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仗人勢的奴才。」蘇瀅心裡罵道。

「我今天如果就不讓你帶走呢。」

蘇瀅輕呵一聲,兩眼射出一抹冷色。 「哼,我們走,我看你能把我們怎麼地。」

李公公抬腿就要往外走。

「小心腳下。」

蘇瀅突然喊了一聲。

李公公忙低頭。

就這一剎那的功夫,蘇瀅轉到李公公身後,照著屁股就是一腳。

「噗通,哎吆。」

李公公抱著那盒子金元寶,摔在地上。

在場的人都被眼前突如其來的變故怔住了。

「哈哈。真是個狗奴才。」蘇瀅大笑起來。

其他人也捂著嘴忍不住笑起來。

可別忘了,蘇瀅可是上官舞月,上官舞月是誰,那可是響噹噹的武將,女中豪傑,愛武不愛文啊。

踢倒個人對她來說簡直太簡單。

「反了,真是反了,你竟敢對抗皇後娘娘,我這就去稟告,看你如何收拾。」

李公公狼狽的爬起來,抱著金元寶盒子的手,一點沒松。

這時,蘇柔過來拽著蘇瀅的手,央求道:「妹妹,讓他們帶走吧,要是皇後娘娘怪罪下來,你我可怎麼辦。」

蘇柔恐懼的眼神,暴露了她內心的軟弱。

「只怕是這銀子給了他,也不一定就能到皇後娘娘手中。」

蘇瀅瞟了一眼李公公。

「你…竟敢污衊我。」

李公公怨毒的眼神,似乎有些心虛。借搜查的名義,肥了自己的腰包,這已經成了宮裡一條不成文的規定。

所以,只要是聽到搜查哪個宮府,這些個就一窩蜂的上,不搞個天翻地覆、掘地三尺不可。

蘇瀅仍是寸步不讓。

看著事情越鬧越大,蘇柔有些怕了,皇後娘娘是一宮之主,得罪了她,以後在宮裡頭別想著有好果子吃,還怎麼在後宮立足。

「姐姐,這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李公公執意不說出搜查的原因,裡面定有古怪,今天不說清楚,就別想走出去。」

蘇瀅態度堅決的讓李公公有些膽虛。

剛才那一腳,勁挺大,根本不像是一個柔弱女子該有的力道。

如果是和瀅貴人硬碰硬,讓她在皇上面前說上一句,說不准他這顆人頭就搬家了。

思前想後,李公公倒是有些怕蘇瀅。

就在此時。

門外忽然傳來叫聲:「皇後娘娘駕到。」

皇後娘娘來了?院子里的人紛紛跪拜。

只見皇後娘娘在小安子的攙扶下,緩步來到廳中,臉色有些陰沉。

李公公像狗一樣,連滾帶爬的來到皇後身邊。

「皇後娘娘,這是奴才在香寧宮搜到的東西,請您過目。」

李公公畢恭畢敬的呈上大小兩個盒子。

皇后嗯了一聲,小安子忙接過來放在身後。

皇后看了一眼一臉怒氣的蘇瀅,和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蘇柔,沒有說話。

「不知道是哪個小兔崽子去給皇後送的信。」蘇瀅憤憤的想。

蘇柔則是又急又怕,

只是揮了揮手,院子里的人呼啦啦的站起身來。

皇後轉身看了一眼蘇瀅,眼中閃過一抹凌厲。

「瀅貴人,你竟然想要阻止本宮查案嗎?」

「臣妾不敢,只是臣妾好奇,柔淑儀剛入宮不久,為何要搜查她的寢宮,臣妾實在是想不通。」

蘇柔用手使勁的拽蘇瀅的衣服,千萬不能頂撞皇後娘娘。

「哼,本宮查的案子,你無權過問,還不給我快快退下。」

皇后扔下一句話,頭也不回的走了。 皇后回到宮中,張太醫已被叫到殿中等候。

「小安子,把搜查的東西呈上來。」

小安子穩穩把手裡翠綠色的瓷瓶呈上來。

瓶子上有個木頭塞子塞著,很是嚴密。

張太醫小心的打開木頭塞子,用鼻子微微嗅了一下,慌忙把塞子捂上。

「是什麼?」

皇后和在場的人都等待著答案。

「是赤練金蛇的蛇毒。」

張太醫瞪大了眼睛,拿著瓷瓶的手都變的非常謹慎起來。

「啊…」

在場的人都是一陣驚呼。

這可是致人死命的劇毒。

「你確定是赤練金蛇的劇毒么?」

小安子用懷疑的眼神問道。

「確信無疑,這個毒,我就是閉上眼睛都能辨認出來,雖然是無色無味,但是有淡淡的不易察覺的腥甜,正常人就是飽吸一口氣味,都能沒命。」

張太醫無比肯定的說到。

「如若大家不信,我們可以做一個實驗。請去別處牽上一隻狗。」

張太醫說完,小安子馬上安排人去別處找了一條狗。

張太醫打開瓷瓶,在塊饅頭上微微的滴了兩滴看上去無色的液體,讓后讓狗吃了下去。

剛吃下去,狗就開始嘔吐,然後四肢開始痙攣,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沒過半個時辰,就一動不動了。

大家眼睜睜的看著狗這樣被毒死,臉色都嚇的煞白。

皇后臉色陰沉,沉聲道:「去,把香寧宮封起來,所有人等關押,去把柔淑儀給我帶到這裡來。」

小安子不敢怠慢,立刻帶著人去辦。

此時,蘇柔還在宮中收拾,就被皇后給帶過來了。

蘇柔根本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來到皇後面前,蘇柔跪在地上,一臉的驚慌。

「娘娘,不知道小女犯了什麼錯,還請娘娘明鑒。」

蘇柔顫聲說道。

「哼,柔淑妃,你好大的膽子。我且問你,這是是很么?」

皇後娘娘讓小安子把翠綠色的瓷瓶拿上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蘇柔仔仔細細的端詳了一番,並不認得這個小瓷瓶。

「回娘娘,這不是我的東西,我真的不清楚。」

蘇柔一臉的無辜。

「還敢抵賴,這東西就是剛從你房間里搜出來的東西,你不會這麼快就不承認了吧。」

皇后眼神一稟,凌厲的看著蘇柔。

「能不能讓我仔細看看。」

復仇千金 蘇柔起身要去拿那個瓷瓶。

「柔淑儀不可。」

小安子趕忙先一步拿起來,他怕蘇柔要毀滅證據,讓她拿到,說不定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蘇柔撲了個空,不過她絞盡腦汁想,自己確實沒有這麼個綠瓷瓶,自己用的胭脂水粉什麼的,都不是這麼顏色的。

「娘娘明察,您是不是搞錯了,我真的沒有這個東西。」

蘇柔怎麼也不承認。

皇后使了一個顏色。

小安子心領神會,把剛才毒死的那隻狗拖了上來。

蘇柔嚇了一跳,看著死狗猙獰恐怖的表情,一陣要嘔吐。

「娘娘,您這是何意?」

神話版三國 蘇柔越想不明白了,為何要給她看一隻死狗。

「這隻狗,剛才就是服了你瓶子的裝的東西,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還不從實招來。」

皇后猛的拍了桌子。 一聽這話,蘇柔的刷的一下子,變的和紙一樣慘敗。

「娘娘你是說我…藏毒?」

蘇柔都不敢說出最後那兩個字,她知道那兩個字意味著什麼。

「藏毒?你太小看你自己了,快說,芸貴人是不是你放的毒?」

蘇柔一聽,如同五雷轟頂,腦袋嗡的一聲響。

「娘娘,這瓷瓶真不是我的,我從來就沒有見過,我說的都是實話,您一定要相信我…」

蘇柔帶著哭腔,哭腔裡帶著無比的恐懼。

「柔淑儀,皇上待你不薄,你怎麼這麼狠心,對一個被懲罰折磨的妃子,還下這麼狠的手,要置她於死地?」

皇后冷冷的眼神,直盯著蘇柔,讓蘇柔不寒而慄。

「皇後娘娘,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蘇柔已經被嚇的語無倫次了。

「還想耍賴,哼,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

皇后揮了揮手,把小安子叫過來。

「去,現在把所有的香寧宮的所有的丫鬟婆子公公,都給我審一遍,現在就審。」

「今晚上就是不睡覺,也要把這件事弄個水落石出。」

皇後下定了決心。

安公公領命下去,一臉興奮。

萬古無敵天帝系統 再看香寧宮,夜深人靜,燈火通明,一切審問都在秘密進行。

蘇瀅回到迎昭宮,卻怎麼也睡不著。

晴雲發現蘇瀅有些反常。

「怎麼了主子?」

「我心裡總是感覺不踏實。」

蘇瀅皺皺眉,她對香寧宮被皇後娘娘搜查一事,總感覺非比尋常,絕對不是那麼簡單。

「難道說和馮芸的事有關?」

蘇瀅想到這點,一陣心驚,如果真是如自己所料,那可就麻煩了。

不過轉念一想,蘇柔初來乍到,怎麼可能和馮芸的事情扯上關係。

「主子,您是不是想的太多了,還是早休息吧。」

晴雲勸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