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妃,你說話小心點!」

「對不起啊姐姐,妹妹我又說錯話了不是?」

兩人的聲音又由近而遠,慢慢就聽不見了。 花囹羅靠在牆上,她昏迷的這一年,花瀾玥的靈力等級居然從五十九達到了七十五,已經是不錯的成績了吧?

只是剛才聽那兩個妃子的對話,花瀾玥似乎要針對花離荒……不過,這也不奇怪吧,她還想針對花離荒呢!

花囹羅繼續往回走。

此時的臨芳閣跟學識堂沒人,這裡是皇子公主們學習的地方,不過這個點不是學習時間,院內很清凈。花囹羅路過,繼續朝前走,她肩膀上的小丑蛋忽然伸長脖子,鼻子嗅了嗅。

「主人,好香!」

「聞到肉香味兒啦?」作為禽獸妖類的小丑蛋可比她鼻子靈敏多了,尤其是對吃的。

「不是,花香……」

花香不奇怪吧,前邊就一個大園林……而且,聽到水聲,一路小河流上零星飄著紅色的花瓣,花囹羅跟小丑蛋對視一眼,都是眼睛發亮,沿著河流就走。

小丑蛋說:「主人我猜上邊有個大花園!」

「未必。」

「那你猜是什麼?」

「不用猜,到了!」

是一個杏林,大片的,入秋之後葉子變成淡黃色的一大片一大片的銀杏林,極為好看。而且,這個園子沒人,特別安靜,可是,為什麼會有花瓣飄下來。

主從二人繼續前行,眼前出現了一有座山,山下一座八角攢尖頂的大屋子,屋子很特別,裡邊有水流出,而且水流還冒著熱氣。

「主人,溫泉!」

是溫泉。

花囹羅左右看看,沒人,於是大膽走上迴廊,往門裡一看。靠,屋子根本沒屋頂,露天的,溫泉!

右側靠近溫泉源頭,設有引水機關,此時開的是小流量,熱氣並不濃厚,能清楚看到腳下是雕花防滑地板。

廊檐下掛著紅色薄紗,薄紗攏起綁在溫泉四角的廊柱上。池子里有紅色的花瓣飄滿,因為水源源不斷地注入,水滿溢后花瓣隨著排水系統一點一點溜出去。

而池子的旁邊,還放著一籃子的紅色花瓣……

「丑蛋你說……這是不是為我們準備的?」

「主人,你想泡?」

花囹羅頭點如搗蒜,想想她在瀚海森林哪能好好洗過澡?當燃她在瀚海森林的時候,其實人是躺在床上的,可是躺床上一年多的人,見到溫泉那是么多地想撲啊!

小丑蛋那小胖手抱胸:「這也不無可能。」

「嗯?」花囹羅小小巴結地笑著聳聳肩,她肩頭的小丑蛋神氣得恨不得蹺二郎腿了……要是它的腿夠長的話。

「主人昏迷的這一年多我可沒有閑著哦,現在,只要是人類四十重靈力之下的,都不能看穿我的隱身術,再高些靈力的,只要是靜止不動,也很難察覺得到,嗚!」

絕品女王之驚宮 花囹羅立刻脫衣服。

小丑蛋連忙飛起來:「主人你幹嗎?」

「廢話,泡溫泉啊!」

「你……你就這麼相信我了!」

花囹羅白了它一眼,已經把上衣脫了,又解裙子。小丑蛋很感動主人的信任,可也沒必要這麼快速脫衣服啊!

當花囹羅脫了裙子直接到中衣,小丑蛋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好歹……它跟她說過,它的目標是要變成天下第一美男啊!

花囹羅最後一件肚兜罩在小丑蛋的頭上時,它一時忘了扑打翅膀,咚的一聲跌在她那堆衣服上。

「笨蛋主人,你也不用脫的這麼光吧!」

「哈哈……」花囹羅開懷笑聲之後就是噗通入水的聲音,溫泉並不深,坐下去剛好沒過胸口,她往下挪了挪,讓水沒過肩膀。

「丑蛋,快下來,可舒服了!」

「不行,我得給你放哨!」

「白荷跟我說過這宮裡人的作息,沐浴都挑時辰的,別怕。」

小丑蛋守著它主人的衣服,雖然泡溫泉看起來是很舒服,尤其是這樣涼風習習的天,可是……它得提高警惕,萬一有人進來他們來不及逃跑,就立刻幫主人隱身!

好歹丑蛋也在皇宮裡呆了一年,它知道這銀杏林其實跟清嵐大人的清苑離的並不遠,坐落在皇宮最北端的一角,這溫泉都是歷代的嬪妃在用,平時人煙不多。

「丑蛋,把那些花瓣全灑下來,你主人要泡花瓣浴。」

「嗚!」小丑蛋立即撲騰過去,大大吸了一口氣,圓圓的肚子鼓得像只氣球,然後用力一吹……

紅色的花瓣頓時飛揚起來,又片片灑落,猶如花瓣雨一樣落在池子里。

紅色的花瓣,紅色的薄紗帳,還有花囹羅泡得粉紅的皮膚,小丑蛋瞪大眼睛,它好像看到主人在發光耶,它總覺得主人不一樣了……

「丑蛋,下來呀。」

這麼久都沒見什麼動靜,真不會來什麼人吧?

好逸惡勞的小丑蛋一高興,往花囹羅身邊飛過去,花囹羅伸手,手上還掛著許多花瓣,小丑蛋屁顛兒就準備降落:「主人我來了!」

在它快落入她手心之時,花囹羅手一拿開,小丑蛋噗通掉到水裡。花囹羅哈哈大笑,小丑蛋撲騰的小翅膀浮上來:「主人你又騙我!」

「我又沒說伸手是要接住你。」

「可是……咕嚕咕嚕……」它被花囹羅按下水了。

小丑蛋惱怒之下,立即隱身,準備來一個絕地反擊。

「小丑蛋,你在陸地、空中的姿勢就很難看,沒想到水裡也這麼難看!」

主人怎麼可能看得到它!一定是騙它的,主人最狡猾了!小丑蛋騰空而起,準備給花囹羅一個飛毛腿,可那小短腿還沒踢過來,花囹羅一伸拳,噗通他就被打落水裡,小丑蛋不可置信:

「主人你看得見我?」

「我看不見你……」

花囹羅起身腳一蹬,撲著遊了過去。

其實,她能看到它,還能清楚看到它流動的靈力,以前,她是看不到這些的。

那肯定是巧合,小丑蛋立即再次隱身,可是……主人還是能追著無形的它在跑!嗚,主人真的看得見它!

清嵐大人說過,人類四十重靈力之下的人是看不到它的,可是它的主人身上完全沒靈力啊,怎麼會能看得到它!?

看花囹羅笑容可掬的模樣,小丑蛋也不隱身了,直接用它的翅膀當螺旋槳在水上狂奔,而花囹羅追在它身後花囹羅抓到它一次就彈它一次額頭,小丑蛋覺得自己已經滿頭包了,兩人玩得不亦樂乎。

當花囹羅再次抓到它,把手往嘴前哈氣準備再彈時……

「裡邊是有溫泉,可大溫泉宗親園也是有的……」

宮女的聲音傳來。

花囹羅趕緊去拿衣服!遠遠就看到一個身穿紅衣的人走在前頭,後邊小跑跟著四個淺綠衣著的小宮女。

不知來的是誰,但是花囹羅想跑已經來不及,匆忙套逃了中衣,抱著衣服立即跑到入水口的池子角落裡。

小丑蛋心裡後悔莫及,但此刻只能幫著主人隱身了,還小聲道:「主……主人,這裡只有歷代妃子才能來,通常她們都不會具有太高的法力。」

話雖如此,可畢竟心虛啊,小丑蛋咽了一口口水。

主從二人躲在角落裡屏息觀看。

剛才還綁在廊柱上的紅色薄紗帳,有一邊不知是花囹羅跟丑蛋打鬧時弄的還是怎樣,已經披下來,正好遮住了水池前方。

紅木屋舍內,裊裊熱氣,輕盪薄紗,這氣氛隱約有些曖昧不清。當然,這是皇帝的後宮,酒池肉林什麼的都不奇怪,何況這紅紗帳溫泉池呢?

隔著這紗這霧盈門而入的華麗紅袍迤邐而來,更添了滿室的旖旎。

前任皇帝也是幸福之人啊,居然有這麼高挑美妞兒作伴,只可惜那老人家兩腿一蹬留下了美貌的年輕寡婦……

距離越近。

「哇……」花囹羅捂住嘴。

「嗚……」丑蛋瞪大眼睛。

隔著紅紗站著的是……美人!大美人!

尤其他信手將紅紗帳撥開,那完美的姿色更是一覽無遺,花囹羅跟小丑蛋都看痴了。

那一身如火焰鮮艷熾烈的衣袍,猶如瀑布流瀉披散了一身銀色長發,肌膚如珍珠剔透,如玉散發光華,長長的睫毛掩映之下,琥珀色的眼眸妖冶魅惑。

太……太太太美了!

花囹羅只看了一眼,還僅僅是沒有對視的那眼,心篤篤篤就狂跳不止,這世間真有如此驚為天人的容貌嗎?

艷如正紅櫻桃的唇,在掀開紗帳的剎那唇角微微向上翹起,笑容勾魂攝魄,花囹羅跟小丑蛋算是被迷得神魂顛倒。

這人比花瀾玥好看,比清嵐好看,比花離荒都更好看!

比美女姐姐……

他們不是同一類型,美女姐姐美得不沾染一絲凡塵雜質,縱使人想跪地膜拜,卻不敢心存一絲褻瀆之心。

而眼前這個人,似乎天生就是要把凡世間所有紅塵傾倒於一身,風華絕代妖嬈魅惑,令人嚮往並甘願肝腦塗地趨之若鶩。

囹羅暗自罵了一聲,大膽妖孽不要出來害人!

可是,他單手一揚,將披在肩上的長衫一拋。

火焰一樣的衣裳飛向天花板撒開,空中立即綻放一朵紅艷奪目的牡丹。紅花墜落,他舉步向前,每邁一步,都讓人覺得他腳下紅蓮綻放,一朵一朵,朵朵妖嬈,常開不敗,繁花似錦……

步步生蓮也就是如此吧……

花囹羅心想,如果她是歷代皇帝也會一樣,就算他是個男人,也一定要收了他。是男人是女人,都不應該放過他!

只是,他能看到她了嗎? 「花瓣都撒好了,如何讓本宮換地方?」即便是聲音都如春花綻放,暖到人的心尖。他回眸對著猶如四片小葉子的宮女妖媚一笑,「給本宮寬衣。」

重生后我靠系統圖鑑續命 四片小綠葉眼中又是又驚又喜,誰也沒給誰提示,一致地做出了衝過去脫他衣服的舉動,結果四個人撞在一起,才猛然回神。

她們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人!

似被迷魂了一半,痴痴迷迷又顫顫巍巍的小葉子們,脫了大美人的紅色外袍,中衣只是滑到肩膀處……小葉子們不敢動彈了。

他那片裸露的雪白肌膚上透著誘人的光澤,如絲銀髮下細緻的鎖骨掩映著媚惑的風骨,宮女們的心早就被吃了去,眼裡只剩這傾天的美色。

對於別人被迷倒的樣子他非常受用,如春花綻放的聲音暖得讓人耳朵發燙,他說:「如果你們也想泡溫泉,本宮不介意一起。」

「奴……奴婢不敢!」

開創魔法時代 幾個丫頭撲騰跪地上。

「不敢?那本宮只能自己享用了,你們出去吧。」

「是……是!」

囹羅放心了,宮女們顯然沒發現她,大美人也沒有發現她的樣子。

他就站在池邊,如玉的手指解下那件雪白單衣,雖然他模樣很妖媚,可衣服下這具身體還透露著屬於男人的張力,可依舊還是很xiao魂,花囹羅覺得自己有噴鼻血的衝動。

當他的手碰到他腰上褻褲的帶子一拉,褲子墜落的瞬間!

小丑蛋張開那雙肉翼罩住了花囹羅的雙眼……

呼……還好沒看到……啊!居然沒看到!

小丑蛋都幹嗎啦!

花囹羅回頭怒視小丑蛋,它難道不了解她想要隱身效果的最初目的是什麼?進男澡堂啊啊啊啊!那種神秘的男女有別的地方,要在漂亮男人的身上看啊!!!

丑蛋同時也怒視花囹羅,主人,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色咪咪的,你是個姑娘家,再這樣以後就不給你隱身了!嗚!!!

兩人因為這點達不成共識,相互以眼神對話。

嘩嘩的水聲在很近的地方響起,花囹羅跟丑蛋這才驚訝回頭,一看……

大美人就在她旁邊坐下泡起溫泉來!

花囹羅靠在池邊就不動了,完全是不能動!

這麼近的距離,連他長長翹翹的睫毛都能數得出來,皮膚再近看都如花瓣一樣細膩,美,絕色之美,可靠這麼近……不行啊!

花囹羅真的……流鼻血了,趕緊抬起手裡的衣服堵住鼻子,心中千萬隻草泥馬在奔騰,餓羊撲狼絕對有可能啊!

這時候可完全不單是隱身去男澡堂偷、窺那麼好玩的事了……

關鍵,他淹沒在水下的下身,什麼都不穿……有沒有?

她,剛才逃跑未遂,衣服就來得及套上白色的中衣中褲,可現在全泡水了……有沒有?

有!

那……真撲倒他?

不能夠……

雖然她很喜歡看美男,可跟美男鴛鴦浴還是別了,要真撲過去,她也還沒那愛好!

三十六計以走為先!

花囹羅剛才選擇站的位置是入水口,是覺得這裡有水流,自己輕微的動作也不會輕易被人發現。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