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氣是霸氣……」小溫子頓了段,「可是…她是個女孩……」

嗯?唐劍一愣,連忙抱起孩子看了一眼,在確認確實沒有標誌性的東西后,這才有點的笑了起來,不過這笑容落在小溫子眼裡,那是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本以為多了個兒子,現在才發現是多了個妹妹……唐劍臉上的笑容愈發的濃厚。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起個女生點的名字吧,小溫子,鑒於你提醒了本官,本官給你個施展才華的機會,有沒有想到什麼好名字呀?」

小溫子想都沒想,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唐狗蛋!唐二毛!唐狗剩!」

嗯?唐劍微微一愣,小溫子這是又開始放飛自我了?

「本官給你一次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

「不是,你聽本聖說,這孩子呀,名字不能起的太大,不然孩子壓不住的話,對孩子不好,你別看本聖剛才說的名字比較俗氣,但是你放心,這樣的絕對好養,不用讓你操心,本聖個人覺得,狗剩這個名字就不錯。」

嗯…似乎是有那麼幾分道理…但是,憑這個就像說服本官?

「算了,就知道你靠不住,你要是喜歡的話,以後就叫你狗剩了。」 九盡春回,十里錦繡 唐劍抱著孩子輕輕的搖著,嘴裡不斷的念叨著,「孩子叫什麼名字好呢…唐…唐…」

唐劍微微蹙眉,突然間靈光一閃:「這孩子,就叫唐果!」

唐果,多棒的名字,唐劍覺得自己就是個天才,抱著孩子開心的笑了起來。

「以後你就叫唐果了,是不是很開心呀?從此以後,你就要跟著本官咯。」

第一女巫 唐果彷彿也能聽到唐劍說的話似的,也跟著一起笑了起來,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非常嘈雜的聲音。

「侯展鵬!侯展鵬?」

叫了兩聲發現沒有人回應,唐劍小心翼翼的抱著孩子走了出去,只見許多百姓圍在府邸的門口,嚷嚷聲震天,柴才亦二人正在竭力的阻擋他們。

「都給你們說了,大人身體不適,你們請回吧,過兩天,過兩天大人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回答的!」侯展鵬大聲的喊著,一臉的焦急,但是那些百姓根本不為所動,嚷嚷著要見唐劍。

「我們不管,我們現在就要見到唐大人!」

「就是,當時口口聲聲說要讓我們活下去,這才過去了幾天,口糧就壓縮了一半,本來就不夠,這下子要我們怎麼活?」

「我已經告訴你們了,糧草被劫了,我們也沒有辦法!」侯展鵬漲紅了臉。

「我們不管,這是你們的事情,我們只要吃飯,快點讓唐劍出來!」

「就是,你們退到一邊去,我們要見他,說不定就是他心中有愧,才不敢見我們!」

就在侯展鵬感覺到撐不下去的時候,一個猶如救世主般的聲音在他身後響了起來。

「是誰要見本官?」 在聽到唐劍的聲音后,吵鬧的百姓也是逐漸安靜了下來,對於唐劍,他們還是有一定的敬畏的。

唐劍抱著孩子,有些踉蹌的走了出來,侯展鵬見狀,連忙將孩子接了過去。

「本官剛才在後面也聽到了一些,你們來這兒就是為了口糧的事情,難道這兩位大人和你們的管事沒有告訴你們糧草被劫的事情么?」

他冷冷的掃了一眼這些百姓,不經意間釋放出了一陣威壓。

強大的威壓將許多身體虛弱的百姓壓的喘不過氣來,但是又不敢有什麼動作,只得默默的忍受著。

一個衣衫襤褸的年輕男子,這才硬著頭皮說道:「大人,這事情我們都知道,只是…只是這口糧本來就不夠我們一家子人吃,現在突然少了一半,大人,這和要我們的命有什麼區別?」

經這男子這麼一說,許多百姓頓時也附和了起來。

唐劍微微皺了皺眉,他知道壓縮口糧會引起不滿,但是沒想到這些人來的這麼快,基本沒有給他什麼準備的時間。

「咱們的口糧供應是按人數來,你家裡要是人多,那就多出來點人幹活,你一兩個人的口糧肯定養活不了四五口人,本官之前說的很清楚,不勞動者不得食!」

「大人,我家裡就我一個男丁,我母親早年的時候一條腿沒了,根本幹不了活,還有一個四五歲的孩子,他也幫不上什麼忙呀!」年輕男子接著說道,甚至都帶上了哭腔。

「這個本官也沒有辦法,你以為本官想要看到這樣的結果么?本官也不想,但是沒有辦法,不過本官可以向大家保證,只要被劫的糧食找回來了,口糧就可以正常供應。」

唐劍搖搖頭,嘆了口氣說道。

「說是被人劫走了,我們怎麼知道不是被你們這些狗官裝到自己口袋裡去了呢?我們可能是等不到你找回來的那一天了!」一個光頭大漢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跳起來喊道。

光頭大漢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道磅礴的靈力震飛了出去,灰頭土面的倒在地上,一臉不屑的看著唐劍:「怎麼?是讓大爺說准了么?你們這些狗官就是一天天的不幹人事,這些年我們江南這一塊有多少糧食,我們心裡可清楚的很,怎麼可能這一下子就沒了?!」

聽大漢這麼一說,頓時有許多百姓竊竊私語了起來,亦有一些在對上柴才亦的眼神后閉上了嘴。

「你並沒有說中什麼,這也不值得比炫耀。」唐劍一步步的朝大漢走去,「本官只是覺得,你這樣詆毀朝廷命官,這可是不對的,他們不管怎麼說,為了你們這群人的生計到處奔波,忙前忙后,要是讓他們知道你們是在這樣評價他們,你讓他們心裡怎麼想?」

「別的不多說,就懷開縣的縣令潘縣令,你們知道他來見本官的時候身上有多臟么?這不都是為了你們?你們老說自己活不下去,難道他們就活得舒坦?是,他們的確不愁吃飯,但是他們也不敢多吃,要是連這些人的吃飯都成問題,那這天下還有誰願意來為你們服務?你們心裡想的有錢的官員那都是大官,你們見不到的,你們能見到的他們沒有商人有錢,他們手中也沒有多大的權,甚至生活還沒有你們自由,因為他們時刻都被人盯著,一有點事情就可能成為他人生的污點!」

唐劍冷冷的盯著大漢,臉上沒有任何錶情:「要是連這些人都吃不起飯,那這個國家就完了!你們也知道,一般沒有軍糧的事情是不歸告訴士兵的,因為怕軍心會亂,但是本官為什麼告訴你們?就是想讓你們理解,這樣大家才可以一起度過難關,你們為難你們的父母官,他們也不好受,因為他們也變不出糧食來,明白么?」

說著,他俯下身,狠狠的在大漢的臉上拍了拍:「本官還小的時候,母親就告訴本官,要體諒別人,要懂得感恩,要知恩圖報,但是本官現在才發現,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娘親的,你說,對么?」

大漢被唐劍搞得一愣一愣的,怔怔的看著唐劍說不出話來。

唐劍見狀,拍了拍手轉身向回走去:「聽明白本官說了什麼的,現在可以走了,沒有聽明白的,留下來,本官好好的……」

嗯?他猛然覺得身後一陣殺意襲來,求生的本能讓他躲開了身後的利刃,反手就是一把雷電塞了過去。

只見光頭大漢手中的刀還來不及收回,就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頓時不省人事。

這一幕把眾人都下了一跳,周圍的百姓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侯展鵬卻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大人,屬下有罪,讓大人您受驚了!」

唐劍擺了擺手,往大漢的臉上吐了口口水,冷冷的掃了周圍眾人一眼,冰冷的目光把許多人嚇得直哆嗦。

「這就是不知好歹的下場,本官相信你們這些人裡面,肯定還有想這麼做的,不過本官提前勸你們趁早收起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然後回去告訴你們的主子,讓他走夜路小心點,不然對大家都不好。」

唐劍說罷,從一旁的士兵手中接過了孩子,頭也不回的回府了,那些百姓也很是識相的作鳥獸散了。

「大人,那個光頭已經被吾給帶回來了,現在就等他醒過來了,只不過要怎麼處置這個人呢?」

柴才亦隨後跟了進來問道。

唐劍頗為滿意的看了他一眼,在自己沒有說的情況下,知道該怎麼做,已經很不錯了:「醒過來就審問他,記住,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問出他的幕後主使,記住,在沒有撬開他的嘴之前,千萬不能讓他死了。」

「屬下明白!」柴才亦拱了拱手便退下了。

「小溫子,這次的事情你怎麼看?」唐劍向小溫子問道,小溫子雖然許多時候不靠譜,但是智商許多時候還是在線的。

「你問這個本聖不知道,不過本聖卻想問你一個問題?」

「嗯?什麼問題?」

「下一胎什麼時候生?」

「下一胎?」唐劍一愣。

「剛才那個誰不是說你受精了么?所以……」 現在已經差不多入冬了,再過不了多久就該過年了,只不過今年的這個年,似乎不太好過。

唐劍靠在窗邊,看著院落里已經脫了發的樹,不知不覺間又陷入了沉思。

當初剛來到這裡的時候,那過年的氛圍著實讓當時年幼的自己驚訝了一把,和前世一樣,這春節是漢人們最為盛大的節日,人們在這段時間裡辭舊迎新,同時還有各種各樣的活動。

只不過自從戰爭開始以後,這節日的繁華程度就下降了許多,但是卻擋不住人們那顆熾熱的心。

今年,是他第一次在皓月城以外的地方過年,也是他第一次以一個官員的身份過年,只不過看現在這個光景,這個年,恐怕不太好過。

「大人,門外有人說有什麼請帖要給您,要親手交到您的手裡。」

這時,侯展鵬敲了敲門走了進來。

「請帖?」唐劍問問一愣,「讓他進來。」

自己初來乍到,在這裡也沒有什麼交好的人,這時候能給自己送請帖的,估計也就只有吳王了,不過吳王最近在忙糧草的事情,應該沒有什麼閑心來給自己發請帖,舉辦宴會什麼的吧?

正在思索之間,一個一身青衣的侍女就被帶了進來。

「小女子見過唐大人。」

這侍女也顯得很有教養,想來應該是大戶人家的,在看到這侍女的時候,唐劍也就基本排除了請帖是吳王送來的可能性,因為在吳王府里,別說這麼嬌俏的侍女了,女的都沒有幾個。

在看到這侍女的時候,唐劍愣了一下,長時間為公事奔波久了,現在隨便來個小姐姐他都覺得很賞心悅目,更別提這還挺嬌俏的了。

「方才聽本官的人說,你是來送請帖的,什麼請帖呀?」

侍女從懷中摸出了一張金色的請帖,遞到了唐劍說道。

「回大人的話,這是江寧詩會的請柬,我家小姐是江寧太守的女兒,聽聞大人年少有為,所以我家小姐希望大人能去參加這次的詩會。」

「江寧詩會是什麼?本官初來乍到,對此並不知曉,還煩請小姐告知一二。」

江寧太守的女兒?這江寧雖然是吳王的封地,但是這太守還是有的,只不過平常只管一些無足輕重的小事,許多重大的事情還是吳王來決策的,不過也不能小看了這太守,他可是吳王面前的紅人。

侍女悄然一笑:「大人,這江寧詩會是我們江寧每年都會舉行的詩會,是讓城中大戶人家的子弟和年輕有為的官員參加的詩會,大家一起吟詩作對,而且,能參加這詩會的,可都是未成家的人。」

嗯?這麼說來這是一個大型相親現場了?唐劍眼前一亮,那到時候豈不是會有許多小姐姐?但是騰地想到之前的事情,他的眼神有黯淡了下來,外面的百姓叫苦連天,但是卻有如此閒情逸緻,這還真是一個人間,兩個世界。

「大人,詩會中還有許多有趣的活動,如果可以在詩會拔得頭籌的話,可還是會有驚喜的哦。」

侍女狡黠的笑了笑,賣了個關子,竟讓唐劍覺得莫名的可愛。

「好,那詩會是在什麼時候?本官到時候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本官就去。」唐劍笑了笑。

「就在十天之後。」侍女見唐劍答應,顯得很是開心,「如果大人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小女子就先走了。」

唐劍擺了擺手,在侍女就要出門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開口問道:「誒,你還沒有告訴本官名字呢!」

侍女回頭一笑:「我家小姐叫蘇涵,如古涵今的涵。」

「不是,本官問的是你的名字!」

侍女一愣,頓時紅了臉:「小女子…名叫小蝶。」

說罷,小蝶逃也似的離開了唐劍的府邸,讓他不由得一陣苦笑。

「大人,您是不是看上這小女孩了?您要是要的話,屬下這就去給您帶過來,保證讓她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您的房間里。」

侯展鵬笑著湊了過來說道,露出了一個我懂你的表情。

「就算她尋短見,吾依然可以讓她為您把美展現,絕不會如其他尋短見的那般不堪。」

唐劍還沒來得及訓斥侯展鵬,柴才亦也湊了過來,兩人相視一笑,露出了一個男人都懂的笑容。

寵婚練愛法則:早安,老公大人 「不是,你們倆一天天腦子裡想什麼呢?本官說本官有那樣的想法了么?」唐劍黑著臉問道。

「大人,我們知道你不好意思,但是,其實你不用不好意思,大家都是男人嘛,雖然我還年輕,但是,我理解你。」侯展鵬一臉笑意的說道。

「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的想法,所以不要在我們面前裝傻,雖然我們是你的屬下,但是這個事情完全可以幫你想想辦法,如果你……」

「你們兩個給我幹活去,就現在,不然的話,今天就沒飯吃。」唐劍咬牙切齒的說道,「記得順便給本官把李明智叫過來。」

「是要換換口味么?」

「滾!」

在那兩個不知好歹的傢伙下去之後,唐劍這才舒了一口氣,在小蝶剛才笑的時候,他確實心動了一下,但確實也就是一下下,不過沒辦法,誰讓他就是喜歡比較可愛的女孩子呢。

「小溫子,你看看,本官就搞不明白了,本官手下怎麼會有這麼兩個貨,真的是……」

無奈之餘,唐劍又只能向小溫子吐槽。

「本聖覺得這情況不錯呀,與民同樂嘛。」小溫子頓了段,隨即又問道,「不過本聖問你個問題哦。」

「什麼問題,你問。」

「你不是一向比較喜歡那種怎麼說,身材比較好,然後……本聖也形容不上來,但是並不是這個姑娘這種呀,難不成你換口味了?」

「哪種?」唐劍皺了皺眉,「本官喜歡哪種你怎麼會知道?本官就是喜歡可愛點的。」

「真不是,你要知道,本聖可是可以查取你的記憶的,在你這兩天不願意理會本聖的時候,本聖可是好好的琢磨了一番。」

「那你倒是給本官說說,有哪些女生是你剛說的那種?」

「挺多的,什麼高橋聖子,倉多真央,還有什麼波多野結衣……」 偌大的廳堂里,江寧城裡的大戶人家的話事人基本上都聚在了這裡,從達官貴人到富甲一方的商人,這裡應有盡有。

柴才亦和李明智站在唐劍的後面,靜靜的等待著。

其實李明智的內心並不想來,他覺得他站在這些達官貴人面前會有很大的壓力,但是奈何,唐劍就是看中了他的口才,愣是把他給拉了過來,給他灌輸了半天的愛國思想,什麼要發揮特長之類的,不過說實話,要不是唐劍許諾的一大堆好處和把他變成冰雕的威脅,他還是不會來的。

「唐大人,您今天把我們都叫到這裡來到底是所謂何事呀?」

見唐劍遲遲不開口,一個臉上能滲出油的胖子有些不耐煩的開口問道。

「放心,本官也沒有什麼事情,這不是本官初來乍到之前因為一些瑣事,都沒能和各位見上一面,畢竟咱們還要想出好一段時間,既然人都來齊了,那也就開始吧。」唐劍拍了拍手,「上菜。」

聽到唐劍這話,場上許多人的心都放了下來。

只見頓時有許多侍女一人端了一個被罩著的盤子放在了他們眼前的桌子上。

眾人見到此狀,皆是一頭霧水。

「唐大人,這盤子里裝的是什麼?為何還要用一個罩子罩著?」江寧城的太守蘇朋義開口問道,他知道今天這飯局絕對不簡單,但是他實在不知道唐劍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這個是特色菜,在其他時間可是吃不到的,只要在這個特定的時間段才能吃到,諸位今天可是有了口福了。」

唐劍眯著眼睛說道,打量著在場的眾人。

「特色菜?有熊掌和猴腦珍貴么?」聽到特色菜這三個字,先前那個胖子雙眼放光的說道,甚至還湊上去嗅了嗅,只不過一旁蘇朋義的眼中閃過了一道不易察覺的嫌棄。

「這可比您口中說的那些菜珍貴的多,它們只不過比較稀少比較貴一點罷了,但是這個菜,它放在平常,那可是花錢也買不到的。」唐劍微微笑了笑,心中卻是一陣冷笑。

在這種情況下,這人竟然還能說出這種話,結合這肥頭大耳的樣子,唐劍斷定他應該是一個家裡挺有錢的富商,畢竟,縱使一個官員再無能,他最基本的說話還是很注意的,能這樣說的,不可能是官員。

「行了,本官也就不賣關子了,這到底是什麼菜,大家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得到了許可,那胖子率先揭開了罩子,當看到他碟子里的東西是頓時愣住了,其他的人在揭開了罩子之後,也都是一臉的凝重。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