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五!」

肖楚楚他們幾個人看到一鳴被困。全都沖了過來。隔著老遠就動手了,道紋閃爍,一道驚天的血紅色刀芒力劈而下,驚天動地。

「嗡!」

戰車綻放出一道乳白色的光暈。擋住了這驚天一擊。車體搖晃,讓車上的兩人震撼,沒有想到這一擊如此的強大。竟然能讓戰車晃動。

「你們退開,我來混混他們!」周坤當然看出來來的四人是一鳴的朋友了。對著想要衝上去的侍衛喝道。


駕馭戰車就沖了過去,手中出現一把明晃晃的長劍。力劈而下。

「你給我停下吧!」楚英大吼,身高八尺,肌肉如同虯龍盤踞,爍爍生輝,透發出無盡的力量。


看到周坤駕馭戰車而來,手中的長刀當即揮動,阻擋戰車。

「鏗鏘!」

兩者相撞,楚英倒退。按理說兩人的境界相同,實力應該相差不多。可是周坤卻站在戰車上,有著戰力加持的作用,故一擊將楚英撞飛了出去。

「老大!」孟玄他們大叫,看著周坤的目光充滿了殺機。

方天畫戟揮動,捲動風雲,孟玄身後六座燃界出現。同時激發昊天術沖了過去,一聲道音響徹雲霄,震動九天。

天空中的白雲在瞬間組成了一尊俾睨天下的神像,與孟玄同步,同時舉起了手中的方天畫戟。

「昊天術!他是昊天界的人,小心!」周坤身邊的那名少女此時皺眉,看出了這一種玄術的來歷,提醒周坤。

周坤暗驚,沒有想到這個少年竟然來自三大聖地之一的昊天界。不過當他看到對方的攻擊到來的時候,冷笑一聲,發狠了。「昊天界又何妨,公平對決,生死有命!殺!」

一聲大吼,他駕馭著戰車橫衝直撞沖向了孟玄。大陣也被攜帶了過來,一鳴在裡面全力的破陣,雖然沒有受到傷害,但是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衝出來的。

肖楚楚看到對方的威勢,擔心孟玄受到重創。嬌喝一聲小心,然後晃動著燃界提升之後,出現的燃界大道了過去。

「舞動乾坤!」

兩隻漂亮的赤紅色麻雀鳴叫著,搖搖曳曳的飛了出去。嘴中銜著一張道紋交織而成的法則之網,籠罩九天十地。


「快退,不能硬碰!」少女臉色微變,忙出聲提醒周坤。她認出了這是什麼東西,心中震撼,看著肖楚楚的目光也變的凝重了。沒有想到這個少女竟然感悟出了自己的燃界大道,絕對是個不是天才。

「哼!小道兒!」周坤此時早就殺紅了眼,站在戰車上他依然立於不敗之地,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退走。駕馭著戰車就沖了過去,根本就不在意那兩隻麻雀。

「開!」

他一聲大喝,手中的長劍爆發出衝天的劍芒,對著那張網就劈了下去。

「嗡!」

「鏗鏘!」

可是他想象中如同切菜的場面沒有出現,反而是他的劍芒被那張巨網瞬間粉碎了,化作了無數道光芒消散,美麗中透發著可怕的氣息。


「哧啦!」

兩者美麗羸弱的赤紅色麻雀將嘴裡面銜著的網扔了下去,套在了戰車上,堅固的車體發出哧啦哧啦的響聲。竟然快要被勒碎了。

「怎麼會這樣?」周坤臉色巨變,沒有想到戰車竟然會被對方的玄術給困住了。看樣子如果不儘快的掙脫出去。很有可能遭受到重創。

少女這個時候終於動手了,素手揮動。道音震動,彷彿有萬千神魔在誦經,讓人心驚。

一朵朵花瓣出現,散落在天空中。那張原本困住戰車的道紋法網,在這搖曳飄落的花瓣中迅速的倒退了。自動揭開了束縛,讓肖楚楚心驚。

「裂天!」

楚英大吼一聲,身體如同一尊魔神,沖了過來。身後八座燃界輪轉,如同一尊真正的神祗。雙手中的長刀衝天。血紅色的刀芒震動九天,一道道符文不停的圍繞著刀芒旋轉。

這一刀雖然還沒有劈出去,可是這片天地的虛空已經開始搖晃了,搖搖欲墜彷彿要崩塌了。

「咔嚓!」

空間出現了裂縫,從刀芒下面開始,迅速的想著戰車那裡蔓延。不愧是裂天,真的將天空崩裂了。

「滾!」周坤大喝,手中的長劍嗡嗡而鳴,要來一個硬碰硬。

可是少女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而是駕馭著戰車果斷的倒退了,不想和楚英直接對抗。

一擊成空,天空暗淡,最後在短暫的寂靜之後。爆發出恐怖的震動,蒼穹斷裂,罡風肆虐。衝擊八方。

周坤膛目結舌,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看著那不斷肆虐的空間裂縫。暗自慶幸自己逃過了一劫。不然縱然戰車能抵擋住這一擊,但是也無法抵擋住空間亂流的襲擊。

「哈哈!老大幹得好。我這就出去了。到時候咱們一起痛打落水狗,然後把這美麗的小妞兒留下來當侍女,端茶送水!」一鳴在大陣中哈哈大笑,衝擊著殺陣,已經快要破開大陣了。

「好!捉住小妞,給咱們洗腳!」楚英意氣風發,大吼道。手中的刀芒更加的璀璨,開始攻伐了。

「你……你們……可惡!」這名少女氣的全身都在哆嗦,她一直被奉為天才少女,號稱仙子,不管是同輩亦或是老一輩都對她很是尊敬,沒想到今天竟然遭到被人調戲了。再好的素質這個時候,也爆發了。可惜,她從來沒有罵過人,反覆來反覆去只能是可惡了。

「轟!」

少女氣的身體顫抖,高聳的胸脯不斷的起伏,讓人浮想聯翩。她終於再也忍受不了這幾個可惡少年的調戲,果斷的出手了。

一掌向前拍去,虛空中幻化出來一張大手,遮天蔽日恐怖的道紋彌補,形成一座巨大的牢籠,籠罩下來,要困天索地。

「鏗鏘!」

楚英不敢大意,手中的長刀不停的攻擊,與這牢籠碰撞,鏗鏘之聲不絕於耳。

「老大,我們來幫你!」肖楚楚背後出現了一張巨型大網,竟然是萬千大道組成。籠罩十方,和這少女的牢籠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後韓信、孟玄全都想要衝過去。可惜卻被周坤擋住了,兩人站在戰車上,一位意氣風發,一位縹緲似仙,空靈如神。戰力發揮到了巔峰,出手天塌地陷。

「怒濤十擊!」

楚英雙眼如鈴,背後的燃界輪轉,法則道紋將他的軀體完全的籠罩了。每一縷肌肉都在發光,本來就魁梧的身材更加的高達了,彷彿是一尊發狂的巨猿,仰天怒吼。刀芒衝天而起,劃破天際,一道道可怕詭異的符文閃爍,旋轉。

怒濤十擊第二刀形成了,楚英被兩道神環籠罩,如同一尊真正的神祗下界而來。只聽到轟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那座完全由符文組成的天地牢籠瞬間就粉碎了。

「給我開!」就在這個時候,戰車大陣內傳來一聲巨吼,緊接著虛空瞬間出現了無數道光芒閃爍的符文陣圖。一鳴站在當中,全身被紫色的光芒籠罩,而他的肩頭還站著一個晶瑩可愛的小精靈。

「哐當!」

像是一件青銅巨鼎破碎了,發齣劇烈的聲響。那座戰車上面刻畫的殺陣直接粉碎,青銅戰車也被轟飛了出去。 豔情總裁的合約女友 未完待續。。)

ps:三天沒有更新了,跑到山區去玩了。太不盡興了,竟然下了兩天的雨。今天恢復更新,讓大家久等了,鄭重的道歉!望大家原諒! 第一百六十二章【盈柔】

「嗡!」

一鳴站在紫色的燃界之中,背後是一尊頂天立地的擎天巨人。鴻蒙之氣肆虐,天地混沌演化,彷彿是在開天闢地。五座燃界在第六燃界中旋轉,組成了一個璀璨的神環,外界無法看到。

「燃界大道!」少女吃驚,沒有想到一鳴這個看起來只有十三四的少年竟然只憑藉著燃界大道就突破了這座能困住俊俠強者的大陣。「不對,是燃界意象!」

「轟!」

一鳴沖了出來,哇哇大叫,紫色的燃界消失,五座燃界沖了出來,組成了一道璀璨的神環,將他襯托的彷彿是下界的神祗。

「小妞,來吧,跟著幾個大爺當丫鬟,有你吃香的喝辣的的時候!」一鳴嘴角挑著,猥瑣的笑道,兩隻眼睛放著色光,不斷的在少女高聳彎曲的胸前掃描著。活脫脫的一個大色狼,還是明目張胆的大色狼。

「混蛋!」周坤氣的大吼,目眥欲裂沒有想到這個昔日的仇人竟然突破了大陣的封鎖,還這麼無恥的揚言要自己教派最富盛名的少女英才去當丫鬟,不可饒恕。

肖楚楚這個時候帶著韓信和孟玄飛了過來,那幾個侍衛早就被他們打趴下了。她指著周坤傲然道:「喂喂,我說那個冰塊。你怎麼說話的,是不是找抽呀!看你那德行,長得帥還好呀,就你那長的給妖怪找它娘一樣的臉,竟然還敢在這裡扮酷。我看你是成心嚇人是吧!」

看起來一個十分端莊大氣的少女,可是剛一說話。那狂野的本性就顯露無疑了。根本就不像是大家閨秀,反而像一個沒有人管長大的野丫頭。

周坤原本就充滿殺機的臉上。這個時候被氣的一會青一會紫的甭提有多好看了。鬚髮倒豎,身上的氣勢狂躁了。不再平穩。

「野丫頭,你給我住嘴兒!」周坤站在戰車上,大吼,聲波滾滾,將下方的森林崩碎了一半兒有餘。

「切! 重生歸來:魔妻新上線! ,你以為你是誰呀。天王老子呀,我看你就是茅坑裡面的一個石頭,臭氣熏天!」肖楚楚倒是一副伶牙俐齒。

笑話,就算是一鳴這麼能說的人都不是肖楚楚的對手。更不用說這些大教派裡面的人了。兩個人氣的全身都在哆嗦,如果可以,恐怕兩人的目光已經將肖楚楚直接凌遲了。可惜目光沒有辦法殺人,至少現在以周坤她們兩人的目光沒有辦法殺人。

「住嘴!你們都給我統統去死!」少女終於忍不住了,嬌喝一聲。白色的衣裙舞動,她衝出了戰車,向著肖楚楚殺來。

「喲呵!還真姑奶奶怕你不成!來就來,打不死你,今天姑奶奶就跟你姓!」肖楚楚挽起袖子。一副拚命的架勢,就要衝上去和這個少女決一死戰。

一鳴忙拉住了她,這個少女的修為太高了,不是消除能夠對付的。「三姐三姐!你老就甭上去啦。這樣的小嘍啰還是交給小弟我吧!保證給你整回來一個端茶送水的丫頭片子!」

「去吧!她們這樣的修為我出手實在是太欺負他們了,你小心點,不要太難為他們。把那個少女衣服給我扒光。我要讓她圍著九州大陸裸奔幾圈!至於那個男的嘛,就讓他也勉為其難的去裸奔吧!」肖楚楚雙眼放光。提溜轉了幾下嘿嘿笑道,這哪裡還是一個爽快開朗的少女呀。分明是一個背生雙翼頭上長角的惡魔有木有。

「噗嗤!」

少女衝出來的身軀猛然倒退了幾步,氣勢都有些混亂了。她是青年一代中的佼楚就算是老一輩人物也是禮讓有加,何曾遭受到被人這樣的諷刺和辱罵。氣的差點背過氣去,身體倒退,竟然在搖晃。

「無恥!」少女銀牙咬的咯吱響,就快要崩碎了,單手指著比自己小上一兩歲的肖楚楚,恨欲狂,雙眼都快衝出血來。

肖楚楚一副天真浪漫的樣子,張開嘴巴,用手指了指自己潔白的牙齒,道:「我不是有牙齒嘛,怎麼會無恥呢!你是不是無恥呀,好吧,那我就把你打得沒有牙齒吧。真是搞不懂你怎麼想的,多好的牙齒呀,竟然不要了。老五,既然她不想要自己的牙齒了,那你就勉為其難的幫她把牙齒都拔出來吧!」

她一副為難的樣子,無奈的聳了聳肩,惋惜的道。那副欠扁的表情,讓人忍不住的都想要發飆揍她一頓。這外表看起來艷麗眼光的少女,怎麼說起話來怎麼擠兌人呀。

楚英他們幾個看到這仙靈教的兩個青年一代的傑出弟子,被老三氣成這幅模樣,咧著嘴大笑,就差倒在地上摟著肚子了。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甭提有多麼的欠扁了。

「轟!」

少女實在是受不了啦,體表原本光鮮絢麗這個時候全都暗淡了下來,最後猛然衝天而起,殺機畢露,要絕殺肖楚楚這個可惡的少女。

「你給我去死吧!」她嬌喝一聲,身後九座燃界輪轉,組成了兩道璀璨的神環。竟然和一鳴的差不多,也是淡藍色的,彷彿是蔚藍的天空。

有著蔚藍天空的寧靜致遠,也有著無邊大海的波濤洶湧。兩者集合在一起,透露著詭異的神秘。

「水行源根!」一鳴雙眼一縮,沒有想到這個少女竟然也融合過水行源根。

「轟!」

一鳴悍不畏懼,直接沖了上去。奔雷術施展出來,一拳就和對方撞擊在了一起。

兩人倒退,少女有些驚訝,沒有想到一鳴這個元俠五重天的小修士竟然能和她硬碰硬不死。要知道她可是俊俠四重天的奇才,門派中最富天賦的妖孽。

一鳴身上的氣勢如虹,臉色潮紅。心中的震撼不亞於少女。他自問在同境界之中還沒有人能和他比拼肉身的,畢竟他現在的修為境界只是元俠巔峰。可是他的肉身強度已經堪比俊俠五重俠客的強度了。可以說整整領先了一個大境界。絕對的逆天,無人能比拼。可是今天竟然被一個四重天的女孩給震得差點出現裂紋。讓他心頭暗自的凝重了起來。


「你也融合過水行源根!」一鳴的燃界在從五彩神光變化為淡藍色的火焰時,那少女挑了挑眉頭,驚呼。

一鳴咧嘴,道:「嘿嘿,你不也一樣。看來咱們還挺有緣的,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我去當丫鬟吧,省得受苦!」

「嗚嗚!」小豆丁站在一鳴的肩膀上,用力的點頭,後背上還背著一個潔白如玉的手臂白骨。晶瑩剔透,像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只不過它的個頭要比小豆丁高上兩三倍,兩者的組合看起來不倫不類的。

「盈柔,他師傅是洞天山脈的三大獸王。有水行源根供他融合也是很正常的,今天就把他拿下,逼出水行源根。給獸潮中死去的師兄弟們報仇!」周坤眼睛通紅,掩飾不住內心中的嫉妒和**裸的貪婪。

為師兄弟們報仇是假,想要得到水行源根是真。畢竟如果沒有極大運氣,無法達到某種傳說中的境界。在進入靈王之境之後就無法融合五行源根了。

重生之一路隨心 ,沒有搭理他,冷冷的對一鳴道:「哼!不管你的來歷是什麼,今天你必死無疑!侮辱我的人。不可能活在這個世界上!」

話不投機半句多,更不用說他們現在已經是仇人了。再次大戰到了一起,一鳴身後五座燃界輪轉。小豆丁被他收了進去,擔心受到傷害。雙手揮動。五種融合了的玄術不斷的出擊,和盈柔這名少女戰的難分難解。

周坤看到兩人大戰。勢均力敵,雙拳緊緊的攥在了一起。沒有想到自己廢寢忘食的刻苦修鍊,原以為已經能夠將那侮辱自己的少年壓在腳下。卻不曾想,再次被對方打敗了。

不錯,雖然沒有真正的生死大戰。但是對方能和盈柔勢均力敵,那就不是他能對付的。

「喂!來吧,讓姑奶奶告訴你,什麼叫裝逼遭雷劈!」肖楚楚帶著楚英他們三人沖了過來,對著周坤勾了勾手指。

結果可想而知了,雖然周坤已經是俊俠三重天的境界了。可是在面對一個和他同等境界,三個俊俠一重天的俠客群戰時,還是很快的就潰敗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