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住手!」

「林逸,有話好說啊!」

胡術,胡泰扯著嗓子焦急萬分的尖叫道。

他們二人修行多年,活著不易,自然不想要輕易死去,而且,林逸在跟他們動手的時候,可沒有任何的靈氣波動,也就是說單憑一拳之力,便破掉了他們兄弟二人的陰陽訣。

那林逸的力量該恐怖到什麼地步啊?

最少,這等力量遠遠不是他們兄弟二人能夠擋住的。

「哼哼,現在求饒是不是晚了一點呢?下輩子把眼睛放亮一點,有些人註定是你們招惹不起的存在!」

林逸獰笑,速度驟然加快,猶如鬼魅幻影一般驟然從胡術,胡泰,二人中間沖了出去。

「咔擦!」

兩道悶響聲驟然響起。

林逸背對著胡術,胡泰二人,宛如死神一般,靜靜的站在原地。

在他面前的胡家子弟,一個個卻宛如見到了魔神一般驚悚不安。 而後。

在所有人的瞳孔開始慢慢的放大。

只見,在他們漆黑驚恐的眸子里,胡術跟胡泰的腦袋開始慢慢的朝著兩側歪去。

「被……捏斷了脖子嗎?」

眾人面色蒼白,驚恐十萬分,腦海里忍不住浮現出了這個年頭。

下一秒。

西西里島的風 胡術,胡泰,這兩位胡家的老祖便在眾人近乎要瘋掉的視線中,慢慢朝著地面倒去,猶如風化的兩根木頭一般。

「砰砰!!!」

兩聲悶響,把胡家子弟嚇的身體一抖,急忙朝著後方倒退開來。

「林,林少……」

胡青雲盯著林逸,全身顫抖,連說話都不利索了,他怕了,胡家的兩位老祖聯手都不是林逸的對手,指望他跟現在胡家倖存的蝦兵蟹將,恐怕連林逸的一拳都擋不住吧!

「啊!!!!是誰?是誰殺了蝰蛇?老夫要把他碎屍萬段!」

突然,一道宛如天雷一般的咆哮驟然在虛空之上滾滾蕩蕩響起。

林逸聞言,咧嘴邪魅一笑,低聲呢喃到:「小紅,聽到了嘛?那大猩猩在叫喚了,他現在應該很憤怒吧!你放心,等會兒我會親手把他斬了。」

「林少,那是奎山道人的怒吼,要不,要不我們還是趕緊走吧!否則,等會兒他過來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胡青雲盯著林逸緊張的勸說道,在他看來,胡家殺了蝰蛇,跟奎山道人之間那可是死仇啊!

而林逸又吞噬了血珀珠,一旦那奎山道人沖了過來,林逸也未必能夠活下去。

「走?我為什麼要走?」

林逸詭異一笑,而後,也猛的揚天發出了一聲咆哮:「奎山,爺爺在此!!!」

可怕的聲音就像是隆隆戰車一般劃過虛空,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感覺。

胡青雲一聽,頓時面色大變,焦急的咆哮道:「林逸,你瘋了嘛?奎山過來,我們都會死的。」

「聒噪!」

林逸眉頭一皺,身形一晃,瞬間出現在了胡青雲的面前。

胡青雲見狀面色大變,抬手便準備抵擋林逸,只可惜,他的速度,力量,跟現在的林逸相比,都差十萬八千里,胡青雲的手臂才剛剛舉起,林逸的拳頭就已經落在了他的咽喉上。

「咔擦!」

一聲脆響。

威名赫赫,在崑崙虛內堪稱是絕頂強者的胡青雲,便眼睛一瞪,宛如一截腐朽的木頭慢慢朝著後方倒下,濺起了一堆灰塵之後,徹底死在了這七彩毒瘴內。

此時,天地間狂風肆虐,殺機宛如汪洋大海一般,充斥著整片天空,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可怕感覺。

不少胡家子弟都無法承受奎山道人的可怕威壓,一個個被嚇的全身顫抖,直接跪在了地上。

更有一些修為比較弱小的人,在奎山道人這恐怖絕倫的氣息之下,直接發瘋了一樣朝著四周逃竄。

只可惜。

周圍全部都是可怕到了極致的毒蟲。

他們剛剛衝出去沒有多遠,一個個便被毒蟲噬戮一空,成為一具具白骨重重的倒在了厚厚的落葉之上。

與此同時,其他在尋找血珀珠的強者,也紛紛朝著林逸所在的方位急速而來。

實在是奎山道人的實力太過渾厚,那一聲咆哮,簡直可以傳出數百里。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宛如蓋世魔神一般的奎山道人便帶著可怕的殺機,直接降落在了山頂之上。

當看到林逸的時候,奎山道人不禁眼睛一瞪,驚訝的冷笑道:「你竟然還沒死?」

「呵呵,沒辦法啊!我的命大,不過你今天可就難逃一死了啊!」

林逸盯著恐怖絕倫的奎山道人冷冷的獰笑道,而後軒轅劍驟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心劍也瞬間進入軒轅劍之中,使得軒轅劍上出現了一層宛如仙焰一般的東西在跳躍,給人一種詭異到了極致的感覺。

奎山道人一看,林逸竟然敢拿起武器迎戰他,不禁怒極而笑到:「你們這些螻蟻可真是有意思啊!道人我翻手就可以斬殺的東西,也敢跟我叫囂?」

話落。

那缺了一角的八卦陣盤就猛的朝著林逸飛了過去。

「呼……」

勁風激蕩,天地間一片恐怖的景象,彷彿奎山道人這一擊,吸走了這一方天地間內所有的靈氣一般,帶起一股呼呼的風聲朝著林逸而去。

「給老子開!荒天劍法!」

林逸眼眸一亮口中發出一聲爆喝,軒轅劍上驟然釋放出恐怖到了極致的殺機,一劍朝著那八卦陣盤斬了過去。

一劍光寒十九洲,劍氣縱橫三萬里。

這一劍,是林逸超強發揮的一劍。

這一劍,也同樣是林逸目前能夠爆發出來最恐怖的一劍。

劍出,天地間閃現。

劍出,日月光,凄凄慘慘。

這劍彷彿就是撕裂混沌的神光一般,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感覺。

數千米之外,急速趕來的那些強者,在看到這刺目劍光的一瞬間,竟然有種雙目灼痛的感覺。

可見這一劍的偉力是何等的驚人。

便是奎山道人這位縱橫無垠森林數百年的超級強者,此時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這小,為什麼能夠爆發出這麼恐怖的攻擊?」

奎山道人神情緊張的呢喃到。

而後。

萬眾矚目之下。

可怕到了極致的劍光,狠狠的跟八卦陣盤撞在了一起。

八卦陣盤上攜帶的滔天威壓,在這犀利的劍光之下,竟然連絲毫抵擋的能力都沒有,就直接被犀利無匹的劍光撕裂,而後狠狠的斬了八卦陣盤之上。

「嘩……啦啦。」

一道刺耳的聲音驟然響起。

天地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每個人都感覺自己的背心一涼,有種亡魂俱冒的感覺。

奎山道人作為無垠森林內的頂級強者,他的法寶那威力,材質,自然都是一等一的,傳聞,曾經有人拿一件真正的仙器想要換取他的八卦陣盤,結果,奎山道人直接決絕了,還把對方臭罵了一頓。

可見這八卦陣盤是何等的珍貴逆天啊!

可現在。

這威名赫赫的法寶,竟然被林逸一劍從中間劃開了,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奎山道人一看,也愣住了,隨後,怒火,殺機,就像是滔天的海浪一般,瞬間淹沒了這一方天地。

「砰砰!!!」

數名胡家的子弟無法承受如此恐怖的威壓,怒火,竟然當場宛如鞭炮一般炸開。

鮮血,內臟,瞬間散落一地,使得整座山頭宛如人間地獄一般,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感覺。

「小子,你竟然敢毀了老子的至寶?」

奎山道人盯著林逸,咬著槽牙,憤怒的咆哮道,那猙獰的樣子,彷彿恨不得一口直接把林逸吞入腹中一般。

林逸聞言,咧嘴不屑一笑,那神情彷彿聽到了什麼極為好笑的笑話一般,輕蔑的嘲諷道:「斬了你的陣盤算什麼?今天,老子還要斬下你的腦袋!」

「什麼?」

周圍趕來的強者一聽,一個個都是一臉震驚,驚恐的看向了林逸。

1號鮮妻:宮少,別硬來 區區一個天龍之境的小子,竟然敢妄言要斬奎山道人這等超越地仙之境的絕世強者?

「瑪德,這小子是不是得了失心瘋啊?」

「可不是,天龍之境的修為,能夠破開奎山道人的陣盤,已經算是驚駭世俗了。」

「就是,剛剛哪一擊,恐怕他都是拼盡全力了,現在焉敢妄言斬殺奎山道人?」

一名名絕世強者紛紛一臉不屑的嘲諷道。

便是奎山道人自己一聽,都忍不住怒極而笑了起來,他成名的時候,林逸還不知道在哪裡呢,可現在倒好,他竟然被林逸這麼一個不過是天龍之境的小子給威脅了,這簡直讓他無法接受啊!

「小子,你是我這些年見過最狂妄的一個,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痛快死去的。」

話落。

奎山道人那宛如參天大樹一般粗壯的雙腿用力在地上一蹬,轟!山搖地動,簡直猶如地震一般可怕。

在眾人驚悚的目光中,奎山道人那龐大的軀體瞬間就到了林逸的上空,遮天蔽日,使得天空在這一刻都彷彿暗淡了下去一般。

那蒲扇一般大小的手掌上,也閃爍著噼里啪啦的電光,攜帶著雷霆萬鈞之勢朝著林逸的腦袋上拍了下去。

「我的天,這奎山道人成名多年果然恐怖啊!」

「可不是,這一掌的偉力簡直驚人了,便是我也未必能夠接住啊!」

「哼哼,非地仙之境強者,不足以接下奎山道人這一擊啊!」

馬上就有幾名氣息綿長,神態恐怖的強者,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

奎山道人成名太久,在加上那超越地仙之境的可怕實力,以至於在整個無垠森林之中跟本就沒人敢跟他作對,所以,人們都已經很長時間不曾見過奎山道人出手,都知道他的實力滔天,都知道他的境界恐怖絕倫。

可是卻沒人想到,他的實力竟然恐怖如斯,一掌便可以橫掃地仙之境的強者了啊!

可下一秒。

讓眾人更加驚悚的事情了出現了。

只見林逸竟然收起了軒轅劍,抬頭對著天空轟了一拳。

「瑪德,這小子是不是瘋了啊?竟然敢跟奎山道人硬砰?」

「我看多半是被嚇傻了啊!奎山那可是成名多年的前輩,豈是他區區一個毛頭小子能夠招惹的?」

「呵呵,我看這一次他就應該會死在奎山道人的手下了啊!」

一名名強者紛紛一臉鄙夷嘲諷的盯著林逸冷笑道。

實在是林逸的行為在他們的眼裡太過不自量力了,二者之間的境界差距就已經大到了一個離譜的境界,這實力就更不用多說了,奎山道人成名多年,威名赫赫。

而他林逸呢?只是人皇榜上的一個小角色,如何能夠跟奎山道人相比?

可以說,在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看好林逸。

便是奎山道人都忍不住鼻腔中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蚍蜉撼樹,你可真是有膽色啊!」

「哼!你的屁話很多!?」

林逸冷哼一聲,打出去的拳頭在這一刻,驟然釋放出了恐怖絕倫的力量,天帝拳也在瞬間疊加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同時,心劍也悄然入住林逸的手臂,使得他的手臂簡直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劍一般,散發著一股恐怖到了極致的偉力。

千分之一個呼吸之後。

林逸那鋒芒畢露的拳頭跟奎山道人那恐怖到了極致的拳頭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轟!!!!」

虛空激蕩,宛如要塌陷了一般。

同時,一股狂暴到了極致的力量也宛如蘑菇雲一般快速的朝著四周擴散。

「砰砰!!!」

山頂之上,那些胡家的子弟,此時在這肆意的能量之下,簡直就像是炸彈一般快速炸開,鮮血四濺,恐怖絕倫。

那視覺衝擊,簡直恐怖到了極致,讓人有種跌入地獄一般的可怕感覺。

五零的平凡生活 便是千米之外的強者,此時都是勁風撲面而來,宛如站在颶風之中一般可怕惶恐。

不少強者,甚至只能動用手段,擊潰面前颶風的干擾。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