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這次你贏了,不過不要得意,總一天你會死的很難看」說完,花一步就要抱起趙信,但是被一旁眼疾手快的黑耀攔了下來。

「你們要帶趙信大人去哪裡?」

花一步聽后,冷冷一笑「趙信?還大人?別在這裡貓哭耗子了,信哥現在已經重傷,我們不打算讓讓他在這裡呆了,我們要離開」。

「那怎麼行」

「不可以」

柔和黑耀同時說話,兩人相視一眼,柔攔住花一步「趙信是我們妖族的軍師,你不可以帶走」。

「對,我一個族都是跟著大人來的,大人不能走」。

「不走?不走是你是想要這樣的大人,還是你要這樣沒準會傻掉的軍師?」花一步抬起了趙信的身體,言語極具尖酸,這一下兩人都沒有話說了。的確,趙信之所以能夠立足憑的不是他的實力,而是腦子,現在就算他血脈根源被廢,只要神魂不受損就沒事,但是事情往往都是事與願違發生的。

柔的態度立刻就軟了下來,低著頭「這件事是我造成的,我會負責的」。

花一步頓覺可笑「負責?你能負責的了嗎?羈妖來這裡看完之後都離開了,你認為你的實力比羈妖強嗎?還是你打算要動用你族氏的力量?」。

柔如驚弓之鳥一樣「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雖然知道你是在隱藏身份,不過我還真就看不上你的那個勢力」花一步一撇嘴,冷聲道。

這時,黑火走了出來「柔姐,你不要自責,這事也不全怪你,我相信你不會無緣無故動手的,趙信去你那裡做什麼了?」。

「……這個」柔的話語登時卡住了,欲言又止。

黑火催促道:「沒事有什麼說什麼,將事實說出來」。

「柔姑娘,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黑耀其實特別不想知道問題的答案,事情雖然是發生了,但是沒有人知道起因是什麼,所以黑耀其實還是有疑慮的,因為以趙信的實力沒有理由會被柔傷成這樣。當然他更忌憚的是趙信背後的勢力,因為當初趙信找到自己的時候就說過了,只不過自己當時並沒有問出來。在自己的地盤出了這麼一處事,如果那股自己不知道的勢力真的追究下來,事情需要有個承擔人,而這個承擔人自然就是柔了。自己不需要知道任何的經過,如果真的追究下來的話,全推給柔就可以了,但是現在黑火既然都已經問出來了,那麼自己要再不問的話意圖就太明顯了,所以只能去詢問。

「我也不太清楚,趙信來到我房間后就傻乎乎的盯著我看……我感覺有些不對勁……就就打了他」

「原來是個色鬼」黑火一下接過話題,冷冷的說了句,頓時引起了所有人一聲驚呼,不過還有一群人一副瞭然的模樣,而這群人就是之前在柔門口的那幫黑鬼族人,不過礙於面子,也沒有說出什麼話。(未完待續。) 「老闆對不起,對不起,真是對不起,剛剛去市裡辦事才回來。」

這40多歲的男人,和一群人跑到跟前,就先陪著笑臉道歉。

陳浩聽他說剛從市裡回來,再想想剛才那服務員,也曾經說過經理去市裡辦事。

就知道這男人,應該是麗水莊園的精力,可惜自己一點也不認識。

「老公,她真的是在喊你老闆。」蘇墨雪也不知情,光是吃驚的看了過來。

「哦小雪,事情是這樣的。」陳浩在嘴裡說著,也偷偷沖她使眼色,「我之前,在麗水莊園投過資。」

「所以他們現在,才喊我老公,明白怎麼回事了吧。」

「投資?哦這樣啊。」蘇墨雪猛吃驚的睜大眼睛,快速看爸爸一眼,就瞬間反應了過來。

她老公的樣貌,和陳豪的一模一樣,外面的人一直都認為老公是陳豪。

甚至包括她爸爸,也是這樣認為,根本都不知道陳浩是個假冒的丈夫。

「老公你看你,投資麗水莊園也不跟我說一聲,是不是怕我圖你的錢!」蘇墨雪偷偷拿眼睛瞄著爸爸,故意生氣道。

嘿嘿,小雪你真聰明,一點就透!

就是你這演技,不當演員可惜嘍!

「小雪看你說的,我投資麗水莊園就是小打小鬧,別人不說我圖你的錢就不錯了。」

「笨蛋呵呵,又哄我是不是,爸爸看你女婿,都瞞著我在外面投資!」

「行了行了,你倆在這兒鬧吧,我還有事走了。」

蘇爺無奈的嘆口氣,轉身朝停車場走過來,唉聲嘆氣的坐進了車裡。

陳浩看蘇爺開車走了人,他才稍微鬆口氣,摸上蘇墨雪腦袋笑了笑。

「小雪,今天來見你爸爸,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啊。」

「怎麼了嘛,還不是想給你個驚喜,哎對了老公你跟爸爸談的怎麼樣了?」

陳浩一聽,就知道小雪在問接手管理公司的事情。

「這個等會兒再說,我先辦件重要的事情。」陳浩沖她笑了笑,扭頭朝老男人看了過來。

「你,是麗水莊園的經理?」

「嗯對,老闆您有事儘管吩咐……嗯不對呀老闆,您認識我的啊。」

認識個毛線!

我是陳浩,又不是陳豪,認識你才怪!

「哦認識是認識,這不是出去瀟洒了兩年,有點眼生了嗎。」

「也對,老闆您名下這麼多產業,平時又不經常過來,我最近有點發福,不認識也正常。」

豪門婚纏之老公求複合 「行了,我不在東南市這兩年,現在是不是應該把這個給你了。」陳浩隨口說著,從褲兜裡頭掏出錢包,把銀行卡拿了出來。

這時,麗水莊園經理愣了下,才恍然反應過來雙手接過銀行卡,拿手機把銀行賬號拍下來。

又恭恭敬敬的,把銀行卡給遞了過來。

陳浩沒有說話,光是把銀行卡裝回錢包裡頭,才強忍著笑意點了點頭。

「這還差不多,挺懂事的,接下來知道該怎麼辦了吧。」

「知道知道。」經理滿臉賠笑道。

「老闆別誤會,您前兩年不是一直失蹤嗎,所以這莊園分紅就沒打。」

「老闆您放心,我馬上就去安排財務,把這兩年起欠您的分紅,一起給打到卡里。」

「好,那快去辦吧。」陳浩故意一本正經道。

「是老闆。」經理恭敬的點頭時,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扭頭看了看身後的一群員工。

「老闆,您平時跟夫人不經常過來,今天好不容易過來一次,要不要去會議室給大家說兩句?」

「說兩句就算了,以後有的是機會,咱們注重實幹,不弄那些虛的。」

「也對也對,老闆您說的對,那……」

「哎,別這啊那啊的了,趕緊去忙吧,我跟我們家小雪還有事。」

陳浩話音落地,就沖蘇墨雪使了個眼色,拽上她胳膊快步朝大門口走了過來。

根本都沒給麗水莊園的經理,開口說話的機會。

只是眼下,蘇墨雪挽著陳浩胳膊,走在這麗水莊園的小路上,看老公捂著心口大喘氣,就一個沒忍住噗嗤樂了出來。

「笨蛋呵呵,裝的還挺像,連我都要相信了!」

「小雪你還笑,我剛才都差點沒給緊張死。」

「緊張什麼嘛,又白白撿一個麗水莊園,高興才對啊。」

「高興什麼啊,我就是個假冒的,麗水莊園又不是我的,說瞎話心虛知道嗎。」

「心虛嗎?老公我看你一點都不心虛,都知道給人經理銀行卡呢。」

「哎哎哎小雪,不帶你這樣刺激老公的吧,送上門的錢不要,我傻啊我。」

「老公,你是想要麗水莊園的錢,還是怕別人識破你是假冒的?」

陳浩猛聽到這兒,就光是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麼。

他原本吧,真沒想要麗水莊園的分紅,反正自己都有盛世豪放,還有酒店的分紅了。

一個月啥事不幹,都能給自己打款1000多萬。

可問題是,所有人都知道陳豪,就是個徹徹底底的小人,他要不給麗水莊園要分紅。

弄不好,自己這身份就得暴露。

「哈這事兒弄的,過來跟老丈人吃個飯,竟然白白撿了一個莊園。」

「那老公,你知道這個莊園的價值嗎?」

「管他價值呢,反正是白撿來的,只要不倒貼錢就成。」

「倒貼錢?老公你可真有想象力,回頭等麗水莊園把這兩年的分工打你卡上,肯定會大吃一驚的。」

「吃什麼驚,我現在就想吃你,哎對了小雪你看天也不早了,要不咱們回家?」

陳浩話音落地,就拿眼睛看著蘇墨雪,一個勁兒的故意壞笑。

昨天才剛跟蘇墨雪入了洞房,現在眼瞅天要黑下來,心裡就忍不住的一陣陣痒痒。

小雪這身材,臉蛋兒,真是迷人的要命!

陳浩也說不出來,蘇墨雪到底漂亮在那裡,但就是感覺特別漂亮,光是看一眼都感覺渾身舒服。

但與此同時,門童也把車開到了他倆跟前。

陳浩幫蘇墨雪打開車門,等蘇墨雪坐進車裡,就開上新給她買的法拉利,直接朝家裡開了過來。

兩人一路上,只是在閑聊。

十多分鐘后,陳浩鬆開油門,踩上剎車停在家門口,天色也徹底黑了下來。

「老婆大人,咱是不是該睡覺了!」陳浩鬆開方向盤,朝副駕駛壞笑了過來。 人群開始退讓了,很快就瑟縮出了一條僅容一人通過的縫隙。

白大爺鼻孔出著氣,冷哼了一聲,然後大步流星地穿過縫隙。

不過他心中反倒是略鬆了幾分,眼前這些丫鬟婆子們干出這樣的事情,固然是可惡無比,但她們終究還是知道尊卑,曉得懼怕的。

如此哪怕是其餘的幾十號人,都去堵了他的秉正院,那也只是一幫聲勢比眼前再浩大些的烏合之眾罷了。

這般想著,白大爺雖然沒有放緩腳步,但心中卻覺得自己這不斷交替前行的雙腿好像是輕快了不少。

大夫人一臉漠然地看著白大爺的背影,漸漸消失在晚霞里。

婚情薄,前夫太野蠻 她不得不承認,他也算是個好父親,只可惜心卻長偏了。

這時,一動不動的大夫人突然道:「你們所求的,本夫人這暫時沒有。」

此話一落,院門外原本瑟縮著,跪拜著又或者是乞求著的丫鬟婆子們瞬間齊刷刷頓住,即便大夫人並沒有多看她們一眼,但是她們很清楚大夫人這話就是說給她們聽的。

於是有人便道:「大夫人,何苦哄騙婢子們,您手裡明明就是有這葯的,昨日您不還打算救治藍熏她們嗎?還有今日不也給十三小姐送了一瓶,怎麼輪到婢子們就偏偏要挨這苦痛?婢子們也是人啊!」

又有人附和道:「是啊,是啊……還有九小姐那兒也是……」

大夫人收回遠眺的目光:「你們所說的,本夫人都不否認,那是因為本夫人沒有欺騙你們的必要。」

「說了暫時沒有,那便是沒有,何況……」

大夫人頓了頓,而後眼帶戲謔地看向眾人:「……何況,你們覺得這葯散很便宜嗎?」

看到門口的眾人,一個個都神色大變,大夫人心中就莫名覺得好笑,她有些不明白這些丫鬟婆子難道是覺得,她是個頂慈悲的人嗎? 重生之寵你不夠 有難就救?若是這樣的話,她們也不必苦挨過了之後才來呀。

「你們當中,可有身價超過了二十兩的?有嗎?」,她笑著問道。

丫鬟婆子們早已是不安起來,大夫人如此質問之下,她們更是忍不住面面相覷。

大夫人此時繼續說道:「你們光是知道本夫人有葯,是啊,是有過,但是那也是真金白銀購來的,平日里都要二十兩一瓶,你們服得起嗎?更遑論今日……你們見到的送去給九小姐和十三小姐的,可是幾倍於平日的價格,三瓶兩百兩!」

眾人一片嘩然,他們心裡清楚,大夫人沒有欺騙她們的必要!

很多時候,很難說清楚是命重要還是錢重要。

但有個殘忍的規律便是:越是積貧的時候,人命就越是低賤,錢財會完全凌駕在生命之上;而富有的人,就相對將財富會看得比較淡一些,至少在危及生命時,大抵是如此的。

大夫人眼中無足輕重的數字,在她們的眼中那就不啻為晴天霹靂了。

她們的身體出了問題,別指望白家會盡心盡責為她們尋醫問葯。

賣了身的奴才,就是個物件。

一個碗打破了,若是修的成本夠再買好幾個碗,那為何要去修?

若她們只是尋常的小毛病,主家照看了也就是了,但若是代價到了一定程度,為何不換一批人?

她們從簽下賣身契的那一刻開始,命就不是自己的了,是去是留,主家說了算。

此時,大夫人身後已經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致寧院有許多的下人,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們一個個都聚在了大夫人的身後,無形之中好似是與院門口的這十幾個丫鬟婆子形成了對峙。

她們也同情她們,但是她們更憂心大夫人的安危。

不過她們的憂心其實是有些多餘的,沒過一會兒,院門口最先開口的那個延鶴堂的丫鬟朝著大夫人又拜了拜之後,就開始起身了。

她身邊的其他人,也漸漸地有樣學樣。

每個人的臉上此刻都布滿了絕望,比賣身時還要深的絕望。

她們漸漸轉身,漸漸離開,如一群行屍走肉。

自然還是命重要吧,只是當錢財過於匱乏的時候,命就賤了,賤到一條命還不值一瓶葯。

重要,但是無能無力……

大夫人的目光由俯視一點點再次變成了遠眺。

但這一次,她突然開口道:「你們有沒有想過,這葯其實是害不死人的?這葯發作,你們能挨過第一次,自然也能挨過第二次,如果說發作的時間比一次長,發作的癥狀也一次比一次輕,那時日漸長之後,是不是就能徹底擺脫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