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有這事,何浩東三番四次派人來害我,如果不給顏色他瞧瞧,他也覺得我太好欺負了吧?」葉雄冷冷地道。

「你闖大禍了,我剛剛得到消息,市局的局長黃維富接到上面的電話,現在帶著幾十名警察去名揚國際大酒店找你,你現在走還來得及,不然的話,被他們抓住,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條。」羅薇薇焦急地道。

「我這輩子已經死過很多次了,沒那麼容易死。」葉雄嘴角露出一撇冷笑,眼神之中殺氣大盛:「羅警官,謝謝你的提醒,你別擔心,在你沒考慮好去如家還是七天酒店之前,我不會出事的。」

葉雄完,掛了電話,因為他已經聽到警車的聲音了。

「來得可真快,看來何家在上面的勢力還真不,居然讓市局長黃維富親自帶隊來抓自己。看來何浩東被自己羞辱這一次,是真的急了。」

名揚國際大酒店門口,十幾輛警車停了下來,從車上走下數十名荷槍實彈的警察,闖進大廳,把酒店裡的人,都嚇了一跳。

「來人啊,把酒店門口前門後門全圍住,一見到目標,立刻逮捕,如果有反抗,開槍格殺。」局長黃維富大聲命令。

十幾名警察分成兩組,將酒店前門後門緊緊地圍了起來。

剩下的警察,在黃維富的帶領之下,直接走進大廳。

「警察先生,請問你們幹什麼?」一群警察氣勢沖沖地闖進來,作為大堂經理的王童連忙走過來問道。

「滾開。」

黃維富旁邊,一名削著平頭,國字臉的警察用力一推,就將王童瘦的身體推翻在地上。

「你們怎麼打人了,你們就這樣闖進來,我有職責問清楚,你們怎麼就動手打人了?」王童大聲喝道。

「名揚國際就是個土匪禍,遲早我會將你們一鍋端了,再不滾開,我告你妨礙公務,將你抓起來。」平頭青年大喝。

「陳寒,別理他,抓人要緊。」黃維富命令。

陳寒白了王童一眼,正準備繼續往前走,突然面前一個身穿黑色勁裝的女人,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女人不過二十來歲左右,身材高桃,容貌妍麗,是那種讓人看了一眼,就不會輕易忘掉的人。

她太具有個性了。

首先,全身上下,一身勁裝全是黑色。

其次,面容如冰山一樣寒冷,殺氣凜冽。

最後,胸部如高速度公路一樣平,如果單單看胸口,而不看她那張妍麗的臉,沒有人會懷疑這是一個男人。

「你們來幹什麼?」朱雀擋住一行警察的去路,冷冷地問道。

「把路讓開,別妨礙我們辦案,不然的話別怪我們不客氣。」陳寒冷冷地道。

萌妻高高在上 「你們想抓人,也要有逮捕令吧,文書呢?」朱雀把手一伸,冷冷道:「拿出來看看,沒有的話,別想在名揚國際酒店抓走一個人。」

面對數十名荷槍實彈的警察,朱雀一臉凜然。 「你腦子是不是有病,你看看這裡這麼多警察,還需要逮捕證嗎?」陳寒望著朱雀,憤怒地道。「葉雄涉嫌故意傷罪,打傷富華酒店數十名員工,現在證據確鑿,我們要帶他回去接受調查?」

「帶人回去調查,需要出動幾十名警察,你們也太大陣仗了吧?」朱雀冷笑。

「不關你事,快快滾開,不然的話,別怪我們不客氣。」陳寒厲聲道。

「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不客氣。」朱雀眉毛一揚。

「敢妨礙警察辦事,來人啊,把她帶走。」陳寒大聲命令。

當下,有兩名警員,一左一右朝朱雀走了,雙手鎖身她的雙臂。

砰砰!

朱雀兩下瀟洒的直踹,將兩名警員踹飛出去,周圍的人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兩名警員已經倒在地上,半晌爬不起來。

「竟然敢襲警,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陳寒大怒,抽出手槍指向朱雀。

作為江南市警局的刑警大隊長,陳寒最近非常氣憤。

在省培訓兩三個月回來,在刑警隊,他這些天一直都聽同事談論葉雄,這個人身手如何厲害,背景如何強,人品如何賤。

他甚至在警局大搖大擺,翹起二郎腿,還公然調戲自己喜歡的女警花羅薇薇。

這陣子,他一直都想有機會會一會這個傳聞中的傢伙,看看他是不是有三頭六臂。

終於,蒼天有眼,半個時辰之前,局長下命令抓拿葉雄,這讓他整個人氣血沸騰起來,心裡暗暗決定,一定要親手抓住這個敢調戲自己喜歡女警的傢伙。

沒想到葉雄人還沒見到,就在酒店大廳遇到個平胸女,穿得像末世殺手似的,還敢出手襲警。

見陳寒抽槍,整個大廳傳來一片尖叫聲,這些人這輩連槍都沒見過,更沒見過用槍指著人。站在朱雀後面的人,大聲尖叫,紛紛逃出槍口位置,生怕被流彈無意打中。

整間酒店,頓時場面大亂。

面對黑黝黝的槍口,朱雀非但沒有退卻,反而踏前幾步,將自己的腦袋迎著陳寒的槍,冷聲喝道:「有種開槍,不敢開槍的是龜孫子。」

「陳寒,放下槍,別亂來。」局長黃維富見陳寒抽槍,連忙喝住。

這裡是公眾場合,萬一槍不心走火,傷了無辜百姓,他這個局長,也難逃責任。

再了,當眾用指著一個女人,也太失警局面子了。

「我再一遍,滾開。」陳寒臉色漲得通紅,指指輕輕地顫動。

回答他的是寒冽的目光,朱雀一步步地靠近,直到自己的額頭在黑黝黝的槍口上,這才喝道:「開槍啊,孬種。」

周圍的警員,全都被朱雀的舉動嚇壞了,他們沒想到,名揚國際酒店還有這麼狠的一號人物,居然以一己之力,對抗整支警察隊伍,而且還是名女的。

陳寒氣得肺都炸了,這一次他跟局長帶隊過來抓葉雄,沒想到正主還沒見到,就被一個女流之輩給攔住了,傳出去的話,他還怎麼在江南混。

而且當這麼多人的面,被喊成孬種,更讓他怒不可遏。

「來人,把她給銬了,回去慢慢跟她算賬。」陳寒大喝。

當下又有兩名警員掏出手銬,走過來了,準備將朱雀銬上。

兩人以為,朱雀被槍指著,怎麼也不敢再亂來,哪知道他們還沒走到朱雀身邊,兩下瀟洒的掃腿,直接將他們踢飛出去,跟剛才兩名警員一樣,倒在地上,半晌爬不起來。

這一下,全場驚呆了!

女中豪傑啊!

被人用槍指著,還敢動手傷人,被數十名警員圍著,還敢當面動手傷人,這樣狠的貨色,他們不但沒見過,連聽都沒聽過。

踢飛兩名警員之後,朱雀的額頭依然著陳寒的手槍,冷冷道:「怎麼,還不敢開槍,你這警察當得也太沒種了吧!」

被三番四次挑釁,陳寒再也忍不住,槍指向朱雀大腿,準備扣扳機。

將朱雀一槍爆頭,他不敢,但是將她重傷,他還是敢的。

哪知道他的手還沒到朱雀腰間,下一刻,一把黑黝黝的軍用特製手槍已經指在了他的腦袋上。

朱雀的抽槍速度,只能用閃電來形容。

等周圍的警察反應過來,幾十把槍指著朱雀的時候,朱雀的槍已經死死在陳寒的腦袋上。

陳寒臉如死灰,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女人不但身手高得離譜,而且還帶著槍,現在被槍指著,他頓時不敢亂動了。

整個場面,箭拔弩張,一觸及發。

「全都給我把槍放下,誰開槍,重重處罰。」

黃維富此時就算再笨,也知道面前的女子極其不簡單。

不她的身手,也不她身上帶著槍,能當著幾十名警察的面動手打警察,還用槍指著警察隊的隊長,這份底氣,沒有三分背景,誰做得出來。

而且,他也看出這名女子手中的手槍,是華夏國最先進的制式手機,而且是限量版的,因為在手機中間,有一個特別的數字。

刻著這類數字的,明這把手機,終身只屬於她一個人。

這是華夏國最端的軍人才有資格擁有的定製手槍。

這樣看來,這個女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

雖然他不敢確定她是什麼人,但是他能確定的是,這個女人,他絕對惹不起。

「這位姐,對不起,我的人冒犯了。」等所有警察的槍放下之後,黃維富走了過去,從身上掏出一張逮捕令,遞了過去,道:「這是對葉雄的逮捕令,請您過目。」

由你輪換成您,一個簡單的稱呼,已經黃維富態度的轉變。

周圍所有的人都驚呆了,酒店的工作人員,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平時不顯然露水的女人,這個只聽命於葉雄的女人,居然擁有如此地位。

陳寒臉如死灰,他不是笨人,局長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肯定意識到什麼。

天降鬼才 朱雀一腳踢在他肚子上,直接將他踢了個狗吃屎,這才冷冷地道:「這一腳只是個教訓,下次再敢用槍指著我,我會一槍崩了你。殺你,跟殺只狗,沒什麼區別。」

朱雀完,這才收起了手槍,拿過黃維富的逮捕令,仔細地看了起來。

看完之後,她整個眉頭都皺了起來。

「領導,您看,這可都是按章程辦事。」黃維富低聲道,態度溫和得不得了。「葉雄故意傷人,這是證據確鑿,而且這是上面來的電話,我們只是按章程辦事。」

朱雀還在猶豫,就在這時候,突然樓上傳來一聲淡淡的聲音:「松,拿逮捕令給我看來。」

葉雄慢慢地出現在樓梯口。

全場的警員,槍都不自覺地抬了起來,個個如臨大敵。 「別激動,小心走火。」葉雄連忙說道。

現在的警察,有些一輩子都沒開幾次槍,萬一不小心走火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全都放下槍。」黃維富大聲命令。

朱雀走到葉雄面前,將手中的逮捕令遞了過去,說:「逮捕令是真的,你別反抗,暫時跟他們回去,我馬上聯繫首長,保你毫髮無損地出來。」

朱雀很清楚葉雄在首長心中的地位,用無可代替四個字來形容也不為過,首長是絕對不可能讓葉雄出事的。

她現在擔心的是,葉雄不肯跟回去,雙方火拚起來,後果會很麻煩。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用不著他個死老頭子插手。」葉雄罵道。

他將逮捕令看了一下,眉頭皺了起來。

這份逮捕令,是省里直接下文書的,是省公安局通過傳真的方式,直接發到市局,難怪黃維富會如此大陣仗,派這麼多人來抓自己。

原來是拿著雞毛當令箭。

看來何浩東在省里,背景也不簡單,自己這次還真是逼急了他,開始狗急跳牆了。

「黃局,我可是良好市民,配合警察工作。」

葉雄走到場中,雙手伸了出來,做了被銬的動作。

朱雀鬆了口氣,她還真怕葉雄不配合,萬一動起手來,後果會難以想象。

哪知道,葉雄並著雙手等了很久,都沒有警察敢過來銬自己。

誰知道這貨是不是在裝?

最後還是陳寒從地上爬了起來,從腰間取出一副手銬,把葉雄雙手銬上,目光狠狠地瞪著他。

「這位警察兄弟,咱們素昧謀面,你這眼神是不是有點過了?」葉雄嘲弄道。

「我叫陳寒,是江南市局刑警大隊的隊長,你給我記清楚了。」陳寒傲慢地說道。

「這麼低級的職位,我一般不放在心上。除非像黃維富這種局長,或者羅薇薇這種警花之類,我還能記住名字。」葉雄不屑一顧。

「你……」陳寒指著葉雄,半晌才說道:「到了警局,我看你嘴能硬到什麼地步。」

追追天才老公 「幹完你全家女人,肯定沒問題。」葉雄嘴角揚起一撇冷笑。

跟老子耍嘴皮子,你還嫩了點。

「你走著瞧。」陳寒狠狠地瞪了葉雄一眼。

正在這個時候,黃維富的電話響了起來。

看著上面那個熟悉的電話號碼,黃維富頓時露出嚴肅的模樣,走到一邊接聽。

半晌之後,他回來了,臉上露出濃濃的嚴肅。

「陳寒,你過來一下。」黃維富命令。

等陳寒走過來之後,黃維富壓低聲音說道:「上面剛剛來電話,葉雄不能羈押在市裡,你馬上帶十幾位精英,開車直接送到省局,把人交接到那人手上。」

「局長你放心,我一定會將他安全送往目的地。」陳寒說完,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冷笑。

「這次羅薇薇會跟著一齊過去,你稍帶她過去。」黃維富說道。

「這恐怕不好吧,我們是在執行任務。」陳寒有些猶豫。

「你不是一直都想跟羅薇薇出任務嗎,這次可是好機會,我可是特地給機會你們兩個一起過去的。」黃維富說完,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好好把這次任務做好,別搞砸了,省里的人看在眼裡,以後能不能當副局長,這可是次很大的機會。」

「局長,保證完成任務。」陳寒堅定地說道。

陳寒立刻在現場挑出十名精銳,調出三輛車子,直接將葉雄押上了車子,由自己親自押送。

片刻之後,羅薇薇來了。

她穿警服,看起來英姿颯爽,進車子之前,她白了葉雄一眼,就彷彿不認識他一般,然後坐到陳寒旁邊。

「你來了,好久沒見的。」見到羅薇薇進來,陳寒眼睛一亮。

自從兩個多月前上省學習,他已經三個月沒見過羅薇薇了,沒想到這次回來,發現她比起以前更漂亮了,胸部更挺了,也更有女人味了。

羅薇薇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她看了眼後視鏡,發現葉雄正一臉壞笑地望著自己,頓時翻了下白眼。

「小張,出發。」陳寒對開車的警員喊道。

三輛車子一齊出發,一輛車子在前,押著葉雄的車子在中間,後面還有一輛車子。三輛車子裝備精良,彷彿羈押窮凶極惡的匪徒。

「羅警官,你們這是準備將我送到哪去啊?」葉雄坐在後排的籠子里,笑著問。

「閉嘴,乖乖的坐著。」羅薇薇還沒回答,陳寒大聲喝道。

「羅警官,不知道省城有沒有七天酒店還是如家酒沒有?」葉雄繼續問。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