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賬,放了小爺,我要叛教,我要當正道,這該死的天魔教少主誰願意當?這一看就是反派,這樣的設定,遲早要被正道天才打死的啊,我不想死啊!」

凄厲的吼聲響徹了整個天魔教,他的吼聲堪比熄燈號,教派之中,無數的弟子將自己的窗戶關上,今夜看來就到這了,少主被抓了,總算能夠安心的入眠了。

他們複雜的眼神既嫉妒又羨慕,「這真是命運開的玩笑啊!」

…..

「少主,您又發瘋了,正道的天才?和您相比,完全是不值一提的!」胡俐夾著徐華,踏入了巍峨的宮門,將他甩在了巨大的大床之上,神色複雜的看著他。

這就是個笑話,天聖大陸的無上大教天魔教,魔盟盟主的繼承人,竟然想當正道!

「你不懂!」徐華坐在大床上,一臉深沉的看著胡俐,「這些套路我都熟得很,正道總會出現一個人,他被無情的退婚,被家族恥笑,然後加入了正道宗門,成為了外門僕役弟子,然後得到了老爺爺,如同彗星一般的出世,如我這般家族龐大,天才一般的魔教少主,最後只會成為他裝逼打臉的對象,我會被無情打擊踐踏,家族也走向滅亡!」

「呵呵,少主,您又在說胡話了,快睡吧,不會有這樣的人的,身具魔種,天魔之軀,您就是萬年以來,最為耀眼的天才!」胡俐捂著額頭,想到以後天魔教要交到這樣一個神經病的手中,愧對列祖列宗啊!

徐華悲憤的看著胡俐,「大爭之世啊,你懂什麼,現在…….」

「嘭!」

一個黑色的拳頭襲來,徐華身軀直勾勾的倒在了床上。

「總算是安靜了!」胡俐無語的給徐華換了衣服,給他蓋上了被子,邁著蓮步走了出去。

徐華,男,24歲,天聖大陸,武威皇朝王族之子,這一切很正常,但是在七年前遭遇了一場意外,性情大變,之後短短一年,在一次遇刺之後,覺醒了自身的血脈。

據說那一天,整個天聖大陸所有的魔教修士都感應到了魔氣不受控制的暴動,天魔教宗主聯合八大魔門探尋世間,開接引之橋,那一天,魔氣貫日,整個大陸的人都看到了魔氣的遮天蔽日,蒙蔽星空,威能蓋世!

只是令無數魔道高層沒有想到的是,他們耗費無數資源接引而來的是個熊孩子,整天想要叛教投入正道的懷抱,令魔道無數高層為之頭疼,最後是在沒有辦法,命令赫赫威名的天狐聖女胡俐來炮製她,本以為很快就能讓徐華適應魔門,卻沒有想到足足進行了六年的鬥智斗勇。

不僅如此,熊孩子更是進行到了叛逆期,行動反而更加的變本加厲,成為了報復社會的急先鋒,不僅自身想要投入正派,還到處遊說,六年的時間內,他共說服了三百名魔教弟子,並帶著他們從天魔宗逃出去,不過很遺憾,最終能夠活下來的只有徐華一人,久而久之,天魔宗所有人對徐華敬而遠之,他們可沒有徐華的資質。

「該死的胡俐,又打小爺!」徐華揉著額頭上的鼓包,黑著臉看著窗外的光芒。

他暗暗的握著自己的拳頭給自己打氣道:「今天我一定要叛教成功!」

他本是地球上的正在找工作的應屆生,但碰上了小說之中才有的劇情,因為車禍穿越而來,不過也不錯,穿越到了王族的身上,本以為能夠嬌妻美婢,鹹魚一般的過完一生,卻在一次刺殺之中,覺醒了無上的魔道天賦!

徐華一瞬間就知道不好了,魔教,那不是反派嗎?

那些小說之中,反派死的多慘啊,被人裝逼打臉被人踩啊,更何況,在天聖大陸,魔教已經臭大街了好不好,他才不想死,他要活下去,要當一個光明磊落的正派! 「少主,您該起來了,冥天宮的客人快要到了,剛才的話,妾身的耳朵都聽出繭子了!」胡俐笑意盈盈的走了進來。

「不起來,愛誰接誰接去,小爺我要睡覺!」徐華黑著臉看著胡俐。

「真的要這樣做嗎?」胡俐緩緩上前,手中的拳頭已經開始咯吱作響了。

「別…..別動手!」徐華眼神一縮,頓時就從床上跳了下來,「總有一天要把你圈圈叉叉了!」

「看什麼看?」

徐華黑著臉在宗門之中走動,周圍的弟子對他是退避三尺,和徐華天賦相媲美的是他的小心眼,據傳當初入門的時候,一師兄挑釁了幾句,在三年之後,他將人脫光了,掛在了宗門最高的鐘樓上足足打了三天!

六年的時間內,數不清的宗門弟子遭受到了這樣的恥辱,前些日子,徐華還在念叨馬上就要湊齊一百零八將了,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遭殃!

對此,弟子們很為長老們和教主感到擔憂,不過想著平常總是嚴厲的長老們有一天會被扒光吊起來打,他們又有一點小小的興奮!

「少主,你去幹嗎?冥天宮的人就要到了,長老會讓你去負責!」路途之上,有金丹期的執法隊攔住了徐華。

「高林,你們敢攔我,本座要去練功不行啊!」許華插著腰,一副挑釁的模樣。

執法隊很頭疼,在魔道之中,天魔教巡查隊的赫赫威名那可是聞風喪膽,但是碰上了徐華,瞬間就焉了,此燎兇悍,打不得,罵不得,事情鬧的越大他越開心,想要記大過,被逐出叛教。

「少主,今天是冥天宮的玉仙子帶隊,可千萬不能失了禮數,要不然,我等只能稟報給長老會了!」

「拿長老會來壓小爺,不對,玉仙子?」徐華疑惑,麻溜的從懷中掏出了一本小冊子,監察隊眾人的臉頓時就黑了。

「你們看看是不是這個,美人圖上的玉仙子?」徐華指著畫冊上一個極盡嫵媚的女人。

「是的,不過少主,這種小黃書,還是不要拿出來,這是淫邪之人才看的,我等雖然是魔道,但有些事情還是不屑去做的,尤其是您這樣的身份!」高林一副吃了屎的模樣。

「小黃書,哈哈,你們管這個叫小黃書?怎麼小爺就沒有發現你們這麼單純呢?你們該不會還沒有碰過女人吧!」

徐華哈哈大笑了起來,監察隊的眾人臉頰漲紅,高林猛地抬起頭,豎起了自己的手掌,倔強的道:「我也是摸過女人手的!就在上個月,在渾城走路,我的無名指,碰到了女子的左手!為此,我已經一個月沒有洗手了!」

周圍眾人頓時向高林投向了崇敬的目光,眼神之中說不出的羨慕。

「你………」

徐華扶額哀嘆,槽點太多,沒法吐槽了好不好,這畫風好像有點不對,這是兇悍無比的魔教啊,怎麼自己的身邊都是這麼一群純情的處男!

「你慢慢回味吧!」徐華閃身離開,玉仙子,那可是美人圖上排名第十六的美女。

「少主,請讓我跟你後面一起去!」

就在此刻,一胖墩氣喘吁吁的從遠方趕來。

徐華停下了腳步,這是天魔教教主的兒子李放,他深深的嘆了口氣,「胖墩,你好像很閑啊!」

「是啊,少主!」李放笑眯眯的跟在了徐華的身後,一副狗腿的模樣!

徐華痛心疾首的看著他,「胖墩,身為一個魔二代,你就不能有點追求嗎?你是教主唯一的兒子啊,我都奪了你的位子了,這個時候,你不應該拉攏狐朋狗友,來挑釁我,來陷害我刺殺我,讓長老會將我逐出宗門,然後上位嗎?」

「呵呵,少主,您說笑了,我爹說了,我這一代是超不過你的,爭取下一代生個天資聰慧的孩兒,這不,我在努力啊,我看玉仙子就是個不錯的生孩的人選,冥天宮的聖女,也算是天資橫溢了!」

「你心真大!」徐華無語的嘆了口氣,有些懷疑,這傻乎乎的魔二代,真的是教主那老狐狸的兒子嗎?該不會串種了吧!

「走吧少主,仙子已經來了!」李放不由分說的拖著徐華往山門處走去,他也是唯一一個能夠長久陪伴在徐華身邊的人,哪怕多次被徐華忽悠著一起叛教出逃!

不過,之後被他爹打的皮開肉綻自然不提。

巍巍山門之下,護教大陣已經打開了小口子,巨大的飛舟之上,一群築基期的冥天宮的弟子正在安靜的等待著。

為首的少女面容姣好,唇瓣鮮紅的如同血液一般,目光平視著前方,滿是深沉。

「這就是第一大魔教嗎?冥天宮多有不如!」

「相比底蘊,天宮還差了一些,不過,聖女殿下,只要將那小子搶來,不出百年,魔教必然以冥天宮為首!」

身後,頭髮花白的老者來到了少女的身邊,「所以,這次任務一定要成功!」

「這是自然!」女子點頭,洋溢著自信的笑容!

「他們來了,我們下去吧!」少女蓮步款款下了飛舟。

徐華帶著李放一群人看著為首的少女已經看呆了,他趕忙的從懷中掏出了天聖大陸美人圖,倒抽一口冷氣,「這樣的,才排名第十六位?」

徐華合上了手中的美人圖,一臉悲憤的看向了天空,「魔教誤我啊,十六名的玉仙子都長成這樣,排名第一的正道江臨月又是怎樣的禍國殃民啊,要是能進入正道,只是飽飽眼福也能滿足啊,哪像這天魔教,都是糙漢子啊!」

我一定要叛教,徐華再一次堅定了信心。 「這位就是徐師兄吧!果然是人中龍鳳,一表人才!」少女湊了上前。

「玉仙子,這是你吧!」徐華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將手中的美人圖遞到了玉仙子的面前。

身後的天魔教眾人頓時轉過了頭去,一副不認識此人的模樣,看小黃書就罷了,還讓當事人確認,這是怎樣的厚臉皮啊!

玉仙子眼角抽抽,剎那間她掩嘴輕笑:「徐師兄,在淑女面前看這樣的東西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畫出來不就是給人看的嗎?再說了,我腦子裡又沒想什麼齷齪的事!」徐華一臉無所謂的模樣。

玉仙子求助的看向了身後,這該死的直男,完全撩不動啊,這是人說的話嗎?

「加油,繼續撩!」頭髮花白的老者給了玉仙子一個鼓勵的眼神。

「師兄,我冥天宮遠道而來,是想要觀摩一下聖教,不如,您帶著師妹好好的參觀參觀!」

說著話,玉仙子笑眯眯的上前摟住了徐華的胳膊,在李放就要殺人的眼神之中,湊在他的耳邊輕聲的道。

「這…….」被這樣的美女摟著,徐華心中蕩漾了,他挺胸抬頭,看著左右眾人,高林,你的無名指可以剁了!

「師兄,有什麼問題嗎?」玉仙子身體癱軟在了徐華的身上。

「當然沒問題,不過,師妹,魔教有什麼好看的,不如仔細看看師兄我二十多年珍藏的寶貝,槍出如龍,一般人我可不給她看哦!」徐華蕩漾的道。

「咯咯,師兄,你真幽默!」玉仙子摟著徐華的胳膊就往巍峨的宮門之中走去。

「徐師兄,您可得好好的把握機會啊,我們聖女剛剛才退婚,現在可是待字閨中啊!」身後有冥天宮的人起鬨到。

玉仙子忍不住的想要點個贊,真是恰到好處的僚機。

心中正在得意的徐華頓時茫然,出了一身的冷汗,剎那間,如受驚的兔子一般從玉仙子的懷中掙脫而出,一臉驚恐的看著她。

「退婚?對象是不是某個小家族的弟子,本來是天才,但是最近變成了廢柴?」

「看來徐少主對我們聖女很關注啊,都知道的這麼清楚嗎?」冥天宮的老者得意的笑了起來,這樣看來,任務十有八九能夠完成啊!

可是另老者沒有想到的是,剛剛還在的徐華一瞬間就消失在了眼前,他們看到的只有掀起的煙塵和徐華那凄厲的吼叫。

「求求你們饒了我吧,都是套路啊,這下完了,真的要被打死了啊,教主你這糟老頭子,快點放我走啊,命運的車輪已經開始轉動了啊!這魔教快點散夥吧!」

「這…….」

所有人都傻眼了,玉仙子一臉的獃滯,長這麼大,第一次對自己容貌有了懷疑。

「嘭!」遠方傳來一聲轟鳴。

「讓各位見笑了,少主這幾天,腦子有點不好,李放,你還等什麼,還不帶著冥天宮的各位隨便走走!」

胡俐的聲音傳來,她的懷中夾著已經昏迷不醒的徐華,眾人這才從獃滯之中醒轉了過來。

「前輩,徐師兄,他沒事吧!」玉仙子還是想不通,這就是魔教第一天才,怎麼和外界傳言的完全不同,該死的鋼鐵直男,還是個神經病啊,這樣的人真的能夠振興魔道嗎?

「吃了葯就好了,不用擔心!」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胡俐無奈的笑了笑,李放在一邊咧嘴大笑的湊到了玉仙子的身邊!

……..

徐華揉著自己的額頭醒來,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猛地從床上跳了起來,慌忙的打開了衣櫃,將裡面的東西不斷的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

「該死的,不能拖下去了,小爺我就要死了啊,主角已經出世了,配角反派都要死了啊!」

胡俐靠在殿門前,一頭黑線的看著神神叨叨的徐華,這神經病,怎麼看到冥天宮的人後,病情開始加重了!

「少主,您到底想要幹什麼?」

「當然是走啊!」徐華理所當然的道,「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胡俐,看著你和本座這麼多年的份上,本座帶著你一起走,保證能在這劫數之中活下來!」

「少主,您還是老實的待著吧,您是出不去的!」

胡俐再也不像和神神叨叨的徐華廢話,一轉身,將殿門關閉,徐華無力的坐了下來,這下好了,直接就要完蛋了啊!

「徐師兄?您還好嗎?」外面傳來了玉仙子的聲音,她推開了殿門走了進來。

「別過來,離我遠點!」看見了玉仙子,徐華像是看見了鬼一般。

「師兄,師妹就這麼讓你討厭嗎?」

玉仙子梨花帶雨的看著徐華,緩緩地走到了徐華的身邊,楚楚動人的模樣恨不得立馬去保護她。

「紅粉骷髏,都是假的,命沒有什麼都沒有了啊!」徐華縮在牆角。

「師兄,師妹怎麼感覺您的寢殿有點熱啊?」玉仙子再次逼近!

「別過來,再過來我就,我就…..」徐華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劍,橫在了自己的胯下,「我就自殘!」

「你……..」

有那麼一瞬間,玉仙子就要忍不住的破口大罵了,這神經病是不是眼睛瞎了啊,自己是個美女啊,就這麼的對待自己?

還自殘,該不會喜歡男人吧!

「師兄,師妹就告辭了!」沒有辦法,玉仙子只好離開。

「呼!」徐華長長的鬆了口氣,「好險,差一點就萬劫不復了!」

…….

「不行,完全就撩不動,這神經病!」天魔教的客房之中,冥天宮的一群人湊在了一起,玉仙子滿臉的憤怒。

「殿下,不要生氣!」

「這就是魔教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嗎?這算什麼?笑話嗎?」有人不忿的道。

「確實是天才啊!」冥天宮的老者深深的嘆了口氣,「身具魔種,天魔之軀,當初的天魔教老祖也沒有這樣的天資!覺醒的那一天,整個魔界都在震動!當時我也感受到了,浩瀚如海的力量啊!」

「這樣的人物會老實的留在冥天宮中嗎?」

「怎麼不能,到時候把他關起來,把他的家人都搶來,殿下您再和他生幾個孩子,就不信他不留下來!」 以情挽婚 老者冷笑的道。

「既然撩不動,那就執行第二個計劃好了!」老者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冷冽。

「可以嗎?這可是天魔教之中!」玉仙子眼中有些擔憂。

「不得不拼了!」老者握緊了拳頭,「這是冥天宮最後能夠超越天魔教的機會了!都準備準備,半夜行動!」 黑夜漸漸的降臨,待在寢殿之中徐華昏昏欲睡,今晚是出不去了,胡俐已經把自己的路封死了!

就在此刻,徐華的寢殿之外,一群黑衣人出現在了窗戶之邊。

「查探過了嗎?」

「都查清楚了,沒人,迷魂香已經放進去了!」

他們小聲的交談,玉仙子那閃亮的瞳孔之中滿是攝人的光芒,這神經病,竟然敢這麼的對待自己,等到了冥天宮中,一定要狠狠的榨乾他!

「那就動手吧,你們在外面接應!」

玉仙子對著身後交代了幾句,翻身就鑽進了窗戶之中。

「你們是要帶我出去嗎?」

耳邊傳來的聲音差點讓玉仙子驚叫了起來,她看到了徐華那直勾勾的雙眸,驚駭的道:「你…….怎麼可能?」

迷魂香已經放進去了,金丹期的修士沒有解藥也承受不了啊,可是他為什麼還好好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