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不管我等的事啊…!!」

「都是隊長要帶人來…」

而,此刻。

秦蒼穹的面色,卻是平靜至極,並未理會。

他站在原地,悠然自得,掏出一根捲煙,深吸一口。

不遠處,警衛員花木蘭俏臉凝重,疾步上前,恭敬鞠身。

「抱歉,先生,打擾了您的興緻。」

「屬下這就替您,清理螻蟻!」

說完,她的右手一旋,一柄銀色匕刃,倏然浮現!

軍匕,雪之刃!

一股寒意,席捲全場!

方才,這群巡捕房成員,個個都如此無禮,敢用槍械直指武帥。

不論是誰,格殺勿論!

此時,花木蘭便代替武帥,執行殺法!

所有巡捕房成員們都只感覺,身軀猛地一哆嗦!

那名巡捕房隊長葉龍,更是面色煞白,被嚇得渾身顫抖不已。

被這股恐怖的威壓震懾之下,他的褲襠間,都有一股溫熱的液體溢出!

他,被當場…嚇尿了!

四周所有巡捕成員們……也齊齊磕頭求饒。

場面,無比震撼!!

一旁的寧家三口,都是徹底呆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

這局面,居然…會發展到現在這一步。

剛剛,還陷入無比絕望。

然後秦蒼穹出現,直接將所有人都殺了,讓那馬大師都是驚恐求饒…!

爾後,巡捕房出現…

結果現在。

又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寧緣俏臉獃滯,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她只感覺自己腦細胞,都有些不夠用了…!

這,簡直…

聞所未聞啊!

在她眼中,蔣一南的背景,都是恐怖無比的存在了。

結果,後面發生這一切… 「額,必須發放任務這個是你們後台所謂的底層邏輯,我能理解。」肖輝的視線跟隨十一移動,一把將她按停,接着問,「但是任務具體內容,你是不是有辦法修改?」

「這個的確是有辦法,比如說,困難級別的踢館任務,我可以幫主人選擇踢館對象,當然,前提是這個靈獸的等級必須超過B級。」十一沒有隨意飛動,很聽話的停在空中,指了指一旁的小黑,「小黑的族群我檢測過,屬於比較溫和的族群,當時挑選她就是想着你們能夠和平溝通,最好不要打起來,只是不知道出了什麼意外,過來踢館的她變得非常狂暴。」

「能挑選北海島的『雪中春信』嗎?」肖輝沉聲問。

「你確定要挑選這隻靈獸作為踢館靈獸?」十一驚訝,小手畫了一個大圈,「他可是S級的靈獸啊!」

正如同十一所說,雪中春信是一頭S級的靈獸,而且是截止目前有記錄以來,為數不多有固定居住地點的S級靈獸。

這隻靈獸的自我意識很強,靈晶生態根本控制不了他,獸潮里沒有他的身影,他從不出北海島攻擊人類,在紀錄中,屬於中立靈獸。

但是,人類也沒辦法和他溝通,他會將試圖進島探測的一切儀器設備擊垮,對於登陸海島的人類,一律驅逐,甚至嚴重的時候,會將入島的人類當場咔嚓,以儆效尤。

十一驚詫於肖輝選擇這樣一隻無法溝通的靈獸作為任務對象,只有肖輝自己知道,這隻S級的靈獸,他認識!

並且不僅僅是認識。

肖輝對十一肯定的點點頭,「嗯,就確定是他了。」

「好的,明白了,十一這就安排!」

……

藍星,

北海島。

今天對於雪中春信來說,又是無聊的一天。

即便是大地上的靈晶生態成就了他今天的力量,他也不願意參與靈晶生態與人類之間的戰爭。

他叫雪中春信,更喜歡的是幽靜於平和,他一覺能睡十年,睡醒后也能耐得住寂寞的發獃。

身為一隻普通動物的時候,他就送走了不少身邊的親朋好友,大家都活不過他。

直到被靈晶生態轉化成靈獸,渾渾噩噩的時候,被主人帶回家,從人人喊打,到後來靈智初成,都是主人陪他渡過的,那是他龜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哦,活的時間太久,忘了介紹,自己是一隻龜,能活萬年的龜。

可是有一天,主人說有事要出一趟遠門,並且說成長為S級靈獸的他,對於人類來說,破壞力太強,於是把他留在了北海島。

他問主人,「小主人才四歲,就這麼把他一個人留在家中嗎?」

主人笑着告訴他,「你的小主人,有自己的路要走。」

「但他實在是太小,我想留下來照顧他。」雪中春信看着在雪地中鍛煉的小主人,眼神中充滿柔情。

一家子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等到主人壽終正寢的時候,自己給他們送走,一代又一代,這就是他嚮往的生活。

「離開吧,老雪,遠古時期的大夏,傳承過一句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沒有我在,人類社會容不下你的!」

「這……」雪中春信嘆息,眼神中極其不舍。

這一分別就是二十年。

只是今天,雪中春信突然感覺,大夏那塊土地上,自己曾經居住的地方,有一股力量在召喚自己。

小主人就生長在那,他非去不可。

於是,二十年來,他第一次出了北海島,踏海而行。

……

「要來了!」肖輝微微緊了緊手掌,擦去手心的汗水,有些激動。

一陣風吹進武館大廳,將八月尾巴的炎熱一掃而空。

這熟悉的感覺,是他沒錯了!

肖輝微笑,「老雪爺爺,好久不見啊!」

一隻巴掌大的陸地龜出現在場館中。

「好……好久不見!」雪中春信激動,是小主人沒錯了,成年的他面容有些許變化,但是氣息是不會騙龜的。

他環顧地球武館,人是物非,人還是那個人,但是武館和二十年前不太一樣了呢!

突然精神力掃到地底竟然有一株探測蕨,他不動聲色的將這玩意兒碾碎。

隨後他將體型變大,大概有一米高,兩米長的樣子,笑呵呵的問肖輝,「還要騎老雪爺爺,玩騎馬打仗嗎?」

肖輝聳動鼻息,眼淚從他那凝滯眼睛裏像泉水樣的流溢出來,這一瞬間,他恍然間感覺自己回到了小時候。

「嗯,要的!」肖輝面露笑容,他的眼神純凈的如同一個孩子。

他趴在大烏龜的背上,抱緊雪中春信的脖子,用臉在爺爺的臉上蹭了又蹭,「老雪爺爺,我想你了,可想可想了!」

「傻孩子,爺爺也想你啊……」雪中春信顛了顛背,溫柔的說,「坐穩咯,爺爺要出發啦!」

「出發!滴滴叭叭!沖啊!」肖輝手往前指,嘴唇微微地揚起,拋去了多日的沉重,肩上如同有二月天的草長鶯飛。

……

「爺爺,時代不一樣了,現如今的人對靈獸了解的越來越多,大家都知道始作俑者並不是靈獸,而是地上的靈晶生態。」肖輝指了指肩膀上的小黑,「而且已經有不少武館都用靈獸作陪練,你看,大家都知道咱家武館有一隻夢魘之牙,我也沒有成為眾矢之的,我……我想你留下來陪我!」

「我當然想留下來陪你了,但是孩子你知道嗎?如果我是一個B級甚至是A級的靈獸,你們的社會結構都能夠容納我,但是我是一個S級的靈獸啊!」雪中春信停頓了一接着說道,「人類社會是不會容忍我這種超出管控的存在的!」

肖輝眼神落寞,掙扎的開口道,「難道,沒有任何辦法了嗎?我們可以給大夏國的官方證明,你是不受靈晶生態控制的啊,這樣也不行嗎?」

「傻孩子,你要知道一件事情,即便是個人的力量超過時代太多也是被時代所不容忍的,更何況,我還不是一個人類,目前的社會沒辦法容納我。」雪中春信眼神淡定,這個道理早在十年前他就已經想的很透徹。

人類確實是一個富有創造力的群體,但是他們同時又具備另外一種種群特徵——我容許你過的很好,但是我不能容許你比我過的更好!

二十年前的他或許不知道這個道理,但是現在的他已經吃透了很多人類社會的規則,他認同當年主人的觀點,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人類可以接受B級甚至A級的靈獸作為陪練教官,但是面對來自S級靈獸的恐懼時,一定扛不住。

所以雪中春信在百般無賴之下,只能夠拒絕肖輝的提議。

肖輝隨後說了一句,「即便,老雪爺爺你想走,但是你能在我身邊守護我一段,或者說是幾個小時的時間嗎?」

「我獲得了所謂的奇遇,可以穿越時空,去了解過去的事情,如果運氣好,能扛過過去對我的人格造成的影響,我甚至能夠去往未來。我想去未來看看,我們今後的生活是什麼樣的。」肖輝猶豫了一下,顯然也不能確定在自己是否能夠扛過,他接着和雪中春信溝通到,「當然,如果我沒能扛過的話,希望老雪爺爺你,能帶着我的屍體前往北海,將我的骨灰撒在大海里,這樣,或許有一天,我飄揚的骨灰,還能遇到我的爸媽!」 林氏接過銀票,略看了兩眼,回答說:「是。」

然後趕緊將書芷洛拉到了一邊,勸道說:「既然銀票已經找回來了,你就先回王府吧。」

書芷洛這一出手雖然是將銀票找了回來,但更是得罪了三房,老太太又向來偏心三房,她這再待下去恐怕又會被老太太一頓數落。

果不其然,書老太太用拐杖敲得地面叮咚響,指著書芷洛怒罵:「你個災星,只要你出現在書府,我們家指定沒有好事兒。」

只見書懷德癱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脖子上有明顯的五道青紫色淤青。

周氏和書茉涵、書思達和書思敏兄弟圍繞在他周圍,一邊抹淚一邊給他順氣。

書老太太向來見不得自己最疼愛的小兒子受半點委屈,見他此刻的頹敗情形更是心疼不已。

書茉涵哭哭啼啼道:「芷洛妹妹,縱然我爹有什麼過錯,但是他終究是你的三叔,是你的長輩,你也不能這樣對他啊!」

她對著書思達、書思敏兩兄弟一使眼色,兩個孩子立刻撲進書老太太懷裡撒潑打滾:「祖母,祖母,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書老太太向來溺愛這一對雙胞胎,見他們都哭得肝腸寸斷,拐杖在地上重重一觸:「來人,給我請家法。」

書思達人小鬼大,一聽祖母要請家法整治書芷洛趕緊從書老太太的懷裡起來,跑到正堂上,踮著腳尖將牆上掛著的一條皮鞭取了來,送到書老太太的手裡。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