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我自己會查,不勞你們費心了。我勸你們還是走吧。我們至上大世界不歡迎你們!」至上大聖厲聲喝道。

楊恆遠遠看著幾個大聖的交談,突然開口喝道:「這件事證據確鑿,根本不用查了。興業宗的一個至聖境界的修士因為不答應參與此事,被人到處追殺。如果至上大聖不讓我們進去,說明他們所做的一切跟你脫不了關係。」

話音一落,所有的修士都朝著他看了過來。

至上大聖的冰冷的眼神投在楊恆身上,使得楊恆不禁打了個冷顫,不由自主地往後退去。

「你算什麼東西?這裡有你說話的份?」至上大聖喝道,一個強大無匹的威勢朝著楊恆壓了過去。

無極大聖馬上就站了出來,冷聲道:「他是我的徒弟,他說的話就代表我們說的話。如果至上大聖不讓我們進去,那這件事就一定跟你有關係。今天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說道後面,他的語氣變得越來也鋒銳,手裡祭出一串佛珠。

「無極大聖,你先拖住他們,我來把這裡全部封鎖,今天一個都不能逃走。」萬獸大聖怒吼一聲,開始在周圍布置陣法。

「哼,既然你們鐵了心要污衊我至上大世界,我今天就看看你們到底有什麼本事。」至上大世界冷聲一喝,十幾道人影又從陣法里沖了出來。

楊恆看到衝出來這些至聖境界的修士中,馬上喝道:「這些修士中有幾個就是拍賣行和興業宗的,這件事肯定是至上大聖指示的!」

「殺了他們,一個都不能讓他們逃走。」至上大聖再次喝道,手裡祭出一支長槍,朝著無極大聖刺去。

一個中年修士馬上就沖了出來,對楊恆吼道:「沒想到你一個至尊境界的修士居然發現了這麼多事,枉我們上次還幫你對付風海派和奇謨宗。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今天就看看是你死還是我死!」楊恆冷哼道,全身的氣勢爆發出來,戰意激揚,舉起虛天劍,「星空領域劍」劈了出去。

一陣白光晃過之後,一道黑色的劍芒在空中一閃,朝著中年修士劈了過去,只聽到無數驚雷炸響的聲音。

中年修士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那道黑光已經到了身前,隨之而來的還有領域的壓制。

他雖然不懼,但是對方以至尊境界修為,能表現出這樣的實力,倒是讓他吃了一驚。

「就算你的實力再強,在至聖境界的修士前面還只是一個螻蟻。」中年修士鄙夷地說了一句,馬上將自己的領域釋放出去,同時祭出一面白色的鏡子,發出一陣刺眼的白光,將黑色劍芒給淹沒掉。

他臉色的表情看起來很輕鬆,心裡卻很沉重。楊恆祭出法寶的時候他就看出那是一件聖級上品的法寶,而他自己的是聖級中品法寶。

再加上對方出手的速度之快,連他用眼睛都看不太清楚,要比他快好多倍。即使他能殺得了對方,那也絕對是慘勝。

楊恆看到中年修士散發出來的氣勢,估計對方應該是突破到至聖境界不久,只是領域境的修為。

但是對方的法寶發出的拿到白光,那他有些疑惑。白光中似乎已經沒有了大道的力量,而是另外一個他沒見過的力量,要比大道力量強悍不少。

他的黑色劍芒就像一層薄紙,一撮就破。那道白色光芒勢如破竹,朝著他蔓延過來。

「星空輪迴劍!」楊恆嘴裡一聲輕喝,手裡的虛天劍再次劈出,周圍這片空間頓時就被無數的黑色的劍芒所充斥。

一股輪迴大道的力量席捲出去,迅速將中年修士給籠罩。

「輪迴大道力量又怎麼樣,在法則之力前面,大道的力量不堪一擊!」中年修士一聲冷笑,一股強大的力量散發出來,他周圍的輪迴大道的力量瞬間就消失地無影無蹤。

法則之力?楊恆心中一頓,難道突破到了至聖境界之後,領悟的就是法則之力?

他修鍊的速度雖快,但是對這個法則之力卻還是一無所知,也沒向道靈問過。

不過現在他也管不了這麼多,即使對方的法則之力要比他的大道力量厲害不少,他也不是完全沒有一戰之力。

他看到拿到白光被他的劍芒湮滅掉了之後,祭出六道雷劍劈了出去。

中年修士看到對方把自己的這招接了下來,還沒來得及有其他的動作,聽到空中雷聲大振。六道比盆還大的雷電,像是六把破天之刃朝著他劈了過來。

他看到這個至聖境界修士強勢出手,心裡越來越驚駭。也不再想著該怎麼把對方殺掉,而是在想他今天能不能活著離開這裡。

怔忡間,他手裡的鏡子發出一道白光將他的身體全部籠罩,宛如一個白色的蠶繭,圍的水泄不通。

「轟…」

雷電劈到白光上之後,發出六道炸響聲,白色的光芒迅速的暗道下去,只剩下稀薄的一層,彷彿隨時會碎裂。中年修士的身體被劈地不斷往下落去。

「要不是他的法則之力要比大道力量強悍不少,這一擊就能要了他的命了。」楊恆心裡暗道,再次施展出「星空輪迴劍」,無數的劍芒劈天蓋地地砍在了中年修士的白色光芒上。

此時的萬獸大聖已經將周圍的空間給封鎖,他馬上就來到了楊恆的旁邊,笑道:「我剛剛還擔心你堅持不了多久,沒想到是他堅持不了多久。你這實力也太逆天了。還是讓我來吧。今天一定要速戰速決!」

他說完後身體一閃,直接出現在了中年修士旁邊,一拳砸了過去,直接砸穿了對方的身體。

中年修士任何聲音都沒有發出來,直接變成了一具屍體從空中落了下去。

「至聖境界巔峰的實力果然恐怖!」楊恆在旁邊看得心驚不已,至聖境界巔峰的修士想要殺他,估計只要動動手指頭就可以了。這也讓他迫切地想要快點將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 本來雲飛的心情是極好的,但是知道周補衣誤會自己以後,雲飛的心情晴轉陰了,否則,肯定是要一路哼着小曲兒的,現在只剩下哼哼了。

雲飛沒有回客棧,而是先去給錢掌櫃等人拜了年,在錢掌櫃的問詢下,雲飛把見城主的事跟大家說了,大家也都放心了。雲飛被留下吃了中午飯,下午就回客棧了。

雲飛也想着去跟周補衣道個歉,但是現在人家在氣頭上,說什麼都沒用,只好把這事壓着了。銀子到手了,雲飛也沒去蘇府,現在人家官府都放假了,難道要把銀票給蘇定方嗎?等初七以後再說吧,想完這些,雲飛就像找陶然聊聊建築材料的事,結果到處找不到人,一問才知道,原來陶然又跑去陶窯了,雲飛心裏暗贊,陶然有成爲科學家的潛質。

駕車來到陶窯,果然看到陶然在忙碌着,雲飛也沒說話,就這麼看着。

“見過城主了?城主長什麼樣?”陶然一邊忙着一邊跟雲飛說話。

“很帥,只是比我差了那麼一點點。”雲飛無恥地說道。

“哦,那也不怎麼樣啊,我很懷疑你的審美觀,帥也可以亂用?”陶然當然不買雲飛的帳。

“就知道頂嘴,那些建築材料怎麼樣了?等着用呢。”雲飛岔開話題。


“我今天剛來好吧,催什麼催,我又不是神!”陶然說道。

“嗯,你確實不是神,我看你像神棍,天天神神叨叨的,那個玻璃不着急弄,最急等用的是石灰和瓷磚,瓷磚應該很容易,你現在就可以做出來,但是我現在需要一種很結實的瓷磚,鋪地用的,你多想想辦法。”雲飛毫不留情的下達任務。


“瓷磚鋪地?不滑嗎?”陶然奇怪道。

“當然滑,特別是灑上水之後,所以這方面你也得處理下”雲飛又加大任務量了。

“…….”陶然沒回答,估計是有心無力了。

“你不回答,我就當你默認了,好孩子,好好幹,我先走了。”好吧,陶然躺着也中槍了,原來不回答也不行…

雲飛回到客棧,在櫃檯處找來紙和筆,然後就回自己房間了。

“嗯………一百畝左右,那就是將近六萬六千七百平方米,如果是正方形的話,邊長就是……二百五十多米?“雲飛咬着筆計算到,計算到後來自己也驚訝了。

“二百五十多米?好長啊。。。建什麼樣的房子好呢?而且,往後還有二百五十多米呢,用不了這麼多啊。。。。。。“雲飛陷入苦惱中。

“得!先去問問大概情況,然後回來好好設計下,一定要鎮住所有人,特別是周補衣!雲飛也不知道,其實他無意中也在針對周補衣。。。。。。

“伯父~小子又來了,沒打擾到你吧。”雲飛對蘇定方說道。

“沒有,我在家也閒的慌,有你來說說話也算是解悶了。”蘇定方說道。

“是這樣的,伯父,銀子我已經湊夠了,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到哪裏交銀子?交了銀子後什麼時候那塊地我纔可以動土?”雲飛問了一連串的問題,但是卻被人家無視了。


“這麼快就湊到銀子了?你客棧賣了也沒那麼多銀子,別說你,就是白家要湊,也得變賣家產。”蘇定方直接無視後面的問題,而是吃驚雲飛能這麼湊夠一百萬兩銀子。

“呵呵,小子哪有那能耐啊,找人借的,伯父,那我問的事?”雲飛笑着說道。

“哦哦,不過有人敢借給你這麼多銀子,不是關係非常好,就是有很大魄力,看好你,你小子真有一套啊。”得….又被蘇定方無視了。

“是是,承蒙人家信賴,伯父,您看我問的事?”雲飛再次問道。

“啊?你問什麼了?”蘇定方已經忘記了,雲飛又說了一遍。

“哦,初七那天你去城主府找許管事就行,付了銀子後,地就屬於你了,隨便你動,地上的建築或其它東西也都是你的了”蘇定方說道。

“哦,那您知道那塊地長寬各有多長嗎?”雲飛問道。

“嗯。。。具體我也不太清楚,你還是自己去看看吧,緊挨着城主府,靠東面的就是”蘇定方想了想說道。

“好的,伯父,那我就先告辭了,現在就過去看看。”雲飛說走就走,也是個急性子的人。

駕着馬車來到城主府,繼續往東走,終於看到城主府的東圍牆了,緊挨着的那片建築羣就是自己的了,雲飛心裏有些小激動,由於進不到裏面去,雲飛只能在路邊馬車上看個大概。

這片建築羣規模很大,不過都是一層的,一排一排的,房子與房子之間的空地上還有長的很高的枯草,由於很久沒有人居住了,顯得死氣沉沉的,走到東頭,有一條通往北面的小路,路的東面是住宅或者商鋪,西面就是廢棄的宿舍了,雲飛估算了下,臨街的長度大約一百五十米左右,顯然這不是正方形的,所以雲飛駕着馬車順着小路往北走,走了大約四百來米就到頭了,再往後就是住宅了,而且住宅與廢棄宿舍之間也有一條小路,雲飛計算了下,其實整個宿舍區不到一百畝,但是也差不多了,心裏有數後就打道回府了。

“這麼大的地方也用不了啊。。。”雲飛再次咬着筆躺在牀上。

“靠城主府這邊用一百來米作爲建客棧使用,再往東就建幾間商鋪吧,正好瓷器也需要商鋪售賣,其他的就出租好了。可是後面呢?總不能都空着吧。。。”雲飛還在思索。

“算了,先不想了,既然知道地方大小了,設計個客棧樣式吧。”雲飛自言自語道。

然後就一邊回憶,一邊畫,有時候覺得不好,劃掉重新畫。。。。。。


正月初七,客棧裏的夥計都來上班了,雲飛打聲招呼就出門了。

“站住,幹什麼的?”一個士兵橫在雲飛面前喝問道。

“我來找許管事,他認識我的。”雲飛解釋道。

“你叫什麼名字?過來登記下,然後在這候着。”士兵的臉色依然是那麼“酷”。

等了半個多時辰,許管事終於迎了出來。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白掌櫃,那個侍衛已經被我訓斥了,居然敢怠慢貴客。”許管事客氣地拱了拱手,雲飛心想,這送了銀子,待遇果然不一樣。

“沒事的,許管事,事情是這樣的,日前聽城主大人說,這裏的宿舍區要處理掉,這不,城主大人讓我今天來找您交錢來了。”雲飛擡出了城主大人。

“哦,這樣啊,沒問題,你跟我來。”許管事說着,引領雲飛來到他辦公的地方。

“雲飛啊,咱們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我實話跟你說,這廢棄宿舍這塊地確實很大,除了那些大戶人家買來做宅子,基本沒什麼用,花一百萬兩,太不值得了。”許管事好心提醒道。

“我知道,謝謝許管事了,我買來留作別的用處,不會吃虧的。”雲飛感謝道。

“嗯,你清楚就最好了,我也是怕你年輕,一時衝動。按說這塊地的標價是一百萬,但是我有權做些價格上的調整,就咱倆的關係,怎麼着我也得想辦法給你省一省,你稍等,我看下卷宗”許管事說道。


雲飛心裏可樂壞了,原來還可以打折啊,這真是,是官就有私,是私就有弊啊。

“雲飛,我看了卷宗,發現近幾年地價下跌了不少,有了這個藉口,我就可以適當下調出售價格了,這麼地,你就支付八十萬兩銀子吧,地契什麼的我都帶來了,交完銀子,地就是你的了,隨便你怎麼處理,或賣或自用都可以。”許管事說道,雲飛嚇了一跳,就這麼輕鬆地就省了二十萬兩?

“多謝許管事!”雲飛這是真心的感謝,二十萬兩啊,不是小數目啊,人家要是不說能降價,雲飛也不知道啊,“但是許管事,我只有一張一百萬兩面值的銀票,您看?”

“沒事,把銀票給我,我拿去賬房給你找零。”許管事很是貼心,雲飛坐等就可以了,不一會兒功夫,許管事就回來了,將手裏拿着的兩張銀票遞給雲飛。

“許管事,這一張你收回去,有道是見面分一半”雲飛把其中一張銀票又推了回去。

“不不不,雲飛,我真的不是爲了想要你的好處,才幫你省銀子的,我只是覺得咱們爺倆雖然只相處了一天,但是你給我的感覺非常好,一句話,我就是喜歡你這小子,能幫上忙得,我肯定幫,所以這銀票你拿回去。”許管事把銀票往雲飛手裏塞。

“不不,許管事,您要是這麼說,這銀票就更得給您了,既然您看的起小子,小子也不是吝嗇的人,有福同享這句話小子還是知道的,莫非許管事是嫌少?”雲飛認真地說道。

“這……..也罷,你小子夠豪氣,十萬兩啊!我一輩子都賺不了這麼多!”許管事感嘆道。

“這就對了,以後咱們爺倆接觸的機會還多着呢,小子還得請您老多多關照,既然已經完事了,那小子就先告辭了。”雲飛告辭道。 萬獸大聖將中年修士解決之後,身體一閃,馬上又將另外一個至聖境界的修士給解決掉。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有五個修士死在了他手上。

楊恆經過剛剛交手,已經對他的實力有了底,也不打算再出手。他估計他現在面對實力強一點的世界境修士,也能有一戰之力。

剛剛那個中年修士實力只能算是至聖境界裡面墊底的,要是對方的空間大道的力量和蛟龍族的大長老一樣,修鍊到圓滿的話,他也不見的會有這麼輕鬆。

他轉頭朝著遠處的無極大聖和至上大聖看去,頓時就嚇了一跳。他們動手的時間並不久,但是無極大聖已經受了傷,看樣子傷的不輕。

至上大聖修鍊的功法好像跟棟竜尊者差不多,帶著一股極其邪惡的氣息,身體周圍散發出一股強大的血煞之氣,攻擊也凌厲無比。

「萬獸大聖,差不多了就趕快過來幫忙!」無極大聖看到萬獸大聖已經殺了七八個至聖境界初期的修士之後,大聲喊了一句。

「好!」萬獸大聖嘶吼一聲,像是一隻凶獸的咆哮,他的身體隨即出現在無極大聖旁邊,全身散發出一股狂暴的獸性,彷彿充滿了無盡的力量。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