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治良哥,你叫我?」

「恩!進入坐!」

「好!」

我坐定后,發覺他掌中拿著一張圖紙,他便示意給我瞧。

「這是我連夜趕出來的方案,你看一下,是否能彌補漏洞?」

「行,我瞧瞧!」

我接過圖紙,認真瞧了下,但我仍舊覺得問題重重。

「我覺得這隻可以解決表面問題,內在的結構問題,並不可以完全解決。」

「那你有更好的法子么?」

「我目前還未料想到!甲方是什麼意見?」

「我們首先得取出解決方案來,而後,賠償的問題,視損失的大小而定!」

「那這黑鍋就我們自己背了么?」

我無可奈何地望向甄治良,而他的神情顯得比我還無可奈何,集團檔案都已經調出,跟甲方的似得,因此,這黑鍋我們集團是背定了。

兩日過去了,我仍舊沒想出任何好的法子,倏然,華禹風打電話要約我見面,他說有法子幫我解決項目漏洞,我便匆匆忙忙趕去。

幽靜的咖啡館中,木質的椅子上。坐著華禹風跟一個男人。這男人應當跟華禹風差不離高,容顏較好,但跟我心中的男神比起來,稍微差了點。他比華禹風稍稍白了些,看見我后。微微一笑露出了一排潔白的牙齒,看起來非常陽光。

「青晨,給你引薦一下。這位是馬特。他是我在美國讀書時的同學。」

「你好,馬特!」

我們示意性握了下手,而後紛紛坐下了。

「禹風。你方才說項目可以解決,究竟怎麼個情況?我挺著急的。」

「他就是解決的關鍵呀!」

華禹風抬手指頭了下他身側的馬特。

「他?」

我差異的問,再一回瞧了瞧他身側的這男人。我不相信這麼年輕,他可以解決如此大的問題。

「對呀!他可是建築學高材生,我可是從美國專門請他回來的,為你,我如今還在倒時差呢,一直都沒睡覺!」

「馬特先生,你真的能幫我解決么?」

我沒關注華禹風說啥,如今一尋思著快些解決問題。

「項目圖紙帶了么?」

「恩!這兒!」

我取出了筆記本,交給了馬特,他拿過去后,20分鐘沒講話,只是皺著眉心,口中不住地念了些什麼,掌中還翻望著手機,不知在幹嘛。

我跟華禹風互相瞧了一眼,面面相覷,他伸掌過來掐我的臉,而我卻沒心情跟她調情,側眼瞧瞧馬特,他並未心情管我們。

「這問題確實非常困難,給我一天時間罷!」

「啥?一天?」

「時間非常長么?」

「太快了罷!」 我差異的望著他的面龐,而他說這句話時,雲淡風輕的神情,我確實不太相信,他一天便可以解決如此大的問題,他才多大呀?我覺得也就20出頭,這麼年輕,我真是怕他是在吹牛。

「不相信我?」

「沒,我僅是不相信自個兒的耳朵,一天怎麼會?」

「待我消息罷!你倆繼續秀恩愛罷,我先走了,筆記本可以借我一天么?」

「當然!」

他居然拿起筆記本便走了,他走後,華禹風就轉到我身側坐下了。

「禹風,他可以行么?」

「完全沒問題,你就等著罷!他說一天,決對不會多一小時。」

「他這麼年輕,不會是在說大話罷?」

「不會,他在國際上都有名,似得人還請不到呢!你是不是得好端端謝謝我呀?」

「那好罷,我相信你!如何謝你呀?」

「今天你便行好陪我便行了,想幹嘛?我陪你去!」

我托起腮幫,若有所思,我們確實非常久都沒約會了,打從接了這Cass,幾近就冷落了他。

「陪我去吃烤串罷!」

「啥?我不去!」

「那我便回家了呀!」

「好端端好,你說吃什麼就吃什麼!」

華禹風自己駕車,我想吃校門邊的烤串了,提到『烤串』這倆字,我的口水都快流出出啦。

「你怎會喜歡吃這類東西呢?」

「那是由於你沒吃過,等你吃過了,就曉得我為什麼愛吃了。」

車輛在市區穿梭,這類感情似曾相識,倆人戀愛,為彼此,可以吃自己不喜歡吃的玩意兒,做一些自己並不喜歡做的事,這大約就是妥協罷!如今我才稍微懂一些,所謂的婚姻相處之道。

「禹風,你說這項目,我們集團是不是得賠償甲方許多錢呀?」

「大約是須要一些賠償,到底問題出在你們這兒。」

「我忘了問你,尹黛妮是甲方的什麼級別領導呀?」

「怎麼了?你又開始懷疑她了?」

「我沒,只是時常接觸,想問一下,你肯定知道罷?」

「恩!她是這項目甲方找的總工程師,因此整個項目都她負責。」

「她剛回來便有如此好的工作,真厲害!」

「那還不是她父親厲害!」

「她父親?有錢?」

「她父親是市裡的領導,要否則這項目怎麼會批如此快。」

「噢! 隱婚老公①老婆快到碗裏來 怨不得呢!」

「今天,我們可不可以不談工作呀?」他彷彿不喜歡我提尹黛妮,可是她在我心中是一個心結,大約永遠都過不去了,我非常想忘掉,可是壓根沒法子。

「恰在這呢,停車!你是不是存心的呀?那般大的牌子,沒看見么?」

「我駕車,怎麼可以看見呢!」

「哼!我覺得你便是存心的,就是不想陪我吃烤串。」

我存心崛起嘴,佯裝生氣的模樣,我不盼望他為我改變什麼,可是他總該尊重我的愛好才對,用個餐罷了,倘若他都不願意妥協,那麼我會真的傷心。

「我錯了,還不行么?今天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行不行?」

「哼!」

他把臉貼來,使勁兒在我心口磨蹭,就似只撒嬌的小貓,我被他痒痒的『噗呲』一下笑了。

「下車,我點啥,你就得吃什麼,聽見沒?」我先下了車,朝他擺了擺手,示意他下來。

「遵命!」他立正,給我敬了個漂亮的軍禮,我便心滿意足地朝烤串店走去。

「老闆,來20串牛肉,20串肉筋,10串雞脆骨,10串雞胗,再來2個雞翅。」

「好嘞!姑娘,你可非常久沒來了呀!」

「恩!工作有點忙!」

「唷!這回是帶了男友呀,怨不得嘴都合不攏呢!」

我回頭瞧瞧華禹風,正在用嫌棄的目光四下掃視,這類烤串店裡的環境,他自然是看不上了,到底是少爺出身,壓根沒來過這麼低檔的飯店,這類街邊小攤他是會堅決道:No。

「小伙兒,進入呀! 七星落長空 我給你們找個乾淨的桌子。」

店主可能是瞧出了華禹風對衛生條件的不滿,極力上前去拉他,店主朝他伸掌,他卻發自本能倒退了兩步,這是由於店主的手也並不幹凈,搞的場面就更加窘迫了。

打自他進屋就變成整個小店的焦點,他穿得簡直太過正式,並且,也都是高端品牌,跟這類低檔小吃,格格不入。

華禹風頎長的身型,進店門時,還須要垂頭,再加上長的比似得人帥了許多,因此,剎那間就變成小店的焦點人物。

「坐下呀!」

「這麼臟怎麼坐呀?」他講的聲響不大,但因為店小,四周的人也幾近都可以聽見。

「回去我給你洗衣裳,行不行?我求求你了,坐下罷,沒看見所有人都在瞧你么?」我湊過去悄悄跟他說。

「那是由於我長的帥,記得回家給我洗衣裳呀!」

「行,我保准洗,還不行么?你先坐下!」

我當是他是真的妥協了,結果,他從兜里取出了個手絹,墊在凳子上,坐下后我覺得更加可笑了,他就似是一個小學生,頭天上課似得,戰戰兢兢地左瞧瞧右瞧瞧,總感覺自己不安全似得,全身上下都透露著不自在。

「烤串來嘍!帥哥讓一讓呀!」

聽見店主如此一說,他即刻站起。迅疾躲到一邊。站穩后注視著店主的一言一行,生怕他會把一些不幹凈的玩意兒搞到他身上。

「好了,小伙兒,坐下罷!我們家這烤串老好吃了。你女友最愛吃了,都吃了好幾年了。」

「噢!謝謝你!」

華禹風居然規規矩矩的給店主鞠了個躬。店主見他這麼客氣,也抱歉的給他鞠了個躬,剎那間烤串店就變變成日本料理的感覺。看起來非常可笑。

這華禹風呀!用個餐居然如此麻煩。簡直要我哭笑不得。

「這肉筋最好吃了,給你!」我交給他一串烤肉筋,期望他嘗嘗這人間美味。

「你吃罷。我不餓!」

「這麼香都吸引不了你?」我拿著肉筋在他鼻子下邊晃了一圈,人家果真無動於衷,反而是我。被這肉筋的味道,勾惹的流了口水。

「青晨,你吃罷,我是真不餓!」

「那我可就獨享美食了呀,你可不要懊悔!」

「行,我決不懊悔!」

我拿起肉串,便開始往口中塞,一串又一串,吃的津津有味,壓根不在乎華禹風那輕鄙的眼光,美食的誘惑,可以忘卻所有不開心的事,包括此時他表現出來的不屑。 「青晨,你可不可以慢點吃呀?口中都是油!」他隔著桌子,取出紙巾幫我擦拭唇角的髒東西,但我清清晰楚地看見他用了三張紙巾,厚度足以要我感覺不到他手指頭的力量跟溫度,足見他有多嫌棄。

眼看桌上一堆肉變變成一堆竹籤子,他的情緒也逐漸穩定下,當我心滿意足的走出烤串店時,他卻站立在距我十萬八千里遠的地方,就似我是個瘟疫一樣。

「你不會連車都不要我上了罷?」

「不單是你,我都開始嫌棄我自個兒了,你聞聞身上是什麼味兒?我都快反胃死啦!」

「有味兒么?」我真的拉起衣裳使勁兒聞了下,『呀』的一聲,沒忍住,確實有味兒呀,也不怪他這模樣,到底沒吃過地溝油的人,倏然間聞到如此的氣味兒,鐵定會反胃的要吐了。

「走罷!」

「去哪兒呀?」

「帶著一身烤串味兒,我們還可以去哪兒兒?你說完,我如今都開始嫌棄自己了,這味道簡直太反胃了。」

實際上,在烤串店裡時,吃著還是挺香的,只是,這味道經過風的洗禮,就顯得非常刺鼻,我被他搞的也開始嫌棄這味道了。

沒待我講話,他就發動了車輛,一路狂飆,也不曉得他要去哪兒中。

「去哪兒呀?你慢點開!」

「我恨不能如今便把衣裳脫了,再慢點開,我就要吐啦!」

車輛停在了一家五星級酒店的地下車庫中,他拉駕車門便下去了,我還有些不明來意,但已經被他拖下了車,親昵的摟在懷中上了電梯。

「我們去幹嘛?」

「到這兒還可以幹嘛?」

我的臉刷的紅了,莫非他是想要啪啪啪?想到這兒,我便開始心跳加快,並不敢再抬眸瞧他,只是深深地把頭埋在他的胸膛。

「29層到了。」電梯的聲響,嚇我一大跳。

「我們不必去前台開房么?」我抬眸萌萌的望著他,忽閃忽閃眨著眼眸,神情卻帶有某種痴迷,到底他簡直太帥了,又是我喜愛的類型。

「小妞,開房的套路,你挺懂呀?跟誰來過呀?」

「沒呀!我僅是看偶像劇都那麼演的。」

「你撒謊,快說,跟誰時常來?」

他的語氣中,帶有審問的意味,我回想了下,確實跟他開房都是徑直上來,沒去過前台,跟旁人也沒來過如此的地方。

「想啥呢?是不是在數,跟幾人來過呀?」說到這兒,他的語氣居然嚴肅起,彷彿我真的犯了錯誤似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