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你,林飛我們真有緣啊。」

劉雯文驚喜道。

林飛也是笑了笑,是挺有緣,京城大學這麼大,有些人說不定一輩子都不會有所交集,自己能夠多次碰到她,的確可以說是緣分二字。

「對了,上次你給我買了早餐,我還沒還你錢呢。」

說著她從身上拿出十元錢,正是一張山東煎餅和一杯蓮子粥的錢,她雙手遞給林飛,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見她這麼較真,林飛當下對這個沒見過幾次的女生不由得多了些好感,不過他卻沒有接下錢。

「你看我像是卻十塊錢的人嗎」

林飛臉上浮現一抹笑意。

誰知道劉雯文卻是固執地保持著遞錢的姿勢,鄭重道。

「這不是錢不錢的事,而是我做人的原則問題。」

林飛無奈,不過還是說道。

「既然我們有緣,那不妨做個朋友。朋友請你吃頓早餐總沒什麼吧」

見林飛這麼說,她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隨後把錢收了回去。

「那說好了,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

看著她開心的樣子,林飛也心有觸動,向她邀請道。

「時間還早,不如我們一起吧。」

劉雯文自然沒有意見,隨後二人一路小跑,圍著京城大學的校園晨跑鍛煉。

半個時辰后,二人停了下來。

跑了大半個京城大學,這時林飛不過微微出汗,可一旁的劉雯文卻已經是香汗淋漓,高高的胸脯不斷隨著呼吸起伏,忍不住讓林飛側目。

他們一路有說有笑,讓不少沿途的男同胞對林飛一陣羨慕嫉妒,為什麼這小子命這麼好,晨跑都有美女陪著。

本章完 隨後二人來到燕園餐廳,這次在劉雯文的堅持下,林飛讓她替自己買了次早餐,雖然是一些普通的食物,但二人卻吃的津津有味。

最後二人依依不捨分別,林飛還答應劉雯文以後晨跑再見面了還一起,這又讓她一陣雀躍。

然而就在看著劉雯文離去的背影時,林飛卻忽然神色一動,神識探出體外頓時在其身上感受到一絲異樣。

原來不知何時她身上竟然纏繞著一縷縷若有若無的黑氣,一看就是即將有災禍的預兆。

「雯文,你等等。」

林飛一路小跑追了上去,而對於林飛的挽留劉雯文也是有些奇怪。

「怎麼了」

她好奇道。

「你這個你收好,近日盡量不要一個人外出,記住了嗎」

林飛猶豫一會兒,隨後從身上拿出一塊兒佛主玉佩遞給劉雯文,並且小心囑咐道。

「啊我怎麼能收你這麼貴重的東西呢」

劉雯文一眼看出林飛手中的那塊兒玉佩簡直不菲,堅決不肯要。

由於事出緊急,林飛也不顧上其他不好地影響了,看著她鄭重說道。

「不知道你信不信怪力亂神之類的東西,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近日你將會有災禍臨身,我這個玉佩能暫時護你周全。」

說完不容她拒絕,就徑直塞到了劉雯文手裡。

見林飛態度堅決,劉雯文心中雖然不信,不過對於他的好意自己還是心中感動,說了聲謝謝后就轉身離去了。

等林飛回到宿舍時,鄺佳文已經穿戴整齊,坐在那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看到林飛進來,他臉上擠出一抹難看的笑容,隨後開口道。

「飛哥,我們出發吧,晚了我怕出事。」

林飛點頭,隨後二人收拾一番便出發了。

在路上林飛了解到鄺佳文口中的朋友名叫汪龍,是他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

林飛心道既然汪龍和鄺佳文有這層關係,那今天這忙是非幫不可了。

二人走了十幾分鐘,來到京城大學生活區的一片歐式風格單元房旁。

林飛掃了一眼,這裡平日是一條學生常逛的購物街,街道還算寬敞,沿路兩旁不少門面都開設著一些小店。

這些小店風格各異,經營種類也是五花八門。有美甲、吃住、網吧、酒吧等等,而鄺佳文的朋友正是在這片地區投資開設了一家專供年輕人使用的美髮店。

正是由於這片地區校方插手不多,所以才給了一些整日無所事事的混混們可乘之機。

他們一般閑來無事就會鬧騰,問這裡的小店收保護費,起初要的金額不大,眾人都抱著花錢了事的心思,也就把錢交了。

可是沒想到這群人竟然變本加厲,近日竟然直接獅子大開口,每家店都要數萬元保護費。

這下有人忍受不了了,打算和這些人抗爭到底,看他們能把自己怎麼樣,這其中就包括汪龍。

如今交錢的截止日期就要到了,眾人都心中忐忑,不知道后遭遇這些人什麼樣的毒手。

鄺佳文領著林飛到了街頭一家名叫時尚美髮的小店,剛進去就有個染著金色頭髮的帥氣年輕人迎了出來。

「佳文你怎麼來了」

那人見鄺佳文前來,臉上露出一抹驚喜之色,上前給了他一個大力的擁抱。

「今天那些人不是要來找你的麻煩嘛,所以我來幫個手,順便叫來了我的好兄弟林飛。」

二人擁抱過後,鄺佳文笑道,一邊還指了指林飛。

他之所以不特意說出林飛的厲害之處,其實也是林飛的指示,說是只有這樣才能出其不意。

對於這些他自然沒有意見,還連連稱飛哥足智多謀。

汪龍掃了一眼林飛,隨後沖其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雖然心中對於二人前來支援頗為感動,但是看林飛身材瘦弱,也沒對他抱什麼期望。

接著他熱情地請二人進去坐下,又親自給二人泡了一杯上好的毛尖茶。

林飛坐下后品了一口茶,隨後掃了一眼著美髮店,點了點頭,裝潢算是不錯,風水位置也極佳。

或許得到今天有人要來砸場子的消息,平日里生意火爆,人來人往的小街今日竟沒有一個人的身影。

看著空無一人的街道,汪龍臉色有些難看,不過在林飛二人面前還是強顏歡笑,說沒事今天過了就好。

半晌之後,外面忽然響起一陣吵鬧聲,接著就是一群人闖進了汪龍的美髮店。

林飛抬頭看去,見為首的是一名留著飄逸長發看起來痞里痞氣的男子,身後跟著四五個一身怪異打扮的小弟正不懷好意地笑著。

只見那男的大搖大擺地一屁股做到一個理髮座椅上翹著二郎腿道。

「怎麼樣,錢準備好了嗎」

汪龍見到這一幕臉色陰沉,隨即開口道。

「錢你們是別想了,我做的是合法生意,憑什麼向你交錢」

誰知聽了汪龍這話,長毛呵呵一笑,也不怒,似乎身上有著莫名的自信。

「不給錢也行,來者是客,先給我剃個頭吧,剃完再說其他事。」

長毛不懷好意地看著汪龍說道。

「你想剃什麼頭」

雖然心中對這傢伙厭惡至極,不過他還是問道。

「就幫我把左邊剃光,右邊不動一根毫毛,否則嘿嘿。」

他又是不懷好意地笑了笑,接著從身上猛地抽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哐當一聲插在一旁的座椅上。

見到老大發威,眾小弟皆是哈哈一笑。

「龍龍,這人明顯是找茬,這頭不能剃啊。」

鄺佳文上前拽著汪龍的衣袖不讓他上前。

然而還沒等他說什麼,沒想到旁邊卻是忽然響起一陣哈哈大笑。

「不就是剃個陰陽頭嘛,我來幫你剃,包你滿意。」

正是林飛忽然大笑出聲,接著站了起來說道。

「你是哪根蔥」

長毛不屑道。

「我是店裡新來的夥計,手藝還算可以。」

林飛笑道不過眼中卻閃著莫名的光。

「好,就讓你剃,老子倒要看看你怎麼剃」

說著長毛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頓時讓桌子上面的東西翻滾一地。

本章完 這……佳文,你還是讓你的朋友下來吧,他的心意我領了,不過這次不關你們的事,還是不要再自找麻煩了。」

汪龍看著坐著準備工作的林飛,有些憂慮地沖一旁鄺佳文說道。

在他看來林飛這不是找不痛快嗎,他一個從來沒有摸過剃刀的人去剃陰陽頭,怎麼看起來都有些荒唐。

誰知鄺佳文卻是嘿嘿一笑,神秘說道。

「我這飛哥可不一般,你千萬不要小看他。這次既然他答應出手,你就放心等結果吧!」

鄺佳文的脾氣他是知道的,見他執意如此也只好靜靜看著林飛的動作。

林飛那邊只是片刻就熟悉了剃頭工具的基本運用。

隨後他分別在長毛的頭頂、太陽穴、肩膀、後腦勺處輕輕按了一下,接著這傢伙竟然昏昏沉沉地睡過去了。

眾小弟面面相覷,心想老大來要錢怎麼還睡著了?

不過他們也沒有打擾老大的膽子,只好百無聊賴地待在一旁。

見時機差不多,林飛拿起剃刀輕輕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接著忽然手勢一變猛地把刀刃抵在長毛脖子上。

眾小弟見到這一幕皆是一驚,嘴裡叫罵著讓林飛鬆手,然而又不敢親自上前。

汪龍也是一驚,他臉色微變。

「佳文,你趕緊勸勸你的朋友,讓他別衝動啊,真要是出了人命可就麻煩了。」

鄺佳文也是有些慌了,他沒想到老大會上來就要給長毛抹脖。

於是小心翼翼地蹭到林飛旁邊,說道。

「老大,你嚇唬嚇唬他就好了,千萬不要真鬧出人命啊。」

林飛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這時那長毛似乎被外界的吵鬧聲給吵醒了,只見他睜開慫拉的眼皮,見到的卻是小弟們一張張驚恐的臉。

「你們……你……我這是怎麼了?」

他忽然感受到有個冰涼的東西架在自己脖子上,反應過來后頓時面色大變。

「哥們兒你是那條道兒上走的?」

人仙武帝 長毛顫聲問道。

「我只走陽關大道,不過要是有人招惹我,我也不介意黑吃黑。」

林飛語氣森冷道。

「小子,趕緊放了我大哥,要不然一會兒哥們兒幾個人把你這破店砸個稀巴爛!」

絕色萌妃:腹黑殿下狂寵妻 遠處的一個臉色兇惡,滿臉橫肉的小弟見大哥醒了,急忙向林飛威脅著。

「是嗎?那你可以試試看,是你老大的命值錢還是我這個店值錢。」

「這……」

那人還沒說什麼,只見長毛卻是一聲暴喝。

「媽的你這狗東西想死是吧,你想害死老子繼承我的花唄?」

長毛見這個小弟如此不識時務頓時對其一陣痛罵。

「大哥……大哥我錯了,我該死我該死。」

那小弟背這一喝頓時嚇得一個哆嗦,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磕起了響頭。

這時長毛已經不想再搭理這奴才,只是臉上露出諂媚的笑容沖林飛道。

「您看我這手下不懂事,說錯了話得罪您。我已經替您教訓他了,要不您先放了我?有什麼我們坐下來再好好談。」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