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末將,」一連三位將軍應答。

「你三人速速過去指揮作戰,務必擋住凶獸的衝擊。待本將查明情況後會過去幫助你等,」看著三人中的揚石風,林玄仲直接把守住南面大營的重任交給三人。

「負責管轄北面區域的將軍也都過去吧,一有重要情況立刻彙報本將。」

「將軍,我等?」一轉眼,原本圍在林玄仲身邊的將軍走了一半,還剩下負責東面與西面的將軍。

「秦重、李曉,你們兩人各帶十名士兵到東西兩面的山嶺上確認山下有無如有異常情況,如有可疑人員或是凶獸立刻點火為號。」

「遵命,」秦重與另一名被點名的將軍答應一聲,當即轉身離去。

「將軍,是否要傳信向方將軍求援?」林玄仲的一條命令剛下去,張九天的聲音便接著響起,在意識到自己還是考慮不周的同時,林玄仲只能在心裡暗暗感激有張九天的幫襯。

「儘快派一名信使去吧!」

「但若今晚之事是由揚國的人操縱,恐怕我們的信使難以抵達那裡!」

「說的也是。」

「依末將之見,要派還是得派一個熟悉地形的人去才可?」

「你是說派一個揚國的人去?」

「不僅如此,還得走一些隱秘路線,可能需要不少時間。」

「你的意思是要本將做好得不到援助的打算?」

「將軍英明,」張九天毫不避諱的點點頭,當著其他人的面一臉認真地稱讚林玄仲。

「下次有話直說,不要浪費本將的時間,」當意識到張九天說那麼多只是為了讓自己明白得到救援的可能不大時,林玄仲對待目前問題的態度即刻發生轉變。

「周將軍、阮將軍,你們兩人先負責勘察南北兩面的情況,一旦發現還有其他凶獸群即刻差人來報,」對兩名將軍吩咐一聲后,林玄仲看著剩下的幾人道:「其他人先跟我回營帳。」

「是,」張九天和另外兩名將軍答應一聲,然後跟在林玄仲身後向中軍大帳走去。

進入大帳后,轉身一看還剩下三個將軍,一種關鍵時刻人手不夠用的感覺油然而生,令林玄仲有種想要親自上陣的感覺,但另一邊又想著要顧全大局,做為主將此刻不能隨意走動。一陣掙扎過後,林玄仲只希望下面的人會不讓自己失望。

「將軍,昨晚是山匪襲營,今晚是凶獸襲營,一連兩晚我軍都遇到情況,未免過於巧合,難道都是揚國對付我們的詭計?」齊將軍此刻一臉怒容,對今晚遇到獸襲的情況十分懷疑。

「是與不是,又能如何?」長出一口氣后,林玄仲又接道:「我軍在兩城之間位置,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難道你還想讓本將派你去質問他們?」

「屬下並無此意,」被林玄仲的問題嚇到,齊將軍面色一驚,當即搖了搖頭。

「為今之計是先解決當前的問題,」從齊將軍身上收回目光,林玄仲已然想到派出去的將軍已經夠多。如果再派些人出去,再有獸群來犯時會無人可用,所以在看了張九天等人一眼最終沒有說什麼。

在林玄仲繼續想些問題時,營地外面,南北兩處,那些直面凶獸群的士兵前不久才覺得林玄仲讓他們擺放弩炮防範凶獸多此一舉,但真有凶獸衝過來時,一個個反而覺得各自過於懈怠。如果早知道真有凶獸襲營,他們會搶著守在弩炮旁。這樣一來,即便現在凶獸突然衝過來,他們也不用手忙腳亂地準備發動駑箭。

好在己方人員提醒還算及時,此刻在上面將軍的指揮下,當那些凶獸跑到射程中時,一支支駑箭接連發射出去,對準著那些奔跑而來的凶獸。

片刻后,一連串的凶獸慘叫聲響起,任那些凶獸再厲害,只要在快速奔跑時被駑箭射中必死無疑。

那些凶獸的接連倒下,給獸群造成一些混亂,許多人凶獸被地上的屍體絆倒,不過還都在往前跑著。

「咻咻咻……」又是一輪射擊,一轉眼,南部區域已有上百隻凶獸被駑箭射死,不過剩下的凶獸也已經衝到近前。為防止凶獸衝到軍營損壞器械,隔著四五十米遠時,上面將軍叫了一聲停,然後先讓排好陣列的步卒沖了出去,再讓一些士兵把弩炮送到後方區域。

「不要慌亂,只有幾百隻凶獸,只要齊心協力把那些凶獸解決,我們就都安全了,」凶獸來勢洶洶,為防止下面士兵膽怯,一些軍官還不忘這樣喊著。

「沖啊,」在上面將軍的指揮下,那些下級軍官帶頭沖了出去。轉眼,南面的一萬多步卒直接和幾百隻凶獸打在一起。相對於夜軍的數量而言,凶獸的數量太少,不過正式因為凶獸的數量有限,許多士兵拿著兵器衝上去后並不能加入戰鬥。 第805章參戰

「啊……」一些士兵慘死在凶獸的爪牙下,慘狀令人無法直視。而且在那些凶獸的衝擊下,他們甚至連攻擊的機會都沒有。

與那些士兵相比,凶獸的厲害之處在於它們的無畏精神,那種只知前進不知後退的特點會令士兵害怕。不過因為雙方的數量差距,起初夜軍的死傷並不多。如果可以儘早確定那些厲害凶獸的位置,針對性的解決那些凶獸,接下來人員死傷情況能得到極大控制。

「殺啊,」面對那些橫衝直撞、張牙舞爪、見人就撲的凶獸,許多士兵只有通過吶喊的方式相互助威。

另一邊,那些受傷的凶獸凶性更大,不斷地給與夜軍強勁的打擊。好在數量不多,當一些厲害的凶獸被軍官針對后,整個南面的形勢漸漸穩定下來。通過相互合作,那些普通凶獸一一被士兵斬殺,凶獸的數量不斷減少。

「稟報將軍,揚將軍已經帶兵和獸群開戰。」

……

「報,司馬將軍正在帶兵和北面的獸群開戰。」

……

「報,南面的形勢已經得到有效控制。」

……

「報,北面的凶獸數量太多,需要增援。」

每隔一會就會有一個傳令官進來彙報信息,沒多久,林玄仲與張九天等人便知曉外面的情況。北面的凶獸數量竟然多到需要增援,驚訝之餘,林玄仲已經想到之前那個探子彙報的情況並不准確。不過按照林玄仲猜想襲營的凶獸應該不多,否則戰場不會局限於南北兩處方位,只是不知到底是凶獸過於厲害,還是將士們的戰力太弱。

「報,秦將軍已經查明,東面山下未曾發現可疑人員和凶獸行蹤,」正在林玄仲想著要不要帶著幾名將軍去增援時,一個探子進賬將秦重要向林玄仲彙報的消息稟明。

距離凶獸襲營已有一段時間,按理說,如果是劍城或者封城方面的人員暗中作祟,那此刻東西兩面山下或是更遠的地方應該有對方人員的行蹤,不可能沒有一點動靜,所以今晚的獸襲不可能是由兩城人員發動,除非兩城人員只打算單單用凶獸襲擊前軍營地。

「報,石將軍查明西面未曾發現可疑人員及凶獸的行徑,」在林玄仲做出推斷不久,方才派到西面山上勘察情況的人同樣傳回消息。

「繼續關注山下的情況,」向那兩名探子吩咐一聲后,林玄仲又看向其他人道:「張將軍與大藥師留守大營,其他人跟隨本將支援北部戰場。」

「是,」營帳里的眾人紛紛答應一聲,緊接著,林玄仲便帶著一隊人匆匆向營地北面趕去,一路向前。

沒多久,在一片火光中,林玄仲注意到原先擺放駑炮的地方,正是凶獸與將士對戰的區域,直觀看去應該是凶獸過於勇猛,所以士兵才阻攔不下,否則那片營地外圍區域不應該成為戰場。

「情況如何?」看到一個拿著令旗的傳令官后,林玄仲毫不猶豫地向此人發問。

「稟將軍,方才有幾隻高階凶獸衝到營中,不過已被三位將軍帶人擊殺。只是因為那些凶獸沖的太快,有幾架駑炮遭到損毀,」那個傳令官見來人是林玄仲,當即把一些情況言明。

「我問的是現在的情況,不是剛才的情況,」搖搖頭,林玄仲對這傳令官的回復很不滿意。

「將軍恕罪,」被林玄仲一說,那傳令官趕緊補充說道:「司馬將軍說凶獸數量不多,但我方人員多,現場混亂,所以擊殺凶獸的效率不高,希望將軍派人負責現場指揮。」

在眾人的關注下,傳令官把先前司馬將軍讓其彙報給林玄仲的情況複述一遍,總算把事情給說明白。

那個司馬將軍與阮易同一派系,比較年輕,年齡與資歷都比不上周文豐等人,不過因為阮易的關係,方才林玄仲還是讓那人負責指揮北面的戰事。現在根據傳令官彙報的情況,林玄仲不知是此人指揮不利,還是高階凶獸太多令此人顧此失彼,總之現在的問題並不是將士們打不過凶獸。

「此處是哪國軍隊負責的區域?」考慮一會現在的問題后,林玄仲又問那傳令官一聲。

「回將軍,此處是飛國士卒負責方位,」傳令官不敢猶豫,當即回答了林玄仲的問題。

「恩,」點點頭,林玄仲有種不出意外的感覺。既然揚國的凶獸如此多,想必揚國降卒在對付凶獸方面一定有些本事,但飛國與翼國的士卒可能會差些,「我們繼續往前走。」

一邊想著飛國士卒不夠勇猛,一邊感嘆凶獸襲營會挑時間,偏偏是在夜裡襲擊營地。相對武修而言,黑夜明顯對凶獸更有利,昏暗的火光下,那些士兵很難全力對抗凶獸,一個個都很保守。

因為之前見識過夜明箭,林玄仲很好奇世間有沒有一些特別的東西,可以持續照亮一片區域,但又不會刺眼。如果有並且能弄到一些,那他們以後就不用擔心在夜裡應戰凶獸或是敵軍有諸多不便。

「將軍,前面是混戰區域,你留下,我等過去幫助司馬將軍,」見林玄仲不斷往前走,沒有停下的意思,一名將軍擔心林玄仲進入險地當即提醒一聲。

「不必,幾位隨我一起儘快除掉那些凶獸,」搖搖頭,林玄仲沒把其他人的擔心放在心上。

「可是?」見林玄仲打算參戰,那兩名將軍和林玄仲的兩名近衛都投來更加擔心的目光。

「無妨,有張將軍坐鎮大營,眾位不必有什麼顧慮,」方才林玄仲單單把張九天留下,正是想讓張九天代其行使主將的權利。說起來,軍事方面,林玄仲會的許多東西還是從張九天那裡學來。

雖然有幸主持一場獸襲計劃,但在處理一些軍務方面,林玄仲的能力其實比不過張九天,所以在林玄仲看來,現在的問題要是他能處理,那張九天一定也能處理。

「我等願追隨將軍左右,誓死保護將軍的安全,」見林玄仲執意加入戰鬥,四人不再質疑。由齊姓將軍帶頭,其他三人紛紛附和一聲,

「好,」四人剛剛表態,已經施展出八荒步的林玄仲瞬間消失在他們面前。由夜幕做為掩護,林玄仲的身影更難被人捕捉,等那四人注意到林玄仲不見時,他們眼中只剩下一道影子,而且還轉眼消失在人群中。

沒有在意那幾人的想法,林玄仲已經在想著既然北面的凶獸過多,那越快擊殺一些凶獸便能救下越多士兵,所以林玄仲打算全力出手。

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起,無塵劍化作一道流光跟隨林玄仲的身影在混戰區域穿梭起來。劍光一閃,一隻凶獸的生命便會消失,那些凶獸忙於應付圍困它們的眾多士兵根本注意不到林玄仲的出現,而那些士兵之間的空隙足夠林玄仲穿梭。

每次出手,林玄仲都是專挑凶獸的要害位置攻擊,對付這些皮糙肉厚的凶獸,無塵劍用起來還是那樣順手,一轉眼,死在林玄仲劍下的凶獸已經有十幾隻。

「齊將軍,將軍無意與我們同行,我們怎麼辦?」另一邊,見林玄仲根本不等他們,另外三人一臉為難的看向齊將軍。

「將軍已經去幫司馬將軍他們,我等還等什麼,還是趕快去殺凶獸吧,」齊將軍一咬牙,顧不得林玄仲現在在哪,拿著兵器率先沖入混戰區域。

「是,」另外三人同時答應一聲后,一個個不再猶豫,跟在齊將軍後面直接加入戰鬥。對於他們而言,普通的凶獸不難對付,但遇到厲害的凶獸時可能要費一點功夫,當然他們的目標正是那些如同士兵難以對付的凶獸。

與此同時,林玄仲又發起一輪攻擊。死亡來的太快,許多凶獸到死都還保持著原先的攻擊姿勢,無論是整個身體撲向一名士兵,還是張著一張大嘴左右撕咬一些士兵,在真正要攻擊時,它們的身體已經失去力氣,只剩下一副失去生機軀體,有的甚至還身首異處。

在那些凶獸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時,凶獸旁邊的人不管有沒有發現異象,一個個拿著兵器沖了上去,把那已經死掉的凶獸身體插得滿是窟窿。

那種眾人合力擊殺凶獸的情景不斷出現,一直向前,直到最邊緣的區域。粗略估計一下,僅一會功夫,自己前進的距離便超過百米。而超過百米的混戰區域也讓林玄仲意識到凶獸的數量的確極多,並非是司馬將軍等人辦事不利。

木葉神武 不過傳令官說的另一種情況同樣存在,不管是幾名士兵圍著一隻凶獸,還是十幾名士兵圍著一隻凶獸,軍力配比與那些凶獸的實力極不協調,有些地方需要再多一些人,有些地方人太多。 第806章返回大帳

人員分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那些凶獸面前,許多士兵的畏首畏尾,即便人多也發揮不了他們的真正實力,這樣一來,北部區域的確是需要增援。

一邊想著周圍存在的種種問題,一邊繼續忙著擊殺凶獸,林玄仲的思維運轉同步法一樣快。不過在八荒步的全力施展之下,由於地點太大,以及每次出手時需要顧左顧右,林玄仲的元力在飛快消耗著,還沒走上一個來回就已經有一種氣虛的感覺。

元力的過快消耗讓林玄仲再次意識到戰場太大,同時還發現了一個問題,即便八荒步再怎麼高超,僅憑一人之力依舊無法左右大局,如果以後遇到的類似的情況,一定要把自己是否需要親自出戰當成必須考慮的問題,畢竟現在已經是一位主將,一切都要從大局考慮。

在覺得親自上陣並不明智后,林玄仲越來越沒有精力替那些士兵擊殺凶獸,只是盡量藉助步法的優勢幫他們盡量打傷一些凶獸而已。即便如此,因為氣力的迅速消耗,一段時間后,林玄仲還是不得不從戰場中退回到原先的位置,令做打算。

剛才的一段時間少說擊殺以及打傷上百隻凶獸,但退到原先的位置后,林玄仲發現戰場中的情況並沒有太大改變,至少目前還沒有改變,那些凶獸要比尋常武修難以對付。要想改變對局情況,似乎還得從士兵身上入手,沒有有效的指揮,以後遇到類似的情況還有可能陷入如此焦灼的狀態,敵損一千,我損八百的戰鬥結果並不是林玄仲的追求。

不管怎樣,因為林玄仲和另外四個高階武修的加入,混戰區域的夜軍人數更是遠遠超過凶獸數量。沒多久,勝利的趨勢開始向夜軍傾斜。等剩下的那些高階凶獸接連被擊殺后,許多下級軍官終於有機會指揮或是幫助下面的士兵作戰,如此一來,凶獸的數量越來越少。

確認情況大有好轉時,林玄仲不在原地停留,交代傳令官通知齊將軍等人自己已經先回去后,林玄仲便帶著一身腥血轉身向大帳位置走去。

與此同時,南面因為凶獸數量少,士兵表現勇猛,凶獸問題基本上已經解決。當林玄仲回到大帳時,大帳里不只有張九天一名將軍在等候。

「將軍,你受傷了?」見林玄仲渾身血跡,一名將軍顧不得彙報情況,當即一臉擔心的詢問一聲。

「我沒事,南面的情況如何?」一擺手,林玄仲示意眾人不必擔心,然後在大帳里四處找著東西,準備清理一下身上的血跡,凶獸血的氣味聞著令人難受。

「凶獸已經全部剿滅,揚將軍正在帶人進行一些收尾工作,我等是提前回來複命,」一個林玄仲比較陌生的將軍站了出來,一句話把情況言明。

「兩邊山上可有消息傳來?」點點頭,林玄仲轉而看向張九天。

「沒有消息,今晚應該只是單純的凶獸襲營!」迎上林玄仲的目光,張九天搖搖頭,且不說今晚來犯的凶獸數量有多少,凶獸襲營已經對全軍士氣造成影響。若是此刻從東西兩面山上殺出大量伏兵,整個軍隊勢必要陷入危險的處境。雖然方才張九天已經安排人去向方曲音求援,但同之前兩人對話時一樣,他們等到援軍的可能極小。

「北面的情況已經穩定,等到戰鬥全部結束,還是儘快著重於醫治傷兵吧,」點點頭,林玄仲吩咐張九天一聲,隨即又看向站著張九天旁邊的雪吟道:「大藥師,你覺得今晚凶獸襲營有哪些原因?」一邊忙著清理身上的血跡,一邊想著現在的問題,可能因為形勢比較嚴峻,此刻林玄仲已無法用平日的語氣與雪吟說話。

「回稟將軍,依雪吟之見,那些凶獸極有可能是受人驅使,」雪吟沒有在意林玄仲改變對她的稱呼,一臉認真地回復道:「我軍營地四處燈火通明,人氣鼎盛,按照常理,那些凶獸即便飢腸轆轆也只會互相攻擊,不至於匯聚一起襲擊大營,更不會同時從兩個方位襲擊,所以雪吟以為在離營地一段距離的南北兩個方位,一定有人故意將凶獸驅趕到一起,然後利用某些手段將兩個凶獸群向我軍大營驅趕。」

「大藥師的意思是那些凶獸原本會從大營位置衝過去,只是夜軍攔住了它們?」雪吟的分析很有道理,按照林玄仲的理解,可能那些凶獸只是一直在往前跑而已。不過大營坐落在主道上,在不明情況的前提下,他們總會與凶獸一戰。

「大藥師,如若下次遇到類似情況,可有辦法避免交戰?」在越發確定他們被人算計的情況下,林玄仲的語氣反而平緩下來。

「凶獸行為本不在於人力,若非有人強行操縱,不會出現類似今天的情況,但驅使凶獸有多種方式,人力、藥力不能盡數,將軍要的應對之策雪吟無從拿出,」搖搖頭,雪吟依據自身理解如實地給出答案。

得到雪吟的果斷回復,林玄仲不再多想,或許自己期望的那種萬全之策沒有人能拿出。

「將軍,南面的戰事已經全部結束,傷軍正在接受醫治,只是軍醫太少有些忙不過來,」揚石風穿著一身盔甲,氣勢洶洶地走進大帳,見林玄仲在後當即彙報情況。

「輕傷的人可以讓其他人先幫忙救治,讓軍醫先醫治那些重傷人員,」軍中藥師的數量有限,林玄仲很清楚,而且並不覺得藥師少是個問題,只是揚石風彙報的消息讓林玄仲意識到傷兵很多。南面的戰事先一步結束尚且如此,恐怕北面的情況更糟。

「是,」揚石風答應一聲,直接轉身離去,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以後類似的事不要再來請示我,」揚石風一走,林玄仲有些後知後覺地提醒其他將軍一聲,然後又看向原本同揚石風一起負責南面戰事的兩名將軍,「你們兩人去協助揚將軍。」

「是,」兩名將軍答應一聲,當即轉身離去。

等兩人離開后,林玄仲想到今晚拔營和明日行軍的事,如果傷員過多,別說連夜拔營,就連明日行軍都會成為問題。一場凶獸襲擊或許沒給軍隊造成多大損失,但嚴重影響到軍隊的狀態。

「張將軍,你到營地北面看看,確定情況以及儘早把全部傷亡人數統計出來,」無論如何,有些事情還是需要儘快辦理,所以林玄仲直接吩咐張九天一聲。

「是,」下一時間,張九天答應一聲隨即離開大帳。

到此刻,林玄仲終於清理乾淨身上的血跡,然後徑直地走到軍案前坐下。外面的激斗聲響越來越小,不難看出戰事快要結束,接下來便是全力處理戰後事宜。時間緊迫,林玄仲只希望不再出別的亂子。

在林玄仲想著如何處理戰後問題時,南北兩面離營地十幾里遠的地方,兩伙人遙遙望著夜軍營地方位,之前正是他們利用藥物將附近的凶獸聚集在南北方向的主道上,然後又利用藥物將凶獸群向新軍營地驅趕。

在確認凶獸群一定會奔襲到夜軍營地位置后,那些人迅速從主幹道前撤去,一前一後沒有留下任何痕迹。離開后,那些人儘快把情況彙報給他們上面,他們上面不僅有劍城方面的人,還有營地前面封城方向的人。

愛如初夏 在利用凶獸襲擊夜軍前,兩方人都是提前勘察凶獸的活動區域,然後短時內將一些凶獸聚到一起,在要保證行動隱秘的情況下,他們的準備時間略顯倉促,所以聚集的凶獸數量有限。至於利用凶獸襲營的效果如何,他們並沒有抱過多的期望,只要能打擊夜軍的士氣,他們的目的就算是達到了。

與一些將軍的猜測相符,新軍一連兩晚遇襲都是由他們策劃,而且他們並不擔心夜軍會懷疑他們。退一步說,即便夜軍可以斷定是他們所為,並且抓到涉及兩晚行動的關鍵人物,他們也不擔心,因為十萬夜軍已經進入他們的掌控區域。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另外,同之前一樣現在依舊是他們在暗夜軍在明,即便有把柄落入夜軍手中,依舊對他們無法造成威脅,因為他們本來就是接受皇命對付夜軍。僅僅是基於這一點,他們所用的陰謀、陽謀都只有一個目的,只為消除夜軍的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今晚遭遇凶獸襲擊的不止是前軍,后軍那裡同樣有凶獸襲營的情況。不過後軍那裡,當凶獸群奔向營地時,迎接凶獸群的是精弓強弩。那些凶獸還沒與夜軍對打,已經死了一片。接著在迎擊剩餘的凶獸時,那些將軍和下級軍官沖在最前,給獸群里的高階凶獸迎頭痛擊,然後後面隊伍同時向前推進,清除那些漏網之魚。 第807章議事

遭遇強力的阻擊后,那些凶獸根本接近不了夜軍放置軍械以及弓箭手所在方位,只能不斷地死在夜軍的長槍下。

那些夜軍精銳在戰場上浴血奮戰時經常遊離在生死之間,連數量遠遠多於他們的敵軍都不害怕,更不害怕這些靈智極低,全憑身體龐大的低等凶獸。在與凶獸激戰時,一個個都把他們勇猛的一面展現出來,沒人會在意他們面前究竟多少凶獸,只要上面不讓他們停,他們會奮戰到底。

襲擊后軍營地的凶獸有上千數,但雙方激戰的時間並不長,那上千凶獸根本不夠士兵練手。當清除凶獸威脅后,方曲音收到張九天請求增援的傳信。

其實收到信息之前,方曲音與一些將軍已經想到前軍很有可能遇到同樣的情況,那些凶獸的突然出現絕非沒有緣由,所以密探帶來的信息只是讓方曲音與其他將軍更是擔心。不過因為相距太遠的關係,對於張九天那「酌情處理」四字,方曲音與諸將是深有感觸。

既然襲擊前軍的凶獸數量有限,那根據現在的情況來看,想必不等他們派出援軍,那邊的戰鬥同樣會早早結束。以四萬兵力對抗上上千凶獸,依方曲音與眾將之見到底不是什麼難事,怕只怕還有伏兵。如果趁亂出現一支伏兵,林玄仲很可能會遇到危險。

不過根據他們的密探從劍城那裡傳回的消息,伏兵不可能是來自劍城,但若說還是山裡的搶匪,那自然數量不多,怕只怕是封城方面的人。因為近來封城那邊的密探並沒有消息傳回,封城的情況他們自然無從得知,所以「酌情處理」四字蘊含著太多的含義。

「方將軍,是否要調派援軍?」營帳里,一名將軍神色驚疑不定地看向方曲音,希望方曲音能儘早拿定主意,派與不派都不能延誤軍機。

「李將軍,你率五千步卒先行。聞將軍,你帶五千步卒隨後,你們二人一前一後相互照應,若是中間遇到伏兵襲擊,萬萬不可戀戰,要依據形勢判斷是否繼續趕往前軍營地亦或調頭返回。」

「是。」

「是。」

那被點名的李姓將軍與聞姓將軍接連答應一聲,在確認方曲音沒有別的事情要交代他們后,二人直接出去負責調動兵力。

出於對可能存在伏兵的擔心,方曲音還是決定派出援軍,不過前軍與后軍相聚二十里遠,他們只能儘力行事。現在那兩名將軍離開后,方曲音要著手處理戰後事宜,襲營的凶獸不多,但還是造成一些人員傷亡。

傷兵需要救治,戰死的士兵需要安葬,還有那些凶獸屍體需要清理。考慮到他們在大山裡面,此地的血腥味很有可能引來更多的凶獸,方曲音與其他將軍同樣有連夜拔營的意思,但是否拔營,還需要方曲音考察軍情后再做決定。

另一邊,前軍那裡,方曲音剛收到消息,這邊的戰事便全部結束。擔心方曲音那裡可能會派出援軍,林玄仲只好派幾名探子讓方曲音不要發兵增援,然後才正式著手處理戰後事宜。如預料中那樣,凶獸襲擊並沒有對前軍造成多大損傷,但造成的麻煩的確不小。

當林玄仲出去巡視時,北面混戰區域,不少士兵坐在地上痛哼著捂著他們身上鮮血淋漓的傷口,在他們旁邊還有一些無聲無息正在冷卻的士兵屍體,幾乎每具凶獸屍體旁邊都有士兵的屍體,林玄仲還在那些屍體中看到一些軍官裝扮的人,看起來己方的傷亡要比原先想象的多。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