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你說的這個意思,還是差不多的,只不過現在還達不到那個程度……」萬載玄參有點慚愧。

「那你就說我現在這個程度能幹什麼不就完了么,吹噓的那麼驚人,實際又只會放屁,我真是忍不了你了,掐死你算了。」莫默有點急躁了。

「別別別,老大,別掐死我,我很有用的。因為我給您開啟這道門都把力量用的差不多了,所以您要是想修鍊這個靈魂系統,必須要壯大這個靈魂空間的力量才行。」萬載玄參趕忙說。

「怎麼又到了靈魂空間,靈魂空間又怎麼了?」莫默有點無語了。

「老大,我您你了,您再別打斷了我了,我本來都想好怎麼跟您說了,現在都沒有思路了。」

「三秒鐘,你要是還沒有思路,我就掐死你!」莫默假裝威脅的說。

「哦哦,我知道怎麼說了。首先,靈魂之門就是您靈魂可以推開的這道門,進了這個門之後,就是靈魂空間,靈魂空間是可以變大的,最高境界是九重門,現在您是一重門,以前我是四重門,在我們萬載玄參一族中,族長也只有六重門,我可是玄參裡面的佼佼者呢!」

「你又想把話題扯遠是嗎?」莫默剛聽出點門道,就覺得有點不對味了。


萬載玄參趕忙說道正題:「這幾天我一直在考慮怎麼能讓老大您風騷起來,後來我想明白了,因為您和我的靈魂之力都比較薄弱,所以操控起屁來都沒有什麼威力,為了讓您早日強大起來,您必須先找到比我弱小的植物生吞到肚子里,這樣,我可以幫您捕捉它的靈魂,等您的靈魂空間內,有足夠的靈魂了,我就可以幫您吞噬他們,增加我和您的靈魂之力,等我的靈魂之力增加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幫您開啟兩重門了。」

莫默聽著聽著,感覺有點門道了,問:「那我直接吞噬一個妖獸會怎麼樣?」

萬載玄參猶豫了一下,說:「老大,現在您和我的靈魂之力都沒有強大到那個地步,就算您生吞了妖獸,俺也不敢去幫您捕捉它們的靈魂,那樣會有反噬的。」

「反噬了會怎麼樣?」莫默趕緊追問。

「反噬了,我和您的靈魂就被妖獸吞噬了,我們就沒有靈魂了。」萬載玄參說到這裡,有點喪氣了。

「哦,沒想到你給我帶來這個靈魂系統,倒是還有點意思。」莫默說著。

萬載玄參一見自己的強項被老大認可了,便在靈魂之門中歡呼得瑟起來。

「老大,您要是信得過小的,您就按著小的的意思去吃東西,等您吃的夠多的時候,俺就幫您開啟新的靈魂之門,等您的靈魂空間足夠大的時候,您就可以生吞妖獸了。」

莫默一想到生吞妖獸,不禁覺得噁心起來,眉頭也情不自禁的皺到了一起。

大長臉見莫默有點不悅的樣子,趕忙過來抱住莫默的肩膀,說:「莫大財神,您今天可是讓老弟我發財啦,這會我剛領了賞錢,您看,我今天賺了一兜子的珍珠,嘿嘿。」

大長臉邊說邊扯開自己的衣服兜子給莫默看,莫默趕忙從靈魂之門中回神,笑了笑說:「你賺錢自然好,以後我也指望著你多賺點錢。」

大長臉笑的像朵花似地,說:「財神爺,我們老闆今天也很高興,讓我再定幾桶神煙,您看您那方不方便?」

莫默淡定的說:「自然方便。」

「那一言為定,貨到付款,以後我們就長期合作嘍?」大長臉得意了起來。

「明天要幾桶?」莫默也不願意跟大長臉廢話,今天說了太多的廢話了,都有點累了。

滿朝文武擒盜妃 五桶,老闆說要五桶,老闆還讓我跟您商量,能不能只供給我們一家,如果家家都有了,這東西就沒有那麼新奇了?」大長臉跟莫默套著近乎。

莫默現在也不想搞的大張旗鼓,再說了,放屁這個東西也是個體力活,長期保持著菊花對著桶的姿勢,也是非常勞累的。

「好,封神城中,我只供給你一家,別的城我再找別的代理,如果你們老闆願意的話,也可以當總代理,我也省的到處推銷了。」莫默想的也是很周到,他想要的是錢,但是並不想因為錢花去全部的時間。

「那好那好,我去跟老闆商量商量,若是老闆沒有那個興趣,我就不跟著他幹了,跟著您干,您看怎麼樣?」大長臉也不是傻子,跟著現在的老闆干,只賺點拉皮條的錢,但是若是跟了莫默干,那可就不一樣了,這神煙可是一手貨源,獨家有貨啊。

莫默愣了一下,他也沒想到大長臉的生意嗅覺如此敏銳,想了想,說:「那你先在這裡研究研究,回頭就跟我干吧。」

倆人商定此事,莫默便回去了。

這條路莫默也走了幾趟,現在也大概明白了封神城的道路布局。 在封神城裡,住在城北的,基本都是達官貴族,那個地方莫默去過,張夢家的張府便算是其一,雖然張夢家勉為其難的也算是達官貴人,但是跟那些真正的達官貴人想比,還是相去甚遠的。

封神城的城東,便是封神學院了,這座學院佔地面積極大,所以整個城東,基本都被封神學院霸佔。

而城西便是這封神榜的所在地,這個地方雲集了各大帝國和城池的商人,所以相對來說,城西是最熱鬧的地方了。

而城南,幾乎是一片荒涼的沙漠,只有窮人才會住在那個地方。

古井波這會在客棧里正想念著莫默呢,當然他想念的是莫默的神煙,並不是莫默。

「這這個小小子,怎麼還還不回來?」古井波在這嘀咕著。

十年:世界第一初戀 ,說:「公子,你是不是對那個傢伙有意思啊?」

「嘁——」古井波笑了起來,「你你這一天天天的都都想什麼呢?」

珠兒昨晚可都在外面聽見了,兩個男人在屋裡大呼很爽,這還不是顯而易見么?

「公子,有句話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珠兒有點忐忑。

「別別廢話,你你說。」古井波人也爽朗,最討厭婆婆媽媽。

珠兒的聲音有點發抖,說:「人家從小就被古家養在府里,心中已經把您的父母當成了自己的父母,您說,我這個童養媳還作數么?」

古井波一把把珠兒拉到身邊,笑了笑說:「作作數,怎怎麼不作數,現現在,不是挺挺好的么?」

珠兒有點害羞,心裡卻美滋滋的,說:「公子,既然作數,您怎麼不把我娶了,我不能做您的正房,做一個小的也可以,反正我的命都是古家的,人也是了。」

古井波跟珠兒說話也不避諱,說:「我我的正房還還沒娶呢,你你要是等不及了,就就去找找一個,沒沒事的。」

珠兒說這話的意思本來就是想說,自己反正早晚都是古井波的人,不如就把自己給了古井波,省的古井波總是出去尋花問柳。結果古井波會錯意了,以為現在古家落敗了,珠兒想另作打算。

珠兒有點難過,心想:「公子寧願對一個男人感興趣,也不對我感興趣,是不是自己太沒有魅力了。

就在這時,莫默背著個大箱子回來了。

莫默忙活了一天,這會也有點餓了,便去敲古井波的房門,想找古井波去吃點東西。珠兒一開門看見莫默站在門前,身上還穿著一件與他極為不符的大號衣服,便鄙視的瞪了莫默一眼。

「兄兄弟,你你你可回來啦。」古井波這會想著家裡的事情,心裡犯愁,煙癮也正濃。

莫默爽快的說:「恩,回來了,走啊,出去吃東西去?」

「別別,先先來一下子。」古井波也很奇怪,這個神煙自己是越吸越想吸,一會吸不到,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珠兒還以為這來一下子,又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於是臉色一變,便鑽了出去,躲在了門外。

於是一幅生動而富有哲理的畫面呈現在三人面前:莫默和古井波在房間里大呼很爽,珠兒在門外偷抹眼淚。

「莫莫兄弟,你你這箱子里,是是什麼東,西啊?」古井波閉著眼睛邊聞著煙味,邊問道。

「哦,死神之鐮,我把它拿回來了。」莫默非常高調的說。

「啊?這不不是被人,買買走了么?」古井波有點驚訝,琢磨著,「難不成莫默又找那個人買回來了,這小子也忒有錢了吧?」

莫默懶洋洋的說:「昨天我去找那個人了,把他打了一頓,打的他連連求饒,就把鐮刀還給我了。」

古井波傻呵呵的笑了起來,說:「真真的假的,你還還打不過我。」

莫默見古井波肥的流油的樣子,朝他的肚子捅了一下子,說:「跟你打的時候,我沒有用全力。」

古井波嘿嘿的笑著,覺得莫默這個人太能吹了。

第二天一早莫默便起了床,然後跑到大街上買了五個木桶,然後僱人把木桶搬回了客棧,客棧掌柜也不知道莫默他們幾個人整天都搞些什麼名堂,總是弄些木桶搬來搬去。

等木桶全部準備完畢,莫默便喊萬載玄參起來幹活了。經過昨天的操作, 這位同學 「得心應手」了,兩盞茶的時間,四個酒桶全部搞定。

莫默用油紙封住酒桶的開口處,滿意的拍了拍手:「大功造成,十二個中珍珠即將到手。」

莫默得意的又出去雇了個苦力,讓苦力幫自己送一趟貨,然後花了四個小珍珠,這件事也就搞定了。

搞定完畢,莫默便興高采烈的背著裝有死神之鐮的大盒子,去封神學院了。

到了他即將工作很久的林子里,著實是嚇了莫默一跳。那個張老頭依然保持著他昨天離開時的姿勢斜躺在搖椅上。

「我擦,這個老人不是坐化了吧,怎麼斜在這一點反應都沒有?」莫默心裡犯了個嘀咕。

莫默邊想著,邊往孫老頭附近靠了靠,清了清嗓子,大聲的說:「孫老師早!」

等待莫默的是一片寂靜。

莫默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珍珠扔在地上。

「孫老師,您的錢掉了!」他又是大叫一聲。

結果等待他的還是一片寂靜。

莫默在自己的腦海里打了個問號,徑直走到孫老頭的面前,使勁的拍了孫老頭的肩膀一下,孫老頭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莫默見孫老頭睜眼的樣子,極像鬼神附體,心裡有一種很害怕的感覺,為了給自己壯壯膽子,便嬉皮笑臉的說:「啊,哈哈,孫老師,這麼巧,您也在這裡。」

孫老本來早就知道莫默已經過來了,此時見這小子童心未泯,也不生氣,豎了一下眉毛,說:「你需要我給你醫治一下子么?」

孫老頭的一句話,猶如一盆冷水潑在莫默的身上,莫默渾身的高雅情操,一下就全部煙消雲散了。

「啊哈,孫老師,昨日睡的可好?」莫默變換了一下口氣,像見到了熟人一般跟孫老頭攀談著,雖然有點前言不搭后語,但是自我感覺良好。 孫老頭抬了兩下眼,指著遠處的幾堆枯木,緩緩的說:「去把那些東西收拾乾淨,一會有學生來上課。」

莫默暗暗納悶:「老傢伙,不跟我好好聊天也就罷了,怎麼有活不幹還偏偏等著我來搞?」

莫默想歸想,但是第一天過來當園丁,也不知道幹些什麼,於是從箱子里拿出死神之鐮朝那邊的枯木走去。

「慢著。」孫老頭一抬眼看到了這把鐮刀,眼神中帶有一種驚異。

莫默又走了回來,問:「怎麼了,孫老師?」

孫老頭盯著鐮刀看了一會,說:「這是丫頭送給你的?」


莫默珍若寶貝的把鐮刀摟在懷裡,說:「我可就為了這把鐮刀才來工作的啊,你別打我鐮刀的注意。」

老者難得的一笑,搖了搖頭,拂了拂袖,說:「你去吧。」


莫默也不知道這孫老頭在這搞什麼東西,裝神弄鬼的,也不去理他,便去收拾枯木了。

這片人工林子叫羽化林,林子裡面一共分三個部分,最外面這個部分叫寂地,大多種植著一些還算常見的樹木花草。中間的部分被一處山谷圍住,叫星魂小陣,是給星魂系的學生覺醒星魂用的。最裡面的地方有一處山洞,叫連天洞,據說只有兩個人能夠進去,一個人是封神學院的大院長鄒凱,另一個便是孫老師了。

莫默雖然好奇心很強,但是初來乍到,也不想在這裡動手動腳。忙碌的時候,就是在寂地打掃打掃衛生,拾掇拾掇枯草。閑的時候,便坐在樹下乘涼,一天下來,與孫老頭也沒說上幾句話,孫老頭也不太屑於與他交談。

「老大,這一天都快過去了,您要不要先吃點花草啊?」萬載玄參在靈魂之門裡有點著急,自己昨天還跟莫默講了大半天,怎麼主人好像跟沒聽進去一般。

「吃草?你以為我是食草動物么?」莫默這一天也是無聊之極,在林子里逛遊逛游的,連只鳥都沒看見。

「老大,您看見那邊那朵開著正艷的花了么?」萬載玄參也不管莫默的吐槽,直說道。

「花?這麼多花,哪個算是正艷的?」莫默問道。

「就那個嘛,有點像蝴蝶結的那個。」萬載玄參說。

莫默找了找,走到了這叢花面前,蹲在地上瞅了瞅,說:「你的意思是讓我把這株花吃了?」莫默有點窒息,覺得吃這種東西,還真有點難以下咽。

「老大,您一定要聽我的,您曾經吃了我,我本就是藏污納垢之身,現在您就算吃了毒藥都不會死的,您就放心的吃吧。」萬載玄參自信的說。

莫默假裝不經意的躺在了這株花面前,然後朝這株花翻了個身,看了看遠處孫老頭,發現孫老頭子還在那扮深沉,於是便偷偷摸摸把手伸向了花朵……

「哎呀!」

還沒等莫默碰到那朵花,自己的手好像被什麼打了一下,那個孫老師忽然之間就來到了他的眼前,手中拿著一把掩月尺,正用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看著莫默。

「這是第一次。」孫老頭簡單的說了幾個字,然後轉過身慢慢的往椅子上走去。

「這個老傢伙,動作這麼快,吃個花都不行么?」莫默在心裡琢磨著。

孫老頭走了走,又慢慢轉過身,悠悠的說:「是道則進,非道則退,不履邪徑,不欺暗室,積德累功,慈心於物。」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