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星空中,光明規則和空間規則更加活躍,無數熄滅了的恆星閃爍不停。

玄一抬頭,向某一方位望去。

殷元辰問道:「難道是光明神殿的神尊,得知了我們的行蹤,追來了幻滅星海?」

玄一一言不發,眼神中充滿了冷凜和漠然,道:「阿樂雖然死了,這個孩子卻還是有用的!帶上他,跟我走。」

……

《萬古神帝》的漫畫上線了,在國內最大的漫畫平台「快看」app上更新,小魚去看了一下,畫得很不錯,超出預期。大家趕緊去看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周凱:你好,我想要定外賣,請問可以嗎?

張靈:可以的,我讓我同事給你送,因為我已經下班了。

看着張靈給自己的回復,周凱基本上就確定了張靈是在奶茶店上班,既然是這樣,那麼自己明天早上去找她也可以。

周凱:好的,謝謝你。

雖然買奶茶只是自己的一個借口,但是周凱還是給鄭源點了一杯奶茶,畢竟做戲要做全面才是。

張靈看着地址就是自己這一個小區的,心裏很是開心,覺得自己還可以在蹭一杯,反正都是要往這裏送,所以張靈二話不說,就給自己也點了一杯。

知道了張靈的下落,周凱就趕緊給沈懿周打電話,畢竟沈懿周也挺着急的,如果自己今天晚上不能告訴沈懿周張靈在哪裏,估計沈懿周一晚上都睡不好。

看到了周凱的來電,沈懿周立馬就接了起來,很是慌張的問道。

「喂,怎麼樣了,找到了嗎?」。

「找到了,她現在在一個奶茶店工作,我明天再去看她,她已經下班了。」。

聽到了周凱的話,沈懿周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了,可是一刻不見到張靈,沈懿周的心就不能完全的放下來。

「好的,那你明天記得去幫我看一下她,看一下就可以了,我自己去找她,不要告訴她你是我的朋友,不然我怕她到時候會搬走。」。

想着張靈這一次不管怎麼樣都不告訴自己她在哪裏,看樣子是真的鐵了心要瞞着自己,如果她知道了自己托關係找到了她,一定會悄悄的搬走。

「好的,那我們明天就假裝去買奶茶,看樣子她過的挺好的,你也不用擔心了。」。

周凱聽到沈懿周的聲音也比之前淡定了一下,自己也就放心了,不過聽到沈懿周說自己要回來找她,周凱就在心裏嘆了一口氣。

看着沈懿周如此在乎這個,周凱心裏很是欣慰,發自內心的希望他可以好好的,畢竟,沈懿周是要有多愛這個人才能放下王優,如此對她?

周凱想着,這個張靈應該也是一個值得沈懿周這樣做的人,也希望張靈可以好好的,因為沈懿周應該再也承受不住這樣的失去了吧……!

掛了電話過後,沈懿周攤在床上,人是找到了,可是他心裏還是會很害怕,立馬就訂了最近的機票,東西都不用收拾了,就這樣回去。

正在玩手機的張靈接到了奶茶店的另外一位同事的電話,想着自己馬上就可以喝到奶茶了,心裏很是開心,立馬就接通了電話。

「喂~」。

「喂什麼喂,快點下來拿你的奶茶!」。

電話里傳來同事無語的聲音。

「好的好的,我馬上下來。」,張靈說完,穿着自己的拖鞋就準備出門了。

到了樓下,看着自己熟悉的人影,張靈很是興奮的朝一個女孩子跑去。

「奶茶呢?」,張靈看着女孩子,很是開心的說着,就想要去伸手拿自己的奶茶。

「你說說你,你還好意思讓我給你送奶茶?」,女孩子一臉嫌棄的看着張靈。

張靈看着女孩生氣了,連忙賠笑臉,「哎呀,這不是順便嘛!」。

女孩子對着張靈翻了一個白眼,「來,給我送上去。」。

女孩子把兩杯奶茶都遞給了張靈,張靈看着女孩子一臉的懵逼,還以為女孩子是給自己準備了兩杯奶茶,正想說自己只要一杯就可以了,結果女孩子接下里的話,讓張靈知道自己原來是想多了。

「想什麼呢?」,女孩子看着張靈這樣樣子,就知道張靈肯定是以為兩杯都是給她的。

「怎麼了,不是給我的嗎?」,張靈看着女孩子,有一些迷惑的問道。

「你以為呢?給你一杯就夠了,還想要多少?我是讓你把別人點的外賣幫我送上去!」。

女孩子看着張靈實在是很無語,覺得張靈想的確實是有一點多。

聽到了女孩子的話,張靈尷尬的笑了一下,「嗨,送就送嘛,怎麼感謝我幫你送外賣?」。

女孩子聽到張靈的話,恨不得一腳給張靈踹過去,「你還好意思?這奶茶都是我給你送的,我然讓你順便一下,你還要我感謝你?」。

「好了好了,不和你說了,我先去送奶茶了。」,張靈看着女孩子很是適可而止的停住了話題。

「好的,我也要回去了,現在店裏忙的要死。」。

女孩子說完,就騎着電瓶車準備回去了。

張靈看着女孩子走了,自己也上樓了,看了一眼杯子上的訂單信息,張靈立馬就興奮了,「就在我隔壁,正好,也不用到處去找了。」。

鄭源剛好洗完了頭,就聽到了門鈴聲,「來了。」。

「你好,你點的奶茶。」,張靈看着鄭源,很是熱情的笑了一下。

看着自己的領居是一個這樣可愛女孩子,張靈想着自己來了好幾天了,還沒有來得及拜訪一下他們。

「奶茶?」,鄭源一臉疑惑的望着張靈,「我沒有點奶茶啊?是不是你們弄錯了?」。

張靈看了一眼訂單上的信息,在一起確認了一下,「沒有錯啊,請問你是叫鄭源嗎?」。

鄭源看着張靈點了點頭,「但是我真的沒有點奶茶。」。

「你的電話后四位是不是1898?」,張靈看着鄭源,在一起問道。

聽到了電話號碼,鄭源就明白了,原來是周凱給自己點的奶茶。

「哦,是的,不好意思啊,這個就是我的。」,鄭源看着張靈,很是尷尬的笑了一下。

「沒事。」,張靈看着鄭源,很是親切的說,「沒有想到我們這麼有緣分,我就住你們隔壁,前幾天剛搬來的,正想着找一個機會拜訪一下你們,然後你就在店裏點了奶茶。」。

鄭源聽到張靈的話,立馬就熱情了許多,「哦~,真的嗎?你還在奶茶店工作?」。

鄭源看着張靈,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很是親切,就像是以前就認識一樣,尤其是張靈對着自己笑的時候,她覺得這個感覺很是熟悉。

「對呀,以後喝奶茶可以告訴我,因為我們員工是免費的。」。。 黑霧鬼域的強度提升到八層之後,原本籠罩北陽市的白霧鬼域直接就被壓制了,從而消失在了大眾的視野當中,取而代之的是更為詭異的靈異現象。

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焰、散發著腥臭的滂潑大雨、漆黑如墨的詭異霧氣,以及覆蓋了城市地面的渾濁積水。

這就是蘇慕白鬼域的全貌!

可以這麼說,此時除了極個別的地方之外,整座北陽市都已經被蘇慕白所「接管」了,城市裡面所發生的一切都逃不過他鬼域的感知。

而這個「極個別」的地方就包括了蘇慕白之前進入過的那片商場,金源世紀購物中心!

那片商場非常詭異,蘇慕白一開始以為鬼城的源頭就在商場裡面,可當他走進去的時候卻進入到了另一處靈異之地。

那是一片極其詭異的靈異空間,不存在於現實當中,在那片靈異空間當中,屬於蘇慕白的黑霧鬼域都被徹底壓制了。

此時,這座商場依舊展現出了它神秘的一面。

蘇慕白的鬼域籠罩了整座北陽市,卻唯獨無法覆蓋這裡,不論是從天而降的黑色雨水,還是翻湧瀰漫的黑霧,亦或是覆蓋了城市地面的積水,都無法靠近商場所在的那片區域。

所有的靈異現象在抵達商場周圍時全都消失於無形,彷彿商場所在的地方與蘇慕白所在的北陽市形同兩個世界,已經不在同一片空間了。

然而此時蘇慕白的注意力卻沒有放在詭異的商場上面,而是看向了城市的另一個方向。

在距離蘇慕白所在街道大概三四公裡外的地方,有一所名為「北陽市職業技術學院」的學院。

蘇慕白看的正是這所學校,準確來說,他是在看學校里的一個「人」,一個本來並不存在的「人」。

蘇慕白的鬼域籠罩了整座北陽市,城市裡面發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感應當中,之前黑霧鬼域強度提升,白霧鬼域消失的瞬間,原本空無一人的職業技術學院裡面就憑空多出了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身形有些虛幻,且不知道性別的人影,至於年齡那就更是不詳了,因為人影全身都籠罩在一層白霧之中,與之前覆蓋了整座北陽市的白霧鬼域一模一樣的白霧!

宛如實質的白霧環繞,即便是蘇慕白也無法看穿那片霧氣,從而看清白霧裡面那道身影的模樣。

「鬼城事件的源頭么?」蘇慕白的目光一凝,心裡暗暗猜測著。

之所以蘇慕白會認為學校里的那道人影是鬼城事件的源頭,不止是因為環繞在對方身體周圍的白色霧氣,還因為對方出現的時機。

蘇慕白的鬼域剛剛壓制鬼城的鬼域,這道人影就以這詭異的形象突然出現在了那所學校之中。

「究竟是不是鬼城的源頭,去看看就知道了。」蘇慕白心裡想著,隨後一步邁出,直接使用鬼域的能力瞬移到了職業技術學院的教學樓中。

北陽市職業技術學院總有四棟公共教學樓,而蘇慕白所到的正是教學一樓,也是那隻厲鬼所在的樓層。

那個身影隱藏在白色霧氣里的厲鬼就在1號教學樓的401教室,而蘇慕白此時就站在401教室的門口。

教室的大門是關著的,透過教室大門上的玻璃可以明顯看到屋裡的環境昏暗無比。

除了那個站在教室講台上的厲鬼身體周圍是白色的霧氣以外,其他地方全都被蘇慕白的黑色霧氣所覆蓋了。

踏踏踏!

蘇慕白邁步,用手推開了自己身前的教室大門后徑直走了進去。

隨著蘇慕白的進去,原本就昏暗無比的環境變得更加黑暗了下來,就連纏繞在厲鬼身體上的白色霧氣的顏色彷彿都變得暗淡了許多。

很顯然,蘇慕白的恐怖程度要比那隻厲鬼高,他的黑色霧氣已經對那隻厲鬼的白色霧氣產生了一定的壓制。

「咦?」

蘇慕白進來以後並沒有第一時間就動手,而是打量起了教室里的環境,誰知這一打量還真讓他發現了一件詭異的東西。

之前他的視線全部都放在了講台上的那隻厲鬼身上,還沒怎麼注意教室里的其他東西,此時走進來后蘇慕白髮現在教室的後面竟然擺放著一面比他還高的落地鏡。

奇怪的是。

這面鏡子只能用眼睛去看,無法用鬼域去感應,似乎鏡子有著隔絕鬼域探查的能力。

要知道蘇慕白的鬼域已經籠罩了這裡,但如果不是他走進來親眼目睹,依舊無法發現這面古怪的鏡子。

最為詭異的是鏡子裡面居然倒映著一個詭異的人,準確來說,是一隻厲鬼!

「鏡鬼么?北陽市負責人,陳峰所駕馭的厲鬼之一?這麼說,陳峰確實已經死了?不過也對,鬼城事件這麼複雜,恐怖程度也高,他一個只駕馭了兩隻厲鬼的馭鬼者被殺死太正常不過了。」

蘇慕白的心裡一動,對於401教室後面的那面鏡子,以及鏡子里的人影有了一絲猜測。

………………

與此同時。

另一座北陽市之中。

沈林邁步走在城市的街道上,同時不斷的打量著周圍的景象,試圖找到點什麼重要的線索。

從沈林進入這座城市到現在已經過去有一段時間了,在這過程中他一直在試圖找到兩座城市的互通點。

是的,在沈林眼中,他現在所處的這座城市與王小明他們所在的北陽市並不是同一座城市。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