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們走,咱們這裡廟小,留不下他們這一尊大佛。」蔡氏生怕宋華江把宋離給惹火了。

宋華江吃驚,他娘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就讓他們這麼回去了?

宋華江一擺頭示意楊氏想辦法把人給攔下來。

楊氏撅噘嘴,這不好乾的事兒都讓自己去干,真是沒用。

天庭地府微信群 「老二,你們不能走。」楊氏仗著自己胖胖的身子直接把三人給擋在門口了。

「大娘你是做什麼?」

「阿離,你也不要怪你大娘我,我這也是沒有辦法所以才這麼做的。」楊氏一張臉上堆滿了笑。

宋正浩也不想讓宋華豐就這麼回去了,這老二好不容易上門,自己這還有好多事情都沒有說呢,怎麼能讓老二一家子就這麼離開?

「老二你過來,我跟你說兩句話。」宋正浩道。

宋華豐就算是一點都不給宋華江面子也不能不給宋正浩面子。

「爹。」

「老二,你不能怪我這個做爹的不向著你,你們今天做的這事兒真不像話。你這個閨女你們教的也太不像樣了。」宋正浩道。

宋華豐站在宋正浩面前沒啃聲。

「老二,你看看你娘都成什麼樣兒了,難不成你這心裡就一點都沒有爹娘了?」蔡氏也坐了起來。

「你頭還暈著呢嗎,就先躺著吧!」宋正浩道。

蔡氏扭頭就是一巴掌打在宋正浩的臉上,「我命怎麼就那麼苦啊,養個兒子就沒有把我這個做娘的放在心上,都是你沒用,你要是能掙那千把萬把的銀子。我們還至於這麼可憐巴巴的去求人家嗎?」

宋正浩哪想到老妻會突然給自己一巴掌?這一巴掌把宋正浩整個人都給打蒙了。

「爹,您沒事吧!」宋華江很是緊張的跑去過去看宋正浩。「老二,今天這個事兒你準備怎麼辦?你就給個話兒吧,爹娘一大把年紀可經不起這麼折騰了!」 葉天目光帶著幾分森然的望著那鍾莫歸,這傢伙此刻已經是有些瘋癲了,完全已經是一副將生死置之度外,豁出性命都要換他身死的駕駛了。

「嗤!」

伴隨著一聲詭異的嗤響聲傳出,二人的身影再度交錯而過!

「這小子的身體,怎麼會這般古怪?!」

鍾莫歸的面上神色頗為的有些難看,又是一次對刀,然而結果依舊是葉天一刀落在了他的身上,他卻根本未曾傷得了葉天分毫!

這樣的感受著實是讓人有些惱火,鍾莫歸此刻也是心頭極其的怨憤,這般捨身忘死的拼殺都不能起到效果,儼然讓他像個跳樑小丑一般,被葉天玩弄於股掌之間!

葉天倒是頗為的輕鬆。

這萬象玲瓏法身,如今比較忌憚的東西只有鬼宗的化魂真氣,其他的手段,當真是沒什麼可怕,尤其是像鍾莫歸這樣,靠著純粹的刀法手段作戰的人,他跟是絲毫不必擔憂。

以傷換傷?

如今這狀態之下,葉天最不怕的就是以傷換傷!

那鍾莫歸,此刻也是深刻的感到了幾分悚然,沒有靈魂能量作保,他根本難以與葉天交得上手!

「森羅印!」

忽然間,那鍾莫歸的口中便是發出一聲厲喝之聲,手掌翻動之間,赫然便是有著一道漆黑的能量大印成形瞬間成型,鍾莫歸的眼中那然便是閃過一絲狠辣之色,手掌重重朝下一壓,那座能量大印,頓時便是帶著沉重的壓迫之感以及狂猛氣勁鎮壓而下!

而此刻,這傢伙選擇的目標居然是周圍的那些圍看之人!

頓時,漫天皆是恐怖的氣爆之聲,無數的空氣碾壓而下,讓的周圍圍看之人陡然間臉色大驚!

葉天的眉毛陡然一皺,這鐘莫歸,此刻居然是想要攻擊平民,來換取他的分神!

鍾莫歸想的很天真,若是葉天不出手,死了這些平民,丟的是雲棲閣的臉,葉天自然今後也是無從立足,反之,葉天要是出手阻攔,必然露出破綻,他就不信,他連一刀都無法命中葉天!

剎那之間,葉天的身影便是閃爍而出,他的選擇十分果斷——保護平民。

「給我破!」

葉天的身影瞬間閃爍到了那漆黑大印之前,手中的靈墨刀揮舞之間,冷喝之聲陡然響起,銳利的刀芒涌動而出,生生的將那鬼魅的森羅大印給劈成了兩半!

「轟!」

在那無數驚絕的目光之下,那森羅引陡然爆裂而開,無數的靈氣能量四散,攪動的周圍的接到一片混亂,而就在同一時間,那鍾莫歸,已經是欺身而上,手中的金刀對準了葉天!

「還不漲記性么?」

葉天略嘴一笑,本是根本沒打算防禦,安心抵擋著那森羅大印,鍾莫歸的一刀,即便落在她身上也會穿透過去,根本無法傷他分毫,但忽然間,葉天卻是發現了這傢伙的眼神不對!

這該死的鐘莫歸,算好了他身後還有平民,若是這一刀葉天不攔下,穿過他的身體之後,必然會將後面的平民給殺傷了去!

鍾莫歸在賭,賭葉天不會放任平民不管!

「砰!砰!砰!」

接連的三道碰撞之聲猛然傳出,葉天沒有動用萬象玲瓏法身去躲避這攻擊,但同樣的,葉天也沒有讓得那攻擊落在他的身上!

那鍾莫歸的身影,似是被什麼人給阻攔了似的,飛退而出,身上赫然便是有著幾道拳印出現!

此時此刻,在葉天的身邊,赫然還有這三個一模一樣的「葉天」存在,即便是一旁的沈相陽等高手都是看的有些愣神!

這怎麼忽然就變出三個一模一樣的葉天出來了?!而且這三個看上去,可不僅僅是什麼簡單的分身法門,每一個都是本體,每一個都是真身!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練出這麼多的化身來?!」

那鍾莫歸幾乎是咆哮了起來,他根本無法想象,葉天居然能夠擁有三道完全與本尊無異的化身,這就算是放在那些活了幾百歲的老怪物身上都顯得不現實!

但此刻,四個一模一樣的葉天赫然便是出現在了他的眼前,用著一種相同的表情,相同的聲音,沖著他聳了聳肩笑道:「我人格分裂,你覺得這個解釋如何?」

化身?有萬象玲瓏法身,需要什麼化身?

天地能量,就是葉天的化身!

「鍾莫歸,原本我敬你幾分,為了你的徒兒,你能捨命與我相鬥,我佩服你是條硬漢,但現在,我卻當你是條惡狗!」

葉天的聲音陡然變得冷徹,手中的靈墨刀指著那鍾莫歸森然道,「禍害無辜平民,這樣的手段你都使得出來,我不想與你再多廢話什麼,該給你什麼下場,本尊心中已經有數了!」

話音落下的瞬間,葉天的眉心之處,九彩蓮花紋陡然浮現而出,萬象蓮音咒陡然間開啟,瞬息之間,便是將葉天的氣勢推高了許多!

沒有靈魂能量的支撐,那鍾莫歸哪裡是葉天的對手?此時此刻,靠著單純的刀法,葉天可是幾乎立在不敗之地!

「鐺!」「鐺!」「鐺!」

金屬碰撞的脆響,不斷地再空氣中閃掠而過,震得周圍的那些個修為地位之人耳膜一陣陣的發疼!

葉天二人的身影,飛快的閃爍律動著,周圍的人們幾乎是看不清楚二人的身影,只能是靠著那接連響徹的聲音,判斷這二人的交手何等的激烈!

「想抓破綻?你做夢!」

鍾莫歸緊咬著牙,不斷地抵抗著葉天的攻勢,此時此刻,葉天可是四道身影圍攻他一人!這般密集的攻勢,也是讓得他頗為的有些難捱……

「呵……是不是?這招又如何?」

葉天忽然一笑,本體的雙眼之中,陡然之間閃過一絲瑩白色的精光,二人之間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這精光瞬間變將那鍾莫歸給籠罩了去,根本不給他絲毫反應的時間!

眩暈,迷幻,雙耳嗡鳴……

如同是被一柄重鎚轟擊在了腦袋上,鍾莫歸在這一瞬間,便是感受到自己的靈魂彷彿是在顫抖,幾乎要被衝散了去!而其手中揮舞的刀刃,赫然便是偏離了原本的方向,落在了空出!

「噗!」「噗!」「噗!」

身影交錯之間,接連三道血肉被利刃刺破的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不過是眨眼的功夫,那鍾莫歸的身上,赫然便是多出了三道深可見骨的刀痕,整個人身軀綿軟的落下地來!

這等衝擊,直接是讓得他的肉身完全損壞了去,而其靈魂體,亦是在方才那等重擊之下被轟出了體外,飄飄然浮在了半空之中!

葉天的三道化身瞬間散去,本尊伸手一抓,便是將那鍾莫歸恍惚的靈魂體抓在了手中,飄然落地,只是這落下地來的時候,葉天自己的腳步都是有些飄忽,險些一個踉蹌倒下去,面色亦是顯得有些蒼白,似是有些消耗過度一般,臉上慢慢的一片疲憊之色。

「靈魂震蕩?!」

一旁,那青空尊者沈相陽和吞炎玄老林磐兩位高手都是瞪大了眼睛望向葉天,方才葉天剎那間使出的手段,旁人沒有看清,他們二人可是看得真真切切!

雖然範圍不大,也僅僅是持續了瞬間,但那卻是不折不扣的靈魂震蕩!

這般情景,讓得這兩位超級強者都是有些始料未及,葉天不過五劫涅槃境的修為,居然是使出了這般手段,此時此刻,葉天的疲憊之狀赫然便是靈魂能量消耗所致,這一幕,也是頗為的讓人有些說不出話來,心中滿滿都是驚詫! 宋離冷笑:「大伯準備讓我爹怎麼負責?」

宋離強勢的態度在宋華江看來就是在挑戰自己的權威。

婚後被大佬慣壞了 「老二,你看看你這個閨女,就是這麼跟自己大伯說話的?真是一點教養都沒有。」

「大伯,您也不用跟我爹發脾氣,他這個人耳根子軟經不起人家的批評,更何況您似乎也沒有批評我爹的權利。您就告訴我你準備讓我爹怎麼為這件事情負責就行了。」宋離把宋華豐護的死死的。

宋華豐的心裡自然是很感動,只是這個時候又怎麼能讓自己的閨女站在自己面前呢?

「大哥,你有什麼要求你就提出來,只要是我能辦到的,我絕對不說二話。不過有一點我也要提醒大哥你,我們已經分家了,至於安旭是不是舉人跟我那是沒有什麼關係的。」

「怎麼能沒有關係呢?他不是你女婿嗎?」楊氏急了,宋華豐這是什麼意思?這麼著急想要撇清跟自家的關係,還跟丈夫說什麼周安旭是不是舉人都根本沒有關係,這不是擺明不想讓自己沾好處嗎?

「老二,你說這話就不虧心?當初那分家我們可是什麼都沒有帶走,你現在說這話你就不喪良心了?」宋華江咄咄逼人。

分家?宋華豐的臉色很是難看,要是大哥不提當年分家的事情也就算了,既然今天他主動提出來了,那自己就要好好的跟大哥說道說道了。

「當年分家,我一家六口人,一共分給我三畝旱地,四畝水地,還有三間屋子這沒錯吧!」宋華豐道。

宋華江一瞪眼,「老二,你這說說的可真是不要臉。你怎麼能說爹娘才分了這麼些東西給你。那祖田我可都給你留下了。當初我跟搬走的時候可是什麼都沒有帶走,總不會這才過去十年不到,你就全都給忘記了吧!」宋華江道。

哼,沒帶走,他倒是想帶走,可是這不是還要問自己要銀子嗎?

「大哥,當年你們是為什麼要搬到這裡來,你們自己心裡也是有數的。」宋華豐還想著要給宋華江在這麼多人面前留些面子給他。

只是宋華豐願意給宋華江留面子,可是宋華江卻不願意要宋華豐留給他的面子。

「老二,當年我們搬走那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再說了我們留下了那麼多的東西,難道這些你就一點都不記得了?」宋華江止口不提當年自己是如何逼迫宋華豐給自己二百兩銀子的事,只說當年自己給宋華豐留下了多少的東西。

宋華豐也不是傻,他大哥這麼說的道理難道他還會不知道?

「大哥,這麼多年我一直都在想,咱們好歹也是親兄弟,你當初為啥就要這麼對我?我這個做兄弟的,到底有什麼地方對不住你?當年你把家裡值錢的東西都帶走了也就算了。水田你都是賣完了的,剩下的十畝旱地加上五間房子,你一共管我要了二百兩銀子,這可有假?」宋華豐質問道。

宋華江原以為自己肯定是了解宋華豐的,這個弟弟不管自己怎麼逼問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下自己的面子。可是誰知道他居然就這麼把這一層窗戶紙給捅破了。

「老大,老二說的可都是真的?」宋正浩顫聲問道。

當年老大可不是這麼跟自己說的,他說的是還有那十畝的水田也是一起給了老二的。十畝旱地加上十畝水地。還有五間房子一起收了二百兩銀子的。怎麼跟老二現在說出來的不一樣?

蔡氏哎喲連天的叫了起來。

「疼死我了,我這頭是不是要裂了?我這馬上就要死了,我活不了了。」這件事情當初是蔡氏跟宋華江瞞著宋正浩做的。誰也沒有想到十年後的今天,宋華豐居然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你給老子閉嘴。」宋正浩看了蔡氏一眼,這剛才不是還說自己好了嗎?這怎麼突然間又開始頭疼了?而且老二剛才沒有說這話的時候怎麼一點事情都沒有,現在老二一說她這頭就開始疼了?

「老大,你說。老二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宋正浩問。

宋華江還想要狡辯,但是事實已經擺在他面前了,根本就由不得他狡辯。

「爺,當年分家的文書還在我爹手上呢,要是爺您想要看,我們可以隨時拿過來讓你看的。」宋離道。

趙氏早已經是泣不成聲,當年為了這二百兩銀子,丈夫把什麼都抵押上去了。一家人更是差點就要到大街上去討吃的了。可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原來這件事情居然還有隱情。

文書?宋華江看了宋離一眼,這分家的文書當初不是已經被自己給毀了嗎?怎麼他們還會有分家文書的。當初就是為了得到二百兩銀子,所以他們就編造了一份文書出來。宋華豐大字都識不了幾個,自然不知道那文書上面是怎麼寫的,更何況那時候給作證的還有村長,宋華豐怎麼也想不到村長會騙自己。

直到後來事情被揭穿了,宋華江一家人早就帶著二百兩銀子走了。宋華豐被逼無奈才會想到去跟當鋪做抵押。

至於宋離不說那時候只有三歲,她就算是知道這件事情中間有宋華江他們做了手腳,也不會說出來的。這畢竟就是擺脫他們最好的機會了。她又怎麼可能會白白錯過?

而且宋離知道只有大伯對爹越壞,爹才不會對他們越心軟。這是宋離當時就跟哥哥姐姐商量好了的。

而後來在宋華豐知道宋華江是騙自己的時候,更是被宋離他們兄妹幾個給攔住了,百般的勸說宋華豐。還跟宋華豐分析了為什麼宋華江敢這麼多的原因。

也是因為後來沒有幾個月宋華豐就賺到了一筆銀子,把典當的東西都給贖回來了。所以宋華豐為了維護自己那僅剩下的一點兄弟之情就再也沒有提起過。

如今宋華江的咄咄逼人,自然就讓宋華豐把當年分家的事情給重新說了出來。

「老二,你胡說些什麼?什麼文書?當初分家的時候那文書上面不是已經寫得很明白了嗎?你怎麼還敢信口雌黃胡說八道?」宋華江是真的害怕宋華豐的手上有所謂的分家文書。 「文書上面是寫得很明白,可是當初的那份真的文書被大伯您給掉包了,給我爹的那一份就是只有十畝旱地跟五間房子的文書,大伯您該不會不記得了吧!」宋離道。

當初宋華豐以為是村長幫著他大哥一起來陷害自己的,所以後來還去找了村長對質,可是村長卻拿出了當時宋華江讓人寫的文書出來。一對比之下,宋華豐才知道他大哥不僅騙了自己同時也騙了村長。

宋華江一向都認為自己的這件事情做得是天衣無縫,沒有任何人會知道。現在不僅被人知道了,而且還被最關鍵的人給知道了。

「老二,我可是你大哥。」宋華江警告。

宋華豐苦笑,「你的確還是我大哥,只可惜我早已經不是你二弟了。」這個哥哥從來就沒有真正的把自己這個弟弟當做親人。當然最讓宋華豐心痛的還是他娘蔡氏的態度。他娘蔡氏從頭到尾不僅沒有為自己說過一句話,甚至還處處幫著他大哥來讓自己退步。

「大伯,分家的事情已經過去十年了,我們現在不管說什麼也都是沒有意義的了。」宋離不願意讓她爹繼續在分家的事情上面掰扯,這已經過去十年的事情早已經成為她爹心裡的舊傷,如今要是撕開了,只怕痛苦的依舊還是自己的爹娘。

宋離這麼說,倒是出乎宋華江的意料之外。不過宋華江才不會去管宋離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只要不跟自己追究當初分家的事兒就好了。

「老二啊,阿離這話說的對,你看這件事情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咱們現在又何必來說這些呢,你說是不是?」宋華江的臉上再也沒有之前咄咄逼人的樣子了,相反的更是多了一絲討好的神情。

宋正浩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當初分家根本就是一點都不公平,可笑自己還自認為沒有人敢欺騙自己這個當家人。當然宋正浩並不是認為宋華江這麼做錯了,只是認為宋華江這麼瞞著自己,就是在挑戰自己當家人的權威。

「老二,你閨女說的是。既然分家的事情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我看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吧!」宋正浩最終依舊還是選擇站在宋華江這一邊。

宋華豐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他爹,他以為自己把這些事情說出來,他爹肯定就會向著自己,甚至還會幫自己討回公道,可是他爹就這麼輕飄飄的一句事情過去這麼多年,就算了?這真的是自己的親爹嗎?

「爹,難道您認為當年大哥這麼做一點錯都沒有嗎?」宋華豐問道。

宋正浩的臉色很是難看,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還想他大哥給他道歉不成?再說兩兄弟之間還這麼計較,真是一點都沒有把他這個做爹的放在眼裡。

「你是怎麼想的?」宋正浩問。

宋華豐就這麼獃獃的站著看著他爹,不是因為別的,只是因為他想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年,他的爹娘對自己始終都是這樣的態度?難道就因為自己是老二?不是長子?要真是這樣,那這個理由未免也太可笑一點了。

「爹,爺既然都這麼說了,我看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吧!」宋離在宋華豐的耳邊道。

宋華豐這會兒整個人都因為他爹的態度什麼都反應不過來,可是趙氏心裡還是明白的啊。所以她就不明白為什麼阿離還會跟丈夫說算了的話。

宋華豐苦笑,他爹問他是怎麼打算額,他還能是怎麼打算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