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他是誰?你之前還為了他罵我?」蕭青璃的臉上有著一絲氣憤,父親從小大小便是沒有狠聲呵斥過自己一句,但是今天為了那個傢伙,卻是罵了自己,在蕭青璃的心中,卻是無論如何都是放不下了。

「哎。」在這蕭玄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苦笑之色來,「青璃,父親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啊。那人……乃是一名煉丹大師,我們蕭家的所有煉丹師,恐怕都不是他的對手,如果他若是能夠為我們蕭家所用的話,那麼我們蕭家肯定是會變得更加的強盛的。而且的話,也就再也不用受那陳家的丹藥管制了!」

說起這話的時候,在這蕭玄的臉上,還有著一抹憤恨不已的神色。因為陳家對他們進行的丹藥管制,在這幾天已經是讓他焦頭爛額了。

億萬婚寵:總裁的專屬小助理 「他是煉丹大師?」這蕭青璃的臉色立刻不陰鬱了,反而是露出了一番感興趣的神色。

「呵呵,差點忘了,你不是最喜歡煉丹嗎?如果是此人真的是決定留在我們蕭家之中了的話,到時候父親親自出面,讓此人在教導你的煉丹之術,不過在這個時候還是不要打擾他了,免得給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聽到了蕭玄的話,蕭青璃則是點了點頭。這父女便是在交談聲中,漸漸的遠去了。

在那丹閣裡邊,凌辰在這個時候大肆的翻閱起那些書籍起來。這些都是這蕭家整理起來的煉丹心得,凌辰也不管它到底是有沒有用,直接是朝著自己的腦海之中裝去。

他翻閱的速度極快,很快便是翻閱完了一本,然後又是拿起了另外的一本,繼續翻閱了起來。

很快的,在這丹閣之中的煉丹心得,便是被其翻閱了完全。

在將這些煉丹心得全部翻閱了之後,凌辰則是坐下來整理了下腦中所儲存的東西。在過了大半個時辰之後,凌辰又是朝著那邊的丹方走去。

他大致的觀看了下,發現在這丹閣之中的丹方也不算少,至少是有著三十種之多了。

如果是自己將這些丹方全部記完的話,也就算是平白無故的得到了三十多種丹方,簡直就是賺大了啊。

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凌辰已經是迫不及待的走了過去。

在這些丹方的周圍,明顯應該是有著禁制存在,但是現在凌辰伸手去拿這些丹方的時候,卻是沒有感受到半點禁制的存在。想必,這應該是那蕭玄在出門之後,將這些禁制給全部取消了。

心中思索了下后,凌辰直接是拿起了一卷丹方,然後細細的觀看了起來。

「強骨丹……」

在翻開這羊皮紙之後,立刻便是有著這樣的三個大字出現在了凌辰的視野之中了。 在看到這羊皮紙頂部這三個大字之後,凌辰的雙眼微微的一凜之後便是繼續往下閱讀了下去。

「強骨丹,無品級丹藥,主要是可以增強骨頭的強度,增加肉體的韌性……」

看到這對強骨丹的介紹,凌辰頓時也是明白了過來,這一枚丹藥,則是專門針對那對肉體的改造了。

頓時,凌辰倒是對這枚丹藥有了點興趣,之後便是細細的看了下去。

在看到下方的材料介紹之後,他的眉頭則是微微的皺了起來。

「沒有想到,這一枚丹藥,光是材料,便是要達到三千之多了。」

搖了搖頭,凌辰的心頭則是升起了一抹感嘆,像那凝血粉,材料僅僅只是花費他一百多次品星元石便是能夠購買來一份,但是這強骨丹的話,卻是需要三千之多的材料費,實在是讓他有些意料不及了。

煉製這強骨丹肯定是比煉製凝血粉困難多了。到時候前期不知道要浪費多少次品星元石,才能夠積累下來一定的成功率啊。

煉丹師,果真是一個燒錢又賺錢的職業。

看著下方那一個建議成品丹藥售價兩萬次品星元石之後,凌辰則是感嘆著想道。

將這一卷丹方看完了之後,他則是沒有多想,緊接著便是繼續瀏覽起了其他的丹方。

這些丹方他倒是沒有像觀閱那些煉丹心得一般,只是大致的匆匆瀏覽一遍便是完畢,而是細細的觀看了一番,然後又是在腦海之中回憶了一番,確定無誤之後才繼續下一張丹方的翻閱了。

這樣在過了差不多一個時辰之後,凌辰的腦海之中,已經是記錄了三十二張丹方了。

「貌似,已經翻閱完畢了啊。」凌辰在這個時候揉了揉有些脹痛的額角,則是這般說了一句。

不過在這個時候他的眼睛卻是微微的一凜,因為在這一個大廳之處的角落之中,他忽然之間是見到了一處獨立的紅木架子。

像在這大廳之中的紅木架子,都是好幾個僅僅的挨在了一起,但是這一個紅木架子,卻是單獨的一個放在那一個角落之中。

冷婚熱愛:總裁的二手新妻 在那一個紅木之上,此刻則是靜靜的擺著一張丹方,在這一張丹方之上,還有著些許灰塵存在。

從此則是可以猜出,這一張丹方已經是很久沒有人來看過了。

帶着媽咪闖豪門 凌辰在好奇之下,心中立刻是想到了一點。

那蕭玄說在這丹閣之中有著一張三品的安魂丹丹方存在,但是之前自己在觀閱了三十二張丹方之後,仍舊是沒有見到那一張丹方存在,莫非,這一張躺在這一架孤零零的紅木架子之上的丹方,便是那有著三品之列的「安魂丹」嗎?

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凌辰則是走到了那一處紅木架子跟前,在將這一張丹方擦拭了下身上的灰塵過後,凌辰則是將其緩緩打開。

方一打開,便是從其中散發出來了一陣金光,這金光看似耀眼,但是凌辰卻是覺得並不刺痛眼睛。

他的眼睛在微微的一眯之後,便是朝著那丹方之上看了過去。

「安魂丹!」

見到這丹方之上的這三個大字,在凌辰的心頭,頓時激動了起來。

果真是安魂丹啊!如果是自己能夠煉製出來這枚丹藥的話,元魄境也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因為這一枚丹藥的強大作用就是只要是達到了星紋境的巔峰之境,那麼憑藉著這一枚丹藥,便是可以晉陞成為元魄境的強者。

這丹藥,可以直接無視你本身的資質和天賦,強行的讓你進入到元魄境的層次。

所以說,才能夠晉級三品之列了。

想到這裡,在凌辰的心頭則是有著一抹火熱出現。

如果自己最終能夠煉製出來這種丹藥的話,對於其自身的好處,則是莫大的。可以很快捷的進入到元魄境的層次。到了這個時候,他在那皇都之中的話,也就多了一分保障。

不過現在他需要做的是,怎麼能夠快速的讓自己成為三品煉丹師了。

要知道,現在的凌辰,連一品丹藥都還沒有煉製出來過。

「不急不急,一定不要慌!」

在心頭,凌辰則是這般的對著自己說道。

深吸了幾口氣,他也是終於按捺住了心頭的悸動之意。緊接著則是將這丹方瀏覽了下去。

在瀏覽到了下方的材料介紹的時候,則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了。

「這安魂丹的材料,竟然是需要十二萬次品星元石之多?」

在這凌辰的心頭,則是閃過了一絲不可思議的神色。

畢竟這種級別的丹藥,恐怕煉製個數十遍都不一定能夠煉製出來一顆,那麼這樣算來的話,一枚安魂丹,其價值則是應該有著多大了?

凌辰趕緊是朝著下方的售價看了過去,不過在這一張丹方之上,卻是沒有那建議售價了。

只是寫著此丹有價無市。

凌辰略微一想,也就是明白了過來,這種可以硬生生的創造一名元魄境的強者的丹藥,肯定是有價無市的東西的。如果是這種丹藥出現在了某一個拍賣會之上的話,肯定是會引起別人的瘋搶的吧。

但是,應該也沒有誰會將這種級別的丹藥拿出來販賣了。

仔細的將這安魂丹的所有東西都是細細的看了一遍,緊接著又是在自己的腦海之中回味了一遍,發現和這丹方之上的內容全部相同之後。凌辰則才是深吐了一口氣,緊接著則是朝著那丹閣之外走去了。

不過也就是在其朝著那丹閣之外走出去的剎那,其腳步卻是在這個時候微微的一頓,在其臉上,則是有著一抹異樣的神色出現。不過這一頓也就是剎那的時間,若是沒有細細的觀察的話,根本就是無法發現的。

而在凌辰出了這丹閣的大門之後,在這丹閣之中,則是突然的閃現出來了一人。

這是一個看上去面容極其蒼老的老者,就像是剛剛從那墳墓之中爬出來的一般。在看向凌辰的背影的時候,在他那蒼老的臉上,則是有著一抹疑惑出現了。

「短短的數個時辰,便是將這和丹閣之中的東西全部瀏覽完畢,他到底是想要幹什麼?這樣的話,如何是能夠記住其中的內容?」

搖了搖頭,這老者又是隱沒在了黑暗之中了。 當凌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之後,天色漸漸的暗淡了下去。

夕陽在這個時候投射下了最後的光芒,正好是灑在了他的那一片院落之中。

他的身體籠罩在夕陽里,隔著老遠,便是聞到了從那院子桂花樹上散發出來的香氣。

當凌辰回到院子的時候,三名丫鬟正在院子裡邊打掃,在見到凌辰的剎那之間則是站起了神來,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大人。

凌辰朝著她們點了點頭,緊接著便是走入到了那主卧之中了。

在行走之間,其眼角的餘光則是朝著那三名丫鬟隱隱的看了過去,嘴角之上浮現出了一抹莫名的弧度來。

進入到了主卧之中,凌辰立刻是鬆緩了一口氣。然後則是坐在了那床上仔細的回憶著今天在那蕭家丹閣之中的收穫。

在他的腦海之中,閃現著一段又一段的文字。這些都是他從那蕭家的丹閣之中拿出來的煉丹心得。

在這蕭家丹閣之中的煉丹心得,較之那陳家則是少了不少。但是似乎是因為這蕭家想的是貴精不貴多的原因,所以在這蕭家之中這些煉丹心得,基本上都是屬於那種非常精細的那種。

不管是一些淺顯的道理或者是一些高深一些的知識,在這上面都有呈現。

不像是那陳家丹閣之中的煉丹心得,則是顯得有些雜亂了。

很顯然,這蕭家之中的煉丹心得應該都是經過人專門整理過後成冊,然後在那陳家之中存在的煉丹心得則是完完全全的又丹師在靈感閃現之後記錄而下的了。

凌辰在觀閱這些煉丹心得之後,一些晦澀的地方立刻也是明白了過來。不知不覺中,他在這床榻之上便是坐了五個多時辰,而在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是完全的黑了起來。夜已經是進入到了深夜。

「呼~」揉了揉有些脹痛的額角,凌辰則是輕輕的吐了一口氣。屋外院子裡邊的燈火已經是熄滅了下去。看來那三個丫鬟已經是睡下了。

想到那三個丫鬟,在凌辰的嘴角上,則是浮現出了一抹冷笑之色來。

「看起來,那蕭玄還是不放心我了,竟然是安插了三個探子在我身邊。哼,不過如此拙劣的行徑未免也是太容易讓人看穿了吧。」

搖了搖頭,凌辰走到了窗子跟前,然後推開窗戶之後,屋外的月光頃刻間則是傾灑了下來。

「得找一個時間到陳家之中,去給陳魚說上一聲,否則的話,恐怕是要讓他們誤會一些東西了。」

凌辰在摸了摸下巴之後,忽然之間則是想到,自己在進入到了蕭家之後,還沒有和那陳家打過一聲招呼。如果是因此而讓那陳家認為自己在他們面臨窘境之後離開的話,那可就誤會大了。

「看來,明天得想辦法走上一趟了。」

懷著這樣的想法之後,凌辰便是走到了床榻之上,然後沉沉睡去。

一夜無話。

在翌日清晨之後,凌辰早早的便是起了床,然後帶上了自己那一個寬大的兜帽,緊接著便是走出了蕭家。

在走了一段距離之後,發現在自己的身後的確是沒有人跟蹤以後,凌辰便是在一處轉角的地方換了一身衣服。

回到了陳家之中,凌辰則是隨意的找了一個理由,說是自己要離開一段時間。陳魚雖然是有些好奇凌辰到底是要幹什麼,但還是識趣的沒有尋問。

只是對他說城市大比應該就要開始了。

凌辰在點了點頭之後,便是告別了那陳魚,然後再次的回到了大街之上。

走在大街之上,凌辰的腦海之中則是想著那陳魚的話。

城市大比就在三個月之後,以他的能力,進入到這太倉郡的前二十名乃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這都是不用太過於擔心。

超級巨星經紀人 甚至可以說,這太倉郡之中的年輕一輩,真正的能夠讓其正視的人,恐怕還沒有。

畢竟那蕭家作為這太倉郡的第一家族,但是在其家族裡邊的五名潛力種子,都讓自己給廢掉了。

那五人,基本上也就是代表了這太倉郡年輕一輩之中的巔峰戰力了吧。

而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則是努力的提升自己的煉丹之術和武道修為。

雖然他可以自信到在這太倉郡之中,能夠進入那年輕一輩之中的前三。但是這城市大比,並非僅僅只是一個郡城大比的。

更重要的是,在郡城大比之後,還有一個皇都比試。

皇都比試,才是真正的重頭戲。

在這比試之中,可是匯聚了整個天火帝國的青年才俊。不僅是有著各大郡城的天才參加。

這皇都大比之中,就算是皇子公主也會加入比試。

凌辰也想要看看,自己和那些天才到底有沒有差別,如果有的話,差別又是有著多大?

最重要的是,如果是在這皇都大比之中表現出色的話,還能夠進入到那神盾軍團裡邊。這才是凌辰參加這一次城市大比的真正原因。

如果凌辰能夠在那皇都大比之中表現出色,進入到了那神盾軍團裡邊,那麼也就能夠和那葉曉月再次相見了。

「曉月,等著我,我就要來了!」

捏了捏拳頭,凌辰毅然的穿梭進入到了那人群之中。

走到了蕭家的門口,在這門口的護衛沒有絲毫的阻攔便是將凌辰放入了其中。雖然凌辰一身籠罩在了那黑袍之中,讓人看不清他的真實面容。

但是他的這一身打扮在蕭家之中也是別無二人了。再加上這兩名在昨天的時候可是親自見到自家的家主大人都是親自出來迎接此人,其地位的尊崇也就由此可見一斑了。所以說就算是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攔人啊。

走在了這蕭家的院落之間,幸好是自己要來了一副地圖,否則的話,還真的是會迷路的。

就在凌辰在這蕭家院落之中行走開來的時候,在一處大廳之中,蕭玄則是坐在了那首位之上,而在他的下方,還坐著一名青年。

這青年,赫然便是被凌辰挑斷了手筋腳筋的蕭寧了。

「爹,我一定要那王八蛋死!」那蕭寧一臉陰狠的說道。原本他是這蕭家年輕一輩之中的第一人,但是到了現在,手筋腳筋都已經被挑斷。在這太倉郡之中,更是沒有能夠醫治他的人,這輩子,估計也就只能夠這般無法再修鍊元力,無法再下地行走了。

而一切的原因,都被這蕭寧歸結到了凌辰的身上。可想而知,這個時候他對凌辰到底是有痛恨了。

「那是自然,只要是讓我逮到那小王八蛋,我一定會讓他碎屍萬段!」

蕭玄在那首位之上,也是氣急敗壞的說道。這蕭寧可是自己唯一的一個兒子,在他的資源的堆積之下,好不容易成為了這蕭家的第一人,而且在這太倉郡之中的年輕一輩之中,也是鮮有敵手。

但是現在……

看著坐在那座位之上手腳都不能夠動彈的蕭寧,在這蕭玄的心中便是一陣絞痛。

「寧兒,你放心,你這傷為父一定會找人幫你醫治好的,不管是用什麼代價,為父一定不會讓你一輩子都坐在椅子之上!」

蕭玄深吸了一口氣。事實上他說這話也只能夠是安慰他自己而已。所有人都是知道,這腳筋和手筋被廢之後,只能夠是依靠強大的煉丹師煉製出那種極品的靈藥,才能夠將這傷勢治療好。

但是在這太倉郡之中,怎麼能夠找得出來這種人物?

能夠將這腳筋和手筋挑斷之後再續接起來的丹師,那種人物,恐怕至少也是三品丹師以上吧。而在這太倉郡之中,丹師等級最高的也不過是那陳家的陳立榮,但是他的等級也不過是二品之列。

就算是這陳立榮能夠續接上這已經被挑斷的經脈,但是就憑蕭家現在和那陳家的關係,那陳立榮都是不可能再為蕭寧續接經脈了。

「寧兒,這一次我們陳家進入到皇都大比之後,我便是帶著你去,想必在那皇都之中,肯定是有著能夠將你經脈續接起來的丹師存在!」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