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別說源清素,糸見沙耶加也愣愣地看著她。

「這個…神林小姐,我的意思是…我對岳父大人……」

源清素話沒說完,神林御子已經舉起杯子。

潔凈的大玻璃窗外,悠然恬靜的鎌倉高校前站,太平洋風光一騁萬里。

糸見沙耶加打開煙盒,抽出一根煙,叼在嘴裡點燃。

「以後別吸煙了吧。」源清素看著她說,「有什麼煩心事,可以找我們商量。」

「……最後一口。」

窗口徐來的風,把糸見沙耶加吐出的煙帶走。

神林御子歪著頭看向源清素:「你很喜歡她嘛。」

「有一點我必須提前申明,」源清素正經起來,「這個世界,除了姬宮十六夜,全世界的女人合起來,在我心裡都抵不上你的一根頭髮絲。」

姬宮十六夜用手拿起一塊糕點,吃了之後,把手指在源清素衣服上擦了擦。

源清素看著衣服,看看她。

「嗯?」姬宮十六夜歪頭,疑惑地回望,嘴角還掛著意味不明的微笑。

另外一邊,糸見沙耶加突然露出明媚的笑容,她說:「你就這樣做我男朋友的?」

姬宮十六夜白嫩的手指,沾了牛排上的醬汁,在源清素衣服上抹了一下。

「……我從銀座買的衣服,今天第一次穿。」

「哎呀,我怎麼擦你身上了,我幫你擦擦。」姬宮十六夜拿起餐巾,把醬汁的範圍抹得更大。

「行了行了!你別弄了!」

「哼,還嫌棄我,對不起。」姬宮十六夜把餐巾往坐上一丟,毫無誠意的道歉。

吃過飯,四人下了樓,沿著海岸線慢慢走。

陽光正好,湛藍的海水熠熠發光。

海風輕撫,海面上不少人在衝浪,能看見遠處的江之島,還有靜岡的富士山。

源清素把「大日如來咒」傳給糸見沙耶加。

對於她,還有神林御子、姬宮十六夜,不像其他人只傳經文,還有他自己的修行經驗。

大概聽了一半,糸見沙耶加就記不住了,細細思索著。

她們不修鍊「大日如來咒」,就和源清素看各種各樣的書一樣,想從中吸取經驗,積累智慧。

「沙子好軟啊。」姬宮十六夜脫了鞋,提著裙擺走著。

神林御子夜跟著脫了襪子和鞋,走在沙灘上。

兩人雪白的玉足,像煮熟雞蛋的蛋白那麼嬌嫩,讓人看了羨慕被她們踩過的沙子——她們的腳就這麼好看。

「這算什麼,等下個月去了我家,那裡的沙灘才美。」源清素說。

「對了,要不要帶泳衣去?」姬宮十六夜說著,把鞋遞給源清素,又輕聲說了一句,「可以聞哦。」

源清素也湊到她耳邊:「…..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器量能吞百川,怎麼可能做聞你鞋的事。」

風吹過來,姬宮十六夜髮絲拂到他臉上,他下意識聞了一下。

「聞了沒有?」姬宮十六夜跳開,手指著他,調皮地問。

「我聞的……」

「你就說,你聞沒聞!」

神林御子、糸見沙耶加,都盯著源清素。

源清素看看手裡的鞋,迎著兩人的目光:「我沒聞!」

神林御子轉身,對糸見沙耶加說:「這孩子從小就喜歡說謊,請見諒。」

「作為女朋友,不管是說謊,還是聞其他女孩的鞋,我都很困擾。」糸見沙耶加回道。

「喂!」源清素不樂意了,「聞鞋就算了,說謊是什麼情況?我讀的是聖賢書,從不說謊!」

「那你聞沒聞?」姬宮十六夜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聲音輕快悅耳。

了,但沒聞……」

「香不香?」

「香,但我沒聞……」

「大家快看啊!」姬宮十六夜突然大聲喊起來,「這人聞我的鞋,還說香!」

鄰近七月,難得的晴天,海邊全是人。

「十六夜,你這個魔女!」

「討厭,魔鬼說別人是魔女,你想追求我嗎?至少把聞別人鞋子的愛好改了,再來表白吧!」

「……」

「在外面別給我丟人。」神林御子把鞋遞過來,襪子塞在裡面。

「你這是什麼意思?」源清素難以置信地看著她,「要聞就聞你的?」

「作為女朋友,這好像是我的義務。」糸見沙耶加也脫下鞋,遞給源清素。

「……」

「這位先生,請問您現在有什麼感想?」姬宮十六夜手握拳,模擬話筒採訪源清素。

源清素看看手裡的三雙鞋。

「……天好藍。」

夏天啊。 「不認識沒關係,你和他說一聲,我在外面等他,他不出來,一會我就帶狗仔隊過來對他進行採訪,為何對女友冷暴力。」顧南靈笑著說道。

小女孩愣了下,「嘭」的一聲,關掉了門。

顧南靈嘴角帶著淺笑,自信的站在門口。

沒過多久,漆紅色大門再次被打開。

小女孩站在門口,小心翼翼的看著她,「喂!」

顧南回頭,笑道:「叫我南靈姐姐就好。」

「南靈姐姐,哥哥叫你進去。」小女孩果然改了口。

顧南靈點頭,笑道:「那就麻煩妹妹你帶路了。」

妹妹笑得乖巧,點頭推開門,「進來吧。」

顧南靈跟著妹妹進門,入目的綠植,讓顧南靈有一種穿越了時空的感覺。

兩側的走廊上掛著不少燈籠,跟著妹妹一直往前走,路過一片茂盛的竹林。走過一條溪流,站在橋上,甚至能看清裡面飼養的鯉魚。

這就是小橋流水人家?

顧南靈沒想到,傳聞中的四合院,竟然不單單隻是四合院。

這簡直和園林無甚區別。

顧南靈一邊走,一邊驚嘆於這院子的規模及設計。

「到了。」妹妹突然停下來,指著前面的門。

顧南靈抬眼看去,前面是一座獨棟的建築,一層樓,看著卻比正常的樓房大了許多。

顧南靈笑了笑,「謝謝妹妹。」

妹妹燦爛一笑,「不客氣,我先走了。」

眼看著妹妹離開,顧南靈這才轉身朝著屋子裡走去。

屋裡擺放著地毯,古香古色的傢具,就連那窗戶都是用玻璃先封上,然後在用紙粘著。

在這樣的環境下,顧南靈不由放輕了腳步。

左邊屋子裡有序的擺放了幾排書架,還有不少筆墨紙張。

右側一扇屏風,隔絕了裡面的世界。

顧南靈繞過屏風,看見了那個坐在那裡看書的人。

江遠彥一身白色休閑裝,坐在那古香古色的椅子上,卻沒有違和感,他的身後,掛著一幅字畫,不忘初心四個字,磅礴有力,不似凡品。

「倒是挺會享受的。」顧南靈嗤笑道。

江遠彥抬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顧小姐大老遠過來,不會就是看我享受的吧?」

顧南靈沒說話,在江遠彥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

「我自然不是來享受的,老爺子讓我來做說課。」顧南靈開門見山的說道。

江遠彥眉頭微不可見的皺起來,「老爺子給你打電話了?」

「自然,你也不想想你自己鬧到了什麼地步。」顧南靈好笑道:「現在整個江式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全都等著看你這個龍王怎麼發怒呢。」

「龍王這個詞嘛,愧不敢當,我頂多是個蝦兵蟹將,只是在起風暴的時候幫著攪動一下。」江遠彥笑容不變,十分淡定的解釋。

顧南靈莞爾,「按照你這個意思,罪魁禍首並不是你咯?」

「肯定不是我。」江遠彥堅定道:「我不過是推波助瀾了。」

「……」還真敢說。

顧南靈收斂了笑容,認真的看著江遠彥,「不跟你開玩笑,你到底想做什麼?」

「什麼做什麼?」江遠彥疑惑的看著顧南靈。

顧南靈冷哼一聲,「少跟我裝傻,若不是有什麼計劃,你也不會躲在這裡。」

更不躲著她…

江遠彥笑了笑,站起來,「計劃倒是沒有,不過吃晚飯的時間到了,你要一起嗎?」

「一起。」

顧南靈跟著站起來,反正江遠彥今天是無論如何也別想甩掉她的。

江遠彥帶著顧南靈左轉右轉,到了餐廳。

先前看見的小妹妹也在那裡,小女孩看見顧南靈,十分激動的跑過來,「南靈姐姐,你也在這裡吃飯嗎?」

「是啊。」顧南靈抬眸,看向江遠彥的身影,問道:「你哥哥什麼時候來這裡住的?」

「啊?」小妹妹回頭看向江遠彥,小聲道:「媽媽不讓說誒。」

聞言,顧南靈摸了摸她的腦袋,笑道:「沒關係,不讓說就不說。」

反正她想知道就總會查出來,也不在乎這一會。

見江遠彥坐下來,顧南靈自然而然在他身邊坐下。

江遠彥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沒說話。

顧南靈瞧著他那副模樣,不由心生不滿,「怎麼,不能坐這裡嗎?」

「沒有。」江遠彥笑著搖頭,轉頭看向妹妹,「小笑,叫你媽媽過來一起吃。」

「好。」

小笑高興的往外跑。

顧南靈瞧著她的背影,漫不經心的問道:「我瞧著這不像是你們家請的傭人。」

「嗯。」江遠彥點頭,算是默認了,但是並沒有解釋為什麼。

以前和江遠彥說話,大多時間都是江遠彥自發的來適應顧南靈的話題,現在換了,人家不接茬,顧南靈也不知道怎麼聊下去了。

「你還在生氣?」顧南靈試探著說道。

「生氣?」江遠彥疑惑的看著她,「生什麼氣?」

「沒生氣為什麼不理我?不回我信息?」幾乎是質問的語氣,表達顧南靈此刻多麼的苦惱。

江遠彥笑了笑,若有所思的看著顧南靈,「你在乎嗎?」

顧南靈微愣,傻傻的看著他,「你什麼意思?」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