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

可這時,黑夜阻止了他。

「為什麼?」海格力不解。

「空間隧道中太不穩定了,魔族向來喜歡這樣的地方,保不準還有後手,安全起見,咱們還是別追了。」黑夜冷靜分析道,「只要黑暗古神沒被他們帶走,這一次咱們就是勝利者!」

「也對!」海格力嘿嘿一笑,「哈哈,這次魔族是虧大了,精心準備這麼久,黑暗古神竟然被留了下來!」

「海格力,這次只是我們運氣好而已,若是黑暗古神直接跟著納達爾離去,後果我真的無法想象。」黑夜嘆了一口氣。

海格力面色逐漸凝重起來,「你說得對,黑夜。這一次的確是我們運氣好,不過那也是我們爭取來的。」

「我要是早點把名單找出來,事情或許就不會發生了。或者我該直接逮捕納達爾!」黑夜望著一片狼藉的大地搖了搖頭。

他們真的贏了嗎?看看那一具具躺在大地上尚且溫熱的屍體吧,那可都是加瑪帝國的未來!埃爾洛的未來!

而且,黑暗古神雖然被留下了,可他仍然還活著,保不準魔族又在打什麼主意!

「海格力,我得先走了,不然有人會起疑心的。」黑夜道。

「好吧,你回去吧。不過千萬要小心!納達爾他們也回去了,你的身份可能會曝光!」海格力凝重道。

「事出有因,我總不能坐視不理,暴露就暴露吧,我已經準備好了退路。」黑夜淡淡道。

「你自己安排就好,我還等著你回多柯城跟我喝一杯呢。」海格力拍拍他的肩膀。

「珍重!」

「珍重!」

噠噠噠——

望著黑夜消失的背影,海格力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埃爾洛與克洛澤斯科打的就是一場持久戰,卧底,反卧底,走的是如履薄冰。

啪!

某棵參天大樹上,一抹黑色的身影靜立。

他目光幽邃,凝望著倫貝斯特與艾麗卡隕落的地方。

「艾麗卡公主,這就是你的選擇嗎?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真是太好了,祝你和他在天上幸福。」格蘭特留下的話語揉碎了融入風中,再一瞧,原地哪還有他的身影。

「我可是沒有出手,但你們也太弱了,最後還是解救失敗!真是愚不可及!」

···

滋啦!

此時此刻,倫爾巴託大先知帶著希爾菲斯科及馬爾加、麥克達斯趕到,使用的正是一種空間魔法。

不過令他們沒想到的是,事情就這樣結束了。

從納達爾他們離去的那一刻算起,這一次必將震動整個埃爾洛的事件徹底落下了帷幕,但沒有會覺得魔族會放棄拯救黑暗古神!

結束是新的開始!下一次,他們會更加的猛烈!

「怎麼樣了?大先知!」納菲急切問道。

「在黑暗古神的靈魂烙印沒有驅除之前,這孩子恐怕無法醒過來了。」倫爾巴托查看完阿爾薩帝的情況後站起身子搖了搖頭。

「連您也沒有辦法嗎?大先知?」艾克問道。

「好孩子,我並不擅長靈魂生命這一方面的事情,但我知道誰可以幫助你們。」倫爾巴托神情一緩,慈祥的望著艾克。

「貝琳達大先知!「艾克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你很聰明。」倫爾巴托笑道。「整個埃爾洛,也只有三位大先知對靈魂生命這一方有深入的研究。」

「貝琳達大先知是一位,她常年駐紮在自然之森中,是最好找的。還有霍爾特大先知與阿利基尼大先知,不過霍爾特大先知在光明教廷的總部,距離太遠了。而阿利基尼大先知已經失去聯絡近三年了。」

「我明白。」艾克點著頭。

對於埃爾洛現存的這些大先知他自然都了解過,倫爾巴托所說的三人可都是赫赫有名。

貝琳達大先知是精靈族唯一一位大先知,精通生命魔法,常年隱居於世界樹月亮井區域內。

霍爾特大先知則是光明教廷內唯一一名大先知,精通靈魂魔法,亦是守著教廷本部。

而阿利基尼大先知就特殊一些了,他是一名流浪的亡靈法師!是少數幾位不屬於任何勢力國家的大先知!當然,他依然登記註冊在學者協會內。

由於亡靈法師的特殊性,阿利基尼常年在外面奔波,探求亡靈魔法的真諦,常常一消失就是五六年的。

從三年前的學者協會露面后他又消失了!根本沒辦法聯繫到!

「都是趕巧了。」艾克苦笑著。

貝琳達居住在自然之森,而原本他們的計劃就是在學院祭典之後前往自然之森!在那裡,他們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解決了。

「派克和凱爾都給我說過了,艾克,你的情況比想象中的還想嚴重一些。」倫爾巴托道。

艾克沒有說話,在不歸魔法塔中強行使用了兩次降印,幾欲讓他一腳踏入地獄!

倫爾巴托緩緩抬起自己的手,貼在艾克的額頭上,一股暖流瞬間融入艾克的身體內。

艾克迷糊起來,感覺自己就像在泡溫泉,身體十分舒展,每一寸肌膚都呼吸起來。

「呼——」數十秒后倫爾巴托重重的呼出一口氣,放下了自己的大手。

「謝謝大先知!」艾克回過神后重重的彎腰行禮,剛才倫爾巴托用自己的力量暫時封印住了那股死氣,讓他舒緩不少。

「記住,在完全恢復之前不能再使用你那個魔法了,否則誰也救不了你!「倫爾巴托鄭重道。

「明白。」艾克道出兩個字。

「你們是好樣的。」

希爾菲斯科適時的站了出來,他掃視一圈后竟向著艾克他們彎下了腰!

「陛下!」

四周不少人驚呼起來。

希爾菲斯科是誰?那是加瑪帝國的中興霸主!一國帝君!

身份尊崇無比!

而他現在竟然在彎腰鞠躬!

希爾菲斯科沒有理會那些話語,他足足停留了十秒才緩緩起身!

「我知道這遲來的歉意並不能彌補帶給萊爾瑪吉斯,還有你們的傷害。」希爾菲斯科表情嚴肅無比。「當初我沒有下令徹查此事,這是我犯下的錯誤。」

艾克等人默然,十幾年的傷害,他們等的太久太久了。

「哎——陛下不必如此。」海格力上前道,「如今真相大白,我們只希望陛下撤去倫貝斯特的罪名,恢復他的名譽。」

「這是自然,他不是叛徒,他是帝國的英雄!」希爾菲斯科洪亮的聲音響起。

「這些事早就透過轉播畫面傳出去了,他不應該再被污衊!」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海格力默念著,這一刻他們幻想了十幾年,可當真的降臨之時又有些茫然,如同大夢一場,再醒物是人非!

打掃仍在繼續,聯眾巢穴於今日之後就是過去時了,各大學院的損失仍在統計當中。

年輕一代的人員傷亡無疑是籠罩在帝國上的陰雲,但是經歷了這樣一場戰鬥,剩下的學員或多或少都有了蛻變,算是不幸中的萬幸!相信他們日後的道路會堅定許多!會簡單許多!因為今天,死亡與戰鬥給他們上了生動的一課!

聯眾巢穴事件發生后的第二天,加瑪帝國便在魔法網路的官網上發布了一條信息,為當年犧牲的倫貝斯特等人翻案!

倫貝斯特被追授為榮譽大公!他也會在不久之後風光葬於萊爾瑪吉斯學院倫貝斯特分院!

那裡,是他夢想開始的地方!是他永遠無法忘懷的地方!

與他一同下葬的還有艾麗卡!

雖然她是魔族,可最後發生在巢穴中的那一幕足以震撼任何人!

他們的愛情故事會一直流傳在埃爾洛,或許百年、千年後吟遊詩人還會將其改編成一篇詩歌!

同樣的,展露出非凡能力的艾克等人也成為了加瑪帝國新一代的偶像!備受追捧!

雖然因為魔族導致學院祭典終止,但相信所有人心中都知道冠軍屬於誰!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一下學院委員會了。

經過這次的時間,希爾菲斯科無疑震怒,僅僅一天的時間便清洗了委員會!不少犯事的人都被抓進了牢中!

在未來的一年內,委員會會進行重組,學院祭典也會繼續下去。

作為另一個幫凶的莫哈特夫西學院也將被帝國所接管,安全起見,內部來歷不明的傢伙都將被徹查一遍。

這座本該成為加瑪帝國第一學院的學校在經歷了聯眾巢穴事件后也將會由一段沒落的時光。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就是萊爾瑪吉斯學院了!他們帶給了所有人一種獨特的氣質!

堅毅!勇敢!不屈!······

未來一年的招生,相信萊爾瑪吉斯會取得一個不錯的收穫。 ?大陸新曆2370年3月21日,早上八點,帕里斯頓達酒店。

「不好了!不好了!」

寬大的走廊上飄蕩起但丁急促的聲音。

咔!咔!咔!

「一大早吵什麼?」納菲推開房門,睡眼朦朧的走了出來。

「但丁,又出什麼事了?」阿拉貢與艾克齊齊邁出房門。

「呼——呼——大事不好了,扎西···扎西大哥···他···他···」但丁擦著臉上的汗水喘息道。

「扎西又怎麼了?」艾克蹙起眉頭,「你別著急,慢慢說!」

「咳咳,你們還是看看這個吧。」但丁將手中捏著的一張白紙遞給了艾克。

艾克啪的一下攤開,目光匯聚其上。

「我親愛的夥伴們:

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這個決定早在昨天我就已經做下了,我想你們都能理解。

我放不下妮娜,伯伯和艾麗卡姑姑的事一直都在我的腦海里迴旋。假如我得不到妮娜的一個回應,我根本沒有辦法跟你們一起去自然之森。

對,我要去找她!去克洛澤斯科找她!我要一個答案!

薩帝就拜託你們了,神一定會保佑他無事的。

勿念!

你們的好兄弟扎西。」

「這傢伙!」艾克一臉怒容。

克洛澤斯科!那裡是什麼地方?是魔族的大本營!扎西這個傢伙簡直是不要命了!還勿念!有跟他們商量過嗎?

「他瘋了吧?」阿拉貢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雙手叉腰,在一旁沉默著。

「我早猜到的。」卡西嘆了一口氣,「這才是他的性格。」

「該怎麼辦?我們總不能看著扎西去送死吧!」但丁從一張張臉龐上掃過,眉頭緊鎖。

「出什麼事了?你們一早上這麼吵鬧?」海格力也從一旁的房間中走出。

「你看看,院長!」納菲將白紙遞了過去。

「胡鬧!」海格力掃了一眼之後聲若雷震,「這傢伙是想幹什麼?克洛澤斯科那種地方是他可以去的嗎?」

「從昨晚到現在也過去十幾個小時了,現在追已經來不及了。」艾克敲了敲腦袋。

想要從埃爾洛穿行到埃爾洛只有三條路能走,第一條就是前線了,不過那裡兩軍對壘,看守緊密,絕非一個潛入的地點。

第二條就是通過設立在埃爾洛的一些隱秘的傳送魔法陣了。

這些魔法陣由魔族鑄造於戰爭災變時期,大多隱藏要緊,根本無法找到,所以也不可能是。

剩下的只有從沿海區域穿越廣袤無垠的大海,直接行駛到克洛澤斯科了!

這是最普遍的方式!

事實上,這樣的偷渡非常多!

克洛澤斯科雖然環境惡劣,可蘊藏著大量的礦產與能量結晶!所以經常有不怕死的商人往來貿易!

當然,這樣的灰色交易也是得到了各方勢力的默許,畢竟隨著時間的推移,埃爾洛的資源有著不少的缺口。

海上偷渡通道雖然十分危險且隱秘,但充斥著成百上千倍的利潤差,所以只要你有錢,你有膽子,就能到達克洛澤斯科!

「沿海區域距離最近的港口是帝國東南側的西爾岱瑪!我想扎西一定是會那裡!「艾克直接道。

「那我們提前過去截住他?」納菲道。

「怎麼提前過去,扎西選的路一定是最快的,我們現在出發也來不及了。」艾克苦笑道。

「那就讓人去攔住他,在西爾岱瑪我們家族還是有勢力的。」納菲拍拍胸脯。

「納菲,別忘了,扎西背後是巴拉克家族,他要不想讓我們找到他,就算你發動你們家族的勢力又如何?」卡西沒好氣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