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天山不知道控制了四神獸沒有,就算沒有控制,鬼仆有白虎獸,他們很容易就可以撕裂空間,來到江南城,估計會在我們之前來到江南城。」葉雄急道。

「江南王說得沒錯,咱們事不宜遲,馬上趕往江南城。」愛羅莎說道。

「南帝,咱們從這裡去江南城,最快要多少?」葉雄問。

「南域皇城有通往江南城的傳送陣,現在咱們回皇城,最快也要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希望段天山沒那麼快吧!」

葉雄心急如焚,帶著五靈跟愛羅莎,急匆匆地趕往江南城。

至於葉蛾,她沒有金丹實力,速度太快,葉雄自然不能將她帶在身上。

……

得知命令之後,何夢姬馬上將江南城最重要的人物,全都聚集起來。

慕容如音,鳳凰,朱雀,唐寧,孤月,水月,阮玫瑰,等等。

「鳳凰,你帶她們去地宮隱匿禁制裡面躲起來;心怡,玫瑰,你跟我,血屠,無情出去迎戰,如果段天山來襲,咱們先擋一會,等阿雄回來;何夢姬,你聯繫周圍盟友,看看有沒有人第一時間過來支援。」幽冥有條不紊地安排著。

一行人各自領命,正準備分頭行動。

正在這時候,突然半空之中,傳來一聲長長的虎嘯之聲。

「不好,白虎獸要撕裂空間,段天山過來了,快。」何夢姬大急。

當下,鳳凰帶著一群實力弱的人,進入地宮,剩下實力強的修士紛紛衝天而起來,來到半空之中。

此時,半空之中,一道空間裂縫突然出現,從裡面湧出一片魔雲。

(本章完) 魔元範圍非常廣,很快就將整個江南城籠罩在黑雲之下。

此時的魔雲之中,傳出一道熟悉的聲音。

「江南王,快出來受死。」

黑雲之中,飛出二十幾道身穿黑袍的人影,為首的正是段天山。

幽冥帶著人,迎頭而上,落到半空之中。

「段天山,我正四處找你,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送死。」幽冥冷冷地說道。

「送死?」

段天山大笑起來。「金山寺的下場你不可能不知道,連你曾經的老相好都死在我手裡,你憑什麼殺我?」

「你嘴巴放乾淨一點,我跟段成安沒有任何關係。」幽冥喝道。

金山上人的死,她雖然很失落,也非常痛心,但是並沒有想象之中那麼痛苦。

經過幾百年的時候,該淡的始終會淡。

她很感謝金山上人,感謝他給自己重生的機會,但是,僅此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東西。

「我可憐的弟弟,如果聽到這樣的話,肯定會死不瞑目的。」段天山嘆息。

「廢話少說,今天咱們就將當初的賬,好好地算一算。」

幽冥嬌喝一聲,一劍劈出。

一道浩蕩的冰寒劍芒,橫亘天宇,宏大到讓人震驚的地步,朝段天山斬去。

她的境界雖然只是金丹巔峰,但是實戰力已經遠非一般的半步元嬰能相比的。

「如此程度的攻擊,也想傷我,真是笑話。」

段天山一掌拍出,魔元滾滾,整個天空都是那無窮的力量。

那幾乎能將蒼穹斬成兩截的一劍,直接被滾滾的魔元吞噬,不見蹤影。

幽冥臉色微變,她無法相像,段天山的實力,居然強悍到這種地步。

「幽冥,我來助你。」

楊心怡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幽冥面前,跟她站在一起。

「好,咱們合兩人之力對付他。」幽冥點了點頭。

兩人同時出手,兩鼓恐怖之極的冰寒之氣,朝段天山涌去。

名門契約 寒氣所過之處,化氣成冰,隔著十公里,都能感受到寒流。極寒帶到了氣候,周圍頓時溫度急促下降,天空下起了雪,地面被冰封。

整個天地之間,前一刻還是艷陽高照,下一刻就變成了冰天雪地。

楊心怡身體之內,傳承的是幽冥修鍊過的境界,所以戰力也非常強,除了實戰經驗比較差一點之外,真正的實力,比起半步元嬰都不差。

兩人同時出手,相當於兩個半步元嬰出事,威勢自然不容小覷。

面對聯手,段天山巋然不懼,只見他右手突然出現了一面小小的令旗。

令旗十分奇怪,上面刻著四種神獸的圖騰,看起來栩栩如生。

在令旗上面,寫著兩個大字:四象。

「來得好,正好讓你們兩個來祭一祭我新的四象神獸陣。」

令旗脫手而出,懸浮在半空之中。

段天山一道道奇怪的符文,進入那令旗之處,下一刻,令旗光芒大盛。

四道驚天動地的獸吼之聲從令旗之中傳出來,緊接著,四束光從令旗之中射出來,照在半空。

四隻龐然巨獸突然出現在半空之中,仰天長嘯,霸氣絕倫。

這就是神獸始祖的威能,周圍一百公里之內,所有凶獸全都匍匐在地,瑟瑟發抖,朝聲拜。

江南城下的人,看著頭頂之上,那四隻神獸始祖,嚇得喃喃說不出話來。

一隻神獸始祖實力相當於一名半步元嬰,四隻聯合在一起,還布成四象陣,天地之間,還有人能打敗他嗎?

所有的人,心裡一陣悲涼,心想今天江南城是保不住了。

人群之中,何夢姬,慕容如音跟朱雀一行,並沒有逃進地宮。

大家都知道,江南城是她們的根本,如果江南城被毀,那就意味著幽冥跟楊心怡她們殞落了,她們又怎麼能苟活下去。

「血屠,無情,把剩下的人殺了。」幽冥大聲喝道。

「是,夫人。」

血屠當下祭出鋸牙大刀,氣勢洶洶地朝鬼仆殺去。

另一邊,無情朝易夫人攻去,他知道此女是段天山的夫人,只要將她抓住,就能讓段天山投鼠忌器,到時候就能為楊心怡跟幽冥分擔壓力。

「保護夫人。」

十幾名魔衛紛紛出手,朝無情攻去,大戰終於陷入混戰之中。

「保護夫人,等我將這兩個娘們殺了,再跟他們算賬,四象出擊!」

四大神獸咆號起來,青龍始祖跟白虎始祖朝幽冥攻去,朱雀始祖跟玄武始祖朝楊心怡攻去。

四大神獸的威力何等厲害,兩人頓時就陷入艱苦的應付之中。

幽冥手中的幽冥劍,不斷地斬出滔天劍芒,但是那神獸的防禦力,比她想像之中還要恐怖。那幾乎能將虛空都劈開兩半的劍芒,僅僅能在神獸身上斬下兩道傷痕。不致命,更加激怒了他們。

「幽冥,你沒想到自己會有今天吧?」段天山得意地大笑:「等殺了你們,我再去找江南王算賬,到時候我就可以一統五界了。」

「自古魔不勝道,想征服五界,做你的春秋大夢。」幽冥怒喝。

我就讓你看看,我是不是做夢。

段天山身上湧起可怕的氣勢,趁著幽冥疲於應付白虎始祖跟青龍始祖的時候,一招偷襲。

轟!

幽冥的身體就像流星,被從萬里高空轟下,撞落地上,頓時山崩地裂。

哇!

幽冥嘴裡噴出一口血,再次衝天而起,落到半空之中。

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頭 此時的她,披頭散髮,樣子說不出的難看。

「段天山,今天哪怕是死,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幽冥咬牙切齒,雙眼赤紅。

轉世借體重修,她為的就是有一天能找到段天山報當年之仇,但是現在,她不但報不了仇,反而遠遠不是對手。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她暗暗決定,哪怕自爆金丹,也絕對不會讓他好過。

正在她思索之間,段天山跟兩大神獸,以三角之勢,再次朝她洶湧而來。

幽冥應付起來,手中的幽冥劍,劍氣縱橫,滿天生耀,苦苦掙扎。

轟!

青龍始祖尾巴,狠狠甩在她的身上,將她擊出幾公里。

幽冥還沒反應過來,段天山如影而至,趁虛而入,狠狠一掌,轟在她的身體。

再一次,她的身體如同流星一樣,撞落地上。

場外,一片悲哀!

所有人都能看出來,段天山收服了四大神獸始祖,已經如虎添翼,幽冥根本就不是對手。

另一邊,楊心怡也敵不過玄武始祖跟朱雀始祖,被擊落地上,在大地上撞出一個巨大的天坑。

「江南王呢,他怎麼不出來,要當縮頭烏龜嗎?」段天山得意地大叫起來。

(本章完) 「段天山,你只敢趁我們城主不在的時候偷襲,你有種等他回來再戰,偷偷摸摸,你才是一個儒夫。」一道女人的聲音突然傳來。

「大膽,何人膽敢如此說我?」段天山目光穿透下面層層人群,落到何夢姬身上。「區區築基巔峰的修士,也敢對我說這樣的話,你不怕死嗎?」

「我說的只是實話而已,你有種等我們城主回來。」

面對滔天的氣勢,何夢姬巋然不懼。

「沒錯,段天山,你有種等我們城主回來。」

「儒夫,儒夫……」

場外的人大聲尖叫起來,叫聲喧天。

段天山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好,我就等江南王回來,到時候我當著你們的面,把他狠狠地幹掉,讓你們親眼看著,我是怎麼殺死他的。」

何夢姬深吸了一口氣,沒想到自己賭對了。

整個江南城之中,已經沒有人是段天山的對手,再打下去,只會讓越來越多的人傷亡。

段天山作為魔神王,肯定十分傲氣,現在又突破到半步元嬰,肯定想讓所有人知道他的厲害。她就是抓住他這個特點,使用激將法,沒想到還真是湊效了。

「但是,江南王來之前,她們兩個,必須死。」

段天山不是傻子,如果讓江南王回來,加上幽冥,還有楊心怡,那怕他再厲害,也不一定能戰勝。

把這兩個女的殺了,就等於削江南王的兩條手臂,到時候沒人相助,他必死無疑。

幽冥跟楊心怡站在一起,兩女都不同程度地受了傷。

血屠跟無情無瑕管他們,當下兩女情況非常危急。

另一邊,冷血貼身在易夫人面前,一直都在察看著情況。

此時見楊心怡跟幽冥處在危險之中,她十分焦急。

她看了眼身邊的易夫人,頓時有些為難。

當初在魔神殿的時候,她因一念之差,沒有抓易夫人,被易夫人抓住楊小喬,威脅江南王,最後江南王被迫釋放出白虎始祖。 恰似我還愛你 接下來,她親眼見到段天山一步步強大,滅了金山寺的手段十分殘忍,如果讓他成為五界之王,到時候不知道有多少的人受到牽連。

只要將易夫人控制住,就可以威脅段天山,等江南王回來了。

眼見楊心怡跟幽冥教主越來越危險,她終於鼓起勇氣,將刀架在易夫人的脖子之上。

易夫人的目光一直都在戰場上,哪曾想到會有人威脅自己,只感覺脖子一寒,目光震驚地望著冷血。

「冷血,你幹什麼?」易夫人怒道。

「夫人,對不起。」冷血不敢正視她的目光,怕自己會心軟下來。「段天山,你給我住手,再不住手的話,就別怪我殺了你的夫人。」

此言一場,場上一片嘩然。

誰也想不到,在這種關鍵的時候,魔界之中會有人倒戈相向。

「冷血,快住你,你在幹什麼?」血酬怒道。

冷血沒有理會自己父親的喝問,把刀架在易夫人的脖子上,盯著段天山:「快住手。」

段天山臉色陰冷起來,殺氣大盛:「冷血,夫人待你不薄,你還如此對她,還是人嗎?」

「夫人待我不薄,這話不假,但是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五界落下你們手中,生死塗炭。」

「我統一五界,有什麼不好?現在的五界就像一盤散沙一樣,如果我統一之後,肯定會整頓,到時候反而更加太平……現在的五界之所以這麼亂,就是因為各自為政,誰也不服誰。」

「就算真要統一五界,那個人也不是你,金山上人可以,南域老祖可以,江南王可以,就是你不可以,因為你就是一個鄶子手。」冷血喝道。

鬼婚難纏:我的兇勐老公 段天山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目光炯炯地盯著她:「你是江南王的卧底?」

「可以這麼說。」冷血點頭。

此言一出,場下又是一片嘩然。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