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骨頭癢了,那我宋坤就幫你好好的修理一下!」那聲音的主人,對於羅無生的話,有些動怒。

一道狂雷,一個高速彈射,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其中的靈威,不是很強大,只是相當於一般的化元境初期巔峰,估計是怕一招,將羅無生給滅殺了。

其實更多的是,不認為羅無生能抵擋他的這一招。

不過,羅無生神色淡然,五指一個緊握,凝聚十成毀滅武道,就將那狂雷給轟碎了開來。

可是這一轟碎,一個身形如球的男子,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五指雷光閃耀,猶如雷蟒巨口,向著羅無生的脖子抓去。

這速度之快,讓羅無生雙眼有些一凝。

但只是一凝而已,沒有絲毫的擔心害怕。

背後隱約龍形浮現,拳頭化龍首,一拳轟在那雷蟒巨口上。

「給我退!」

羅無生一聲霸氣凜然,體內一股巨力而出,將那雷蟒巨口轟爆開來。

那身形如球男子,面色一驚,一個真魂境初期的武者,居然有如此實力,強大的衝擊,讓他腳向後退了一步。

這一退,讓他心中憤怒,想要施展出更加強大的攻擊,再次出手。

可是還沒有等他穩住身形,四周滾滾的冰焰狂雷,一個洶湧狂嘯,將他包圍在中間。 姜雲卿明白君璟墨的擔心,朝著他道:

「放心吧,我不會拿自己冒險。」

怕他擔心,姜雲卿道:

「你別忘了,我們體內有牽絲蠱為引,你也能感覺到我在裡面的情況,我盡量快一些出來。」

當初在言越弄下的水鏡之中,他們忘卻了前塵記憶,忘記了彼此的身份,可體內的蠱蟲卻不受影響,甚至依舊能夠彼此感應到對方的存在,知曉對方的安危生死。

姜雲卿也因此破了水鏡的迷障,記起了以前的事情。

萬古帝尊 君璟墨感覺著腕間蟄伏的蠱蟲,心中這才放鬆了一些,朝著姜雲卿點點頭:「好。」

姜雲卿不是拖沓之人,而且他們如今時間本就緊張,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讓她浪費。

所以她安撫了君璟墨后,又與言越他們交代了幾句,就再次祭出金蓮,將她自己包裹在其中,然後轉身進了結界之中。

那結界之門閃爍了片刻,便消失在了石壁之上,從外間看去就像是從未出現過一眼。

而君璟墨則是直接盤膝,在那結界前不遠的地方坐了下來,竟是就那般修鍊了起來。

言越見狀讓張集等人在四周守著,而他也是坐在一旁,眼巴巴的瞧著結界的方向,等著姜雲卿出來。

……

姜雲卿踏入結界之後,只覺得腦海里有輕微的眩暈。

只是一瞬,那感覺便快速褪去,她整個人都恢復了清明。

等身下站定之後,姜雲卿才抬頭朝著四周望去。

戰國大召喚 剛才她進來的時候因為掛心著外面的人,所以只是匆匆掃了一眼就快速出去,這次再進來朝著四周仔細打量之時,姜雲卿才發現,這結界之中遠比她之前看到的還要大。

除了極為醒目的兩座竹樓,還有湖泊之外,附近還有一些田地,不遠處甚至還有一小片山林。

姜雲卿抬腳朝著裡面走去,就見到那田地之上早已經雜草叢生,就連竹樓附近也因為多年未曾修繕,四周的藤蔓幾乎蓋過了竹樓的台階,而不遠處的那個湖泊里,偶爾還能聽到水流竄動的聲音,隱約瞧見像是有活物在裡面流動。

姜雲卿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般神奇的地方,這結界之中就像是將一方小世界封印在了裡面,跟外面完全隔絕了下來,可當人站立其中時,卻半點都感覺不到異常。

就好像這裡的天地和外間一模一樣,就連天地靈氣也濃郁一些。

只是因為沒有人煙,所以太過安靜了些。

姜雲卿走到了竹樓前,就見著周圍是竹子圍出來的一個小院,走的近了時,還能看到院中有一處棚子,棚子下有鍋灶,而一旁還擺著早已經沉滿了灰塵的碗筷。

旁邊有一處泥坑,還有一些搭建起來看著很是雅緻的雞圈,裡面已經沒有了活物,隱約能看到被啄的斷了一截的圈門,還有幾節細細的像是動物的骸骨。

院中有一口井,旁邊擺著個打翻的盆子,裡面有一半的衣物落在地上,衣裳上落著個漿洗的木槌。 第四百五十七章反擊

見到這冰焰狂雷,那身形如球男子整個臉色大變,連忙周身狂雷滾滾,快速的向著身後退閃開來。

那站在一旁看的眉宇犀利男子,雙眼精芒一閃,怪不得之前能從那五階中期巔峰的血魔手中逃出,有些實力。

不過有如此實力,而且還如此年輕,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不知道哪裡來的天才。

羅無生的武技手段,都不是血荒域那兩個超級宗門的,而且毀滅武道他也沒有聽說那幾個人,有領悟過。

隨後再次看了一眼,就進入了身前無人的房間之中。

因為那身形如球男子敗退,羅無生已經有實力在第二層。這無關境界,最重要的,還是看實力說話。

那身形如球男子神色陰沉,有些厲寒不甘,但最後沒有出手,冷哼一聲,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而第二層的其他人,見到羅無生的實力,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意見,只是對於羅無生的身份,有些好奇。

如此天賦,如此實力,絕對是超級宗門的,只是不知道是哪個域的。

羅無生看了一眼,嘴角一笑,就身形一動,進入了旁邊無人的房間之中。

這房間內,天地靈氣還是非常濃郁的,而且他還感受到四周有輔助修鍊的陣法。

不過他不是來修鍊的,而是來煉化乾玄冰焰,讓紫雷玄冰焰的威力更加的強大,另外還有領悟不朽武道。

手掌一翻,之前那兩顆血晶核現出。

五指緊握,一個爆裂,精純的血氣和意志波動,將羅無生籠罩在其中。

羅無生雙眼一閉,沉浸在其中。

穿越之美男太妖孽 這兩塊是五階初期的,但一盞茶后,還是提升了不少,估計在得到那五階中期巔峰的血晶核,就可以將不朽武道給提升到八成。

而那龍象霸體決的第四層,已經差不多要達到小成了。

如果在這裡,能將龍象霸體決的第四層修鍊到大成,還是能增強他不少的肉身力量,能提升一點實力。

不過之後對他有幫助,還是要將龍象霸體決修鍊第五層修鍊到大成。

既然領悟修鍊結束,接下來自然是煉化乾玄冰焰。

這一煉化,轉眼間就是半個月。

紫雷玄冰焰的威力,差不多要達到了化元境中期巔峰。

然後手掌一翻,現出紫雷竹。

「我要紫霄神雷!」

「這一次這麼快!」

紫袍男子開口說了一聲。

之前都是一個多月,現在離一個月還有一些日子。

不過還是將紫霄神雷快速的激射凝聚雷球,因為如果不是羅無生需要,肯定不可能這麼快。

羅無生看著雷球,跟以前一樣一口將其吞入腹中。

「血脂馬有什麼消息嗎?」

紫袍男子看了一眼,開口問了一聲道。

畢竟這跟他凝聚肉身有關係,該著急也要著急一下。

「據說血風暴地帶的比以前更加狂暴了,我等下要去過去一趟!」 名門妻約 羅無生也不隱瞞,開口道。

「血風暴地帶比以前更加狂暴了?你要小心一點,這種地方最容易出現高階的血魔!」紫袍男子有些凝重的提醒一聲。

「嗯!」

羅無生點點頭輕嗯一聲,就將紫雷竹重新收了起來。

隨後將紫霄神雷煉化融合后,那紫雷玄冰焰的威力,已經達到了化元境中期巔峰。

這麼一來,他就可以出去斬殺那血魔了。

既然如此,羅無生也不停留,身形一起,就離開房間,向著血天堡外面而去。

對於羅無生,那血魔心中憤怒之極,一直在外面等候,只要羅無生敢出來,到時候就讓其好看,將其吞噬滅殺。

除此之外,那個之前出手將它擊傷的眉宇犀利男子也是一樣。

「來了!」

至於現在,看到一道身影從血天堡內出來的時候,那血魔眼中浮現出一抹欣喜狠厲之色。

這身影,自然是羅無生。

向著四周看了一眼,就方向一轉,向著血風暴地帶的方向而去。

血魔一開始沒有出手,而且一直跟在後面,因為他怕再次被羅無生給逃離進入血天堡之內。

對於那血天堡,他的心中也是憤怒叫罵,那層光幕,他們不敢闖入,否則不是重創就是死。

「小子,將你的血肉交出來!」

等羅無生離開血天堡五六百丈的時候,血魔一個暴喝,化為一道血影,向著羅無生後背而去。

除此之外,羅無生的背後上方虛空,一隻腐蝕血色利爪而出。

在虛空留下爪芒,出現在羅無生的頭頂之上。

兩道攻擊一起出,看這一次羅無生還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羅無生嘴角一揚,有些戲謔一笑。

早就猜到你會出手,自然做出了防備。

他現在依靠紫雷玄冰焰,斬殺不了血魔,所以要將其勾引到其他的地方。

滾滾冰焰狂雷,將羅無生形成一個巨大的龍捲風暴。

威力之強,那腐蝕血色利爪,一時之間被阻擋在外。

而血魔所化的血影,同樣被阻擋在外面,難以突破。

對於羅無生的實力,血魔心中有些一驚,短短半個月,提升到了如此程度。

不過這樣的天才,血肉力量更加的不一般,只要吞噬,就可以順利的突破到五階後期,存為最高階的血魔。

這片天地對他們有很強大的壓制,不能離開這裡,除非他們將境界提升到六階,打破這片虛空的壓制。

羅無生不知道這些,不過此時,身形一個破空,快速的向著遠處而去。

血魔見羅無生向著遠處逃走,自然快速的追了過去。

這一追,就是幾十里,途中雖然血魔出手了好幾次,但都羅無生給抵擋下來。

至於消耗的真元,用靈乳水恢復了一些,他的靈乳水只剩下兩瓶,要省著點用。

途中用上品靈石,也稍微恢復了一些。

而在這時,羅無生身形一轉,右手一伸一點,滾滾的冰焰狂雷,威力催動到最強大程度。

一個百丈巨浪而起,猛地拍落。

他將血毒蜂派了出去,十幾里之內,沒有其他的武者,既然如此,現在自然要開始反殺。

「血海!」

對於這巨浪的威力,血魔再次一驚,同時有些一慌,連忙施展出強大的攻擊。

四周血氣狂嘯,一個漩渦血海與百丈巨浪對碰在半空之中。

咚!

聲勢浩蕩,一次次強橫的對碰,引得虛空震動不已。

不過在此時,一個魂力怒嘯的五十丈巨碑,出現在那血魔的頭頂之上。 姜雲卿走過去時,腳下碰到了木槌。

那木槌滾動了兩圈,原本被其壓著的衣物瞬間便腐朽潰敗成泥。

姜雲卿眉心微蹙,這裡一切的一切,都昭示著這裡曾經是有人居住過,而且當時居住在這裡的人,或是伺候他的人正在漿洗衣物。

可因為突如其來的事情,才會匆忙離開,連衣物打翻在地上都顧不得。

「會是設下結界,將這裡封閉起來的人嗎?」

姜雲卿心中有些猜測,卻沒再去碰院中的東西,而是直接走到了最近的竹樓前。

她遲疑了片刻,才踩上了布滿藤蔓的台階,剛走了沒兩步,就感覺到了和外面結界一樣的阻力。

姜雲卿照著剛才的辦法,以金蓮之力遍布全身。

那阻力就瞬間消失,而姜雲卿則是輕易的走到了門前,伸手將門推了開來。

竹樓裡面十分簡潔,除了床和桌椅,還有幾處軟榻之外,旁邊擺著一些書籍,桌上還有茶杯和一本翻開一半的書,往旁還有一個青花瓷瓶,裡面插著幾根枯枝。

哪怕上面早已經沒了花葉,卻依舊能想象著,之前這屋子的主人倚於桌旁,一邊品茶,一邊看書的模樣。

姜雲卿走上前,沒敢直接去碰那些書籍。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