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沒錯!」

「這需要三次審核,這是您在帝都就定下的規矩。」

「穆樂將軍,身份不一般,需要慎重啊。」

神機營近千殘兵,對穆樂十分愛戴,此刻跪地磕頭。

拖著傷體,聲淚俱下的齊齊開口:「陛下,還請收回成命。」

秦雲面露一絲掙扎,他也不想殺穆樂,但穆樂這一個跟頭栽的太深,間接導致幾千軍士的死亡。

「混賬東西,你看看,你好意思嗎?」

他發出大罵,恨鐵不成鋼。

遠處的穆樂羞愧至極,低頭不語。

「哼!」

「死罪回朝再定,但活罪難逃!」

「一百軍棍,往死里打!」

「誰也不準徇私舞弊!」

秦雲冷冰冰的下令,而後轉身氣憤離開。

眾人鬆了一口大氣,但眉間仍舊憂色。

一百軍棍,正常人都得被打死啊。

「豐大人,這怎麼辦?」常鴻驚疑不定的問道。

豐老長嘆一口氣。

「還能怎麼辦?穆將軍犯錯,就應該有懲罰。」

「打吧。」

「但讓手底下的人稍微放點水,真打死了,陛下肯定要找你麻煩,懲戒為主!」

意味深長說完,他佝僂著背,迅速跟上秦雲離開。

還有盤城的一眾高級將領也紛紛跟上,還有許多事沒處理。

常鴻留在原地,欲哭無淚。

這差事怎麼落給自己了。

打輕了,陛下要罰。

打重了,難保不得罪人,別的不說,主管英雄閣的李慕娘娘和穆慈夫人,就可能不高興。

中軍大帳。

秦雲氣呼呼的回到這裡,情緒依舊難以平靜,臉黑如碳。

下方眾人,無不是謹言慎行,不敢去觸霉頭。

良久。

秦雲才主動開口,聲音僵硬。

「寇天雄,今夜行動到底怎麼回事,穆樂如此愚蠢的決策,按道理來說,應該會是全軍覆沒的。」

寇天雄解釋:「陛下,微臣前去救援,跟西涼的弓箭手開戰。」

「一開始,他們很頑強抵抗,後來,就莫名其妙被打跑了,原本微臣都準備再呼叫支援了。」

說著說著,他自己都露出了點狐疑之色。

如果王敏鐵了心要攔路,神機營多半撐不到接應。

有人是穆樂故交,此時開口。

「陛下,穆樂將軍勇猛,所部更是精銳,面對圍困,能撐到現在不容易。」

「或許是他給突厥和西涼施加的壓力太大了吧。」

秦雲冷笑,毫不客氣呵斥。

「放屁!!」

那人縮了縮脖子,冷汗直流。

滿帳將領,無不一顫。

「哼,那是穆樂勇猛導致的嗎?」

「那是王敏故意放人的!」

有幕僚詫異:「陛下,難道不是您的威脅起作用了?」

「王敏,怎麼可能故意放人?」

秦雲唰的一下站起來,體寬有力,很有氣場。

「怎麼就不可能了?」

「這王敏想讓朕跟突厥矛盾升級,但又不能太急,一旦分出勝負,她西涼都將沒有發育時間。」

「所以,她半路放水。」

「你們該不會真以為,王敏會懼怕朕的威脅信吧?」 (這一章請務必不要跳過,稍微看仔細一點點。)

林藝卯坐在電腦前,左思右想,怎麼都沒有想到sunny是為什麼沒有被自己的閃光彈閃中。

「難到……開了?」

…………

「你想知道你為什麼沒有閃中剛才那位矮個子怒那嗎?」

一個略顯稚嫩且膽怯的男聲從身後傳來。

林藝卯一愣,回頭看了過去。

一個穿著儉樸,又瘦又小,戴著眼鏡的西瓜頭男生站在他身後。

林藝卯愣了愣,他的確很想知道為什麼,而且小屁孩剛才對sunny的形容讓他默默給這個小男孩點了個贊。

他饒有興緻的問道:「你不覺得剛才那個矮個子姐姐很眼熟嗎?」

小男孩不假思索的搖了搖頭:「沒有印象。」

「你不覺得她很漂亮?」

小男孩歪了歪頭道:「長得漂亮跟打遊戲有關係?」

林藝卯頓時肅然起敬,朝他豎起大拇指。

「有前途!」

雖然這小男孩比他還直男,而且好像對遊戲很有興趣的樣子,但是他稚嫩的模樣真心沒有什麼說服力。

「小孩兒,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小心你父母揍你!」林藝卯恐嚇道。

「我爸媽在濟州島工作。」小男孩搖了搖頭道。

「那你家裡沒人了?」

「我奶奶在家,她不怎麼管我。」

「家裡有人就行,快回去吧,別讓你奶奶擔心。」林藝卯點了點頭道,父母在外工作的家庭,對小孩的約束力的確不夠。

誰知道小男孩繼續搖頭道:「你想打贏剛才那個怒那嗎?借我五百塊錢,我可以教你玩遊戲!」

這一瞬間,林藝卯覺得這個小男孩會不會是個騙子!

但他厚厚的鏡片下面那雙明亮的眼睛里,閃爍的是無比的自信。

「你很擅長打CS?」林藝卯還是決定給他一個機會。

「不。」小男孩否認道。

「我任何遊戲都很擅長!」

林藝卯:???

(比我都膨脹!)

「行,我給你一個機會。」林藝卯轉身,熟練的在電腦里找到一款自帶的遊戲——掃雷。

他讓開身子。

「我也不為難你,中級掃雷,你要能在一分鐘之內……」

還沒等他說完,小男孩眼睛閃著精光走了過來,握住滑鼠。

只見他刷刷刷一通亂點,滑鼠在滑鼠墊上劃出一道殘影。

「好了。」

「好了?這還沒有30秒吧?」林藝卯湊過去一看,15秒零失誤掃出40個雷……

林藝卯張著嘴巴,然後拿出手機拍了個照,順便發到自己的ins上。

《可惜,沒有破紀錄》

當著小男孩的面做完這一通操作后,林藝卯輕咳一聲:「姑且相信你了。」

說完,掏出錢包直接抽出面值一萬的韓元:「來吧,小師傅,要是你把我教會了剩下的你也就不用找了。」

不是林藝卯不想多給,這麼小的孩子給多了只能是害了他。

誰知小男孩居然搖了搖頭,指著林藝卯的錢包道:「我只要五百。」

林藝卯看著表情認真的小男孩:「有意思,行,就給你五百。」

說著,林藝卯又拿出一張五百的韓元遞給小男孩。

「是借的!」小男孩強調之後,跑去了網吧櫃檯。

林藝卯眼中精光一閃,等著吧李順圭,等我神功大成,我一定會讓今日之屈辱,加倍奉還!

小男孩很快開好了機子趕了回來。

林藝卯開始有些欣賞這個小男孩,雖然好像有網癮很重,但是身上有一種難能可貴的品質。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