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此時。

兩人一唱一和,皇后聞言滿面喜色,貴妃卻是臉色漸沉。

她算計了諸多,想讓傅無咎和傅明遠站在對立面上,屆時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她只需坐收漁翁之利!

可如今見傅無咎斷指,那便再沒有繼承皇位的可能了,想要利用他來牽制皇后一黨更是絕無可能!

那接下來要如何籌謀?

「殿下,請。」

傅無咎微頓。

目光從兩人身上略過,眸底似閃過幾分譏諷后便跟着總管向著內室走了進去,尾指上的殘缺倒讓總管止不住的看了好幾眼,神色間更似帶着幾分說不出的無奈同情!

本來得勝歸來必論功行賞,如今身子殘缺,也不知該說他幸運不必再牽扯到儲君之爭中去,還是該說他不幸明明得勝歸來卻再與那個位置無緣!

一時間情緒複雜。

而室內。

當皇帝見到傅無咎那斷指之後也是瞬間怔愣了一下,久久都沒有緩過神兒來,直到片刻后才略顯僵硬的開口,

「你的手…」

「失蹤受傷時意外斷指,如今已無大礙。」

「……」

他雲淡風輕。

似從未將此事放在心上,但皇帝心中卻是百感交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之後許久才嘆了口氣,

「你吃苦了。」

「這是兒臣應當的。」

傅無咎微微一笑。

皇帝神色更是複雜,

「此去邊關你吃苦了不少,待兩日後大軍抵達,朕會安排慶功宴為你們好好接風洗塵,只如今…你應當也知沈棲梧之事吧?如今她名譽受損自不能再嫁與你,且貴妃之前提及張侍郎之女……」

「父皇!」

他聲音一沉,

「以兒臣如今的情景怕是不適再論婚事,更不想憑白耽誤了旁人,所以婚事無需再提。」

傅無咎一頓,嘴角帶着幾分略顯苦澀的笑,

「且兒臣如今距大師所言不過不到三年時光,又何須再讓旁人因我而誤了一生呢?」

「……」

氣氛微沉。

屋內頓時靜了下來。 葉曉讓樊勝美掏錢AA,問樊勝美是不是拿不出AA的錢,樊勝美就已經覺得受到很大的侮辱了。

接下來,葉曉說的話更扎她的心,讓她變得更加憤怒!

葉曉繼續說道:「不瞞你說吧,其實我的目標從來都不是你。

和你相親只是為了接觸你的那兩個室友。

我又不傻!我在五百強企業上班,家在魔都有三套房子。

你再看看,你啥都沒有,我是有多想不開才會看上你這種女人呢?

你的室友一個二十二,一個二十三,不比你年輕漂亮多了?

而且她們都屬於嬌小型的姑娘,不像你,跟個變形金剛似的。

半夜睡醒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摟著個男人的睡覺呢!」

葉曉繼續對樊勝美開嘲諷,還說出了他的目標是關雎爾和邱瑩瑩。

這讓樊勝美瞬間炸毛!

豈有此理!把她當成傻子一樣耍得團團轉,把她質量不錯的備胎王柏川都戳爆了。

居然還想打她室友的主意,是當她不存在嗎?

「你休想!你這個卑鄙又無恥的男人。

我可以告訴你,關關和小蚯蚓你想都不要想。

你就做夢吧。有我在,你是沒有機會的,我不會讓你得逞。」

樊勝美大怒,沖葉曉放了幾句狠話。

樊勝美髮誓不會讓葉曉得逞。

她就不信了,有她在,葉曉能把邱瑩瑩或者關雎爾追到手。

邱瑩瑩已經有了一個正在談的白主管。

關雎爾是一個規規矩矩的人,她不信關雎爾會看上葉曉這種人。

退一萬步講,就算看對眼了又能怎麼樣?

她是那兩個姑娘的室友,每天都能見很多會面。

在邱瑩瑩和關雎爾的面前上眼藥的機會不是多得是嗎?

她只需要偶爾說葉曉幾句壞話,這事還能成?想都別想。

「我勸你早點放棄那些不可能的想法。有我在,我不會允許你禍害關關和小蚯蚓。」

樊勝美冷哼一聲,站在大義的角度警告葉曉。

葉曉都被她逗笑了:「你怎麼知道我是一個禍害呢?你怎麼就確定我會禍害她們呢?

我把你的備胎整沒了,想報復我就直說,又何必扯一面為了室友著想的旗幟呢?虛偽!」

樊勝美為了報複葉曉的舉動說成了她為關雎爾和邱瑩瑩好,像極了她平時打著傳授經驗的名義給關雎爾和邱瑩瑩輸出她那歪曲的價值觀和思想。

就兩個字,虛偽!

她要在關雎爾和邱瑩瑩的面前說葉曉的壞話,葉曉很歡迎!

到時候,關雎爾和邱瑩瑩會發現,樊勝美描繪的他和現實中的他完全不一樣,說謊的人是樊勝美。

到了那時,相信關雎爾和邱瑩瑩就不會那麼信任樊勝美,最好離這個女人遠點兒。

這個女人就是一個垃圾堆,一個垃圾思想源。

離她近了,待在她的身邊時間長了,難免會被她的思想帶歪。

關雎爾和邱瑩瑩可是兩個單純的姑娘,葉曉可不想看到她們受到影響,變成了另外兩個樊勝美。

樊勝美愣是沒想到葉曉會這麼能說,而且把她的心思都看得透透的。

她拿起了包包就想走。

葉曉把她喊住了:「要走可以,把你的那份錢付了。

剛才點菜的時候你可是點的很起勁兒,往貴的點。

現在要掏錢了,你就想溜?我就一句呵呵了!」

樊勝美那個叫氣啊!她指著葉曉的鼻子臭罵:「付就付,老娘還付不起這幾個臭錢了是吧?

小氣到爆炸的垃圾男人,像你這種垃圾男人就不配擁有對象。

遇到你了,我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回頭我一定要投訴相親平台,怎麼就給我介紹了你這個人渣。」

「東西是你自己點的,我不幫你付錢就是垃圾男人了?

真有意思,你點的東西比我貴多了。

我直說AA,沒讓你自己出去付你點的那些就已經夠紳士了。」

葉曉懟了回去。

對這種虛偽又虛榮的賤人,完全沒有必要客氣。

樊勝美準備付她的那一份錢,當服務員說出一千八這個數字時。

她翻遍了自己錢包、威信、支某寶,都沒能湊出一千八百塊。

看吧!這就是樊勝美,明明窮得跟個鬼一樣,連一千八都拿不出來,居然還一天到晚想著釣富豪。

釣富豪這個夢想呢,也不能說是錯的。

畢竟每個人都想自己過得好,她想傍大款嚴格來說其實沒什麼不對。

她噁心的點在於鄙視和她相過親的那些普通男人。

每次相完親,回答家裡她都在邱瑩瑩和關雎爾的面前把相親對象貶得一無是處。

也不撒泡尿照照她自己是什麼模樣。

一千八百塊都拿不出來的人,誰給她的勇氣去鄙視一個準備在魔都買房的公務員呢?梁翠萍嗎?

「你不會連一千八百塊都拿不出來吧?」

葉曉在旁邊諷刺說道

面對葉曉那嘲諷拉滿的話,樊勝美怒目圓睜。

就沒見過這麼賤的人,那麼多人看著,直接就問她這種問題,讓餐廳里的人怎麼看她?

樊勝美壓下怒火,強裝淡定給關雎爾打了一個電話,讓關雎爾給她轉了一千塊錢。

靠著從關雎爾那裡借的一千和她身上的八百,可算是把今天的AA的那份錢付了。

付錢的時候樊勝美那是無比的肉痛,覺得這頓飯實在是太貴了。

可是點的時候她可不這麼想,因為她以為葉曉會當她的冤大頭。

所以她挑貴的點,一點都不省,反正葉曉會付錢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