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就好了,大家摁住了啊。」我一邊從瓶子里往出撈著紅線一邊著急道。

浸滿黑狗血的紅線終於拿出來了,我拿著黑紅色的滴這黑狗血的線趕緊走了過去。

「卧槽,這什麼味兒,這麼腥。」李震風歪著腦袋說道,一臉的嫌棄。

我沒有時間搭理他,將手中浸滿黑狗血的線纏在了那傢伙的腦袋上,然後打了一個結,使勁兒一拽,那傢伙頓時疼的亂喊亂叫起來。

這就有效果了,不過好像還不怎麼行,所以我必須在加碼了。我順手從裝著羅盤的那個包兒里摸出一把小小的桃木匕首,趕緊蘸上黑狗血一把插進了那傢伙的后心處。

突然,那傢伙慘叫一聲,身體一震抽出,從嘴裡噴出一大口黑色的血液,就像是中毒了一樣。

我拔出那把小小的桃木劍,然後在他的腦門兒上敲了三下,那傢伙頓時眼睛一閉睡了過去。

「這沒事兒了吧?」李震風看著我低聲問道。

我點點頭說道:「沒事兒了,讓他休息會兒吧。」

漸漸的那傢伙的眼睛不再泛白了,臉色也漸漸恢復了紅色;身體也不再抽搐了,四肢也開始慢慢伸開了。過了幾分鐘,那傢伙翻了個身,眼睛也睜開了,很明顯已經沒事兒了。

「呦,還真沒事兒了;行啊,星爺。」李震風笑著說道。

「趕緊給他拿口水和,讓他休息休息。」我看著那兄弟說道。

他經受了這麼一遭,身體早已經虛弱到爆了;不休息會兒,補充點能量是沒辦法在繼續往前走的。

「大家都小心點,這地方有點邪門,不要亂走,不要亂動。」我起身說了一句便背上包繼續出發了。

我有一種直覺,我們距離天行宮的不遠了。

自從那個兄弟遭受了鬼玉床之後,包括解飛塵在內的所有的人都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輕易亂動了。這一次,我和雷雲在前面帶隊,而李震風負責在後面壓陣。

我們拐了大概三個彎,終於通道變大了,我們又往前走了不到三十米,眼入眼帘的便是一座冰雕的宮殿。說是冰雕那是因為眼前的這座宮殿全部使用冰塊做成的,太精美了,完全就像是一個藝術品。

「我靠,這哪裡是什麼宮殿啊,這簡直就是一個藝術殿堂啊,還是冰雕藝術。」李震風驚嘆道。

包括後面的人都在望著眼前的這座神奇的冰城發獃,暢想,想象。

「這到底是何人所建,實在難以相信,難以相信;這座冰城是不是真的在這裡存在了幾千年,這其中到底還有什麼秘密······」我心裡邊兒不僅暗自驚嘆也冒出了無數的疑問。

「這···這就是天行宮,天行宮;我們終於到了,終於到了。」解飛塵跑到最前面激動的喊道。

嚴禁女配作死快穿 「到了,我們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天行宮。」我暗自感慨道。

「我們進去吧,就差最後一步,我們就可以看到十二年前的真想了。」解飛塵回頭看著我說道。他很激動,他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他比任何一個人都激動,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他並不是因為可以馬上解開當年的真相而激動,而是另有所圖。

「不著急,難道還怕這天行宮憑空消失不成。」我笑了笑說道。 第一百七十八章心魔

「不好意思,我剛有點衝動了。」解飛塵看著我低聲說道。

「沒關係,你這樣我倒是覺得正常了,你一直不說話,我反而有點不習慣。」我笑了笑說道。

雷雲和李震風早已經明白了我的心思,兩人一左一右站在我的身旁,刀劍已經在手,殺氣也已經升騰,只要他解飛塵敢亂來,那麼刀劍無眼。

解飛塵自然看到了我這陣勢,我想這才是他跟我道歉的真正原因吧。但無論如何,我弄不明白這一切,我是絕對不會進入天行宮的。

「你到底還有什麼瞞著我?」我笑了笑問道。

「你什麼意思?」解飛塵頭一抬問道。他倒是一臉的迷茫,裝的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沒什麼意思,你還有什麼瞞著我,或者說你千辛萬苦費盡心機來天行宮是為了什麼?」我摸出一支玉溪點上說道。

「袁天星,你在開什麼玩笑,我沒什麼瞞著你,就連最後一個秘密我都已經告訴你了,你還要我怎麼樣?至於我為什麼來天行宮,我也早已經告訴過你了,我是為了解開四十二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就這些,你還要我怎麼說你才能相信。」 我意逍遙 解飛塵一臉誠懇而又無辜的說道。

「呵呵呵呵····別解釋了,我袁天星雖不敢說閱人無數,但是也閱人不少;什麼樣的人我沒見過,你在我眼前晃幾次我就知道你在想什麼。既然你不想說,那我也不勉強你。天行宮已經到了,你進去便是,我原路往回,就當我來昆崙山觀光了。」我深吸了一口煙不緊不慢的說道。

我之所以敢這樣,因為我知道沒有我,他解飛塵達不到最終的目的,因為崑崙神玉在我身上。這一點我是可以絕對肯定的。

「你···袁天星,別太過分了。」解飛塵指著我喊道。他很生氣,非常生氣,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我過分還是你過分,你心裡有數就行。雷雲,李震風咱們走。」我扔掉手裡的煙頭說道。

「哼,那就別怪我了不客氣了。」解飛塵沉聲說道。

這傢伙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

我剛一轉身還沒走,他的那幾個手下拿著冰鎬還有兵工鏟就衝過來把我們圍住了。

「袁天星,識相的就留下崑崙神玉,我可以考慮讓你活著離開這裡;要不然,你懂得。」解飛塵陰聲道。

「抱歉,我還真不懂。就憑這幾個人也想攔住我,你也太天真了吧。」我笑笑說道。

我碰了李震風一下,這傢伙倒是反應也快,瞬間九星劍出鞘,一道劍氣劈過,殺氣逼人;那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往後退了幾步。

「想送死的可以上來試試。」李震風低著頭沉聲說道。語氣中夾雜著濃濃的殺氣。

果然,那幾個傢伙又退了幾步,沒有一個人敢上來。因為他們都見識過李震風好雷雲兩人的身手,自知不是他們的對手。

「你覺得你現在還能拿走崑崙神玉嗎?」我看著解飛塵說道。

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來,這傢伙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如果他想做掉我拿到崑崙神玉,那他完全可以帶一批訓練有素的殺手過來,可是他沒有。而且一路上他也有還多機會可以將我幹掉,可是他也沒有。所以,解飛塵這個人,他應該只是為了天行宮中的某件東西,而沒有殺人的念頭。所以,他還有救。但是,我並沒有對他說這一番話,也不會對他說,因為我覺他自己可以吧自己拉回來。

此時的解飛塵兩眼獃滯的看著我,他動搖了。他伸手抱著自己的腦袋,慢慢蹲了下去。

沉默了四五分鐘,終於不在沉默了。解飛塵起身說道:「沒錯,我是瞞著你但是我沒有騙你。我來昆崙山,來天行宮是為了兩件事。一是解開十二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二是為了拿到天鑒神鏡。」

「天鑒神鏡····我好像在哪裡聽說過。」我心想道。

我的大腦在快速的翻閱著,我在想我是什麼時候在哪裡聽到過這個天鑒神鏡。

「什麼是天鑒神鏡,幹什麼用的?」李震風不解的問道。

我想起來了,是在太爺爺的記錄本中。他曾經提到過天鑒神鏡,但是卻沒有說這東西究竟在哪裡,可能是因為他們也不知道吧。

「這東西對你很重要嗎?」我問道。

解飛塵重重的點點頭說道:「很重要,非常重要。只有天鑒神鏡可以讓世間停止,幫助我們找到四十二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而且,而且天鑒神鏡可以預知未來,有了它我就可以前知五百年後曉五百年,我就可以避開所有的問題,長生不死了。」

「得,這又一個病重的。」李震風說道。

「哈哈哈哈······長生不死,你覺得可能嗎?你知道我親眼見過多少人為了長生不死而最終死無全屍嗎?張嘴長生不死,閉嘴還是長生不死,你覺得可能嗎?古往今來,有多少人為了常人不死而死的難堪,你心裡沒數嗎?不要在執迷不悟了,不要求在異想天開了,什麼長生不死,不可能的事兒。」我語氣很不好的說道。

說一千道一萬,還是心魔在作祟。這世界上哪裡來的什麼長生不死呢,那是違背自然客觀規律的,是不存在的。

都是執念太重,貪念太重,被心魔蒙蔽了心。

「有,絕對有;這天鑒神鏡就在這天行宮裡面。」解飛塵發了瘋的喊道。

「好,那我就讓你看個明白。」我心想道。

既然事情都已經到這個份兒了,我也不能再回去了。我還真得進去一趟天行宮,讓這些被心魔裹挾了的人看看清楚,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長生不死,萬物都要遵循自然規律,都有生死輪迴。

「那好,我們就進去看看清楚,到底有沒有天鑒神鏡,就算有,那到底能不能讓你長生不死。」我氣憤的說道。

「真的要進去?」雷雲突然低聲問道。

我點點頭道:「你覺得呢?」

「那好,我們一起去。」雷雲看著我低聲道,眼睛裡邊兒閃爍著堅定的眼神。

這時,解飛塵也向我走過來,他看著我許久才說出一句話:「謝謝你······」 第一百七十九章冰門開

雖然我已經對解飛塵發火了一通;不,其實準確的說並不是我要給他發火,而是他是在聽不進去我的勸告。不過那傢伙看在我答應進入天行宮的那一刻,他似乎已經不是那麼生氣了,反而有些激動。但是,我也我的原則,我並不是和他進去尋找什麼天鑒神鏡的,而是讓他明白他所謂的那些長生不死是根本不存在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執念太重,為心魔所困。

「天行宮就在眼前,進去吧。」我沉聲說道。因為我的心情並不是很好。

我們一行人都到了天行宮前,那真的的是一座冰雕玉刻的宮殿,一眼看過去,無論是從什麼角度,都是那麼的精美,實在是令人為之動容。我不得不多看幾眼眼前的這座冰城,這似乎真的是一座聖潔的宮殿,太精美了。

解飛塵走的很快,他的步子邁的很大,似乎很著急的樣子。而我則走的比較慢,因為我還在欣賞著眼前的這件藝術品,冰世界的天行宮。

「星爺,您覺得這裡面真的會有那什麼天鑒神鏡嗎?」李震風湊過來低聲問道。

我邊走便搖搖頭說道:「不知道,這個曬也無法保證。不過看解飛塵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可能或許真的存在。」

我懶得管那玩意兒到底存在不存在,此刻的我就連四十二年前的那件事兒也懶得提。都已經過去了,在翻出來又有什麼用呢,無非是給自己找一堆麻煩和不痛快,與其這樣倒還不如踏踏實實的過好當下;過去的就過去了,又何必執著放不下呢,這又是何必呢,一切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所以,我已經沒什麼心情了;只不過答應跟解飛塵浸入天行宮是為了讓他看清楚一切,根本沒有什麼長生不死,就是讓他死了這條心,讓他不要在做哪些根本沒有一點兒可能的白日夢了。我想把他從那泥潭中拉出來,不想他陷得太深。

天行宮,一座明顯散發著漢朝風格特色的建築,看上去大氣磅礴,十分雄偉,這一眼不禁讓我我想起了兩千多年前的大漢雄風,彷彿曾經就有一個叱吒風雲的轉動乾坤的帝王將相坐在裡面,滿面的威嚴,叫人心生畏懼。

天行宮的宮們是兩扇冰門,雖然兩扇冰門,但是我卻能感覺到它肯定重達千斤,不會那麼輕易的就能打開。

「你們幾個上,趕快將宮門打開。」解飛塵指著身後的幾個人喊道。

那幾個哥們兒看了解飛塵一眼便朝那兩扇冰門走去。幾個人倒是體格強壯,但是恐怕也是不行。

果然,那幾個人過去杵著那兩扇冰門一起使勁兒,只聽見幾聲嗯啊的,不足五分鐘的時間,幾個人都抱著胳膊喊著不行了,一個個蔫不拉幾兒的。

「他們幾個吃飯倒是快得很,可是干起活兒來嘛還真不咋地。」李震風懷抱著九星劍低聲笑道。

「你說什麼?」那幾個正捏著胳膊的漢子瞪著李震風喊道。很顯然是對李震風剛才的這句話不滿,很不爽。

「怎麼了,老子說你們只會吃飯不會幹活兒,怎麼不服氣嗎?」李震風往前挪了一步沖那些人喊道。

「你有本事,你來呀,你要是能打開這扇門,我們哥兒幾個給你磕頭叫你一聲爺爺。」那個哥們兒看了其他幾個開口說道。臉上露出了一絲絲詭異的笑容。

「好,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李震風笑著道。

我哪裡有閑工夫管他們在幹什麼,我知道哪幾個人打不開冰門絕對不是因為他們幾個不行,而是那冰門絕對有機關。一般在墓室地宮的通道中,金剛牆內外都會有一扇重大千萬斤的石門,是專門用來防盜的,而這天行宮有一扇冰門自然也是在情理之中,而這扇冰門則是用來阻止外人闖入天行宮的一道屏障。

「李震風,你不要衝動。」雷雲看了一眼李震風低聲說道。

「放心,看我是如何給你將這扇冰門打開。」李震風翹著鼻子得意道。

話音未落,李震風已經向那扇冰門走了過去;他將劍配掛在了腰間,然後踏在冰門外的石階梯上,她兩腿微微彎曲,扎穩馬步,然後上壁慢慢抬起,將全身的2真氣聚集至丹田;此時他雙眼已經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那扇冰門,就在一瞬間,他雙掌猛然推出,將全身的力氣一掌推到了冰門上,只聽見冰門發出轟隆一聲,隨之幾塊冰塊便從宮殿之上掉了下來。可是,那扇冰門依然沒有被打開。

李震風這一掌已經是用盡了全身的氣力,所說義他以及經沒有第二次機會了。李震風慢慢回頭看了一眼雷雲,然後又悄悄的看了那幾個人,他才發現那幾個人正在用陰冷的眼神兒盯著他,恨不得讓他趴下來叫他們幾個一聲爺爺。

李震風收起馬步,收回雙臂然後悄悄的走到了我身邊,他一句話也沒有了。他知道自己太自大已經出了大丑了,所以他已經沒有臉面在說話了。

雷雲看了他一眼差點笑了出來,我猜他肯定跟在想:「沒想到你這傢伙還有丟臉的時候啊。」

「星爺,星爺,你有沒有打開這扇門的方法?」李震風看著我低聲問道。

被他這麼一叫,我才反應過來。

「你剛才說什麼?」我問道。

「這扇門打不開,你有沒有什麼辦法?」李震風接著問道。

我點點頭道:「嗯···這扇冰門有機關,單憑蠻力是打不開的。」

我已經仔仔細細的觀察了一遍,眼前的那扇冰門重大千斤是毫無疑問的,自身的重量本就不輕,而且在這扇冰門的後面應該還存在一個門柱,而正是這個門柱在利用一股子巧勁兒頂著那扇冰門。所以,只要拿掉門后的頂柱,冰門自然會打開。

「雷雲,李震風,你們看見門上面的那個冰柱了沒沒有,只要將那個東西拿出來,冰門准開。」我向他們兩個低聲說道。

而此時的解飛塵已經是萬分的著急,他已經偷偷的看了我好幾眼,顯然是想問我但是卻有不好意思開口。 第一百八十章千年寒冰棺

那扇冰門終於被打開了,可是就在冰門剛被打開的那一瞬間,一股子陰冷無比的寒氣就從裡面撲了出來,我頓時感覺到渾身一陣哆嗦,實在是太冷了。

「媽呀,這地方可真夠邪性的,不是一般的陰冷啊。」李震風一邊探著腦袋看著冰門裡面的情況一邊兒說道。

我當然不著急,可是有的人似乎已經迫不及待了。解飛塵正慢慢的向冰門走去,看樣子他是很著急的想進去看看,因為他的心裡還在惦記著那個什麼天鑒神鏡。

可是,我感覺好像還有意思不對勁兒,好像那冰門裡面有什麼東西;可是我有不能確定。

而此時解飛塵已經加快步子走了過去,他*那個就要進入天行宮了;而他身後的那幾個人也大步的跟著往天行宮走去。

「不好,趕緊回來······」我著急的喊道。可是包括解飛塵在內,他們幾個只是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然後沒有說話;不過從他們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來,他們幾個好像在罵我多事兒。

「雷雲,趕緊把他弄回來,快。」我說道。

雷雲嗲沒點頭二話沒說,一個箭步上前攔住了他們幾個;可還沒等他開口,突然數不盡的飛箭已經從裡面射了出來。

「快躲開······」我著急的喊道。

李震風攔著我立即向後退去,躲在了冰道中;就在我們剛躲進去的時候,四五隻黑色的飛箭齊刷刷的射過來插進了我們面股後面的冰塊之中。

我躲在冰道中答案依然能聽到外面嗖嗖嗖的聲音,那顯然是飛箭的聲音。

而雷雲見飛箭射來,他順勢一把抓起解飛塵凌空一躍向天行宮冰門的左側躲去,幸好只有冰門的兩側沒有飛箭射出來。

當然跟著解飛塵的那幾個人有三個跑的快的躲到了冰門的右側,而兩個跑得慢的已經被飛箭射穿了,倒在了地上。

大概持續了三十秒的時間,終於外面沒聲兒了;我剛要出去,李震風一把摁住我,說他自己先出去看看情況。他慢慢摸了出去,我也沒管什麼三七二十一還跟著他就慢慢出去了。幸好,飛箭沒了,可是冰門前的地上還有冰道出口的地方密密麻麻的都是飛箭。

我剛出去一眼就看到了地上躺著的的兩個兄弟,不過他們都已經走了。這時,雷雲帶著解飛塵走了過來,解飛塵一臉的緊張,臉色已經變得蒼白無色,額頭上出現了大大小小無數的汗珠子,整個人似乎還在哆嗦著。

「沒事兒吧都?」我問道。

所有人都輕輕的搖搖頭道:「沒事兒。」

「這也太可怕了吧,我差點就沒命了。」一個只穿著一隻鞋子的兄弟驚恐道。

我一看他腳上的那些早已經被飛箭穿透扎在了地上,很顯然他是跑得快,要不然這會兒就不可可能站在這兒了。

「把那兩個兄弟的屍體抬出來把,總得讓他們好好的走。」我低聲說道。

解飛塵親自去收拾了;而我則是拔起地上的一根飛箭細細看著,奇怪的是那飛箭你的箭頭竟然不是一個箭,准去的說應該不是那種平常的帶有稜角的鐵頭,而是一個類似於一朵盛開的蓮花,有七八個翅。 玄尊 而七八個翅全都硬生生的扎進了石板中,這種力量真的是太強大了,我真的無法想象。

我拿著一支飛箭細細的看著,好像在那朵蓮花的中心部分還有一個細細的洞,這讓我又感到非常奇怪。

「奇怪,這中間怎麼還會有一個洞呢?」我心中不解道。

可就在這個時候,我順勢將那隻飛箭往下一甩,突然一根銀色的針就從那個小孔裡面射了出來,我只要聽見蹦的一聲,那枚銀色的針已經插進了腳下的石板中。

「我靠,這也太牛逼了吧。」李震風看著這一幕驚訝道。

「大家千萬不要動這裡的飛箭。」我交代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