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師傅有沒給武青青標誌呢?」唐春問道。

「唉,也是這個。不過,不一樣一點。」歐盤天下說道。

「如果僥倖能遇上的話我一定幫助他們。」唐春說道。

「都幾千年過去了,還有沒後人都難說了。由著你吧。」歐盤天下嘆了口氣。想了想。

「來不及了,你趕緊,全力摧動。借諸天島小花果之勢把這顆『山寶』融煉進去。以前師傅就讓你體驗過了,那只是分出一點點。現在殘存在全部給你。這是我多年征戰控制山脈的山寶雷光膽。」歐盤天下說著吐出了一座綠色的小山來,那小山就巴掌大。全身發出一股子毀天滅地的山運來。

「不能師傅,你沒有了這個馬上就會死的。」唐春叫道,「我的修鍊速度已經夠快了,不需要這個。師傅留下。」

「不用說了,快點,剛才你出示了碟形殘片,她已經聞到味兒了。不過,暫時被我以山寶禁制在了別處。不過,禁制不住多久了,她正在撞擊著。快到了,快點,融合。」歐盤天下說著,一道綠光打在唐春身上,那山寶轟然就砸向了唐春。

而此刻,地動山搖。遠處傳來啪啪啪震天動地的撞擊聲來。一道道彩光滿天如狂魔一般的飛舞著。有些彩光已經溢到了距離歐盤天下僅有上百里之地了。

轟……

那山寶居然化成一道雷光直接就劈向了唐春,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山寶化成道道雷光劈擊著唐春。讓唐春感覺好像比渡元嬰劫還可怕。

「挺住,挺不過去的話你直接就會被雷光擊毀,連魂神都逃不掉。我也白廢心了。你現在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而後生。拿出你的全部力氣來,抵抗,反抗,收服,控制……」歐盤天下吼道,一道道指令發出來。一道道血光打在了山寶上,山寶不斷的發出水桶粗的雷光劈向了唐春。唐春也沒辦法了,逼上梁山。把龜殼披在了身上。這邊紅晶天王鼎拚命的吸收著山寶之氣。

不久,唐春全身都浸泡在了雷光之中。一片火海,一片火白之色,那灼熱能毀滅天地,連周遭空氣都給燒熔化了,扭曲著,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響聲來,聲音震得飛過來瘋狂進攻的幾億妹仔蝶們紛紛化成塵埃散盡。

轟隆一聲,二萬年的龜殼硬生生給山寶之雷擊得歪了歪飛旁邊去了。唐春把能用的都用上了。可是,歐盤天下的山寶就是一點殘存的雷光也不是現在的唐春所能抵抗的。

歐盤天下表情黯然,搖了搖頭。嘆道:「徒兒,我害了你了。你還是無法承受,我只是一個期待,可是我太疏忽,這下子要了你的命了。至少,你得到化神境才能抵抗住。可是我沒有時間了,徒兒,都怪我啊,怪我啊……」

歐盤天下在自責,整個龐大的山身在痛苦的扭曲著。連續不斷的鮮血打在了唐春身上想減輕壓力,不過,歐盤天下知道,這個,沒用。只不過拖延了一下唐春爆體化成塵埃的時間罷了。

歐盤天下憤怒了,朝天一吼道:「老天,你滅了我歐盤天下,難道還要滅了我最得意的徒兒嗎?」

那一吼驚天動地,萬米高空直接給歐盤天下這一吼吼出一個巨大的空波黑洞。一股強悍無匹的旋轉下去,成千上萬隻妹仔蝶給捲入了黑洞之中被撕碎化成塵埃散盡。(未完待續。。) 2更到!

「徒兒,為師陪你一起去,為師送你一程。」歐盤天下眼中都冒出血淚來了,身體不斷的發出可怕的青光神曦光芒來,這才是真正的神曦,這也是歐盤天下最後的神曦之光,幾百里之內的妹仔蝶一碰上這神曦,馬上化成塵埃不見了。

就在這時候,一道清脆的鶴鳴聲響起。一對瘦鶴出現在了高空之上。它倆互相看了看,最後,表情也是相當的凝重。最後,兩隻瘦鶴點了點頭,共同一張嘴,一滴拳頭大的鶴誕從空中降了下來,直接就滴進了唐春的身體之中。

這一切,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況的歐盤天下跟唐春都不清楚。不過,千里之外那正在撞擊著歐盤天下禁制的妹仔蝶卻是突然停止了撞擊,一臉震駭的望了望空中,嚇得那龐大的蟲身趕緊貼地,而且,全身像打擺子一般的抽動著,好像碰上了什麼極為可怕的事。

瘦鶴不見了,那滴綠液好像滅火器一般。唐春的身體重新恢復了生力,一股澎湃的生之力融合了全身。那山寶最終於化為一座細山鑽進了唐春的身體之中。

一切歸於平靜,唐春醒轉,發現歐盤天下已經不見了。那座大山全身龜裂開了,而山不再動了,成了焦碳樣子。

「師傅……」唐春發出了震天動地的悲鳴聲來。

轟隆隆……

彩光衝天而起,一隻高達百米。長達幾里的彩蛆出現在了空中。好像瘋狂的火車撞向了唐春。

「你嗎滴,去死吧!」地海神針漲大,唐春瘋狂的舉起大捧劈向了彩蛆。

轟……

叭……

彩光中出現一隻拳頭,一拳之下,地海神針嗚鳴了一聲,而唐春直接給撞到了百里之外。身體感覺快散架了。而彩光又到了眼前。

「師傅……」唐春再一次悲鳴,往地下一鑽,瞬間消失了。

彩光追到秘境邊沿后縮了回去。

而此刻,唐春居然砸進了惡山軍營。

「唐兄,唐兄……」不曉得多久。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睜開有些朦朧的雙眼,看到了田剛那一張焦急的臉。

「唉,總算是醒轉過來了。」蔡強嘆了口氣。

「怎麼回事?」唐春問道。

「你當時砸進了惡山軍營,幸好被田剛發現了。你已經昏睡了一個多月了。並且。我們不敢長途搬你回京。這事我們還瞞著老夫人呢。怕她擔心。」蔡強說道。


「嗯。我知道了。」唐春心裡莫大的憤怒著,盤腿坐地,檢查身子。發現傷勢基本上好了。而山寶藏於唐春太陽穴中吐納著紫色光芒。它好像唐春的另一個核心丹田一般照得太陽穴中一片紫氣東來影像。

而且,綜合功力居然又突破了。

修士境界:元嬰境後期。

武道境界:生境大圓滿。

玄功境界:化星境中階。

當然,唐春也知道。這一切都是師傅歐盤天下用生命換來的。回到小花果福地修鍊了整整一年,唐春再次出來了。已經把所有境界都穩定了下來。但是,唐春知道,他還不是那隻妹仔蝶皇的對手。

因為,山寶已經失去了對北都秘境的控制權,而且,也無法借到秘境的神曦之光了。反倒給那隻母蝶的後代隨時的啃食著,那神曦給他們奪走了。如果那隻母蝶沒有借到神曦,唐春還可以跟她一拚,現在還不成。至少得突破到大圓滿才能一拚了。

「呵呵呵,大師,咱們喝一場怎麼樣?」田剛提了瓶酒進軍帳。

「好。」唐春笑道,田剛把唐春推到了主位上。還笑著說是有蔡強這個皇帝在,蔡強的哥哥哪能坐側位。

唐春也就坐了上去。

彷彿又回到了當年,二人倒也喝得很滿意。

「事過境遷,想不到時隔幾年過去,田剛你現在已經取代了呼將軍的位置了。」唐春笑道。

「這能跟你相比嗎?你現在已經是皇帝之上了。」田剛說道。

「呵呵。」唐春淡淡笑了笑,突然一指點了過去,不久,田剛全身華彩大作,再不久,噼里啪啦幾聲爆響。

「兄弟這實力真不敢想象了,一指就能讓我突破到氣通境大圓滿。現在想想,這帝王將相兄弟你已經沒什麼興趣了。你肯定有更高遠的目標。希望兄弟你好運,走向更高的輝煌。」田剛一臉喜色,雙手舉杯敬賀。

「不管走到何種地步,你們始終是我唐春的好兄弟。如果遇上什麼事時傳消息給帝國學院。聽說天一聯盟傳遞消息的速度很快。他們有一套特別的法門。這次回來我會要求天一聯盟在虞都設一個分號。到時,估計一個月時間消息就會傳到帝國學院了。」唐春說道。

「這是我們的福份啊。」田剛嘆息道。

不過,剛唐春剛回到唐府,發現大批禁軍跟紫衣衛高手密密麻麻包圍了唐府。

一見到唐春過來,洛勇趕緊沖了上來,說道:「出大事了。」

「發生什麼事了?」唐春一愣,眉頭緊皺了起來。

「老夫人跟奶母等人被劫走了。」洛勇說道。

「什麼人乾的?」唐春差點要震怒了。

「婆羅山的人乾的,她們走前還留下得有一個月牙標誌在假山上。說是要人可以,叫你去一趟。」洛勇說道,唐春匆匆進了府中。

「三生呢?」唐春問道。

「他剛回來,因為關於突破的事他到外邊歷練了一下。」洛勇說道,歐三生一臉憤怒跑了過來。道,「對不起,我大意了。我沒盡到責任。」

「猿八跟敖林還沒從天壁庄回來不成?」唐春問道。

「我當時帶他們過去的,後來他們說是自己會幹。所以,我就回來了。想不到一回來居然發生了大事。」洛勇說道。

「咱們馬上去天壁庄。」唐春說道。因為,婆羅山既然敢留言,肯定不會對母親跟奶母下手的,他們無非是要自己去一趟。

而從假山上留下的月牙標誌可以感覺到。留下此標記的人功力不弱,至少元嬰境初階。所以,多帶些高手過去才是王道。婆羅山既然跟師尊有關係,高手絕對不弱。

一天後到達天壁庄。

天眼一掃,唐春居然愣神了一下。因為,他居然聞到了一股子玄氣味兒。發現天壁庄外邊聚集了許多高手,而且,好像跟天地會有些相似。如果有天地會插手,他們很可能也有高手。怕打草驚蛇,唐春決定先進去一探。

於是,幹掉了一個小頭目,爾後變成他的模樣混了進去。

天壁庄的弟子對天地會的人倒是相當的客氣,簡單的盤查過後就放行了。唐春成功進入了天壁莊裡面。發現氣通境強者相當的多。而且,玄武結合的天地會高手居然也不少。其中唐春就發現了一個死境,一個半生境的天地會頭目。

半生境者叫曹淺,一個黃頭髮的老者。

死境初階強者叫曹顯,白鬍子老者。

唐春悄悄隱於一個假山之中。

正在天壁庄大堂正跟天壁庄的人聊天的一個天壁庄高手突然一愣,雙眼看了看唐春隱身的假山。爾後搖了搖頭。唐老大的隱藏術哪是這傢伙所能發現的,儘管這位叫曹歲滿的什麼堂主有著生境初階實力。但唐春比他高得太多了。當然,唐老大穿進假山裡還是引起了一點天地能量波動,所以,曹歲滿感覺到了。

「曹堂主,難道有什麼意外狀況不成?」堂廳上天壁庄莊主東門豹摸了一下下巴,笑問道。

「呵呵,笑話。在這大虞皇朝內還有什麼能入我曹歲滿的法眼的。」曹歲滿囂張得很啊。

「那隻猴子跟龍族相當的強悍啊,要不是咱們事先用了計謀,估計還難以拿下。」東門豹說道。

「嗯,我動用了總堂主給的天地至寶『玄光葫蘆』才拿下的。查清楚沒有,那隻凶獸跟龍族份子哪裡鑽出來的?」曹歲滿摸了一下鬍子問道。


「正在查,我們大虞皇朝可是從沒見過龍族份子,更沒有如此可怕的凶獸。就是北都秘境中那些凶獸也不怎麼樣。它們實力最多達到半生境就頂天了。生境中階的猴子,估計是外來的。」東門豹說道。

「他們的目標可是天壁庄,你們到外邊去惹著這些凶獸了?」曹歲滿問道。

「我們也納悶啊,就我們庄中這些低身手者哪能惹得起這兩位主兒。真是莫名其妙,估計是路過。想到我們莊裡搞破壞或搶點什麼。」東門豹也是一臉疑惑。

「這倒是奇怪了,難道這兩個傢伙跟曹一跳他們有關係?」曹歲滿說道。

「怎麼可能,就曹院長那點身手,他們一脈中根本就不可能有死境強者的。哪能請得動這種生境的猴子是不是?」東門豹說道。

「也是,不過,曹一跳一脈自從那個唐春大鬧虞都過後就失蹤了。藏得夠深的。不過,唐春這次迴轉,好像功力提高了不少。估計應該有著半生境實力了。這個也好,大虞皇朝倒下了。咱們正可以趁機作些什麼。這皇帝讓你這個莊主去噹噹也可以的嘛。」曹歲滿一臉淡然,好像這皇朝的天下由他說了算似的。

「那個唐春可不簡單。」東門豹說道。

「呵呵,生境中階的凶猴子咱們都能拿下。一個半生境者,我一巴掌可以拍死好幾個。先休息幾天,爾後去虞都先拿了唐春再說。」曹歲滿哼道。(未完待續。。) 3更到!

「聽說帝國學院也有個唐春,實力強悍。會不會是大虞皇朝出去的那個唐春?」東門豹問道。

「不可能,那個唐春可是戰勝過生境中階的我們的人。唐春聽你說出去時不過19歲左右,現在頂天了也不過二十七八歲。一個不到三十歲的生境后階強者,那是不可能的。」曹歲滿根本就不信這個。

「也是,就是用飛的速度也不可能修鍊到如此地步了。」東門豹說道,看了曹歲滿一眼,一幅欲言又止樣子。

「呵呵,有什麼話你直說就是了。天壁庄如今已經是天地會外堂一個分舵了。咱們是自己人,有什麼話還要瞞著。」曹堂主笑道。

「我不明白,在浩月大陸像大虞皇朝這樣的小國家多得很。一個小小的國家怎麼值得曹堂主親自過來一趟。隨便的派一個分堂主過來就不得了啦。」東門豹問道。

「告訴你也無妨,聽說大東王朝令曾經出現在過大虞皇朝,而且,跟曹一跳一脈有關係。不然,一個偏遠的彈丸小國,本堂才不屑於過來一趟。就是曹一跳一脈又怎麼樣,我隨便的派個分堂過來就能滅了他們。他們還自以為是,還妄想著爭奪族中族長位置,簡直是井底之蛙了。曹一跳也不稱稱自己的斤量。族長是什麼人,那是天地會的掌舵人,功力深不可測。就是放眼整個浩月大陸也是頂尖層次的。是可以比肩六大學院最神秘存在的大人物。」曹歲滿冷笑道,一臉的鄙視。

「那這大東王朝令到底有什麼用處。居然如此的珍貴了?」東門豹一臉的驚詫。


「有何珍貴之處我也不清楚,但是,我們曹家都知道,此令是曹家祖宗帶到浩月大陸的。而且,跟傳說中的大東王朝有著很深的關係。既然祖宗之物,當然得取回來。」曹歲滿也沒瞞著。

因為,東門豹之流在他面前如螻蛄一般的渺小,根本就不用提防著他能壞什麼事兒。現在要用他,無非是自己對這個地方不怎麼熟悉。找一個熟悉門臉兒的僕人罷了。

這時,唐春發現曹淺跟曹顯兩個強者走向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唐春悄悄遁地而去。不久。兩個傢伙無聲無息中就給唐春幹掉了。一轉眼,唐春幻化成了曹淺的模樣。

這傢伙堂而皇之的走進了大堂中。

「堂主,剛才屬下弄到一個新法子,我想在那猴子身上試一下看看靈不靈?」唐春說道。

「呵呵。曹淺有心了。說說你的法子?」曹歲滿並沒懷疑。因為,這傢伙太狂妄了,在他的認知中大虞皇朝不可能能有能把曹淺這個半生境強者都幹掉的高手。

「堂主。你先讓屬下賣個關子。到時不靈可別笑我。」曹淺笑道。

「好,去試試。」曹歲滿也來了興趣,幾人直奔天壁庄後山而去。不久進了山洞裡,裡面已經給天壁庄的人馬挖空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