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

中年婦女靠近看了一眼就覺得反胃的很,這裡面的屍體還很多。

他又帶著這群人來到前面的小水溝,這裡面也都是害蟲的屍體。

「桃林之所以變成這樣是因為害蟲大規模的襲擊,而且昆蟲的種類不止一個,有天上飛的地上跑的,一部分啃食種子,一部分進入地面吸收營養,你覺得都這樣了桃樹還能活嗎?」

章建軍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著他們。

「這…」

中年婦女有些不相信,但事實就擺在他們的面前。

「雖然你們這樣的人不值得我提醒,但我說都說了,這害蟲只在半夜出現,你們買上高濃度的農藥半夜在這裡等著,除完害蟲之後就沒事了,我可以等這個結果。」

說完章建軍就帶著鄭老漢回去了。

「爸,他們這樣說你應該反駁才是啊,憑什麼要受他們的氣?」

章建軍頗為無奈的開口,要是他回來晚了,這些人怕是要逼迫鄭老漢承認。

「唉,都是一個村子里的,抬頭不見低頭見,鬧掰了多不合適,他們也是著急。」

鄭老漢心善的人,性格又有點憨厚,從來不跟人結仇也不記仇,倒是讓章建軍有些無奈,不過這都是父親的選擇他也不能說什麼。

夜晚,章建軍拿了被子打算在客廳睡下,鄭小梅就走到他的跟前。

昏暗的燈光下依舊可以看到鄭小梅羞紅的臉。

「既然已經是夫妻了就沒必要分床睡了。」

鄭小梅小心翼翼的說著。

「好…」

章建軍有些生硬的拿著被子,不過晚上他還是沒亂動,鄭小梅也是一動不動,不知多久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門外就傳來敲門聲。

「誰啊?」

鄭老漢很早就出去了,家裡只剩下他們二人。

章建軍迷迷糊糊的過去開門,就看到昨天的一行人過來了。

「章建軍,實在不好意思,昨天是我們疏忽了,是我們的問題,你說的方法果然有用,咱們的桃樹都好起來了。」

昨天蠻橫無理的中年婦女都變溫柔了幾分,身後的年輕人也是一樣。

「這是給你的補償,還請你收下。」

章建軍望著她手裡拿著幾張鈔票,應該是湊起來的,索性拒絕了。

「行了,知道冤枉錯了就行,回頭跟我爸好好說說讓他不在意就行了,他哪被人這樣冤枉過。」

就在這時,章建軍的腦海里突然湧現出一個想法。 臨近五台山,太皇太后又膽怯了,堅決要停下來休整兩日,康熙有些困惑了。

婉妍叮囑鈴蘭準備晚膳,康熙的怒吼聲,從大帳傳了過來,婉妍趕緊看向跟前的李德全。

「李德全,萬歲爺是怎麼了?」婉妍好奇道。

「貴主兒,據說太皇太后隱瞞了事兒,此次這麼着急趕過去,完全是為了先帝。」李德全壓低了聲音說道。

剛才,他在御前伺候,聽到了一些風聲。

婉妍錯愕的看向李德全,她對先帝爺的印象可不深,婉妍在世,她只是偶爾被佟國維夫人帶去給佟太后請安。

「額娘那邊…..」婉妍更擔憂佟太後會想不通的。

「佟太后得知這個消息,情緒還是很穩定的,貴主兒,您在偏殿內呆一會,這會子絕對別出去。」李德全趕緊叮囑。

「知道了,一會給阿諢泡一杯菊花茶,讓他降降火氣。」婉妍點頭了。

打發了李德全后,婉妍坐在了靠窗戶的書桌前,繼續的抄寫着佛經。

五台山之行,年邁的索尼、佟國賴都隨行了,婉妍時常會送些吃的,卻無法直接回去的。

太皇太后在,她要越發的規矩,否則,太皇太后第一個會發難的。

大帳內傳來了砸東西的聲音,因為在地上鋪設了厚厚的地毯,茶杯跌落的時候,完全沒有什麼聲音的。

「主子,下午茶準備好了。」鈴蘭拎着食盒進來了。

婉妍略微交代了奶嬤嬤幾句話,獃著鈴蘭一起去了大帳。

梁九功正指揮奴才們收拾東西,婉妍快步走上去請安。

「阿諢….」康熙聽到婉妍糯糯的聲音,本來動怒的神色,瞬間擠出了一抹笑容。

「婉妍,怎麼過來了?」康熙的聲音裏面含着一些幾分的怒氣。「剛才吵着你了?」

「阿諢,怎麼這麼大的怒火?」婉妍無辜的問道。

「好了,先坐下吧,下次會小聲點的。」康熙直接說道。

婉妍指了指一旁的桌子,鈴蘭把下午茶放在了桌子上,婉妍靠近了康熙的身邊。

「阿諢,您若是再動怒,別嚇着我成不!」婉妍極少會提出來要求,這次算是一個意外吧。

康熙牽着婉妍的小手道:「好,我定然不會再嚇到你了。」

二人喝着下午茶,康熙發現是菊花茶,不是常用的龍井,不禁皺着眉頭。

「阿諢,降火!」婉妍僅說了一句,「一會晚膳時,咱們再吃點好的,為何要停在這裏,不是很快道了五台山了嗎?」

康熙冷哼一聲:「太皇太后是不想過去,生怕會碰到不該碰的人!」

婉妍沒接話,發現康熙的怒氣還真的不小。

「阿諢,咱們說好了!」婉妍說道。

康熙笑着點頭:「婉妍,這次去五台山,你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見到一個人。」

婉妍一臉懵,有些不明白他所說的話,心中更是想着之前的消息。

「你都沒想過,皇阿瑪居然還在。」康熙冷冷的笑道。

呃呃呃!

婉妍衣服驚呆了的樣子,康熙笑的很難看,眼神里流露出了哀傷的神色,不禁覺得有些同情他了。

「阿諢….你說是真的嗎?」婉妍不敢相信的問道。

「嗯,」看過你下苦笑起來,「當初,我以為他不在了,從8歲起,我就要承擔一個帝王的責任,如今,居然說是還在!」

婉妍走到了前面,趕緊抱着他,讓他可以靠在她的肩膀上,給了他一些力量。

「阿諢,若是見到了,您該怎麼辦?」婉妍想要轉換一個話題。

「不認!」康熙堅定的說道,「已經不在了,外人是都知道的,現在,太皇太后就算是反悔了也不可能。」

最近,先帝爺的事兒,鬧騰的厲害,朝堂上一些權臣們都得知了消息,佟國賴和索尼二人隨駕過來,完全就是為了控制局面的。

「阿諢,你先別動怒,先喝點茶水….」婉妍趕緊端了一杯水遞給了康熙,讓他別惱火。

康熙冷冷的凝視着前方,兩位老臣都來了,擔憂會控制不住局面。

「主子,佟國賴大人來了!」李德全從外面走了進來,直接告知給康熙。

「瑪法?!」婉妍好奇道道。

康熙點頭,讓李德全趕緊迎進來。

佟國賴剛要請安,就被康熙一把給攙扶住了。

「郭羅瑪法,您別多禮了,和我說說具體的情況吧。」康熙對佟國賴很是放心,讓他秘密前往了五台山,先要去了解一下具體的情況。

佟國賴為難的瞧著婉妍,瞬間,婉妍的心就跌倒了谷底,看來,傳聞應該不虛。

「玄燁啊,讓索尼來解釋吧,我畢竟,常年在西北坐鎮,可能有些分不清。」佟國賴無奈的說道。

「郭羅瑪法,我有心理準備,索尼沒讓您上去?」康熙看着佟國賴說道。

佟國賴頷首:「索尼親自上山的,我瞧著下山的神色不是很好,我是沒有分辨出來。」

康熙點頭:「郭羅瑪法,您之前一直在外面駐守邊陲,會沒有發現是正常的。李德全,宣索尼進來。」

李德全正要宣索尼,康熙則看向了婉妍。

「婉妍,去屏風後面坐着,別發出聲音。」康熙讓婉妍先去屏風後面躲避一下,在外面是無法瞧見屏風裏面的人的。

婉妍快步獃著奴婢們繞過了屏風,鈴蘭更把桌子上的下午茶,挪到了屏風後面的桌子上。

婉妍坐在椅子上,聽着索尼蒼老的聲音響起。

康熙停了很長時間,才讓索尼起身,面對索尼,他居然沒是卡殼了,無法響起該如何來問了。

「索尼…..」康熙看着索尼,薄唇輕啟,在動了動,卻無法繼續說了。

「萬歲爺,奴才只能說,那位大師與先帝爺有幾分的相似,絕對不是吳良輔。」索尼的話,讓康熙的龍目圓瞪。

當初,康熙登基第二年,曾經見過一個面慈的和尚,康熙總覺得此人在什麼地方見過,如今,他總算是想起來了,這位不是先帝爺嗎?

「皇瑪嬤從來都是清楚的?」康熙問道。

「奴才認為,應該是….」索尼點頭了,他心中明白,婉妍應該在御帳伺候,皇后則在兩宮太后的身邊伺候着。

「好了,你們都跪安吧。」康熙揮揮手,讓二人直接離開。

。 才知道人們口口相傳的那個偉人,實際上是姜明,而白吳所做的一切都是他在暗中推波助瀾,只不過他是被姜明強行推出來擋槍的。

姜明無所謂的笑了笑,他對這些功名利祿並不在意,在末日里,變強才是最主要的,有了實力,這些浮雲一般的東西,唾手可得。

車子在城主府門前停下,唐武明以及一眾燕京主城的高層都已經在門口迎接。

見姜明和曹江海兩個人從車上下來,唐武明笑著伸出手說道「姜明老弟,好久不見啊。」

姜明伸出手和唐武明握在一起,露出很官方的笑容客套道「哈哈哈,好久不見啊唐總司令,近來可好啊?」

「呵呵呵,我還是老樣子,不過和你們相比,我已經老了,這個世界以後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

「唐總司令說的哪裡話,您正直壯年,正是最巔峰鼎盛的時候,華夏國的未來還得靠您來維護。」

兩個人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在一群軍官高層的簇擁下走進了城主府內。

姜明跟著唐武明到了他的辦公室,兩個人單獨相處。

坐下之後,唐武明從身後的博古架上拿出一盒嶄新的茶葉,燒了一壺熱氣騰騰的開水開始泡茶。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