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哥救我!」葉鷹揚瞬間大喊了一聲。

葉鷹揚自己心知肚明,剛才那兩下,不過是佔了對方不知道自己的實力,輕視自己的便宜。

要是真的打鬥起來,自己不可能是對手!

。 抬頭看着眼前混亂的局面,高覽感覺非常無奈,這接二連三襲擊,讓軍心有些渙散啊!

若不是連日的行軍讓士卒疲憊不堪,如何會給那些幽州人偷襲的機會!

不過這也讓他看出了幽州人的外強中乾!

在他看來,不管劉平的幽州軍是怎麼來的,人數肯定不會太多,否則根本不必採取如此拖延時間的方式,以圖各個擊破!

有前面那些軍士,應該會打亂幽州人的計劃,為自己爭取一些時間,只要自己將現在有些軍心動蕩的士卒整頓完畢,就可以裏應外合將突襲軍營的幽州人徹底消滅!

大概一刻鐘后,重整旗鼓的三千多袁軍騎兵開始繼續向前進發!

就在趙雲出營,做好準備接敵的時候,發現迎面向自己奔來的,竟然是那個自己認為應該已經戰死的軍司馬,烏桓人班柱!

這個猥瑣的傢伙,竟然沒死,趙雲一臉愕然,平白替他擔心了一場!

然而沒等趙雲感嘆,藉助營中的火光,趙雲看到疾馳而來的班柱臉上的表情異常精彩。

更重要的是,在其他人都開始減速了以後,他絲毫沒有勒馬駐足的想法,這貨竟然帶着一種毅然決然,視死如歸的的氣勢向自己衝來,趙雲都懵了!

卧槽,這個班柱想幹嘛,難道投敵人了么?

如果這傢伙真的投敵,趙雲準備一槍挑了他!

然而趙雲沒有等到這個機會,在距離趙雲不到兩個馬身的時候,班柱輕巧的撥轉了馬頭,從趙雲身側略過,繼續向後猛竄!

在經過趙雲身邊的時候,趙雲聽到了他的話,「趙將軍,我帶着兄弟們拖了袁軍一刻鐘,剩下的交給你了!……」

然後一騎絕塵,伴隨這馬蹄聲遠去的,還有最後那句話,「我去召集其他軍士,迂迴包抄敵軍,請將軍務必堅持住!」

如果不是有大隊袁軍的騎兵已經臨近,趙雲甚至想直接追上去一槍捅死他這傢伙!

面對氣勢洶洶的袁軍騎兵,趙雲略顯驚奇,從聲音看,大概只有幾百騎吧,根本不是之前所說的幾千騎。

再加上跟隨班柱前來,沒有隨他迂迴的近百騎軍,這簡直就是從必死之局變成了九死一生啊,生存幾率的大漲,讓趙雲瞬間感覺輕鬆了不少!

「兄弟們,準備一下,跟我上!」

說罷,趙雲目視前方,輕輕俯身,左手提韁,右手將丈二銀槍向後伸展,雙腳輕磕馬肚,戰馬直接一躍而出,迎向了正朝營門衝鋒而來的大隊騎兵。

在火光的照耀下,趙雲的身上似乎被籠罩了一層暗金色的光芒,如同一道閃電,直接衝到了最前方,一個袁軍什長的身前。

只聽「噹」的一聲,袁軍什長的長矛被趙雲勢大力沉的一擊直接崩飛,震驚之餘,趙雲看到了那人臉上的驚恐,在他慌亂的一瞬間,趙雲向前輕輕探身,長槍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槍尖從咽喉劃過,鮮血噴涌而出!

就在趙雲槍未回身之時,又一個袁軍騎兵,從趙雲左側直接衝來,手中長槍做勢一擰,一聲爆吼,似乎要趁此時機一舉將趙雲刺死在馬上。

然而趙雲的餘光早就發現了他,就在他那聲大吼一聲,同時出槍的時候,趙雲向左撥轉馬頭,同時戰馬陡然一個加速,向前竄出了一個馬頭的距離。

然而就是這一個馬頭的距離,讓偷襲的袁軍刺空,過度用力之下,險些直接栽到馬下,他連忙坐直身軀,試圖再次出槍!

當他再次縱馬向前的時候,卻發現一隻抹銀色的亮光出現在自己眼前,他的雙眼瞬間瞪大,隨着戰馬向前,那抹已經看不到的亮光直接從他的口中入,後頸出,隨着趙雲收槍,一句雙眼園睜的屍體墜落馬下!

就在他收槍的時候,第三名袁軍已經拍馬殺到趙雲身側,他二話不說,直接大刀劈下,可謂是眼疾刀快,刀鋒直接沖着趙雲的脖頸兒而去!

趙雲收槍速度陡然提升,手腕一轉,雙手持槍,堪堪在刀鋒落下之前擋住了這勢大力沉的一擊,不過趙雲的虎口甚至都有些發麻,這是個狠角色啊!

一擊不成,袁軍很快橫握長刀,橫向一掃直接掃向趙雲的腰間,以剛才的力度,倘若被掃中,趙雲恐怕會直接被斬為兩段。

就在第三名袁軍準備再次出刀的時候,趙雲輕輕扭轉身軀,右手微松,左手發力,化槍為棍,槍尾結結實實的砸在了袁軍的臉上,毫無防備的袁軍直接被砸下馬,剛剛掃出的長刀也隨之飛上天際。

然而趙雲的危機並未結束,第四名袁軍從趙雲疾馳而來,舉矛便刺!

趙雲向後一倒,後背直直接貼於馬背,躲過這致命一擊,然後右手發力,向回一拉,重新雙手持槍,並坐直身軀。

然後雙手持槍的趙雲,將槍平放於胸前,將袁軍再次刺來的長矛直接崩飛,然後身軀向前,長槍突進,直接刺入了眼前之人的胸膛。

眼前的第四名袁軍瞪大雙眼,看向胸前,直接橫死當場!

一個照面,包括一名軍司馬在內的四名袁軍騎兵,亡於趙雲之手。

所有人袁軍看向趙雲的時候,都流露出了一抹畏懼之色!一時間,

當趙雲從第四人的胸口將丈二銀槍收回,目視前方洶湧而來的時候,被掃到的袁軍皆為之一震,連前進的速度都降低了。

這時候,趙雲心中一股豪氣升起,他隨之大喝一聲,「我乃常山趙子龍也!誰敢與我決一死戰!」

此言一出,趙雲發現形式陡然一變,原本已經有所畏懼的袁軍騎兵,一個個血紅的雙眼,以仇恨的目光怒視自己。

同時被數百人怒視,剛剛還威風凜凜的趙雲直接一個寒顫?

趙雲心驚,卧槽,這些人是什麼反應,這反應跟自己的本意好像不符吧!如果一擁而上,恐怕真的性命難保!

索性,此時趙雲身後的百餘名幽州騎兵已經到達了他的身後,一騎當千的場面沒有機會出現,否則趙雲感覺自己可能會被眼前的袁軍生吞活剝!

隨之,雙方開始混戰! 「師姐,你留在這邊多有不便,若是被宸王發現我們的目的,恐怕……」

白君禾小心應對著,盡量符合著原主的人設,不讓沉香看出來端倪,一邊還想著要怎麼辦香料的事情掩蓋過去。

見白君禾拒絕,沉香臉上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但很快便恢復了,坐在了床邊,和她拉近距離說道。

「怕什麼,你現在是宸王妃,留下個師姐來陪伴你還不行嗎?」

說罷,又瞪了白君禾一眼。

「再說了,你現在身體有恙,我留下來也能照顧你啊。」

被沉香這麼看了一眼,白君禾覺得她心裡瞬間有些發毛。

留下照顧她?

怕是想留下害她吧。

「那等王爺過來了和王爺說說吧,不過他不喜歡別人留在宸王府,所以我不一定能說通的。」

白君禾一邊說著,一邊在心裡盤算著,要怎麼樣在沉香提出這件事情之前告訴赫連城讓他不要同意呢。

「沒事,到時候我自然會有說辭的。」

說罷,沉香思索了一下,突然想起來香料的事情,便起身假裝倒水,實際上卻是去她之前藏香料的地方看了看。

沒有!

聯合白君禾的脈象來看,那香料早不在房中了。

沉香轉頭看著白君禾,目光里都是考究,她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出葯仙谷的時候谷主說過,若是發現白君禾知道了什麼,直接帶回葯仙谷,若是不方便帶,當場殺人滅口便是。

當時她只精覺於谷主的決定,畢竟,白君禾在谷中的時候,谷主待她還不錯。可此刻卻有些明白了谷主的意思。

若白君禾知道了什麼,卻隱忍不發便說明她並不是表面那樣的單純。而葯仙谷所圖乃大,要不能留下有別的心思的人。

白君禾看著在倒水的沉香突然看著她,眼神還特別奇怪,便忍不住開口叫了一聲,沉香這才反應過來,回過神端著水杯遞給她。

「小白,喝點水吧。」

白君禾接過水杯,確認杯中無毒之後,便喝下了。沉香一邊接過水杯,一邊若無其事的詢問。

「小白,師姐記得上次來你的院子,你房間里有一股香味很好聞,怎麼這次來卻沒有聞到呢?」

白君禾心裡咯噔一下,果然逃不過,她居然問出來了。穩了穩心神,白君禾用鼻子在房間了嗅了嗅。

「什麼香味?我怎麼沒有聞見?」

說罷,還深吸了幾口氣,以表真實。

沉香看著她的樣子,半信半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還是裝的。

「你這屋子裡的擺設有換過?」

沉香再次四周看了看,試探的問著。

「我住進來幾天之後王爺派人來收拾過,至於有沒有換過什麼擺件,我也不知道。」

白君禾無奈的搖搖頭,彷彿對沉香說的話一無所知。

見她這樣,沉香穩了穩心神,嘴角勾起一個笑容。是她多想了,看來白君禾跟以前一樣,還是很單純。

「行吧,那你休息會吧,我也去偏殿休息一會,昨天晚上為了照顧你都沒有睡好。」

白君禾連忙點頭,勸她趕緊休息,心裡卻忍不住腹誹,她來照顧?怎麼那麼不想相信呢。

待沉香去東廂房休息之後,白君禾檢查了自己的身體,確定沒有問題之後讓人來替她換好衣服,到了院子里的小亭子里。

「你們把那個小孩給我帶過來吧。」

幾人聽聞,相互看了一眼去了柴房將小男孩帶了過來,此刻他也已經清醒了。見到白君禾之後,臉色有些彆扭,傲嬌的將臉轉到一邊。

「你可會說話?」

從她買下他到現在好像還沒聽見他開口過,白君禾便以為他是否有疾。

小孩白了她一眼,用有些沮喪的語氣回答。

「當然會說話了。」

白君禾看著他的臉就是跟他們一樣的五官,也不像是外國人,長了一雙藍色眼睛,還真是稀奇。

「你叫什麼名字啊?」

小男孩看著旁邊石桌上的糕點,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該死,他餓了。

但還是強忍住克制自己不去看,轉頭傲嬌回應。

「我叫龍霄。」

見他一直看著桌上的糕點咽口水,白君禾不禁啞然失笑,到底還是個孩子,便將桌上的糕點往邊上放了放,對他說道。

「來吃吧。」

「哼。」龍霄轉臉冷哼一聲,不願理會白君禾。

白君禾見狀,拿起一塊糕點細細品嘗起來,一邊品嘗,還一邊大聲讚歎。

「天呢,這也太好吃了吧,這是什麼人間美味啊。」

終於,龍霄還是忍不住誘惑,上前抓了一塊糕點吃起來。

見他的戒備心放下不少,白君禾這才輕輕的拍了拍手上糕點的碎屑,柔聲問道。

「你還是個孩子,樞力院的人怎麼會抓你啊。還有,為什麼你咬了我一口,我就昏迷了一天一夜?」

龍霄拿糕點的小胖手頓了一下,轉瞬又恢復了正常,回答道。

「我不知道。」

說罷,繼續吃著手中的糕點,彷彿是好久沒有吃過東西一樣。而他一抬手,手腕上的鞭痕就露出來,看起來挺慘的。

白君禾忍不住揉了揉龍霄的頭頂,這個小孩子長的這麼可愛,居然還被打的這麼慘,這個世界都不看重顏值的嘛?這小孩,放在她那個世界,妥妥的小童星啊。

樞力院到底為什麼抓他只能日後去調查了,至於她被咬了一口就暈倒的事情,想來是巧合吧,可能是她上次風寒,身體還沒完全好起來。

龍霄吃完糕點后,對她親近了不少,乖乖的站在她身邊,任由她打量。

「本來是想買個武林高手保護我的,這下好了,買了你這個小鬼頭,我還得保護你,唉,不划算啊。」

白君禾看著龍宵搖搖頭,嘴上雖然說著不划算,但臉上卻絲毫沒有一點嫌棄的神色,因為龍宵長的實在是太可愛了,尤其是一雙藍色的眼睛,靈動又神秘。

白君禾正看著,龍宵突然白了她一眼,轉身直接飛起來了。

飛起來了!

白君禾人傻了,沒想到這麼小的孩子居然有這樣的輕功。只見他飛上旁邊的棗樹的最高處,摘了一顆棗子,然後華麗的轉圈,落地,將棗子遞給她。

白君禾這才明白過來,龍宵之所以被樞力院抓住販賣,果然不簡單啊。只是他都有這麼好的身手了卻還沒被抓,可見樞力院的人武功更高。

這個世界,還真是卧虎藏龍,危險的很。玉姝叫遠遠候在一旁的士兵們上前,將大巫師從地上拽起來。

大巫師知道她是想將自己抓出婺城,以破了那不老不死的福運。

但他卻沒有一丁點害怕,反而哈哈笑着說道:「是玉卿給你們說,我離開巫族,就會快速變老死去吧?她說的是沒錯,可你們忘了,我如今年紀本就不……

《鳳臨朝》第1074章燒了這棵邪樹! 凌天陽愣在原地,傻眼了。

他萬萬都是沒有想到,神侯帝尊見不到葉天傾,竟然如此疼快的就離開了。

這當真是出乎意料啊。

原本!

他還以為!

神侯帝尊肯定會說一些什麼。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