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那天,你來到了這所大學,跟你預料地不一樣,這裡的圖書館嶄新漂亮,同學的面孔也都輕鬆愉快,還有一名長相清秀的女孩跟你熱情地打招呼,對你說歡迎入學……」

「這裡或許沒有浙大好,但也沒有想象中的糟糕,你自由自在地學習,遵循自己的心意,跟那個清秀的女孩談了一場戀愛,你發覺自己深深喜歡這樣的日子和她……」

「你拉著她的手,在田徑場邊散步,一個球滾到你的腳下,你笑著把球拋回給場上的同學,回想起當初的高考,然後轉頭跟她說,很慶幸遇見你。」

「她問:要是生活拐了個彎,我們會怎麼樣?你笑了笑沒有說話,卻握緊她的手,現在就挺好的。」

「畢業之後,你們結了婚,生活甜蜜,你的事業也走上了正軌,一切都是往好的方向發展。」

「請你堅信,這就是你的未來。」

從跟陳遠交談開始,元嘉就在他潛意識裡傳遞著一個消息:我跟你一樣也是考試綜合症,我克服了它,而且我的未來很自信從容。

在兩人共情的狀態下,陳遠自然而然地也跟著信心大增,覺得元嘉可以,那麼我也可以。

嬌妻狠大牌:別鬧,執行長! 聽著元嘉的話,他很自然地就想象著屬於他自己的未來畫面,甚至還腦補出了更多的細節。

元嘉沒有打擾他,讓他靜靜地想著,這也是一种放松。

考試綜合症產生的很大一部分因素,便是患者總是不自覺地去想考砸之後的後果,而且都是負面的,無形中就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那朵瓊花有妖氣 好一會兒,陳遠才睜開眼睛,真的感覺自己像是經歷了一場『考砸之後不一樣的人生』那樣。

「現在感覺怎麼樣?」

「唔……還行……」

陳遠不知想到了哪位姑娘,目光有些遊離。

「那如果基於這種未來,現在再讓你重新參加一次高考,你覺得怎麼樣?」

「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

陳遠說著,他有些驚訝自己居然會說出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來。

「你有想過自己想要什麼樣的未來嗎?」

「不知道……」

「不知道就用排除法,是像現在這樣,每天被學習佔用了所有的時間,高中時為了考上更好的大學,大學時為了拿到更好的工作么?」

「不是。」

「想談一場戀愛嗎?」

「想……」

「想好好地打一場球嗎?」

「想……」

「那這些跟你考得好考得差有什麼關係呢,高考只是一次檢測,一時的得失也說明不了什麼,或許另一個不一樣的未來,會讓你過得更開心呢?」

元嘉起身拉開窗帘,陽光照進來,辦公室明亮溫暖,他的臉上也沐浴上一層光澤。

「緊張的時候你就問一下自己,這場考試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陳遠恍然大悟,細細地幻想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一直以來他追求的都是父母所讓他追求的東西,根本沒有真正思考過自己的內心。

自己一直糾結的煩惱,其實真沒什麼大不了的。

「老師,我懂了。」

.

. 「平時多出去散散心,生活是多樣化的,你的球鞋很帥,不打球真的可惜了。」

聽著元嘉的話,陳遠連連點頭,他佩服的人不多,除了幾個籃球巨星之外,現在又多了一個偶像,這個偶像不打球,給人做心理輔導。

在陳遠看來,元嘉真的非常了不起,同他一樣是考試綜合症患者,卻憑藉自己走了出來,元嘉只需要站在他面前,陳遠便能夠感覺到濃濃的信心。

跟之前見過的心理諮詢師都不同,元嘉是真正能理解他,與他共情的人,他對元嘉的話幾乎是無條件的信任。

陳父那邊也明白該怎麼做了,確實把孩子逼迫得太緊,反而得不償失,回去之後他決定好好學習『如何當好一個父母之二十條要注意的事』這份手冊。

整個諮詢過程,包括諮詢完之後,元嘉給陳遠再次做了一下放鬆型的催眠治療,大概花了三個多小時,收費七百塊,不貴一點的話,很多客人不把這事放心上的。

當然了,看到陳遠諮詢完,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好轉不少后,陳父還是不心疼這筆錢的,畢竟這年頭找個補課老師一堂課都得兩百了。

【諮詢積分+150,來自陳遠的感謝+100,來自陳父的感謝+50】

報酬和積分入賬,元嘉很開心,現在想想,自己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提升呢,比如今天用的催眠療法,針對這類問題的效果很不錯,系統有專門課程訓練的,改天得加強一下才行。

下午沒有預約,明天是周日,元嘉給自己放一天假,那麼現在就可以下班了。

元嘉收拾收拾東西,關了門回家吃午飯,路上拿出手機來,給許南梔發了一條消息。

元嘉:「今天上午怎麼樣?」

她很快就回了消息。

梔子:「挺順利的!我畫了雲和遠處的山,然後我現在正準備吃午飯。」

梔子:「【圖片】」

她拍了一張照片過來,畫面方方正正地是她的畫板,周圍環境一點都沒拍進去,下意識地保護著自己的真實所在。

許南梔畫的是水彩,畫功還是非常不錯的,顏色用得比較保守,雲和山只用了淺綠、灰白兩種顏色。

元嘉才打算將這副畫禮貌保存下來呢,下一秒她就把圖片消息撤回了去。

梔子:「畫得不好,所以我就撤回了……」

元嘉:「畫的很好啊!我正打算保存下來的呢。」

前妻的祕密 梔子:「真的嗎,我沒學過畫畫,都是這幾年自己琢磨的。」

元嘉:「快發給我保存吧。」

梔子:「不給~」

然後元嘉就不回她消息了,過了一會兒,梔子就乖乖地把圖片重新發了過來。

元嘉:「作為補償,就給你看看我的世界吧。」

梔子:「嗯嗯!」

許南梔很好奇,她想看看元嘉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

元嘉:「【圖片】」

許南梔便趕緊點開來看,這張照片是在人行道的位置拍的,可以看到馬路邊的綠化開著橘黃色的花朵,川流不息的車輛,街道兩旁商店林立,一個個精心布置的櫥窗,還有穿著各樣的衣服、有著各樣的面孔的行人。

跟網路上看到的圖片不一樣,許南梔感受到了更多的真實,她的腦海中不由地就出現了這麼一副畫面,好像能看到元嘉在照片中行走的樣子。

看他所看見的,聽他所聽到的。

這張普普通通的照片,給許南梔帶來的視覺衝擊力比任何名畫都要大,她已經好久好久沒親眼看過街道了。

梔子:「元嘉,我好羨慕你能看到這麼多的人。」

元嘉:「你知道什麼樣的事才是值得羨慕的嗎?」

梔子:「見很多的人么?」

元嘉:「不對,見千萬人並不值得羨慕,值得羨慕的是在千萬年的時間中、從千萬人里遇見你想要遇見的人,不早也不晚,這才是值得羨慕的事。」

看了他的話,許南梔覺得之前的惋惜好像都不重要了,雖然她沒有見過千萬人,卻恰恰好遇見了最想見的人。

突然就覺得自己幸福起來。

想了想,許南梔鼓起勇氣道:「元嘉,我們能見面嗎?我的意思是,有沒有那麼一天,我能站在你面前……」

元嘉:「等你做好準備的時候。」

梔子:「唔,那我努力努力!」

閑聊著,元嘉已經回到了小區,正巧看見了花壇里的梔子樹,就拍了張照片給許南梔看。

元嘉:「【圖片】」

元嘉:「猜猜這是啥。」

梔子:「一顆小樹。」

元嘉無語,又拍了大榕樹問她:「那這是啥?」

梔子:「一顆大樹……」

元嘉:「【敲頭】【敲頭】【敲頭】」

梔子:「【委屈】」

元嘉:「這是梔子樹,看到那一個個小花苞了嗎,它從冬季開始孕育,一直到夏季的時候盛開。」

元嘉:「若是在夏天來臨之前,你做好準備見我了,那麼我就從這裡摘一朵梔子花送給你。」

許南梔看著照片中這顆不起眼的小樹,元嘉的話讓她心臟砰砰直跳,也說不出是不安還是期待。

只是在這一瞬間,她感受到了元嘉心意,讓她有些惶恐,內心像是有兩個梔子在打架。

白梔子說,見他見他,你不是做夢都想見他嗎。

黑梔子則縮在角落裡說,不要見面、見面你會死的。

許南梔手足無措起來,只感覺空氣都變稀薄了呢,像是小猴子急得抓耳撓腮……

梔子:「元嘉……這種約定對我來說太盛大了……我害怕自己沒準備好……」

元嘉:「傻瓜。」

元嘉:「你是不是在想『元嘉夏天的時候將送我一朵梔子花,所以我要做好準備』?」

梔子:「嗯……」

元嘉:「你試試這樣想『如果我做好準備了,那麼元嘉將送我一朵在夏天盛開的梔子花』」

同樣的一句話,字序調轉之後,意思就完全不一樣了,壓力變成了動力。

許南梔冷靜了下來,空氣也可以呼吸了,白梔子打敗了黑梔子……

是啊……

我為什麼要害怕呢……

我應該努力做好準備,那樣的話,元嘉就會送我一朵梔子花,這不是我想要的么……

梔子:「【拉勾】」

元嘉:「【拉勾】」

訂下了約定之後,許南梔就打開了柜子,從最裡面拿出來一個筆記本,打開最中間的那一頁,裡面還夾著那時他送的那朵梔子花。

顏色和光澤已不復當初,但那一頁還留著她當時寫下的話。

「Itwilltakealotofcouragetotellthetruth。」

勇氣啊勇氣……

許南梔,你要加油啊,昨晚才下定的決心呢!

怎麼能因為見一個想見的人退縮呢!

許南梔暗暗給自己加油,還要更努力一點才行。

「梔子,吃飯啦。」

白妍敲了敲門進來,看到許南梔抱著個筆記本在出神。

也不知道想著啥,目光溫柔,白皙的肌膚隱約能看到一層緋紅。

像是戀愛中的少女。

而且今天早上也很神奇,梔子平日里幾乎不出房間半步的,因為空曠的環境讓她不安,可早上居然見她在陽台畫畫。

「梔子,吃飯啦,還發獃呢。」

白妍走上前來,許南梔就趕緊把筆記本放回抽屜鎖好。

時光好像在她的心性上鎖住,依舊像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一樣。

「媽,吃完飯我想在院子里散散步。」

「你、你要出去?」

「就院子里……」

「好、好,媽陪你。」

白妍感覺像是做夢一樣。

要知道梔子除了社交恐懼症之外,還有廣場恐懼症和一定程度的抑鬱症,別人看似再簡單不過的事,在她身上都會變得艱難。

回想起三年前的那次嘗試,梔子暴露在空曠的院子中,臉色蒼白,額頭冒著虛汗,連走路都不穩……

看來梔子真的下定決心了。

.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