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恩?他是誰呀?我不認識他。」

許曜已經躺好了,手中還拿著一本書。

「肖恩啊!肖恩集團的肖恩,你難道不認識嗎?」凱文巴不得一把將許曜給扯下來,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過,早就已經動手將許曜給拖出去了。

「我甚至不知道肖恩集團是哪個山旮旯里的東西,肖恩很出名嗎?你看起來很激動的樣子,難道對方是個美女?」

許曜不是很有興趣的看向了非常激動的凱文。

「唉!他不是什麼很很出名......他就是那種,非常少見的那種......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凱文已經激動到不知如何向許曜解釋肖恩的存在,最後他只能留下一句:「如果你不去見他的話,你就等著後悔吧!」

這句話擱在這裡,許曜還以為對方是來干架的,於是一個翻身輕巧的跳了下來。

「好吧,那我看看他到底是誰。」

許曜穿著拖鞋便走到了宿舍門前,而在他身後的凱文也跟隨著許曜在身後安靜的觀察局勢。

許曜打開門便看到肖恩此刻正站在宿舍門前,只見肖恩面帶微笑的看著許曜,伸手指向了走廊:「許曜同學,我有一些事情想要向你了解一下,希望你可以跟我走一趟。」

「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大事,我就不去了。」許曜看著眼前這位陌生的學生,一開始並沒有將其放在心上。

直到肖恩突然說道:「這件事情關係到你們的醫療協會,關係到許氏中醫,不知道對你來說算不算得上是大事。」

聽到了這句話時,許曜的眼珠子略微一動,最後點點頭:「有點意思啊,那我就陪你走一趟吧。」

說著許曜便走出了宿舍,跟在了肖恩的身後。

而肖恩向前走兩步后,突然回過頭來看向了許曜身後的凱文:「凱文同學,這個點已經可以睡覺了,你還是回去休息吧。」

「嘿嘿,沒事,我還不覺得累。」凱文還想要繼續上前。

肖恩卻有些惱怒的說道:「我有要緊事要與許曜同學商量,關乎集團私下的事情,難道這你也要跟著過來打聽嗎?」

凱文被肖恩的這句話給嚇醒了,立刻搖頭說道:「不好意思,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隨後灰溜溜的回到了宿舍里。

許曜看到凱文離開之後也沒有說話,而是跟著肖恩繼續向前走,他們一同走出了宿舍樓,在宿舍樓外的一處小樹林里,肖恩突然停下了腳步。

「這個地方沒有監控攝像頭,也沒有錄音器,所以我也可以大膽的說了。許曜同學,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傳說中的鬼手神醫,醫療協會的許曜,對嗎?」

肖恩盯著許曜,當著他的面將他的身份揭露!

「不錯,我確實就是鬼手神醫許曜。原本我還以為只有更高一層的教授,或者醫療協會的內部人員才知道我的存在,沒想到你居然也能看透我的身份。」

如果不是從肖恩的身上沒有感受到敵意,許曜可能已經當場出手將其滅口。

徐家主母 肖恩聽到需要親口承認后,居然大笑了起來:「哈哈哈!沒想到吧,你的身份被我識破了!太棒了,這實在是太棒了!」

說著他以極快的速度從自己身後拿起了一件物品,隨後來到了許曜的面前,將紙和筆遞給了許曜:「給我簽個名吧!」

這居然是自己的粉絲? 我忍不住想到,若真是如此,所有漫長的等待意義在於等到的那一刻。如果那女鬼再也不回來,故事裏面的那個少年會怎樣,最後結局那就是跟一條狗一樣。

流浪在人世間,該有的歲月,該有的故事,都只是一個屁。

悠悠歲月,只能在平靜的孤獨之中度過了。看到最後的時候。外面傳來不化骨暴喝的一聲。我差點從牀上掉下來。看到最後一頁的結尾。我大罵了七聲,把書掉在下面,伸腳猛地踩了幾腳。過了一會,我又把書撿起來,把結尾又看了一遍,不知不覺,眼角之中留下了眼淚。第二場打鬥,是銀甲屍和地養屍打起來。本來沒什麼大事,就是戴豪和郭決兩人一個沒看上眼,最後鬧騰起來。銀甲屍上前就打起來。戴豪讓戴忠幫忙,於是乎又打了起來。銀甲屍的戰鬥力明顯要強,但是地養屍的耐力也不差,而且站在甲板上面,只要腳下面有東西支撐,地養屍的戰鬥力也不會弱。

好吧,兩隻厲害的殭屍又打了一個晚上。沒有辦法,只有白天接着睡覺。對於跟一羣這樣人坐一艘輪船,我實在是覺得無聊之極。怎麼就是發動殭屍打架,這麼多人,湊在一起打打麻將一團和氣不是很好嗎?

晚上睡到半夜的時候,小賤醉過酒之後,已經醒過來,在我的脖子上面舔了幾下。我睜開眼睛,只見小賤輕聲叫了兩聲。

這已經黎明的時分。小賤的叫喊的確奇怪。我跟着小賤出了甲板。果然看見海面上,一條破舊的帆船在海面搖晃着,遠遠看過去似乎還有人影。

出海的海員回來的時候,總會講起在大海之中遇到幽靈船,還有人會講魚妖的故事。鬼魂們在大海之中漂泊,幽靈船神出鬼沒,不見蹤影,關於它們的傳說也更是不計其數。

距離太遠,看不清楚船上面有什麼東西。但至少可以斷定是海上面的亡魂了。上百年一直在海上面晃盪。

幽靈船迎着黎明消失的地方而去。

而太陽就升了起來。

到了早上。輪船停止航行,按照安倍惠子的意思,輪船要在這個地方上岸。我在四周看了看,根本就沒有島嶼一類的,難不成大家從這裏跳海淹死在這裏。

不遠處一隻藍鯨在翻滾,巨大的水龍衝上天,緩緩地落下來。

安倍惠子道:“好像這條鯨魚的名字叫做小龍。當年有人跳上鯨魚的上面,在暴風之中把藍鯨給馴服了。然後給他取了小龍的名字。”

古秀連笑道:“開玩笑吧。世界上要真是有這樣的人,我把頭砍下來當墩子坐。”

我站在甲板上,大喊一聲:“小龍。”遠處的藍鯨響應了一聲。又叫了兩聲,鯨魚又喊了起來。看着還真是,當年馴服鯨魚的人,當真是厲害牛逼。似乎金庸筆下的周伯通就馴養一隻小鯨魚。但是藍鯨不一樣,藍鯨可比小鯨魚要大的。

我看着古秀連說道:“你要不要把頭砍下來當墩子坐。”古秀連仰望了一下星空,看着東方的早霞道:“多好的天空。真是談一談人生理想的時候。”

重生空間之最強妖路 我看着早霞,心中暗叫不好。早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這是從小就學會的諺語,意思是要是早上有彩霞的話,多半會有雨的。

在大海里面遭遇大雨並不是一件太過幸運的事情。

在大海面前,一切都是脆弱的。

安倍惠子指着平靜的海面,道:“就是這裏了!”座標儀顯示在這裏,就是這個位置。

我把黃金羅盤拿出來。

羅盤不自覺地轉動着。

的確,似乎在平靜的海面上,應該有隱藏的祕密。

輪船在這一帶不斷地打轉。確定就是這裏。但海平面平靜無比,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海島。此刻所在的位置是東海這一帶的位置,依舊遠離了大陸。大家的打鬥也漸漸地停息下來,索性的是帶來的食物充足,鮮血也充沛。不然殭屍們沒有鮮血喝的話,車上的人都會死掉。此刻距離*的位置應該就在上百里的位置。處於環太平洋島鏈上,亞歐快板和太平洋板塊似乎在這一帶交匯,大海之中有很多褶皺。

輪船一直在晃悠,兩個潛水員也落入水中,還是沒有發現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安倍惠子神情凝重。我問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是不是搞錯位子了啊?

安倍惠子道,肯定沒有錯,就是這裏了。只是傳說之中的海上仙島不見蹤影。

七屍好不容易到齊,眼看無功而返。戴豪第一個不高興,地養屍也開始躁動不安。連帶着銀甲屍和不化骨,都開始變得奇奇怪怪的。它們每個人都在叫着,鬧着。似乎要掙脫人的控制。謝小玉也似乎有些難受,額頭一直在出汗。海風越來越大,只見高處的何青菱迎着海風一直在叫着。

喵喵喵……

忽然,從遠處襲來的狂風,浪越來越高,似乎有龍捲風來了。原本只是上午十點天空,一下子就暗了起來。船上面的人都沒有與大海打過交道。龍捲風襲來,船隻只有沉默的命運,一船的人都會死掉。這些殭屍也會沉入大海,被大海巨大的壓力壓成碎片。狂風交錯,甲板上面站不住了。

我手上面的黃金羅盤變化很快。我看着西北方隱隱奇怪,在灰暗之中似乎有一道結界封印了海面。

龍捲風從東南方襲來。我喊道:“往東南方衝進去。”安倍惠子一聲令下,船隻加快了速度,往東南方位衝進去。龍捲風吹襲而來。一股奇怪的顛簸之後。忽然眼前一亮。我把謝小玉拉到了陰處。

在大海之中,的確是有一個小島,但四周布上了一個風水陣,過往的船隻很難發現。到了下午,太陽消失之後。輪船沉下錨,聽聞跟之後,放下了快艇,所有人上岸,帶上了七屍。

花爵爺和郭決同時叫道:“沒錯。就是這裏了。就是這裏。”黑暗之中茂密的樹林,看不見中間有什麼。沙灘上面有幾隻螃蟹被海浪捲到沙灘上面。

安倍惠子道:“就是這裏了。”和安倍惠子一起下來的,還有六個船員,一個個目光內斂,神色不凡,應該是她的得力助手。

這座東海之上沉睡多年的島嶼,也第一次展現在我的面前。安倍惠子說是仙島,難不成是有仙人住在島上面。

而花爵爺和郭決花郭兩家的後人。當年進去一座古墓之中。本想收集殭屍,沒想到被裏面殭屍重傷,從裏面逃出了一隻貓,這貓就是何青菱。誰也沒想到,古墓在茫茫東海之中的。若真是如此,當初花郭二人的師父爲什麼會來到這古墓之內?又和我鬼派牽上了什麼關係。

到了岸邊,發現一條溪水從小島上面流出來。綿延數日。水聲叮咚。誰也不知道這海島裏面會有什麼怪物。

花重陽和郭決一人拿出一半羊皮紙,居然是海島的地圖,兩人對着看,找到進入島內的小路。我跟花長生說:“你是和尚,心腸很軟。到時候真要爭起來的話,你千萬不要心慈手軟。不然丟失的是自己性命。”

花長生點點頭,說這話記下來了。我看了一眼錘爺,他的腰間鼓鼓的。看樣子,應該也是帶了傢伙來了的。我的黑星五四被警方沒收,我現在可以說身無長物。

古秀連找我到一邊說話:“蕭大師。這來的人之中,數我們的實力最弱,你看他們打槍的帶槍,拿着刀的拿着刀。別看現在大家都沒事人一樣。到時候動起手來,肯定我們先吃虧。你看那日本人安倍惠子,我和她打過交道,不知道留了多少心眼。”

郭家實力最強。殭屍帶來了三隻。其次是郭家。然後安倍家。戴豪肯定是帶了重武器來的。這麼一說,最弱的還真是我和古秀連。實力最弱。

但是我沒有答應古秀連。古秀連的心裏面有鬼。我跟他合作只能是作死的節奏。沒過一會,古秀連又去找戴震說話去了。

晚上的海風吹來,海島裏面一片祥和。誰也想不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天濛濛天,衆人就帶着殭屍順着小溪水往裏面走。沒過一會,就看到路邊的累累白骨,浸泡在溪水中間。我昨天晚上還喝過溪水,看着白骨,胃裏面一陣反胃。其他人都面無反應,好像沒事人一樣。

白骨不知道留下來多少年了,溪水流過本來沒有什麼影響。只是我心裏覺得膈應。我折了一根木棍在手上,將白骨撥弄了一下,發現一共是十四根腿骨,這說明了死了七個人了,骨頭乾乾淨淨的,七根是白色的,七根是黑色的。

我喊道:“奇怪啊。怎麼沒有看到,這些人的頭骨。”花重陽和郭決兩人按照地圖往裏面找去,根本就沒有關注地上面的腿骨,也不計較頭骨哪裏去了。

戴豪道:“殺人把腦袋砍了。野獸把腦袋給叼走了。”

我心中將一羣人痛罵。

走過祕密的林子,結果穿過漫長一個平地,橡膠樹上面掛着七個腦袋,跟燈籠一樣。

我說:“這頭骨也是野獸綁上去的嗎?”戴豪道:“就算是有妖怪。我們都是吃素的嗎?”

看着頭骨的樣子,不知道掛了多少年的。藤條上面沾滿了綠色的樹葉。早橡樹下面,還有一個石碑。只見上面寫着“此乃七屍頭骨……”石碑上面的字跡刻得十分有利,原來已經有人收集過七屍來到這裏,只是被什麼怪力怪獸一類給弄死,把腦袋給擰下來,然後掛在樹上面,又怕後來人不知道是殭屍的腦袋,所以在樹下面寫了一個碑文。

花長生道:“難不成真的有殭屍王在上面啊?把帶來的殭屍都給滅了。”花長生這麼一說,看着花重陽。花重陽終於覺得是不是走得太快了,停住步伐,喊住了郭決,說要真是有人帶來七屍,那把它們腦袋弄下來的人肯定不簡單。

戴豪樂呵呵地說道:“你們這些老年人就是想多了。我雖然不懂你們道門之內的情形。但是我也知道。厲害的七屍和一般的七屍是不一樣的。”安倍惠子讚道:“戴教授的話很有道理。普通七隻殭屍蕭大師閉上眼睛就能對付了。但是要是我們這裏七隻殭屍一起上。蕭大師,那你還能對付嗎?” 「好了……」

許曜給他簽上了名之後,將筆和紙還給了他。

「你深夜把我叫出來,想要跟我說的不僅是這方面的事情吧?」

許曜看著一臉欣喜的肖恩。

肖恩卻有些神經質的拿了他的簽名,狂笑起來:「哈哈哈!我已經拿到你的簽名,接下來我就要超越你!我一定會超越你,成為新一代的神醫,將你擊敗!」

「好的好的,等你先從這個學校畢業出去再說吧。現在說話能不能小點聲,一會門衛就要過來查看情況了。」

過了好一陣后,肖文才恢復了自己內心的波動,重新過於平靜。

「剛剛我只是太過於激動,太過於興奮,我之前曾經登上過你們華朝的網路,曾經看到過你們的新聞,當看到你曾經一己之力對抗精英團隊時,我對你就非常的敬佩。」

肖恩看著許曜的雙眼都冒著金光,隨後他對著許曜深深的一鞠躬說道:「請讓我追隨你吧,雖然我知道你來到哈斯大學一定就是其他目的,但是我想要跟在你的身邊學習醫術!」

「……有心求學是好事,但是我並不打算收你為徒,因為我在這裡並不會待很長一段時間,我來到這裡確實有事情要進行調查。而且我是隱瞞了自己的身份才來到這裡,目的也是不想要引起騷動,在這裡我會遇到很多的危險,你還是不要靠近我比較好。」

許曜並不打算收下這個徒弟,雖然肖恩表現得非常誠懇,表現得非常狂熱,但如果自己同意將他作為徒弟,那麼就是自己對他的不負責。

他不會在這裡停留太久,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裡,他對於肖恩的教導並不會有多大的幫助。

對於許曜而言,師父的地位等同於再生父母,自己承受不起這麼大的責任。

「沒關係的,只要你能多指點我也好,我也想要像你們一樣優秀!而且我在美眾國的勢力也不小,在很多事情上都可以幫到你的忙。」

肖恩看到許曜不願意,仍舊不死心想要再度懇求。

雖然確實如同肖恩所說,如果能夠得到相當不錯的力量,可以使得他在美眾國里風生水起,甚至能夠為自己的計劃和任務達到很不錯的幫助。

但這樣一來,無疑會將肖恩牽扯入其中,自己並沒有能夠為對方回饋什麼,但是卻很可能會欠下對方一堆人情,這種事情許曜做不來。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會覺得自己佔了大便宜,但是許曜卻不覺得自己能夠心安理得的占這麼一份便宜。

肖恩一咬牙,放下狠話:「現在我知道了你的真實身份,如果你不收我為徒的話,我就公布你的身份,這樣一來,你就會被更多的人盯上!」

聽到這麼一番話,許曜陷入了沉默,隨後他的目光盯上了肖恩的眼睛,無限的殺氣釋放而出,嚇得肖恩一個踉蹌坐落在了地上。

「如果你敢這麼做的話,現在我就將你給殺了,以我的能力完全可以做到將你毀屍滅跡。」

許曜一步步的朝他走去,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把鋒利的手術刀。

「即使是死,你也想要拜我為師嗎?居然敢威脅我,難道你不要命了嗎?」

許曜的手法極快,手術刀很快的就貼近了肖恩的脖子上,肖恩感到自己脖子一涼,很快全身的汗毛就豎了起來,他已經感受到刀刃在自己的脖子上輕輕滑動的感覺,只要許曜稍微用力,他甚至連尖叫都喊不出來,就會被一刀封喉!

「我……」肖恩現在雖然大氣都不敢喘,但是他面對許曜那鋪天蓋地的威懾,卻還是努力的說出自己的目的:「我必須要想方設法的提高自己的能力,否則我將無法保住父母留下來的企業。」

「哦?」

在危機關頭能夠逼出肖恩真正的本意,許曜也就稍微的將刀刃離他的脖子遠了一些,但仍舊是架在他的面前。

原本大氣都不敢喘的肖恩,直到刀子距離自己的脖子,遠了一些才鬆了一口氣。

「呼呼……外界所有人都覺得我是一個最年輕的富二代,因為我的父母出車禍死了,所以我繼承了所有的家產,肖恩的所有企業全部都屬於我。他們覺得我年紀輕輕就能夠得到那麼大的權力,簡直是風光無限,甚至就連醫療協會都想要招攬我,但這也只是你們所看到的而已。」

肖恩嘆了一口氣后,伸手捂著自己的臉頰,陷入了深深的回憶。

自己的父母並不是簡單的出車禍死亡,而是被人蓄意謀害,他派出了私人偵探調查,過父母的時候發現父母的剎車系統曾經被別人修改過,正是因為剎車失靈,所以才會釀成車禍。

父母一死各方勢力蠢蠢欲動,原本在企業里的高官想要得到他們的家產,所以瘋狂的想要掠奪權利。

好在肖恩的父母身邊還有許多的老員工支持肖恩,所以平時才保住了肖恩在集團中的地位。

但隨即而來的是四面環顧的敵人,他的頭號大敵就是美眾國的醫療協會,對於醫療協會而言,肖恩葯業就是一個極其強大的競爭對手。

之所以向肖恩拋出橄欖枝,一是想要通過合作逐漸的收買年輕的肖恩,再慢慢的將他們的企業吞併融合。

「我之所以想要不斷的加強自己的地位,就是因為我現在的成就,全部都建立在一些老員工們的支持上。所以我也不能夠讓他們失望,我想要在期末的校園醫學大賽上,取得冠軍給他們一個他們想要的成績,只有這樣他們才會不斷的支持我。」

肖恩說自己的原因后,再度將懇求的目光看向了許曜:「但是我發現哈斯大學卧虎藏龍,有許多天才的學生比我更努力比我更有天賦,單憑我一個人完全無法對付。」

「但是你不一樣,你被稱之為能夠創造奇迹的鬼手神醫,如果你能幫我一把,讓我取得這次的冠軍,我,以及我們肖恩集團,一定會在最大的程度上給你提供幫助!」 肖恩給他開出的條件還不錯,如果能夠與他們集團合作,不僅能迅速在這裡建立屬於自己的根據地,也能促進兩家企業的強強結合。

「好吧,我可以幫助你鞏固在家族中的位置,但相對的,你得給我提供各種資金和技術上的援助。」

總裁,吻你上癮 雙贏之舉,肖恩當然同意,當下就約好了明日放學后邀請許曜前往家中赴宴。

剛回到宿舍中,凱文就忍不住的過來問道:「剛剛那位可是肖恩集團的肖恩少爺!沒想到你居然認識肖恩少爺!」

「肖恩少爺?誰啊?很有錢嗎?買得起明星聯名球衣嗎?」躺在床上的巴爾克感興趣的問道。

「何止是買得起明星聯盟球衣,就連明星都買得起!不知道他跟你出去跟你說了什麼,能不能把我介紹給他認識認識,就算是在家裡給他修修汽車都可以。說起來我還會汽車改裝!」

凱文不知道是不是想錢想瘋了,一談起這件事情就非常的激動。

「如果你想認識他的話,你就不應該在他面前表現出如此強烈的目的性。明天我還要早課,先睡了。」

許曜我想在他們的面前討論太多關於肖恩集團的事情,畢竟他對於這個肖恩也是才剛認識一天而已,大部分情況也都不得而知。

第二天上課的時候,許曜沒有浪費自己的權利,台上的古德教授正在進行著基礎醫學的演講,而台下的許曜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里已經支起了一口大鍋,在上課的時候正吃著火鍋。

古德教授看到許曜居然拿著一口大鍋來上他的課,氣的鼻子都要歪了,原本他以為需要贏了自己后只不過是上課也無法管他而已,沒想到居然拿出一口大鍋來到這裡升起裊裊青煙。

他自然知道許曜這一舉動是在挑釁自己,一方面是為了彰顯自己在自己的地位和權威,另一方面自然就是愛挑選古德教授底線。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