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到你了,去裝逼吧!」幽冥笑咪咪地說道。

葉雄哭笑不得,敢情她覺得自己喜歡裝逼啊!

「各位,論功勞,我大哥任逍遙比我大得多了,還是他先說吧!」葉雄說完,面向任逍遙,說道:「任大哥,上去說兩句。」

「你知道我不喜歡出風頭。」

「簡單說兩句話唄,做人總得有個先後。」葉雄道。

任逍遙無奈,只能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場中間。

掌聲如雷。

「各位,我是任逍遙,也是轉世神將任逍遙,我知道大家直到現在還是對我有些誤解,我不必向你們解釋,你們只需要明白,我是站在神將轉世者一邊就行了,葉雄,輪到你了。」任逍遙說完,又一道流光回到葉雄身邊。

這話,說得夠高傲的。

但是,他的話別人都信。

如果不是他帶人前來,申箭跟葉雄可能已經完蛋了,這還不能證明他是站在神將轉世一邊嗎?

哪怕前世他幫的是陸青鋒,但是這一世,他站在葉雄這一邊。

周圍的人,目光落到葉雄身上,全都是火熱。

如果說,申箭跟任逍遙是這一次推倒光明神殿最大的動力,那麼,葉雄就是火車頭。

沒有他最先出手,沒有他的帶領,不會有今天的兩界之戰。

雖然他的實力不如任逍遙跟申箭,但是從某種程度上,他的貢獻更大。

任逍遙跟申箭成名已久,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但是葉雄是周圍的人看著一步步成長,到現在能跟任逍遙,申箭這些巨頭並排站在一起,給人更親民的感覺。

掌聲如雷,如潮,經久不息,比起任逍遙跟申箭,更猛烈,更持久。

「這傢伙,人氣真旺啊!」申箭嘆息。

「現在的他就像一面精神旗幟一樣,人氣能不旺嗎?」呂天照嘆了口氣。

以前,葉雄殺死葉問天的時候,他還很恨他,但是現在,不但一點都不恨,還很佩服他。

幽冥心裡湧起一陣陣地激動,感慨,有夫如此,夫復何求。

「你確實比起葉問天,更適合當統帥。」她喃喃道。

呂天照,申箭,一開始都是對他很有偏見的,但是現在都被他征服。

就連跟他們的對立任逍遙,看在他面子上,也幫助了他。除了實力跟人品之外,人格魅力,也是十分重要的一部份,她不敢想像,她以後會成長到何種地步。

「諸位道友,今天我很高興,也很激動,因為我們一起努力,把光明神殿二次推翻,將聖使全部斬殺,無論以後聖界會不會派人過來,派多少人過來,我堅信,他們的下場會跟現在一樣,因為我們真仙界,已經擰成了一股繩,一條不可斷的繩。」

「這一次的兩界之戰,之所以取得成功,很多人功不可沒。申箭跟任逍遙不必說,居功至偉,還有咱們的六道之中的成員,還有佛聖,三清道首,妖王,精靈王……」

說到佛聖,道首兩個名字的時候,葉雄輕描淡寫,好像雙方之間,從不曾跟他們發生過矛盾一樣。

從逼佛聖跟道首選擇站隊那一刻起,他已經決定,拋開跟他們之間的成見了。

雖然他們是牆頭草,他很不喜歡,但是不喜歡的人,不一定要當敵人。

因為相同的利益站在一起,未曾不可。

大道寺群中,周圍的弟子目光都落到佛聖臉上,發現他臉上有些尷尬,甚至難看,他們都沒有想到,在這種時候,跟師尊有仇的葉雄,會提及師尊的名字。

對方的胸襟,何等之廣!

孟書琴盯著場中的男人,目光之中都是欣慰,無論他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決定跟師尊言和,還是他本性大度,都讓人她非常欣慰。

能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給這樣的男人,自己死也無悔了。

接下來,葉雄繼續說了一些話,簡樸而打動人心。

當他說完之後,潮水一般的掌心,再次經久不息。

……

大會之後,周圍的人久久不願散去,留下來暢談。

看著周圍出現少見的和諧,大家都很欣慰,真仙界多久沒有見過,這樣的盛況了。

葉雄剛回到人群之中,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葉雄,謝謝你。」

孟書琴走了過來,目光火熱地看著她。

葉雄本能瞥了身邊的幽冥一眼。

恰好,幽冥也在看著他。

「謝我什麼?」葉雄心裡有些緊張。

「謝謝你給我師尊恢複名聲,如果不是你的話,咱們大道寺名聲會大損。」孟書琴繼續道。

前夫請節制:老婆約嗎? 「這是應該的,畢竟佛聖也有貢獻。」葉雄不敢跟她太親近,害怕被幽冥看出來。

幽冥可不是楊心怡,她可是個醋罈子,要是被她知道兩人之間的關係,非爆發不可。

「不打擾你了,我先回去了。」孟書琴看出他的緊張,不想他難做,轉身離開了。

葉雄剛鬆了口氣,幽冥突然說道:「睡了人家,一句話就將人打發走了,不合適吧!」

這一句話,把葉雄嚇得整個人都幾乎跳了起來。

「胡說八道,我跟她之間,什麼都沒發生過。」葉雄連忙否認。

「真的?」

「當然是真的。」

「看著我的眼睛說話。」

葉雄不看她的眼睛,色厲內荏地喝道:「大丈夫行得正坐得正,我說沒有就沒有。」

周圍的人,不由得笑了起來,都被葉雄逗樂了。

誰也沒有想到,葉雄會這麼怕老婆。

「談正事,別說兒女私情的話。」葉雄打斷幽冥想說的話,嚴肅道:「申箭,任大哥,呂天照,咱們找個地方談談當年神將之戰的事情,我有些事情想要了解清楚楚。」

當年神將之戰,七人參加,除了陸青鋒活著,其餘六人都死了,這太詭異了。

婚婚欲睡:老公,約嗎? 他得好好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神將之戰背後,是不是有什麼大家不知道的秘密。 半小時之後,一行人相聚在一個小餐館裡面。

申箭,任逍遙,玄冥魔女,左不韋,九大神將之中,聚集了其中的四名轉世者,這是十分難得的。

更難得的是,當年幫助葉問天的三名神將,全都聚齊了。

如果加上任逍遙,那麼九大神將之中,就有四名轉世神將了。

四名神將加上自己,一共是五人,恰好足夠開啟帝墓,找到使用天命輪的辦法。

現在還有兩個問題,一個是左不韋還沒找到屬於自己的神器,另一個是,神將實力還弱,特別是左不韋跟玄冥魔女,兩人的實力還是太弱了,遠遠達不到任逍遙跟申箭的實力。

「大家都來齊,咱們還是開門見山說話吧!」葉雄首先發話,說道:「我叫大家過來,是有點事情要向大家了解清楚的,相信對於你們來說,也是非常想知道的。」

「有什麼話,亮開來說吧,別那麼客氣,大家都是有過命的交情。」左不韋道。

「幽冥,還是你來說吧!」葉雄目光落到幽冥身上,她是玄冥魔女,還參加加神將之戰,最有說話權。

幽冥點了點頭,這才說道:「我跟阿雄有件事情一直都非常奇怪,當年咱們七名神將大戰,以三戰四,如果按照實力來看的話,陸青鋒一邊實力比我們強得多,為何當年除了陸青鋒,其餘六名神將全都殞落,這是什麼原因?」

其餘幾人面面相覷,眼神之中也露出疑惑之色,顯然,他們也曾考慮過這個問題。

「我先說,我當初獨戰陸青鋒,他的實力還在我之上,最後我身受重傷,陸青鋒卻突然停了下來,根本沒有乘勝追擊,給了我機會施展無限重生禁咒。這一點,我一直都不明白,他當初明明有機會打斷我施展禁咒的,他為何要停手,給時間我施展禁咒?」幽冥說出自己一直都疑惑的事情。

「我當初身受重傷,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背後襲擊,最後連自己被什麼人殺的都不知道。」左不韋說完,目光落到以任逍遙身上:「任逍遙,是不是你出的手?」

任逍遙搖了搖頭:「不是我。」

「不是你,就那是暗虎跟華凌風了,但是我記得,當時華凌風跟暗虎獨合戰申箭啊!」左不韋道。

「我當初也被人從背後襲擊,也不知道是什麼人,但是我知道不是你們三個,我懷疑陸青鋒……」

此言一出,剩下的四人臉色微變,似乎明白,任逍遙為什麼重生之後,不再站在陸青鋒一邊了。

「當初,申箭被暗虎跟華凌風合戰,是不可能有時間偷襲我的,玄冥魔女跟陸青鋒大戰著,也不可能是她,再說,我也不覺得她有實力在背後襲擊我,一舉擊殺我,除了陸青鋒……」

「不是我,也不可能是陸青鋒,你死在我之前,這一點我很確定。」幽冥說道。

「沒錯,咱們之間都有水鏡,當初咱們大戰的時候,很注意盟友跟對手,因為每一個人的生死都會影響到大局,我記得清清楚楚,任逍遙的死,是在玄冥魔女之前的。」申箭說道。

「當時,幽冥跟陸青鋒大戰,陸青鋒不可能對任逍遙出手,這麼說,當初的大戰之中,還有人在周圍潛伏著,同對左不韋跟任逍遙出手,此人的實力甚至遠在你們兩個之上。」葉雄當下就猜測。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又是一陣震驚。

以任逍遙跟左不韋的實力,哪怕兩人受傷,也不可能有人那麼輕易殺掉他們。

「任逍遙,當初從背後偷襲你那人,用的是什麼神通。」申箭急問。

任逍遙回憶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對方沒有用任何的神通,是用絕對的元氣對我進行打壓的,實力不在陸青鋒之下,我只知道,他用的是道氣。」

「整個真仙界,除了神帝之外,還有誰有如此逆天的實力?」左不韋嘆息。

「就算有,對方為何不堂堂正正,光明正大,而是下如此手段?」申箭道。

一行人都想不明白,但是可以確定的是,當初的七人大戰,還有別人潛伏著。

「申箭,你是怎麼殞落的?」葉雄問。

「我獨戰華凌風跟暗虎,雙方都傷得很厲害,最後被一道流光穿心而過的,就句慚愧的話,我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我還以為是陸青鋒殺了玄冥魔女之後回來,從背後偷襲的。不過這樣看來,我的殞落也不是陸青鋒出的手,也是那個躲在暗處的王八蛋偷襲。」申箭咒罵著。

「你們有沒有考慮過,最有可能是什麼人?」葉雄問。

這人有如此實力,在各大神將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將他們斬殺,實力絕對不一般。

「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誰有這樣的實力。」申箭道。

「我也想不出來。」

「如果有,早就出名了,咱們九大神將在神界可是公認的神帝之下,最強者。」

「看來這個問題,只有等咱們飛升到神界再慢慢查探了。」

葉雄本來想陸青鋒跟自己說的話,跟他們說一遍,當初陸青鋒單純跟他說,支開路瑤,當時他的意思也似乎在告訴他,他也只是一顆棋子,還有更強大的人,在背後支配著他的命令。

「你,到底是誰?」葉雄心下暗暗想著。

還有誰,有這樣的實力?

「這件事情,只有咱們飛升到神界,再慢慢查了,咱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增強自己的實力,前往神界通道,再找機會飛升到神界。」任逍遙說道。

「任大哥,你對真仙界最熟悉,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咱們最快進階?」葉雄問。

「任逍遙,咱們現在都有相同的目標,有什麼辦法你快說,每次看到你們戰鬥,我們在旁邊當觀眾,我都快急死了。」左不韋十分沮喪,每次大戰都當路人,這種感覺真不好受。

「你們進階還是比較易容易,一會我指給你們兩條明路,但是葉雄,你想進階,就沒那麼容易了。」任逍遙目光落到葉雄身上,問道:「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地方嗎,敢不敢跟我去?」

葉雄點了點頭:「我去,必須去。」 「任逍遙,你說是什麼了地方,我們不能去嗎?」幽冥急問。r?a??nw?en?w?w?w?.?r?a?n?w?e?na`c?o?m?

「你們境界跟實力太弱了,那地方你們去了也沒用,作用不大。」任逍遙道。

「到底是什麼地方?」左不韋道。

「修羅境,聽過沒有?」

左不韋,跟幽冥相視一眼,都搖了搖頭。

葉雄也沒有聽說過。

「我聽說過。」申箭突然說道。

三人目光都落到他身上。

「玄武境有不少人去過,據說是一個浴血修羅的地方,這個地方,有無數的凶地,秘地,關卡,陣法,每突破一次,都會有相信的獎品獎厲,是一個十分殘酷,殞落率非常大的地方。」申箭繼續道。

「沒錯,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地方,也是修鍊的不二之地,只要能闖過修羅境,實力增漲非常快,而且實戰力也能飛快地增漲。」任逍遙說道。

「只要能進階就行了,危不危險沒什麼重要的。」葉雄道。

「既然這樣,那咱們就說好了,擇時出發。」任逍遙說道。

接下來,申箭,任逍遙跟葉雄決定前往修羅境,而且幽冥跟左不韋被任逍遙安排了一個地方,決定等他們實力進階到煉虛後期,再進入修羅境歷煉。

……

晚上,只有兩個人的房間。

葉雄跟幽冥並排而坐。

「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你不是跟我算過命,我沒那麼容易死嗎?」葉雄笑道。

自從得知葉雄要跟任逍遙去修羅境之後,幽冥都表現得不是很開心。

「我就擔心你會在修羅境之中,遇到那個生命之中,最大的宿敵。」幽冥擔心道。

葉雄伸出手,看著自己掌心命運線之中,那被今阻滯的地方,說道:「所謂宿命,不是說生命之中,認識很久的人,一直鬥爭的人嗎,怎麼可能在修羅境。幽冥,我一直在想,你說這個宿敵,會不會是我認識的人。」

「你認識的人,有很強大,對你有威脅的人嗎?」幽冥問。

葉雄搖了搖頭:「目前沒有,會不會這個人,現在是朋友友,而有一天,會發展成為敵人?」

蒙奇的事情,讓葉雄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個世界上,沒有永恆的朋友,也沒有敵人,朋友有一天可能成為敵人,而對手也有可能有一天成為朋友。

「你做任何事情的時候,一定要考慮,安全第一,明白嗎?」幽冥嚴肅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