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願意幫忙到時候就到梨子窪哪裡去幫忙就行了。」村長道。

村民沒能從村長的嘴裡打聽到什麼有用的消息,心裡正遺憾著呢。對於村長說的讓自己到時候去梨子窪那裡幫忙也沒有多大的興趣。村裡這麼多人多自己一個不多,少自己一個不少。

到了正式興工動土的那天村裡老老少少的都來圍觀了,畢竟村裡建私塾這是大事,所以就算是湊熱鬧都還是來了不少的人。

「爹,放鞭炮吧!」宋有業喊道。

動工前放鞭炮這是傳統,所以宋家當然也不例外的準備了鞭炮。

宋有業將鞭炮掛在樹枝上,然後將樹枝舉著遞到宋華豐的面前。

宋華豐在宋有業的協作下點燃了鞭炮,噼里啪啦的鞭炮聲頓時響起,同時也預兆著活水村的第一間私塾總算是動工了。

陳岩也在圍觀的人群當中,他沒有想到原來宋離當初邀請自己來當先生,結果卻是連私塾都還沒有建,但是也就是猜這麼幾天的功夫竟然就動工了,不得不說這宋離的行動力還是很快的。 「先生覺得如何?」不知道什麼時候宋離站到了陳岩的身後。

「宋姑娘讓我很吃驚。」這就是陳岩對宋離的評價,畢竟她做事看起來好像毫無章法,但是如果你認真想一想,好像每一件事情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只是他想不明白當初宋離到底是怎麼看中了自己的。

「是嗎?我以為陳先生會後悔。」宋離笑道。

「為何覺得我會後悔?」陳岩不解的問道。其實到現在為止都還是自己沒有看明白宋離到底是怎麼想的。

「陳先生不後悔就好,那我就將這私塾託付給陳先生你了。」宋離道。

不知道為何陳岩突然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突然間重了起來,但是這種感覺好像還不錯。

「承蒙宋姑娘這麼看得起我,必然不會讓宋姑娘失望的。」人生最難得的就是能有一個知己,所以宋離目前算得上是自己的知己了。為了知己付出都是值得的,所以私塾的事情自己肯定會上心的。

「大家聽我說,宋離為我們村裡特意興建這所私塾,雖然說不用我們出錢,但是這是為了我們村裡。所以大家就要沒錢出力。」村長站在中間喊道。

其實這些人都是村長早就已經打好招呼了,現在不過是再說一些場面話而已。

「村長說得對,阿離丫頭這是為我們村裡做好事來著,我們都應該要幫忙才對。」同意來幫忙的群民立馬就聲援村長了。

這樣的結果顯然也是村長樂於見到的,「聽我號令。」村長的手臂高舉,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村長的身上。

「現在開始動工。」村長的手臂用力擺動。

承諾會幫忙的村民當然是一涌而上,開始自顧自的找自己能幹的活計。

宋家雖然出了銀子出了地,但是宋家還是派了莫夏他們來幫了兩天的忙。至於宋離這幾天當然就是到鎮上縣城,府城去將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

「你說什麼?」李真很是意外,這好端端的宋離怎麼會想著要上京城呢?而且公子如今就在京城,那宋離要去京城,自己是不是的要趕緊通知公子才行?

李真已經從顧寧的心腹自己的好兄弟黃章那裡得知公子已經正式跟宋離在一起了,只可惜這次原本有機會要跟黃章聚一聚的,單是無奈黃章有要緊的事情必須要回去,所以也就只能錯過這次的機會了。

對於李真這麼激烈的反應宋離怎麼看都覺得有些奇怪,「我打算去京城發展了。」

便是一直漫不經心的余占鰲在聽見宋離說自己要去京城發展的時候,也忍不住抬頭看了宋離一眼。

「京城那是什麼地方,你去?」不是余占鰲看不起宋離,而且京城那地方就算是自己也不見得能站得住腳,更何況當年自己為什麼從京城離開到現在自己都還記憶猶新。

也是因為自己跟他們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所以宋離知道他們這樣的反應是因為聽見了自己要去京城,擔心自己所以才會這樣的。

「你們放心,我這次去京城就是先去考察一下,至於後續的發展我會三思而行的。」宋離笑道。

殊不知宋離這樣的態度才是最不讓人放心的,就她這樣的心態到了京城之後只怕被人拆骨吃了都不知道為了什麼,所以這怎麼能讓人放心?

「算了,你做了決定的事情我們也知道肯定是沒有辦法勸阻你留下來的。」余占鰲因為上次的事情對宋離很是歉意,這次宋離決定要去京城,那麼自己就只能盡自己的能力告訴宋離到了京城之後要注意些什麼。

當余占鰲對宋離說了一堆要注意的事情時候,宋離茫然了。余占鰲到底是怎麼會知道那麼多關於京城的事情?而且似乎對京城很是了解,甚至還告訴自己那些人是自己需要多加關注的,哪些人是一旦出現自己就必須要躲開的。

為何余占鰲會知道關於京城的這麼多的事情,怎麼覺得好像余占鰲這個人並不是自己所看見的那麼的簡單?他到底還隱藏了些什麼?

余占鰲絕對不會想到因為自己對宋離的擔心,反而讓自己的身份引起了宋離的注意。

「我就沒法像余兄一樣告訴你到了京城之後應該注意些什麼,避免些什麼麻煩。但是既然你要去京城,我想著銀錢肯定是少不了的,所以這些你收著。」李真遞到宋離手上的竟然是十萬兩的銀票。

宋離看見的時候就呆住了,怎麼可能會有十萬兩這麼多?她曾經試想過大約也就在四五萬左右了,這李真突然間給自己這麼多,真的是很容易讓自己懷疑。

李真一看宋離的樣子就知道宋離肯定是在懷疑這十萬兩銀票的由來。

「阿離不用擔心,這十萬兩除了之前余掌柜欠我們的,還有就是這是預支給你的。」李真道。

這下宋離就更加莫名其妙了,這裡面有之前余占鰲私自挪走的自己還能理解,這突然間就預支好幾萬兩的銀票是為了什麼?

不過還沒有等宋離問出口,李真就已經給了自己答案。

「你不是要去京城嗎?那地方可不像咱們這裡,身上多帶點兒銀子有備無患。」

不知為何宋離的鼻頭一酸,一直以來自己都只是把他們當做自己的生意拍檔,可是他們卻是將自己當做了妹妹在照顧。自己是不是也該改變自己的想法了?

「那也用不了這麼多。」不管怎麼看宋離都覺得讓自己去京城帶上十萬兩還是太誇張了。

「給你就收著,你這個財迷還有嫌錢多的時候?」余占鰲道。

她當然不會嫌棄錢多了,但是錢不是自己該得的,所以自己當然不能接受的這麼理所當然了。

就算是這樣宋離依舊還是從十萬兩裡面抽出了三萬兩給李真,「雖然說是要預支給我,但是這次去京城也用不了這麼多。而且如果我真的帶了這兒多去京城,說不定頭腦一熱就全部都花出去了,到時候後悔就來不及了。」

宋離這話說得惹得兩人當場就笑了起來,畢竟看著宋離這麼嚴肅的跟自己說話還是有點兒好笑的。不過退回來的三萬銀票李真到底還是沒有給宋離塞回去。因為李真的心裡也有自己的考量,如果真如宋離所說的她去京城的這一趟將自己帶去的所有銀錢都虧了,那自己手裡的這三萬兩銀子還能算作是她的後手。這麼一想李真也就沒有再繼續勉強宋離了。

「」 是各大電視台的記者,就連黑暗之城的黑暗史詩電視台都派人來了!

一個小惡魔舉著話筒,仗著自己有翅膀,最先靠近了焰,率先問道,「這位高手,能不能和我們講講你擊敗影刃的感受,另外你還有衝刺更高排名的想法么?」

別的記者也不甘落後,紛紛把話筒伸過來。

「你已經替代了原來隱刃的排名,共計十一個積分,現在位列第99位,請問你給自己取的代號是什麼?」

啊?上了排行榜還得給自己取代號啊?

焰之前一直在惡補各種知識,這種小事他完全沒注意到啊!

早知道就先給自己想好一個拉風的代號來好了。

一圈記者不停地擠過來,又是拍照又是提問的,焰頓時感覺不能說出自己的真名真是太可惜了。

「好啦,我要回去休息了,最後一個問題。」焰大牌到。

「請問你什麼時候準備衝擊更高的排位?」

「謝謝,我不準備衝擊這個了,這個太危險了,我準備做一些穩定的工作。」焰笑嘻嘻的說到,照他想來,現在應該混的進大組織裡面了吧?

眾多記者大跌眼鏡,什麼鬼啊,這也太不政治正確了。

不是應該說,我會好好努力,爭取更牛逼的成績,回報社會么?

焰可不管這麼多,等記者們稍微散開他就準備閃人。

「慢著!我要和你血戰!」一個渾身如石塊一般的惡魔突然擋到焰的前面。

周圍的記者們一看,卧槽!還有好戲要上演啊,又全部拿出剛收起來的相機。

這位上來擋路的大家都認識,正是大名鼎鼎的巨石強腎,他以一身猶如青石的堅硬皮膚著稱,排名第98名。

焰頓時白眼一翻,「麻煩讓讓,我今天不想在造殺孽了。」說著便一手撥開巨石強腎。

焰的力氣很大,反應也是出人意料,巨石一下沒留意,被撥了個踉蹌,差點摔倒。

眾多記者一頓狂拍,卧槽!喜聞樂見的猛料啊!

正準備過來親自接見他的惡魔統領聽到剛才焰的話語,頓時冷哼一聲!

本來他就對焰擊殺他看好的種子選手不爽,這種和他截然相反的言論,直接就讓他火了。

總裁幫我上頭條 他可是堅定地復古守舊派,屁股決定腦袋,他是坐在守舊派這邊的,自然要對這種不思進取,貪生怕死的行為進行猛烈抨擊!

「本統領本來還說邀請你加入衛隊,看來是沒有必要了!你就爛在這個城市裡面吧。」說著就走了。

大新聞啊!記者們又是一頓亂拍,今天的收穫真不小,夠寫好幾個材料了。

焰可不管,他的本錢又不在這個世界,深淵無邊無際,但是他的根基卻是在無窮的世界!

管你什麼狗屁統領,老子還不想鳥你呢!

焰又一把推開走過來的巨石,巨石這次雖然有了準備,還是被推開了。

怎麼回事!這麼巨大的力量!

巨石內心一驚,剛準備出口挑恤的話語被他直接吞了回去,只能尷尬的站在那裡看著焰離去。這個羊角魔遠遠比表面看起來強!

回到自己住的地方,焰坐在床上。

是時候研究一下怎麼找個好工作了,千萬不要在出現今天這種情況了,也得了解一下整個深淵的黨派鬥爭才行。

貌似很多話是不能隨便亂講的啊!

現在世風日下,很多惡魔都染上了人類和精靈的壞風氣,喜歡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揮舞著高尚的大棒,肆意抨擊他人。

像焰這種,隨隨便便就能被打得落花流水。

打開通訊戒指,上面就能夠搜索各種信息,還能夠看到新聞,當然,也是得給錢定製的服務,好用是好用,就是什麼都得給錢。

焰打開新聞。

卧槽!自己居然上了黑暗史詩的頭條!

史上第一羊角魔?將要被封殺!

這個大大的標題下面就是焰的照片。

記者們還斷站取義的抹黑了一把焰,把焰說得一無是處,基本上等同於渣渣的代名詞。

同時排行榜上,焰也有了自己的代號,人們稱呼焰為渣渣焰。

據小道消息,出場以後,統領閣下說了這樣一句話,「吩咐下去,我們黑暗之城不歡迎這樣混吃等死的惡魔。」

這是……何等的卧槽!

焰順手查了一下統領的級別,馬蛋,超過高級惡魔整整一個等級,再進一步,就是聖域了!

狼性總裁狠狠愛 整個黑暗之城的守衛軍都是歸他管,實權人物啊,真是坑爹了。

還好人家和焰的差距實在是太遠,不能親自下場KO他!要不然焰感覺自己立馬就得撲街。

看來自己找工作的計劃可能要泡湯了,焰隱隱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他沒想到事情會搞得這麼大。

不過這個倒沒什麼,焰自己不工作也沒問題,手中有錢,心中不慌。

問題是各種牛逼的消息還有功法要加入了大組織才搞得到啊!

這下蛋疼了。

焰本來是準備稍微出點風頭,然後找個大腿抱一抱,有了大組織的支持,找個世界之眼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之後就是像那些召喚師一樣,開始搞事情了。

這下好了,牛逼的計劃還沒開始就流產了,不,應該講被人流了,該死的守舊派!

這個城市因為高級惡魔太多了,又很少能夠出現召喚,而且出現了,也是非常危險的場面,焰一個人過去根本應付不過來。

算了,還是去招聘市場看看。

萬一有人要呢。

實在不行,焰就準備冒險前往別的城市了。

墮落天使們控制的城市是個不錯的選擇,他們是改革派,所以對於焰這種行為,根本就不會說什麼。

焰現在才知道,自己處於守舊派區域的內部,要到達墮落之城,那可是要花上不少的時間。

招聘市場還是這麼擁擠,卧槽,真的是,到處都是惡魔。

焰真是無語了,不過他顯然忘記了自己剛上新聞,已經是個「名人」了。

「大家快看啊!卧槽!是那個渣渣焰。!」

「大家快來看啊!」

一個長得像是個2B的惡魔率先發現了焰,原因是焰和他站在一起。

他起初也沒怎麼在意,不過看看,唉,這個惡魔怎麼這麼矮?

2B在仔細一看,就露出吃驚的表情。

聲音一響,焰直接就火了。

焰真想噴死這個惡魔,說誰呢?誰渣渣了?

但是沒辦法,這麼多吃瓜群眾,一人一句都得把他淹死不可,他乾脆啥也不說了。

咱認慫,行吧,好好找工作。

焰一個個櫃檯過去,「對不起閣下,我們這裡已經招滿了。」

「抱歉啊閣下,我們這名額有限,實在是抱歉了呢!」

「那個,我們這…滿…滿人了。」

焰走了一圈下來,所有人都對他行注目禮。

冷哼聲,不屑的嗤笑聲到處都是,甚至有幾個傢伙還要和焰約戰。

焰根本不想鳥他們,這些人明顯就是想踩著焰上位,似乎覺得焰的積分是撿來的一樣。

焰忙著找工作呢,根本不想搭理這些垃圾,主要是這些惡魔看起來都很窮的樣子,幾千塊子的屍體錢,焰現在已經有點看不上了。

卧槽!全部都是名額已滿。

更奇葩的還有身高不合適,年齡不合適的理由!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