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要看劇?」楚昭陽抱著小傢伙,問道。

「嗯,他想玩的項目,身高都不夠。」顧念笑著說道。

小傢伙一聽,就不高興的撅起了嘴巴:「我會努力長高的。」

「是,是,是。」顧念笑著點頭。

楚昭陽看了眼劇場門口:「在排隊?」

「嗯,這項目挺火的,每次都要排至少一個小時的隊。」顧念說道,拉著楚昭陽的手,「哎呀,不說了,咱們趕緊去排隊,不然還得再等一個小時,才能重新排。」

「……」楚昭陽嗓音突然有點兒乾巴巴的說,「這遊樂場,是楚家投資的。」

顧念:「……」

所以她一直在自家的遊樂場,帶著小傢伙不停排隊?

楚昭陽被她鬱悶的表情逗笑了,颳了下她的鼻尖兒:「我以為你知道。」

「我不知道啊……」顧念鬱悶的說。

「……」楚昭陽無奈的說,「這事兒,應該全國人民都知道的。」

顧念:「……」

「走吧。」 毒魅惑天下 楚昭陽帶著顧念,抱著小傢伙,「我來了,你們不用排隊。」

轉身走的時候,顧念這才記起來,還有她高中同學在呢。 君璟墨沉聲道:「出了永臨關,便有人接應,到時候麻煩小舅送雲卿回京城。」

「那你呢?」孟少寧問道。

君璟墨抿唇未曾說話。

孟少寧微眯著眼:「你想返回皇城去找魏寰?」

君璟墨對姜雲卿的在乎他很清楚,若無其他事情,君璟墨也絕不會把姜雲卿的安危交託給旁人,而這種情況君璟墨托他送姜雲卿回大燕,孟少寧只消心中微轉就知道了君璟墨的打算。

他沉聲說道:「你是擔心雲卿的情況,想要去找魏寰,查清楚拓跋一族的事情?」

君璟墨知道孟少寧心思敏銳,所以也沒有瞞著他,點點頭說道:

「對。」

刺客饒命 「如今拓跋一族已經滅族,這整個天下就只剩下魏寰和雲卿兩個人體內,還流著拓跋族王室的血脈。」

「當初魏寰找上雲卿之時,便一門心思的認準了雲卿,好像她早就知道雲卿一定能夠幫著她復仇,或者是雲卿身上有她想要的東西的。」

「她畢竟是拓跋族王女之女,而且當年拓跋一族未曾滅族之前,她也曾跟那些人有過來往,所以魏寰一定知曉拓跋族內的隱秘和那所謂神印的情況,否則她也不會那般強硬的想要將雲卿留在赤邯。」

君璟墨說道這裡聲音頓了頓,才有些陰沉的說道:

「雲卿如今的情況我不放心。」

「她自身虛弱本就危險,更何況腹中還有孩子。」

「雲卿向來對自己要求極高,更不可能任由身邊有這種死穴一樣的東西留著,而且小舅應該也知道我們處境,回去大燕之後未必就全然安全。」

「我自然會拼盡全力去護著她和孩子周全,可是如果不弄清楚拓跋族的緣由,等回了大燕之後,她若是出現什麼其他的情況,到時候該怎麼辦?」

君璟墨和孟少寧其實是有些惺惺相惜的,而且他也知道孟少寧對姜雲卿的關心,所以在他面前沒有什麼保留。

姜雲卿對於君璟墨來說,就是他的命,是他的一切。

他寧肯自己處於險境,也不願意讓姜雲卿去冒半點風險。

那拓跋族的事情實在是太過詭異,那胎記和死穴更是如同懸挂於頭頂的利劍,讓他心中難以安寧。

雖然姜雲卿和左子月都說,那胎記會隨著孩子誕生之後便散去,死穴便不再是死穴,可如果有什麼萬一呢?

君璟墨冒不起風險,更不敢拿姜雲卿和她腹中的孩子冒險。

君璟墨對著孟少寧沉聲說道:

「我不想讓雲卿冒險。」

「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去見魏寰,只要抓住了她,從她口中知道拓跋一族的隱秘,查清楚那所謂的神印到底是什麼,甚至知道她當初為什麼一定要留雲卿在赤邯,就能保證雲卿的安全。」

他說完后才抬頭看著孟少寧說道:

「我想要返回皇城,但是雲卿這般情況不適合繼續留在中州。」

中州雖然有孔吉仁在,可是韓葉等人也在這裡。

如果換做是以前,君璟墨或許還能放心姜雲卿一個人留在這裡。 她不由看了眼楚昭陽,心中暗忖一句,都是美色誤事,讓她把其他人都給忘了。

見顧念的反應,楚昭陽便問:「怎麼,都是認識的?」

「她們是我高中同學。」顧念給楚昭陽介紹了賈慧婕三人,略過溫靜雅和楊瑞雪不提攖。

反正她們倆,楚昭陽也認識。

顧念又對賈慧婕三人說:「他是我未婚夫,也是我兒子的父親。償」

未婚夫?

這麼說,顧念不是被拋棄了?

可先上車後補票,也沒有時隔這麼久的吧。

楚昭陽對她們點點頭,便聽到楊瑞雪說:「顧姐姐,你跟楚先生什麼時候訂婚了,我怎麼沒聽顧叔叔提起過?」

顧念冷眼瞧著她,楚昭陽卻開口道:「你跟我們什麼關係,訂婚需要跟你說?多大臉?」

楊瑞雪被堵得夠嗆,溫靜雅奇怪的看著楊瑞雪。

她是聽說,楊瑞雪跟顧立成關係很好,就跟半個女兒似的,才跟她交好。

不然以楊瑞雪那樣的家境,她怎麼會搭理。

在溫靜雅這樣的目光下,楊瑞雪簡直是整個人都不好了。

楚昭陽又對賈慧婕三人說:「我們快要舉行訂婚宴,歡迎你們來參加。」

「回頭寄請柬給你同學。」楚昭陽轉頭對顧念說道。

顧念說了聲「好」,楚昭陽便問她們:「你們也要看節目?」

「嗯,是啊,剛才見到顧念的時候,正準備排隊。」賈慧婕說,臉有點兒紅。

面對這麼好看的男人,一般人真是淡定不了。

楚昭陽牽著顧念,便撥了通電話給遊樂場的負責人:「是我,我跟未婚妻和兒子在你們5d劇場的門口。」

負責人一聽就明白了,立即說:「是,是,我這就過去。」

沒一會兒,負責人就坐著園區內的遊覽車過來了。

「楚少。」負責人趕緊過來,又恭敬地叫顧念,「少夫人,小少爺。」

小傢伙朝負責人靦腆的笑了笑,一張小臉紅撲撲的。

負責人送了三張vip的通行證給他們:「您用這證件,不只是今天,以後來了,都不用排隊,走vip通道就可以。」

小傢伙一看,這是能在遊樂場說得上話的人,便立即問:「伯伯,我能坐海盜船嗎?」

負責人看了下楚昭陽和顧念的臉色,對小傢伙笑說:「小少爺,你身高不夠呢,過陣子,長高了就可以來坐了。身高這事兒,我也做不了主。」

小傢伙:「……」

這伯伯會不會說話呀!

顧念見只有他們有vip證件,挺不好意思的,跟負責人說:「這三位是我高中同學,想跟我們一起先進去。」

至於溫靜雅和楊瑞雪,顧念提都懶得提。

顧念不提,負責人也就當做沒看到,笑著說:「當然沒問題,請幾位跟我一起來。」

溫靜雅臉色難看的不行,擺明了顧念是沒打算帶上她。

她也沒這麼厚臉皮,死乞白賴的非要跟著。

不就是看個劇嗎?

有什麼了不起的!

楚昭陽和顧念帶著人走了,溫靜雅看看在排隊通道內,七拐八拐排著彷彿見不到盡頭的隊伍,甩手就走。

楊瑞雪忙跟上去:「靜雅,不看劇了?」

「排這麼長的隊,還看什麼!」溫靜雅沒好氣的說道。

顧念早早的享受特權就進去了,她在外面排隊站到腳疼,她才不去丟那個人!

一直以來,她才是享受特權的那一個,現在反倒不如人,溫靜雅當然咽不下這口氣。

楊瑞雪只好跟著她走,溫靜雅卻突然停步,轉頭質問:「你不是說,顧立成把你當女兒看嗎?為什麼顧念對你這麼不客氣!連他們訂婚,你都不知道?」

「……」楊瑞雪掩住目光,輕聲說,「或許就是因為這樣,顧念才嫉妒我,不喜歡我吧。畢竟,顧叔叔對我很好,她又才與顧叔叔相認,覺得父親被我分走了,她在顧叔叔心裡並不是獨一無二的,難免會不服氣,便有些針對我了。不告訴我她要訂婚,也是正常的吧。」

溫靜雅一想,覺得挺有道理,這才放心了些。

隨即便嗤了一聲:「她可真夠小心眼兒的,就這樣的人品,真不知道楚昭陽喜歡她什麼!」

楊瑞雪安安靜靜地,不說話。

心中卻嘆了一聲,是啊,真不知道顧念走了什麼好運氣,身上到底是有哪點,值得被楚昭陽看上。

***

負責人親自領著顧念和楚昭陽進了劇場。

此時,劇場還在準備階段,並沒有開始,場內的座位都是空的。

負責人給他們安排了最好的黃金位置,說:「楚少,一會兒您三位還要繼續在園中遊玩嗎?」

楚昭陽點點頭,負責人便說:「那要不要我派個人來為你們服務。」

「不用。」楚昭陽拒絕,「就我們一家人,輕鬆點。」

「好的。」負責人立即說,「那我即刻通知下去您的到來,這樣有什麼需要的,園區內都能及時為您服務。」

而後,負責人便離開了。

賈慧婕三人坐在顧念的身旁,越來越忐忑。

那負責人對楚昭陽這麼客氣,顧念的未婚夫,好像是很厲害的人物。 憑藉著姜雲卿的手段和計謀,還有她的身手和醫毒之術,再加上旁邊有孔吉仁照應,就算是不能出關也能保住自己周全。

可是如今姜雲卿越漸虛弱,那死穴更如懸於頭頂的利刃,隨時都能落下。

左子月說姜雲卿的身子經不起耽擱,她留在中州不僅無法安心養胎,還極有可能會被人發現。

君璟墨說道:

「雲卿如今懷了孩子,而且身體的狀況也有些不對勁。」

「我不放心讓她一個人出關回大燕,而且這一路上也未必安寧,所以我想要小舅送她一程,等將她送回大燕之後,小舅便可自行離開。」

有孟少寧在,君璟墨才能安心。

孟少寧知道君璟墨的意思,聞言卻是忍不住皺眉說道:「你讓我送雲卿回去,我沒意見,正好我也想回去看看大哥和父親他們,可是君璟墨,你可知道此時返回皇城要冒多大的風險?」

「先不說雲卿會不會同意讓你去冒險,就說你自己的身份恐怕也早已經暴露了個乾淨。」

「魏寰知道你身份卻一直引而不發,未曾將你也下海捕公文,只是因為不想讓其他人因你的身份而摻合進來,到時候弄死了雲卿壞了她的事情。」

「可一旦你回了皇城,甚至惹急了她,她只消將你的身份說出,到時候整個赤邯都沒有你的容身之地,乃至於其他各國的人也會對你群起而攻之。」

孟少寧看著君璟墨,神色微沉的說道:

「我知道你身手厲害,身邊也有無數高手,想要進出皇城出入皇宮不是難事,可是雙拳難敵四手,你總不能帶著你這些暗衛去跟整個赤邯為敵。」

君璟墨聞說道:「我知道冒險,可那又如何?」

姜雲卿有危險,冒不冒險他都得去!

君璟墨抬頭看著孟少寧毫不猶豫的說道:「我不能看著她身上留著隱患,甚至可能會要了她的命!」

孟少寧安靜的看著君璟墨許久,目光落在他眼睛上。

君璟墨半點未曾避讓,就那麼直視著孟少寧。

兩人視線膠著,片刻后,孟少寧眼底才劃過抹若有似無的笑意,然後收回了目光說道:「可是據我所知,你如果這個時候回皇城的話,不僅要面對魏寰,還極有可能會撞上李廣延。」

「李廣延?」

君璟墨眉心輕擰,上次李廣延不是回南梁了嗎?!

孟少寧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直接說道:

「我不知道你做了什麼準備,也不知道當初你是怎麼將他在赤邯的人拔乾淨的,但是當初南梁的人撤退之後,李廣延並沒有離開赤邯境內,這次赤邯皇位更迭,說不定他會再次冒頭。」

「你的身份瞞得過別人,可未必瞞得過他。」

「若是魏寰被你激怒一氣之下和李廣延聯手,那你們要應對的麻煩更多。」

「你這個時候返回皇城去見魏寰,就等於是自投羅網,到時候若是被人察覺了蹤跡或是知道你未曾離開,你就算是再想走恐怕也難了。」 這樣的人,說邀請她們參加訂婚宴,也不知道是不是認真的。

就算是,她們也很忐忑,不敢去。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