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禹風!」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淚水劃過臉龐的剎那間,我掙脫了安東尼奧的手,忿然上前。先是把他們兩人扯開,而後果斷揚起手,一耳刮子預備招呼在華禹風的面上。

不過手腕傳來一陣劇疼,被華禹風緊緊地攥在掌中。

「呀!你放開我。」

他使勁的攥著我的手腕兒,疼的我臉部也跟著扭曲起來。

「怎麼?這點疼都受不了么?比起你的疼,我心中的疼要勝過你一千倍一萬倍。你跟安東尼奧回去歡快時,你想過我么?你嫁給甄治良,跟他洞房花燭時,你有想過我么?吳青晨,我忍受不了了。」

華禹風的聲響幾近是接近了暴怒,目光彷彿便可以把我碎屍萬段。他的話割斷了我的心脈,以前已經癒合的傷疤,又被他撕裂。

「禹風,你在說啥?」我並不敢相信,他講的都是他心中想的。

可是儘管我再怎麼苦苦乞求,華禹風的面上,都沒再露出半點兒憐憫。

原來他都記得,他都在乎。我的過去怎都磨滅不掉,男人都這麼小氣。是我高估了我們的感情,我跟甄治良即便啥都沒發生,禹風也不會相信我了。

霎時,我早已淚流滿面,朦朧了目光。

「吳青晨,你給禹風戴了綠帽子,還有啥資格在這兒逼問他?你真是個不要臉的女子,你把禹風的孩子生下來,是不是有啥目的呀?」金允兒沒待我講話,便轉頭跟禹風道:「我早就跟你講過,她如此的女子壓根就配不上你,她這麼下賤的胚子。禹!你不要傷心,我是不會離開你的。」

講完,他們又是一頓激吻。

我瞧在眼中,胃裡一陣反胃,斥責道:「華禹風,你有啥資格說我,你當年不跟結婚的話,我怎可以嫁給甄治良?」

可是我確實是個蠢貨,氣頭上才講出如此的話。我分明知道,他當時娶尹黛妮是為救我。

「吳青晨,你還好意思提當年,倘若不是你……算了,跟你這類人,我也沒啥好理論的。」

講完,華禹風摟著金允兒在我臉前消失了。

我一人跌坐在地下,望著愈走愈遠的他們,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

我還是沒能抑制住自己,再一回起身沖著華禹風奔去。「禹風。你要去哪兒里呀?」

「我去哪兒中,跟你都無關。」華禹風涼涼的說道。

「禹風,我們都是成年人了,你不要意氣用事。行不行?我們講過,既然再一回相遇了。就要好端端珍惜對方。我跟甄治良結婚四年,多數都住在法國,從來都沒跟他同房過。昨夜我也只是睡在客卧。這安東尼奧可以證明。從始至終。我都只愛你一人呀!」我乞求著,企圖把他拉回至我的身側。

「吳青晨,你把我們都當傻子了么?四年婚姻沒同房?你傻還是我們都傻?你怎不說自己四年沒喝水呢?」華禹風涼涼的瞥了我一眼。便抬腳離開了。

我剎那間崩潰了,我們的愛,究竟是不是真的?我是愛他的。可他為什麼便不可以相信我?

因為愛,這是由於在乎,我們彼此都失去了方向。如今我不安心他跟著金允兒離開,我也會懷疑他會幹出啥事。

激動跟忿怒之後,情緒歸於平靜的我,萬萬沒料想到,我跟禹風會鬧到如此地步。

他是專門來找我的? 九重劍帝 還是專門來找金允兒的?是抓姦還是他想怎樣?

我在內心無數回吶喊:華禹風,你為什麼再一回傷害我?為什麼說好的保護我,你做不到?

「青晨,你還好么?」安東尼奧蹲下身,把我撫起。

「我沒事!」

我拿起手機,再一回撥通華禹風的電話,剛開始他一直扣掉,最後便變成關機。我徑直絕望了,他真的計劃放棄我了么?

「安東尼奧先生,這回發布會的事謝謝你了,不過幫我訂一張下午回國的機票罷!」

「你不再等華總了么?」

「他如今去了哪兒,我都不曉得。」我一臉苦楚,神色萎靡,「我想他鐵定是相信了小道記者的話,誤解我們了,我想請求你一件事,可以么?」

「你說完!」

「我期望你跟媒體澄清一下,我們當中的關係。」我是在懇求他,這事唯有他可以幫我。

只是客廳中霎時安謐了,安東尼奧幾秒鐘沒回復。

「好罷!」 講完,安東尼奧深吁了口氣,抬眸盯著我,目光堅定的道:「青晨,我們集團的大門會一直為你敞開的,倘若你在中國不舒適了,儘管過來找我。」他講的非常認真,我曉得他一直都期望我加入范思哲Versace。

我緊接著又給華禹風打了幾個電話,但一直都是關機。我認為情侶當中吵架也實屬正常,等安東尼奧澄清了我們當中的關係,他自然就懂了。

「青晨,你真要走么?」安東尼奧深情的望著我。

「恩!再見!」

在登機以前,我還是沒忍住給華禹風打了個電話。不過這回不是關機,而是沒人接聽的狀態。

再一回沮喪的把手機放進兜中,提著箱子往裡走。大約三分鐘左右,我收到一個簡訊,上邊寫著:我們就此結束罷,我嫌你臟!

臟?這幾個字刺疼了我的心。

我拿起電話再打過去,便是無人接聽,最後又是關機狀態。這時,我的電話響了,我剎那間便接起,「禹風……」

「媽媽,我是美歡!」

「噢!美歡,你怎麼了?」我倏然心中一緊,不曉得美歡出了啥事。

「媽媽,明日我就要去醫院了,你跟爸爸說好的會回來陪我的,你怎還不回來呀?你啥時候下飛機呀?我讓李叔叔去接你呀!」

我居然忘了應允孩子的事,心中翻江倒海,如今法國已是夜間,待我下飛機也應當是國內的早晨。

萌妻寵上癮 「媽媽,你怎麼了?講話呀!」

「好!媽媽即刻回去陪你呀!你一定要等著我!」我強壓下心中的哽噎,儘可能令自己平復下來。

「太好啦!」美歡顯而易見非常開心。

「外婆在么?美歡。」

「恰在我身側呀!」

「讓外婆接電話,美歡。」

「好!」

跟媽媽交待了下美歡的狀況,我便坐在了候機室的沙發上。如今對於我而言,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寂寞城市,寂寞情 我不敢再給華禹風打電話,我畏怕他不接,也畏怕他接。他肯定還在氣頭上,講出來的都是傷人的話。

他曾經講過:既然再一回相遇,我們就要好端端珍惜!

「小姐,你登機的時間到了。」一位服務人員提醒道。

「好的,謝謝!」我居然走了神。

一整夜無眠,經過十一小時的飛行,飛機終究平穩的落地了。清風徐來,一陣熟悉的味道。還是家鄉的感覺最好,雖然美國也不錯,但終究沒家的味道。

出了機場打了輛計程車,徑直停到了公館的門邊。下車后,我定了定心神,這是由於華禹風的簡訊,還印在我的腦子中。

此刻,興許我沒勇氣進入,躊躇了非常久,聽見美歡的聲響傳來,「爸爸,媽媽究竟啥時候回來呀?」

爸爸?華禹風先回來了?我趕忙向裡邊望去,只見華禹風正牽著美歡的手,向外走。

「美歡,你的母親以後再也不會回出啦。」華禹風蹲下身子跟美歡道:「以後爸爸陪著你,保護你,行不行?」

聽見這兒,我即刻忿怒了,「華禹風,你這是啥意思?」

我一腳踢開了大門,「啥叫我不會回來了?你究竟安的什麼心?」

事關美歡,我是決對不會馬虎的。

「你還回來幹嘛?」華禹風涼涼的盯著我,唇角滿是嘲諷。

實際上,我並未計劃跟他吵的,但一進門便聽見這些,我真是忍無可忍了。

「我想回來,莫非還要經過華總的允准么?」我繞過華禹風,即刻把美歡的手奪來。

「爸爸、媽媽,你們究竟怎麼了?」美歡驚奇的望著我們,她非常敏感。

華禹風即刻捉住了美歡的另一隻手,見他不肯放過的模樣,我抱起美歡計劃離開,「美歡不怕,有媽媽在。」

講出這句話,我的心不由得一陣酸楚。以前華禹風不在時,我也是常常這樣跟美歡說。

想到了華禹風給我發的那一條信息,他居然說我臟。我這心中的氣便不打一處來,心剎那間下沉,預備帶著美歡離開他的公館。

「你把美歡放下,你敢再踏出這門,我一定要你好看。」

華禹風怒目盯著我,我腳下剎那間生了根似得,不敢動彈,「你究竟想幹嘛?」

「我還想問你要幹嘛呢?你是計劃帶著美歡去法國找安東尼奧么?」華禹風攥著拳頭,下一秒要打我一拳的陣仗。

「華禹風你夠了罷!」我大怒:「我要去找誰,都跟你無關!」

我的喉嚨哽咽著,聲響嘶啞的吼了他。

我眼圈泛紅的望著華禹風,這類場面我不想讓小孩看見。可是戰爭又處在一觸即發的狀態上。

「你確定跟我無關么?」華禹風諷笑著。上前一步緊緊的捏住了我的下頜,「你可不要忘了,你是我買回來的。你當是你找到靠山了,便可以跟我鬥了么?你當是他可以為你撐腰了是罷?」

「你放開我!」下頜被他捏的生疼。我實在受不了了。

此刻,我只想抱著美歡趕緊離開。家庭不跟諧對孩子而言是致命的打擊。

華禹風咬牙切齒的盯著我道:「望著美歡的面子上,我不跟你動手。不過你把她給我放下,從這兒給我滾。」

「滾?」我懷疑的望著他。

「少爺。你不要這樣。美歡在這兒呢!你們有話好端端說嘛!」寧嫂聽見我們在吵架,從房子中趕來,焦急的勸道。

「美歡是我的女兒。是我十月懷胎從肚子中把她生出來的,我憑啥放下她?你有啥權利?」我不甘示弱的開始反駁他。

在愛情的爭吵中,我們兩人此時的對立。不肯相讓,乃至彼此傷害。

不過,我認為自己並未做錯什麼,華禹風的表現深深傷害了我。我是什麼人他居然不清晰?我究竟有沒做過那類事,他居然不相信我?

幾番爭鬥下來,我們還是各執己見。誤解註定已經造成,我明白愛情容不下半點灰塵。

「王八蛋,你放開我!」華禹風托著我向外走,我便開始死命的掙扎。

『嘩啦』一聲,恰在他拖拽的行李箱中,掉出了我在新品發布會上穿得那件碧青色裙子。

當華禹風看見安東尼奧設計的那件裙子之後,目光更加冷了幾分。拽著我的手,也跟著不由得更緊了幾分。

他托著我大步向外走去,一把把我扔出。就似扔垃圾似得,我被跌在了門外。 「美歡……」我跌坐在門邊,滿臉的駭然。淚水剎那間掉下,聲響沙啞的吵著,「把美歡還給我,求求你啦!」

我的一顆心失措的好像要跳出來似得,彷彿甄治良跟我搶孩子的場面又出現了。沒料想到華禹風也會用美歡來傷害我,並且此時的傷害比甄治良更甚。

「媽媽、媽媽……」美歡抓著大門邊的鐵柵欄不肯放手,放聲大哭起來。

「少爺,你快些兒把門打開罷,你如此的話,美歡會非常傷心的,她可怎麼辦呀?」寧嫂哽咽著跟華禹風求情,「我不曉得你跟吳小姐當中發生了啥,可是那是你們大人的事,怎可以傷害美歡呢?你如此做美歡會非常傷心的。」

我聽見了寧嫂在房間中幫我求情的聲響,但華禹風始終沒講話,也沒動靜。

緊接著寧嫂的一聲疼斥,我聽的清清晰楚,「你這模樣我不允准!美歡乖呀!湘奶奶在呢,不怕呀!」

魅惑:嬌妻難寵 我曉得鐵定是美歡哭的太傷心了,寧嫂實在忍受不了了。她那麼疼愛美歡,肯定受不了這類事的發生。

「我不要你,我只須媽媽,我只須媽媽……」

緊接著,華禹風推開門,一把把我拽了進入。

「媽媽……」美歡看見我進屋了,徑直撲到了我的懷中。

「美歡乖呀!媽媽在呢,不怕呀!」

我抬起布滿淚水的眸子,兩眼泛紅,重重地瞠了華禹風一眼。這當中充滿了怨恨、不滿跟怒火。

下一秒,我抱起美歡,疾步向外奔去。但事實是我沒跑出去,並且被告知以後也不可以再出去。

自此,我被華禹風『禁錮』在了這間公館中,名義上我被稱為『全職太太』。

美歡翌日便去醫院做了化療,幾日之後回至家中,我便寸步不離的守在她的身側。這是華禹風的命令,也是我的心愿。能守在美歡的身側,我非常開心。

打從我回至這家中,吵過之後,跟華禹風便再也沒了任何交流。

每日都是跟美歡一塊,匆匆的扒了幾口飯,便回了房間。那場誤解之後,我不想解釋什麼,也不想再跟他溝通。

華禹風說嫌我臟時,我的一顆心已經疼到了極致。如此多年的付出,居然換回他如此一句。我就似被剎那間冷凍了似得,自那一刻起,整個人沒再溫暖過。

爭吵之後,我對他便沒了疼,如今我們當中除卻冷漠,沒一丁點兒親人的模樣。

沒過多長時間,安東尼奧果真開了記者會,澄清了我們當中的關係。說他自個兒非常欣賞我罷了,是他有意想追求我,但我並未同意。他還呼籲記者不要亂寫,他跟我沒任何關係。

華禹風在家中時,我存心躲著不見他。我們都非常忿懣,並且這家我待的愈來愈不舒適。美歡的身子逐漸恢復了,每回化療之後,美歡老是要休息一兩日之後,才可以正常下床走路。

今天,趁著華禹風上班去了,我便收拾了自個兒的行李,計劃帶著美歡離開這家。簡單幾分鐘就收拾完畢,我的玩意兒不多。本來也沒計劃帶走華禹風給我買的衣裳,因此除卻幾件簡單的衣裳,便沒多拿什麼。

「美歡,媽媽帶你離開這兒,行不行?」

「為什麼離開呀?這不是我們家么?我們要去哪兒里呀?」美歡仰著頭,不明因此的望著我。

美歡居然把這兒當成自個兒的家了,如此大的一棟公館,再待下去我不曉得自己會否瘋掉。但對孩子的傷害,我期望降到最低。

華禹風的那些話,一直飄在我的耳際:「我嫌你臟,我們結束罷!」

這句話,來來回回的想了非常久,我還是沒法子再忍下去了。這兒是他的公館,我沒資格待在這兒了,也沒心情再待下去。

我從未想過,那份失而復得的感情,會如此脆弱。他就如此,把我的心,完全的撕碎了。

望著美歡,心中非常難受,上前撫摸著她的小臉,「美歡,你安心,媽媽一定給你一個寬慰的家,媽媽保准。」

一直以來美歡便是我支撐下去的關鍵,倘若沒美歡,我不曉得自己還可不可以活到如今。

我曉得,每日這時間寧嫂都會出去買菜,因此我計劃趁著這時間離開。到底讓寧嫂看見我離開,她會非常難受,我也不忍心望著她傷心。

「吳小姐,你這是要去哪兒里呀?」我剛走至門邊,被家中另一個僕人攔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