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先上去。」李沖拍了拍牛翠花肩膀,說道。

「哥們兒,幫幫忙唄。」一個年紀二十五六歲的青年,向李沖擺了擺手。

李沖左右一看,確認對方叫的是他后,對著牛翠花道:「在這等我一下。」

於是向青年走了過去。

他看見,青年正在從大廈內往外搬著椅子,走上前道:「需要我做什麼嗎?」

青年頭也沒回道:「還有一個音響在門口,幫我搬過來就行了,我已經搬了好多趟了,實在搬不動了。」

李沖看了一眼高台右側,果然堆滿了東西。

點了點頭,李沖走到大廈門口,將音響拎起,準備拿給青年。

可就在這時,一個身穿夾克的男子,從大廈內走了出來,他的手裡,還拿著一個話筒,看其裝束,似乎是一位歌手,頭髮高高豎起,很酷。

「哎,你幹什麼的?誰讓你拿的。」男子連忙上前組織李沖。

李沖一愣,不由看向對方,對方也看向他,目光中閃過一絲鄙夷。

「別亂動,這個音響很貴的,八千多呢,弄壞了你可賠不起。」男子將音響抱起來,緩緩說道。

李沖剛要說什麼,就聽到身後傳來停車的聲,回頭一看,臉龐上露出了笑容。

清心日記 「哈哈哈……如果不是天師您說公司開業,我和老十還不知道呢。」

天九、天錢下了賓利車,就大笑著走來。

李沖笑道:「你們來的還挺早,先跟我上樓吧,裡面可有很多好東西,你們今天算是來對了。」

天九兩兄弟對視一眼,均是露出驚喜之色。

要知道,連李沖都說是好東西,那絕對是就是寶物了。

天九笑著點頭道:「那就有勞天師帶路了。」

李沖點頭,帶著天九兩兄弟走進了大廈。

抱著音響的男子見到這一場景,看了看不遠處停放著的賓利,又看了看進入大廈幾人的背影,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我靠,那個不是新城隻手遮天的九爺十爺嗎?怎麼會對這小子那麼尊敬?」男子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有了這一層關係,不管是誰都會更看重血煞子。

殊不知花花公子和霹靂男帶走的血煞子是假的,羅陽在心裡偷著樂。

此時見花襲伊和十三姨滿臉怒色,羅陽說道:「花姐,十三姨,知道是誰拿走了血煞子,我會幫你們要回來的!」

這是一張空頭支票。

此時說說,目的當然是想讓房間的氣氛緩和一下。

不然,兩位美人的眼神都那麼的冰冷,能冷到人的心裡去。

若堡主得手了,那羅陽就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至少在一段日子裡,沒人會纏著他去找血煞子了。

有工夫修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儘快把絕招學會,就不怕仇家來找碴了。

花襲伊和十三姨等人忙著打電話,羅陽和莎莎則在旁邊看熱鬧。

其實羅陽和莎莎想走人,可是花襲伊和十三姨不讓走。

畢竟還要審問羅陽和莎莎,看是誰把消息透露給骷髏堡的老大。

打完電話,花襲伊掃視一眼,問道:「呵呵,你說,是不是你把消息傳出去的?」

當時剛找到血煞子,若不是在場的人把消息透露出去的,堡主不可能知道那麼快的。

莎莎先向羅陽投去詢問的眼神,看他是不是有話要說。

羅陽說過,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話,若是緊要的話,一般要經過羅陽的同意,莎莎才可以說。

現今花襲伊問的問題特別重要,莎莎要向羅陽請示。

消息是羅陽傳出去的,現今卻是莎莎被誤會了。

羅陽說道:「花姐,她一直跟我在一起,不會是她。請相信我。」

步步謀婚:總裁老公別太勐 花襲伊冷道:「呵呵,不是她,那就是你了!」

眾人都望過來,羅陽感到壓力頗大。

此時只能硬著頭皮來否認了。

「花姐,十三姨,我向你們保證,不是我和她把消息傳出去的。如果我把消息傳出去,那我就沒必要幫你們找出血煞子,對不對?」羅陽攤開雙手,說道。

見花襲伊和十三姨面面相覷,羅陽又往下說。

「現在先把花花公子和長眉佬找到,看血煞子還在不在他們的手上,這才是最重要的。」羅陽說道。

打出去的電話,問的問題,都還沒有回復。

剩下的只有等待。

花襲伊冷道:「呵呵,你別轉移話題!寶寶問你,是你還是她把消息傳出去的!」

正常情況下,骷髏堡的老大是不可能那麼快知道已找到了血煞子。

畢竟血煞子都還沒被帶出祭壇。

「花姐,我向你保證,不是我和她。我明白你們為什麼會懷疑我們。我講句心裡話,你們又不是不知道花花公子對我有意見,要是他把消息透露出去,那也是有可能的嘛。」羅陽說道。

果然是有理不在聲高。

聽了羅陽的話,花襲伊和十三姨又面面相覷,顯是沒那麼有信心了。

羅陽又趁熱打鐵道:「花姐,十三姨,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出那兩個傢伙,把血煞子拿到手,然後再來解決其他問題。」

這話也有理。

十三姨冷道:「小子!如果是你把消息透露出去的,你就死定了!」

羅陽說道:「十三姨,那還用說?就是給個天我作膽,我也不敢。」

正聊間,十三姨的手機鈴聲響了。

聽她接了電話講了幾句,臉色忽地煞白。

雖沒開揚聲器,羅陽也聽清了十三姨和電話那頭的人講的內容。

就是花花公子和霹靂男被攻擊了,人都掛了,血煞子也不知所蹤了。

羅陽能理解十三姨為什麼臉那麼白。

沒了血煞子,就沒有能力對抗第十塊木炭。

換言之,不單十生宮,還有九陽殿八仙堂七星洞六道府等等大勢力的人都要一個個的死去。

面對死亡,沒幾個人能淡定的。

見十三姨等人驚呆的樣子,羅陽倒想告訴她們,說真的血煞子在他的身上。

話到嘴邊,想了想,若說出來了,那又會麻煩無窮。

「十三姨,花姐,就算是骷髏堡的人搶走了血煞子,我們也有機會能奪回來。」羅陽安慰道。

沒人應聲。

羅陽知道每個人的心裡都很不好受,畢竟血煞子剛得到又失去了。

「花姐,十三姨,我去幫你們打探打探消息,怎樣?」羅陽問道。

留在房間里,也不知花襲伊和十三姨什麼時候會爆發,最好先離開。

十三姨冷道:「小子!你的事還沒完!」

怎樣解釋才能讓十三姨和花襲伊不再懷疑是羅陽和莎莎把消息傳出去的,這是個大問題。

房間里安靜了好半晌,氣氛卻很沉悶,帶著三分緊張。

羅陽與莎莎面面相覷,在想著脫身的辦法。

血煞子沒了,十三姨和花襲伊很有可能將火氣發泄在羅陽和莎莎身上。

在房間里干坐著也不是辦法,羅陽說道:「花姐,十三姨,如果我們找出堡主所在的位置,你們敢不敢去向她要血煞子?」

花襲伊說道:「呵呵!你最好幫我們找回血煞子!」

這話羅陽不愛聽。

「花姐,你這不是明擺說是我弄丟了血煞子?我幫你們找出血煞子已很不容易了。你們不感謝我就算了,現在又還來責怪我,你說我好受么?」 凹凸世界:神降臨之時 羅陽冷笑。

「小子!不是你把消息傳出去的,那會是誰?!」十三姨怒道。

這個問題很刁難人。

羅陽冷笑道:「十三姨,你要那樣說,我也沒有辦法。看似最有可能是我和莎莎把消息透露出去的,事實上不是。以後會真相大白的。」

若花襲伊和十三姨有類似主僕丸之類的東西,那羅陽死翹翹了。

從花襲伊和十三姨的反應來看,估摸二女也沒有主僕丸那類的藥丸。

「十三姨,花姐,讓我幫你們重新找回血煞子吧。我也不想看到你們面對第十塊木炭的攻擊而無能為力。」羅陽說道。

「小子!限你三日內把血煞子找回來!」十三姨冷道。

好心說了一句話,不意十三姨打蛇隨棍上了。

在這種時候,最不能示弱了。

羅陽強硬道:「十三姨,那你們把我殺了算了。我沒有本事在三日內幫你們找到血煞子。除非你們先讓我成為天下無敵。」

現今假血煞子被堡主奪去了,莫說羅陽一人,就算再加上十三姨等人,都難以快速奪回來。 如今還有一個小時才到開業的時間,索性李沖先帶著天九兩兄弟上樓逛了一圈。

當天九二人看到展台上的各類物品時,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極品神醫闖都市 因為他們發現,展台之上,除了一些符咒,桃木劍等捉鬼法器外,居然還擺著三口棺材。

「這……這是桃木棺材?」天九震驚。

李沖微微點頭,道:「不錯,正是千年桃木棺材。」

「嘶。」

天九倒吸了一口涼氣,轉而激動道:「天師,還請您說個價。」

聞言,天錢則是一愣,連忙問道:「哥,咱們買個棺材似乎也沒啥用啊。」

天九瞪了他一眼道:「你懂什麼,這可不是普通的棺材,雖然我也不懂,但是我卻有幸見過一次,那還是在二十年前,據說,死人葬在這棺材內,棺材會吸收地底靈氣,不但能讓後代多子多福,更能增加後代子孫的壽命。」

天錢震撼道:「哥,這……這是真的?」

天九沒搭理他,卻是激動的對李沖問道:「天師,您看這棺材多少錢,您只要說個數,我一定買下來。」

李衝心中一笑,這棺材是昨天臨走時從系統中購買的,一副棺材才100點裝逼值,其效果的確如天九所說那般,心裡不由對天九高看一眼,這老小子還挺識貨。

「你真的想買?」李沖問道。

天九連連點頭。

李沖想了想,道:「我們也是老朋友了,看在這份兒上,給你們打個五折,這個數,東西你拿走。」

說著,李沖舉起了一隻手掌。

天九大喜。

連忙對天錢道:「老十,快點給天師轉賬一億五千萬。」

說著,生怕李沖反悔一樣,又道:「天師,我三個都買了。」

一億五千萬!!

也就是說,一個棺材五千萬一個?

在收拾東西準備下樓的馬宏和玫瑰,聽到這話后,不禁驚掉了下巴。

他們昨天還在討論,這些東西都賣什麼價格合適,最初定下價格,一口棺材五十萬,這已經算是相當高的價格了,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對方卻給出這麼恐怖的價格。

李沖也有些傻眼,他舉起一個巴掌,尋思一百裝逼值換來的,也就五十萬撐死了,這還是看在天九兩兄弟是大款,決定坑上一筆的想法。

如果是普通人,估計十萬八萬的就賣了。

畢竟這東西,要多少,就有多少。

李沖暗暗吸了口氣,內心不斷提醒自己:「要淡定,淡定,不能露出馬腳。」

可他娘的怎麼淡定啊。

三口棺材可是一億五千萬啊!

就算是大的上市公司,也很少能幾分鐘之內就賺一億五千萬吧。

同時,李衝心里暗道:「還好沒直接開口,五十萬和五千萬差的也太多了。」

天錢也有些震驚,他對他的哥哥很了解,如此激動花巨額購買,那說明這棺材值這個價。

天錢道:「天師,還是您上次的卡號么?如果是的話,我直接轉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