怕,然後拿出來手機一看,朋友們給我打了好多個電話,都是未接來電。後來才知道,朋友們在宿舍前看到了那個大叔,結果打電話給我。但是在宿舍里,怕打電話還會被那個大叔聽見,所以我給朋友發簡訊,最後她們在樓下一直喊我名字,那個大叔才逃掉了。」Jessica心有餘悸的開口。

「當時從窗外往外看,那個大叔真的是非常淡定的,就撐起雨傘走掉了。」Jessica繼續開口。

姜虎東一臉驚愕,眼睛睜大開口:「如果當時你沒提前意識到不對勁,那……」

Jessica鼓了鼓包子臉,然後攤攤手:「那真的就是出大事了。」

姜虎東和李京奎互相看了看,都是一副被這個故事震撼到的樣子。

Jessica講完后反而好了許多,彎起嘴角笑著說道:「所以在那之後,只要是天黑一個人回宿舍,都會讓經紀人跟著一起上樓。」

「那在這之前呢,還有遇到過這種人嗎?」李京奎開口問道。

Jessica略微思索后開口:「我是沒有,不過聽成員們說,之前的某天,也見過同樣的男人。」

「同一個大叔嗎?」姜虎東驚訝問道。

Jessica歪頭開口:「雖然不能確定是不是同一個大叔,但是是一個穿著西裝帶著雨傘的大叔。」

重生之嫡女為凰 「真的是可怕,不過我還是想問問,晚上和朋友一起回家,朋友是女性….還是男性?」李京奎突然笑著問道。

「哥啊,人家說那麼令人緊張的曾經,你的關注點在朋友是男是女?」姜虎東不敢置信的看著李京奎,不過這話一說完,他直接轉過頭對著Jessica,一本正經的開口:「其實我也想問問,是和男朋友晚上一起回家嗎?」

「哈哈哈哈!」Krystal捂嘴大笑,連鄭宰元本來有些生氣,也被這倆MC給逗笑了。

鄭父和李靜淑也是忍俊不禁的樣子。

「mo呀!」Jessica負擔的叫道。

其實這倆人也是開玩笑,畢竟是綜藝節目,回憶過去可以,但是總不能太過壓抑。

「我怎麼總覺得這個故事,有點…..怎麼說呢…..」姜虎東抱著胳膊,半晌后開口:「以前也在別的節目上說過吧?」

Jessica楞了一下,然後忍著笑開口:「內。」

李京奎這下也來興趣了:「如果我要沒猜錯,這種故事形式,我們應該都很熟悉吧?」

Jessica這次也忍不住了,笑了出來:「內!」

姜虎東大聲叫道:「呀!是強心臟吧?!?!」

Jessica咯咯笑著,最終還是說道:「內……」

姜虎東立馬臉色撂下,難以置信的看著Jessica:「現在是2016年,強行臟已經下車3年了,你竟然用老梗做新節目!!!」

實際上姜虎東還是不了解少時,女帝們,到了2017年都在用說了不下5遍的老梗,各種老梗百說不厭。

無奈的看著Jessica在那裡笑,姜虎東最終嘆了口氣,不過還是問了句:「只要是我做過的節目,基本都有一些印象,這個真的在強心臟上說過嗎?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Jessica語氣一滯,但隨後笑得更厲害了。

「哈哈哈哈!」Krystal本來是沒笑的,但是看著Jessica,最後又看了看姜虎東,忽然想起來什麼,也是笑得不行。

姜虎東都不知道,自己這句話這麼搞笑嗎?但是等到身邊的李京奎突然看了一眼姜虎東,也開始笑的時候,他更奇怪了。

「虎東啊,我勸你還是別問了。」李京奎笑著說道。

「哥啊,為啥不讓我問了….」姜虎東的話還沒說完,Jessica那邊笑著說道:「我說這個故事還在強心臟拿了當期的強心臟,只不過時間是2011年底了…..」

「2011年….底…..呀!」姜虎東說著說著,自己終於明白過來了,捂著額頭半天說不上話來。

鄭宰元還有些不太明白:「2011年怎麼了?」

Krystal小聲的開口解釋:「2011年的時候虎東Oppa….被迫….啊不對,是自願退出了強心臟,由李勝基前輩一個人主持。曾經虎東oppa一手提攜起來的後輩,開始獨挑大樑主持強心臟。」

「呀!Krystal.xi,你也不用解釋的這麼明白吧…..」姜虎東無奈的開口說道。

鄭宰元仔細回憶了一下,李勝基這個名字好像還是有些熟悉的,但只知道是個藝人,其他的也就不太了解了。

「所以說,能成功都不是偶然,都是經歷了許多歷練、磨練,最終才能迎接成功。Jessica的話,聽說最近要solo了吧?」話題說到這,李京奎巧妙的結果話茬。

Jessica甜甜的笑著點頭:「內!音源在這期節目播出的時候應該已經公布了,是我個人首張正規專輯。」

「大發!第一次solo就是正規專輯嗎?」姜虎東開口問道。

Jessica嗯了一聲:「是的,一共準備了七首歌曲,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主打歌是什麼?能提前透漏給我們聽聽嘛?」李京奎跟姜虎東一唱一和,哪怕是打廣告,也並不生硬。

Jessica笑著開口:「主打歌叫做fly,是非常勵志的歌曲,適合所有追夢的朋友們。」說完后Jessica清了清嗓子,直接就清唱了幾句。

「哇!絕對是歌手認證! 冷王梟寵:庶女嫡妃 果然少時就是少時,哪怕是solo也是完全好聽!」聽完后,姜虎東讚歎的拍手。

其實是Jessica的份額已經差不多了,姜虎東和李京奎一頓誇讚fly之後,也就正式開始將話題引向鄭宰元。

「Jessica和Krystal都不容易,那麼鄭理事nim一個人在天朝打拚,恐怕遇到的困難更多吧?」姜虎東笑著對鄭宰元開口。

鄭宰元擺擺手,一副不值一提的樣子。

「聽說現在旗下的品牌在天朝已經是生鮮電商第一了?是叫每日生鮮嗎?」姜虎東笑著開口問道。

PS:感謝書友上和下、止欲心觀的月票!感謝沒有昵稱的書友500起點幣的打賞!感謝!凌晨就兩更了,明天白天有時間的話應該會繼續給盟主驀然補加更。 鄭宰元只是笑,並沒回答姜虎東的話。

「看樣是真的啊,不過理事nim這麼謙虛的嗎?我其實不太懂,這個每日生鮮是做什麼的?跟寶淘一樣嗎?巴里巴巴?」李京奎笑著開口說道。

「還是有一些卻區別的。我們平台一共精選2,000款商品,專業買手團隊在全球原產地直采,然後把新鮮的商品在最快一小時內送到消費者的手上。」鄭宰元笑著開口介紹道。

「大發!假如我要買一個米國的商品,也能在一小時內送達嗎?」姜虎東好奇問道。

「理論上是可以的,因為我們採用前置倉的運營模式,對每個商品的銷量有個大數據的運算,以天朝的城市為例,我們在20多個主要城市建立了「城市分選中心+社區前置倉」的極速達冷鏈物流體系,為消費者提供自營精選生鮮最快1小時送達服務。」鄭宰元開口回應道。

Krystal也在一旁讚歎拍手:「只是聽上去就覺得大發!」

「呵呵,Krystal也不了解自己oppa的公司嗎?」姜虎東笑著問道。

「其實不止是我,歐尼還有阿爸偶媽可能都不太了解,畢竟oppa很少跟我們談這些。」Krystal彎起嘴角開口。

「是一種APP嗎?高麗這邊可以下載嗎?」姜虎東繼續問道。

鄭宰元笑了笑:「暫時還沒有推行到高麗,不過不久的將來,每日生鮮會正式開拓高麗市場。」鄭宰元點頭開口。

姜虎東和李京奎都紛紛表示,如果真的來了高麗,一定會嘗試使用,並會給身邊的朋友推薦。

「之前看新聞,現在公司市值非常高了吧?」姜虎東開口問道。

結果鄭宰元還沒說話,Jessica就開口說道:「那個新聞我也看到了,好像也是很久之前了,說是17000億高元……」

「jinjia?是真的嗎?」李京奎不敢置信的看著鄭宰元,而且還不由自主的說話的時候低了低頭。

「哈哈哈!哥啊!這就是金錢的威力嗎?」姜虎東笑著打趣道。

Jessica擺弄著手指嘀咕道:「我還沒說完…..前段時間和宰元還有幾個親故一起聚餐,當時在酒桌上玩真心話大冒險來著,人家親口承認了,現在總資產有300億呢……」

「這怎麼還越來越少了?」姜虎東拿著酒杯抿了一口,隨意的問道。

Jessica平靜開口:「是天朝幣。」

「噗……」姜虎東一口酒直接噴了出來,還好並不多,而且沒對著桌子。

李京奎也是愣愣的晃了晃姜虎東,然後開口:「我們是不是見到真的財閥了?300億…..5萬多億高元啊……」

鄭宰元也是笑著,半晌后開口:「資產和現金還是兩回事,只是評估價值而已。」

連鄭父、鄭母也是第一次對自己孩子的財富第一次有了直觀的認識……五萬億高元,只是聽上去就很震撼。

「絕對是財閥認證了,冒昧的問一下,有女朋友了嗎?會找天朝的還是高麗的?」姜虎東笑著開口問道。

鄭宰元語氣一滯,本來想說沒有的,不過總覺得如果直接說沒有,小短身看到這期節目可能會吃味,所以最終只是搖了搖頭,沒說話。

「看來是有吧? 頂流哥哥撿到我了 是高麗的嗎?是Jessica和Krystal的親人,很容易見到idol吧,是圈內的人么?」姜虎東繼續追問道。

這下鄭宰元可不敢再糊弄,擺手說道:「不是。」

李京奎突然也笑著問道:「剛才你們注意到了么,Jessica說是和朋友一起聚餐,鄭宰元也在,所以….這些朋友是圈內的朋友,又或者乾脆是,少時成員?」

「哈哈哈!哥你觀察力果然驚人,我覺得恐怕是挖到大料了!你看看西卡的樣子,明顯是被你說中了!」姜虎東指著忍著笑低頭的Jessica開口說道。

「是真的嗎?真的是少時成員?」李京奎開口問道。

Jessica連忙開口:「真的不是,是在米國認識的朋友來高麗,所以聚餐來著。」

這樣說倒也沒錯,畢竟Jessica和鄭宰元都在米國上過學,有親故很正常。

那麼接下來鄭宰元和Jessica的份額已經不少了,又聊了聊Krystal和鄭父和李靜淑,節目錄製也就接近尾聲了。

最後就是道謝和結束也沒什麼可說的。

那麼節目里看著姜虎東和李京奎對著鄭宰元畢恭畢敬,其實都是節目效果。這邊錄製結束,鄭宰元也是和這兩位正式認識了一下,包括請給一頓飯show的導演和作家編劇。

節目里就是一個小時的時間不到,但錄製實際上還是長一些,等到節目組的人都離開,鄭家總算再次安靜下來。

鄭宰元直接躺在沙發上,確實有點累。

「呀!這麼長的沙發你一個人全佔了?」Jessica也是走過來,但是看到鄭宰元的樣子,指著他叫道。

鄭宰元懶得理她,往裡挪了挪,留出一個沙發邊。

「懶死了!」Jessica坐到她身前,嗔怪的叫道。

萌寶歸來:這種爹地,我不要 鄭宰元切了一聲,然後開口:「感覺錄個節目比我公司上個項目都累!」

「現在知道nuna和秀晶這幾年有多辛苦了吧?就這節目還累?這簡直就是不要太幸福的節目,不然你上一次runningman試試?那才是是心理和體力的雙重摺磨!」Jessica扯起嘴角開口。

鄭宰元長呼一口氣,然後回應道:「還是算了吧,這絕對是我最後一次參與錄製綜藝!」

反正他是想好了,好好的做生意就完了,老是上鏡有啥意思,又不是明星。只是….別真香就好了。

「明天你打歌什麼時候開始?什麼時候結束?」鄭宰元開口問道。

「幹嘛?問什麼時候結束,那麼著急啊?就你這個態度,能真心應援嗎?」Jessica皺著小眉頭,鼓著包子臉手指著鄭宰元。

「我…..」鄭宰元覺得還是別罵人,這nuna自己也惹不起。

「你什麼你?心裡是不是罵我呢?」Jessica纖細的手指一下一下的點著鄭宰元額頭,當然了肯定沒使勁,甚至鄭宰元還覺得挺舒服的,觸感涼涼的。

「我哪敢啊!我是想說,我明天一定好好應援。不過nuna,我天朝一堆事呢,看完你第一場打歌,我就真的要離開了。」鄭宰元輕輕拿開Jessica的手指,正色開口。

PS:感謝書友hby000、法克球的月票! 「阿拉掃,打歌很快的,結束你就走唄,我還能強留你?」Jessica嗔怪的拍了鄭宰元一下。

「對了,上次問過你,品牌運營的怎麼樣?」鄭宰元點頭,然後開口問道。

Jessica從茶几抽屜中拿出指甲刀,然後開口:「你也是股東,現在才想起來問?」

「你還好意思說我是股東,請問您老人家是不是應該主動給股東彙報?還得股東追著你問啊?」鄭宰元沒好氣的說道。

「昂!」Jessica用紙擦拭了一下指甲刀,然後開口:「你是大股東不假,那我是不是你姐呢?」

「你對…..」鄭宰元呼出口氣,點頭開口。

Jessica輕哼一聲,然後開始修指甲,嘴上還小聲嘀咕著什麼又該去做指甲了之類的。

鄭宰元看著傲嬌修剪指甲的Jessica,突然發現,哪怕Jessica性格再傲嬌,但也的確是有傲嬌的資本吧?不說身份什麼的,就外表就足夠了。

此時Jessica翹著腿修剪指甲,纖細白皙的手指,在柔和的燈光下,莫名看的鄭宰元都是有點心顫。

「現在除了墨鏡,很多新品也都上架了,銷量非常不錯,我都收到很多時裝周的邀請了。」Jessica開口說道。

聽到Jessica的聲音,鄭宰元這才輕咳一聲收回目光,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時尚這一塊我也不太了解,不過這也兩年的時間了,好像沒在時尚界引起什麼反響吧?」

Jessica嗯了一聲:「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響鼓不用重鎚,要有個慢慢發酵的過程,畢竟現在購買者都是粉絲居多。」

鄭宰元點點頭,只要這nuna心裡有數就行,多了他也不用多說。

突然鄭宰元的手機響了,他坐直身子,從茶几上拿過來手機。

看著來電人,倒是挺驚訝,竟然是小姨子?

「夏妍啊。」接通后鄭宰元開口。

「姐夫!」金夏妍笑著開口。

這邊Jessica聽到夏妍兩字,也是好奇的望著鄭宰元,要是沒猜錯,是金泰妍的妹妹?

「姐夫,有個事我要跟你彙報!今天晚上家裡吃飯,阿爸偶媽跟歐尼提到了家裡眼鏡店的事情,說是現在也攢了些錢,想要再發展壯大一些,但是又怕錢打了水漂,所以想找個專業的人問問。我馬上就想到了姐夫,阿爸和偶媽也覺得找姐夫靠譜,但是歐尼就是不同意!」金夏妍說的雖然快,但是鄭宰元倒是聽明白了。

「呵呵。你歐尼為什麼不同意?」鄭宰元笑著問道。

「歐尼說姐夫平常那麼忙,這種小事就別讓他再浪費精力,因為家裡眼鏡店本來也不是多大的產業,就算打了水漂,也沒多少損失。」金夏妍開口回應道。

鄭宰元聽到只是略微一思索,就明白金泰妍的意思了。小短身應該真的不想拿這種小事來給鄭宰元添麻煩,至少在金泰妍眼裡,眼鏡店的事情真不是什麼大事,就算賠錢,在她看來隨隨便便她就能掙回來。

「那伯父伯母怎麼說?」鄭宰元繼續問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