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子感覺怎麼樣了?」老者轉身看向躺在床榻之上的老婦人,小心翼翼地問道。

「我……應該沒什麼大礙了,吃了那藥丸后,現在覺得渾身舒服多了。」老婦人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說道。

老者聞言也是喜笑顏開,一張老臉上皺紋抖動。

「剛才我已經替婆婆疏通了體內阻塞的經脈,按理說應該是沒什麼大礙了,不過日後還是得注意不要著涼,以免舊症複發。」林飛略一沉吟后說道。

老者夫婦聞言立刻點頭如小雞啄米,畢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經過這次事情后自然多了幾分謹慎和小心。

「對了,小夥子你說剛從子貢山上下來怕是還沒吃飯吧?」老者忽然一拍自己的腦袋說道。

林飛聞言忽然一愣,此時恰好肚子忽然穿出一道咕嚕聲,當下也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哎,這不說還好,一說我還真的有些餓了。」

「哈哈……」幾人不約而同地笑出聲來。

「小夥子你稍等片刻,我這就去給你準備飯食。」老者說著就起身向著廚房走去。

「這……老伯不用如此,現在都這麼晚了,不用忙活了。」林飛見狀出聲阻止道。

「那怎麼成,你這次幫了我們家這麼大忙,是我們家的大恩人。你又不要診金,這頓飯就當是我們對你的感謝之意。」老者把頭搖得像是撥浪鼓,說著已經走到屋子隔壁的廚房。

「哎,你就由著他吧,他就是這個性子,忙活了一輩子也閑不下來。」床上的老婦人也是無奈搖頭道,不過卻是臉上掛著幸福的笑意,眉眼彎彎。

林飛微微一笑,隨即不再多說。

近半個時辰后,林飛面前的桌子上面已經被擺滿了各色菜肴,而兩位老人則是笑呵呵地坐在他身邊。

原本老婦人因為患病已久早已經不能下床,未曾想經過林飛治療后片刻功夫竟然就已經更能夠下床,看了病情已經是好了七八分。

老者夫婦二人見此自然是欣喜異常,他們如何都沒想到眼前的小夥子醫術竟然如此高超,恐怕就是和當年的針王魯中茂相比也是不枉多讓。當下更對林飛高看了幾分。

林飛略一打量,見到擺在面前的是四菜一湯,其中四菜則是葷素搭配各佔兩樣,顏色看起來新鮮可口堪稱色香味俱全。

至於正中間的則是一個燉豬蹄,此刻暖鍋下面正點著酒精鍋,藍色的火舌不斷舔舐著鍋底,暖鍋也是騰騰冒著熱氣,飯菜的香味瀰漫在面積不大的屋子裡,顯得十分溫馨。

「老伯你的廚藝怎麼這麼好?」林飛看向一旁的老者忽然問。

「呵呵,說來慚愧年輕的時候曾經跟師傅學過一段時間,不過那時候年輕心性浮躁,沒多久就不學了。」老者呵呵說道。

「別說這麼多了,趕緊吃吧一會兒飯菜都要涼了。」老婦人出聲提醒。

面對此情此景林飛心中頗為感慨,自己已經多久未曾有過這樣的體驗了。這些時日一直在為各種事情奔波,未曾想今日竟然在這小小的屋舍體會到了家的味道。

「怎麼了小夥子為何不吃了,是飯菜不可口嗎?」老婦人發現了林飛瞬間的失神,輕聲問道。

「不是不是,飯菜很可口。」林飛回過神后急忙說道,隨後又大口吞咽了幾口米飯。

強勢徵婚,女人,乖乖聽話! 「只要你喜歡吃就好。」老婦人笑呵呵地說道,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麼,神色一黯。

林飛將其神色變化看在眼中,將口中的米飯咽下后問道,「婆婆你究竟為何事傷感?」

老婦人沉默一會兒,嘆了口氣緩緩說道,「唉,我那兒子要是活著估計和你也差不多大了……」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老者打斷了,老者有些責怪地說道,「這高興的時候幹什麼說這種話?」

老婦人則自知失言,當下閉口不再多說。

不過林飛卻是神色一動,追問道,「我看二老孤苦無依,是否膝下沒有兒女?」

老者聞言也是嘆了口氣,緩緩說道,「我們夫婦二人以前確實有一個不成器的兒子,不過後來因為工傷死了,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提也罷。」

林飛聽出其中或許另有隱情,沉吟一會兒繼續問道,「冒昧問一下,老伯你的兒子工傷致死是否有什麼隱情?」

他之所以這麼問,不過是覺得自己今日既然和老者夫婦二人相遇便是緣分,恰好他們又讓自己感受到了家的感覺,二老年紀大了孤苦無依,自己若有能力幫他們一把就幫一把。

老者聞言看了林飛一眼,搖搖頭后笑呵呵地說道,「小夥子你和我們夫婦二人不過是萍水相逢,這次你幫我老婆子治好病我們就感激不盡了,其它事並不想麻煩你。」

「是啊,有些事即便說了又能怎麼樣,不過是徒增傷感罷了。」老婦人嘆了口氣說道。

林飛聽他們二人這麼說心中對自己的猜測更加肯定,不過他自信如今身具玄術,對於二老來說困難無比的事情或許自己能夠解決,於是繼續問道,「無妨,你們二老只管說。我們相遇便是緣分,只要能夠幫上忙的我林飛決不推辭。」

二老相視一眼,最後老者說道,「你叫林飛?小夥子從你的醫術我就看出你絕不是普通人,我相信你有解決我們困難的能力,不過我們卻並一樣你因此惹上不必要的麻煩,畢竟你幫我們的已經很多了,你明白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極品小醫神》,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林飛點點頭,正色道,「你們二老的意思我明白,不過我還是那句話,只要是我林飛能幫得上忙就一定在所不辭。」

兩位老人見林飛神情懇切,皆是有些唏噓。

「沒想到這年頭還能遇到小夥子你這樣的好人,我們真是上輩子燒了高香了。」老者嘆息一聲說道。

老婦人也是滿眼慈愛地看著林飛,像是看待自己的孩子一樣。

「以前我的孩子也和你一樣善良,處處替別人著想,只可惜他不在了,要不然現在估計也該娶媳婦了吧……」老婦人忽然喃喃道,神情黯然。

林飛也是神色動容,他選擇出手不過是因為這對老人給了自己家的感覺,可這兩位老人竟然如此淳樸,時時刻刻為自己著想。

這讓他更加堅信了自己要幫助老人夫婦二人的決心。

「你們二老有何難處儘管說,能幫你們我也高興。」林飛神色堅定地說道。

老者看了老婦人一眼,最後出了口長氣。

「也罷,告訴你也無妨。當年我的孩子高中畢業后因為家裡條件困難就沒上大學,後來去了工地打工,辛辛苦苦幹了一年,沒想到等到年終的時候老闆卻不給工錢,我那孩子年輕氣盛就和一群人去鬧,後來發生了什麼我也不知道,聽說是雙方動了手……我那孩子是個愣頭青沖在最前面,結果被人用棍子打中了頭,抬回來的時候滿身是血已經斷氣了。」

說到這裡老者神情一緩,像是心中的愁苦得到一些舒緩,額頭的皺紋都少了不少。

「這件事這麼多年來一直藏在我們夫婦二人心中,今天第一次將其告訴別人,算是傾訴一場,我這壓在心頭的大石也算減輕不少。」

林飛聞言心中感慨萬千,沒想到二老竟然還有這等遭遇,再加上白髮人送黑髮人心中自然無限悲傷。

「後來這件事如何處理的?」林飛心中隱隱有著一絲擔憂,不過還是問到。

戀戀月亮 老者聞言和老婦人相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憤怒。

「後來我們也曾去找工地老闆理論,沒想到那個殺千刀的竟然找人打了我們一頓,還把我們趕了出去。」老婦人憤憤道,一邊還抹了一把眼淚,顯然即便這時提起往事仍然是傷心欲絕。

老者嘆了口氣接著道,「我們自知和他講不通道理,無奈之下就沒再去。這件事算是不了了之,只是可惜了我那可憐的孩子。」

「豈有此理!」

林飛猛地一聲怒喝,一巴掌重重拍在桌子上。

萬萬沒想到那工地老闆竟然是如此喪盡天良之人,拖欠農民工的血汗不說,在出了事故之後不僅不賠禮道歉安撫受害者家屬,竟然還找人毒打受害者家人,這種人的良心是被狗吃了?

片刻后林飛的情緒平息下來,出聲安慰兩位老者道,「老伯婆婆你們不要太過傷心,所

謂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像這種惡貫滿盈的惡人必將會遭到最狠毒的報應。」

「但願如此吧。」

老者嘆了口氣,神色稍緩先從悲傷中掙脫開來。

他看了林飛一眼,正色道,「我們和你說這些不是想讓你幫我們報仇,只是這件事藏在心裡這麼多年實在不好受,今天好不容易遇上一個知心人說出來后心裡舒服多了。」

林飛嘆了口氣,沒想到老者夫婦兩人心地竟然如此善良,直到此刻還在為自己著想。

只是自己既然已經說了要插手這件事,還這淳樸善良的老者一家人一個公道,那自己就絕不會如此輕易就放棄,若他真的這樣做了,到時候恐怕連他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

想到這裡林飛看向老婦人,隨即又把目光移到老者身上,開口說道,「老伯我知道你們是為我著想,但難道你們就不想為自己的孩子討回一個公道嗎?」

老者目光在林飛臉上掃過,略微遲疑。

林飛見此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你們放心,我知道那位老闆肯定不是一般人,但在下若是沒有一些把握又怎麼會輕易趟這趟渾水。」

老人夫婦聞言遲疑起來,若說他們不想給孩子討回一個公道那絕對是假的,只是他們又實在不願意連累眼前這個熱心的小夥子。

最後老者嘆了口氣,緩緩說道,「罷了,告訴你也無妨,只不過你一定要量力而行,切不可魯莽行事。」

林飛點頭,沒有意見。

「那人是我們青元縣有名的房地產公司老闆,好像叫什麼……李強,其實這也算不了什麼,最關鍵的是當年他是替一位名叫龍空的大老闆建樓。」

「那龍空是什麼來歷?」林飛若有所思地問。

「龍空……我們這些市井小民對這種大老闆了解不多,更見不上面。 男神一吻好羞羞 所以只知道他好像是整個東北地區都聞名地房地產老闆。」老者面露回憶之色,片刻后搖了搖頭道。

林飛點點頭不再多說,接著又問了幾個問題,隨後看天色已晚各人就歇息下來。

第二日林飛一起床就發現老者夫婦二人竟然都已經早就起來了。

「這……你們二老為何起得這麼早?」林飛有些詫異地問。

「呵呵這不是高興嘛,我這頑疾已經好些年了,今天早上一醒來竟然已經徹底被治癒了,現在渾身上下都充滿了使不完的力氣,再加上高興地睡不著覺,所以才早早起來了。」老婦人喜笑顏開地說道。

林飛仔細打量老婦人幾眼,見她氣色紅潤身上已經沒什麼大礙,最後才暗暗點頭。

等他洗涑過後老者已經準備好了早飯,招呼林飛一聲後幾人便圍在桌前開始吃飯。

雖然面前只是簡單的米粥和青菜,不過林飛還是吃的分外香甜。

吃過早飯後林飛向兩位老人辭行,二老則是不舍地要求林飛留下再住幾天以表達他們的感謝。

不過林飛還是婉言拒絕了,且不說自己來這青元縣另有重要事情要做,光是兩日後上官無敵交給自己的任務也已經差不多到了時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極品小醫神》,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臨行之時林飛沉吟道,「老伯你們二人只管在家裡等候,相信不久后就能還你們兒子一個公道。」

二老聞言神情一動,看向林飛的目光充滿感激之情。

其實他們心中何嘗不是期待這一天許久,只是沒想到有一天幫了他們這麼多的,竟然只是一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若真是這樣,那我們夫婦二人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老者唏噓不已,緩緩說道。

林飛卻是微微一笑,並未再說什麼。

最後他沖兩人抱了抱拳說道,「老伯、婆婆,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此別過。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

二老聞言皆是沖林飛點點頭,目送林飛轉身離去。

「林飛小夥子,以後有機會常來玩啊!」老婦人沖林飛喊道。

「會的,你們二老趕緊回去吧。」林飛揮了揮手,隨後身影漸漸從二老視線中消失。

離開二老家中后,林飛循著記憶中的路線前往子貢山腳下。

或許是因為昨天警方前往寺院抓捕犯罪分子的消息被傳播開的緣故,今天原本人流如織的子貢山竟然變得極少,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前來。

不過即便是前來之人,其中大多數也只是看了一眼見到這種情況掉頭下山離開,畢竟萬一被警方誤以為是犯罪分子的同夥就不妙了。

林飛見到這種情況也不禁搖頭,子貢山上的罪犯逍遙法外這麼多年,如今落得這個下場也算是罪有應得,總算給了那些被害的人一個交代。

隨後在山腳下的車站等了一會兒后,林飛便見到一輛公交車晃悠悠地行駛過來,接著便踏上了回去的路途。

近一個時辰后,林飛終於又回到了青元縣這個小城中。

他略一思索,便在這不大的縣城之中轉悠起來,又過了十幾分鐘,直到前方視線中出現一座近二十層的大樓時,林飛的身形才緩緩停下。

「李氏房產……」

林飛喃喃自語,看著前方大樓上的招牌眼中流露一抹冷意。

隨後他信步走進大樓接待廳中,前台的接待小姐見到林飛進來急忙問好,並且詢問他前來所為何事。

「我要見你們的李總李強。」林飛冰冷地聲音響起,不容置疑道。

「這……請問先生您有預約嗎?」接待小姐被林飛的語氣嚇了一跳,隱隱預感到林飛前來可能是要興師問罪,不過出於指責使然還是問道。

「沒有。」林飛搖頭,腳下步子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要是沒有預約的話,那不好意思我們李總可能沒有時間見你。」接待小姐也急忙跟了上去,硬著頭皮說道,

林飛冷笑一聲,身形一陣閃動消失不見,竟然直接將其甩開。

接待小姐則是一副見到鬼的模樣張大嘴巴愣在原地。

「保安,有人闖進來鬧事了!」

等林飛身影消失許久之後,接待小姐才反應過來,頓時失聲叫著。

……

林飛甩開接待小姐后快速在樓層之中尋找,如今他身具玄功,在別人眼中不可能的事情林飛卻能輕易做到。

很快公司中的人便發現一道殘影在公司之中快速行走,根本看不清是什麼東西,因此幾乎所有人都變得人心惶惶。

雖然他們已經命令保安無論如何也要把那個闖進來的不法分子找出來狠狠教訓一頓,然後再趕出去。但以這些普通保安的的能力去抓些小毛賊還差不多,怎麼可能發現林飛的身影,不過出於職責使然他們還是繼續漫無目的地尋找著。

此刻整棟『李氏房產』大樓第18層上,一間掛了總經理辦公室牌子的房間正房門緊閉,屋內似乎正低低傳來一陣男人的喘息聲和女人誘惑至極的嚶嚀。

事實上正是如此,屋中一對男女正摟抱在一起激烈擁吻,一雙大手正在身材婀娜前凸后翹的女子身上遊走,女子如水蛇一般細的蠻腰正輕輕扭動回應著。

男人西裝革履卻身材肥胖臃腫,一圈肚腩堆在身上像座肉山,眼中也是充斥著濃重的慾望。

看著眼前膚色白嫩的女子,以及她一副任君採擷的誘惑風情,男人眼中慾望更勝,喘著粗氣就要有進一步動作,不過這是房門卻是『嘭』地一聲被人踹開了。

男人眼中閃過一抹怒色,手中的動作停了下來。他身旁的女子看了一眼門外,隨後也是若無其事地開始整理自己裸露了大片雪白肌膚的衣衫。

肥胖男人臉色難看,自從他當上這李氏房產的總經理后還沒人敢對自己如此衝撞,此刻他心中已經打定了注意,不管來人是誰這一次都要讓對方吃不了兜著走。

最後他循聲望去,只見門外一名身材高大、容貌英俊的青年正面若寒霜地站在原地,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帶一絲感情,這人正是林飛。

男人心中忽然咯噔一下,不知為何竟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不過常年身居高位還是讓其養成了臨危不亂的氣勢,何況這裡是自己的地盤,不管來人是誰在這裡還能把他怎麼著?

「你是什麼人,不知道進屋前要敲門嗎?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要不然我讓你今天你走不出這個房間。」

男人上下打量著林飛,見其氣勢驚人不像是普通人,因此並未立即發怒,只是沉聲問道。

林飛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看了一眼若無其事的女子隨即又將視線挪到男人身上,問道,「你就是李強?」

「沒錯,你找我?」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男人粗著氣問,神色有些詫異。他沒想到自己面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直接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顯然是有備而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