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殺人了……殺……」王蘭不斷地求救。

「都是你……都是你……若不是你的話,我怎麼會這樣,你一直嫌棄我……你一直想要阻止我和逸楓在一起,現在還給他安排別的女人,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顧珊珊……你……你放開我……救命……救命啊……」王蘭感覺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這時候,幸好保安來了。

他們將顧珊珊給拉開了,王蘭這才得救了。

王蘭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

剛才差點就被顧珊珊給掐死了。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放開我……」顧珊珊還在拚命掙扎。

王蘭恢復以後,立馬便過去,狠狠地給了顧珊珊一巴掌。

打的顧珊珊臉都快麻木了。

「不知所謂的賤人,竟然還想謀殺我,真是活得不耐煩了!」王蘭無比氣憤地說道。

「明明就是你先對不起我的!」

「我對不起你?是你自己死皮賴臉的想要進入蕭家,都是你自找的!」

「你……」

「你們幾個,將她給我扔出去!」王蘭對保安說道。

隨後,顧珊珊被帶走了。

王蘭歇了一會兒,她還真是希望,這蕭逸楓和崔予菡能夠在一起。

這樣的話,她也不用再操心蕭逸楓的事情了。

他也老大不小了,應該結婚生子了。

而崔氏集團的小姐,與他再匹配不過了。

……

蕭逸楓帶崔予菡去買了一身衣服,又將她給送回了家裡面。

「崔小姐,今天真是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蕭逸楓歉意地說道。

「沒關係的,你也給我買了一身衣服啊,算是賠罪了,對了,你叫我予菡就好了,不用那麼客氣的。」崔予菡笑著說道。

在蕭逸楓的面前,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好吧,予菡,那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好的,拜拜。」崔予菡說道。

蕭逸楓告別了崔予菡,這才開著車子回家。

最近蕭氏集團和崔氏集團有個大項目要合作,如果他能夠將這個大項目給拿下來的話,那麼老太太一定會表揚他的。

因為這都是他的功勞。

幸好這崔予菡沒有生氣,若是被顧珊珊給攪局了,他是不會輕易的饒恕顧珊珊的。

而顧珊珊來到了蕭家,她被人拒之門外了。

「對不起,大夫人交代過了,不能讓您進去。」保鏢說道。

「憑什麼!我是大少奶奶,憑什麼不能進!」

「夫人說,您已經不是蕭家的人,所以……」

「滾!別攔著我!她說了不算!」

「請不要為難我們了……」

「你們……你們給我……給我讓開!」顧珊珊在門口嘶吼著。 但是保鏢堅決不讓她進去,她現在也沒有辦法。

沒想到,這王蘭還來真的,居然真的將她趕出蕭家,現在連蕭家的門都不讓她進去了。

「顧珊珊,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吧!我看,你的好日子到頭了!」顧言馨說道。

這個時候,是該她諷刺顧珊珊的時候。

「顧言馨,你別得意,我還沒有輸,你給我等著!」顧珊珊憤怒地說道。

「對了,告訴你一個消息,王蘭已經吩咐下人,將你的東西打包了,我相信很快就會清理完畢的,到時候,你回顧家等著吧!」

「你……」

顧珊珊真的很想上前,和顧言馨撕逼一頓。

可奈何她現在被關在了門外,根本進不去。

不如隨心 顧言馨也沒心情和顧珊珊斗下去了,只要顧珊珊離開了蕭家,這就夠了。

蕭家有這樣的人在,總是會興風作浪的。

顧珊珊崩潰地站在了門口,她絕對不能這樣放棄。

如果離開了蕭家,那她真的就一無所有了。

又會回到從前那個落魄的顧珊珊。

她不要這樣!

一會兒,蕭逸楓的車子,便開過來了。

顧珊珊認得,立馬沖了出去,擋在了蕭逸楓的車子面前。

蕭逸楓一下子急剎車,差點就撞上了顧珊珊。

「顧珊珊,你不要命了嗎?」蕭逸楓厲聲問道。

這個瘋女人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逸楓……我求求你……你讓我進去好不好,我錯了……我錯了……這次是我不對……是我不對……我沒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也是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啊!」

顧珊珊拍打著蕭逸楓的車子,然後急切地說道。

蕭逸楓沒有理會她。

「逸楓,看在我以前幫過你的份上,你就饒了我這一次吧,我保證,以後你無論在外面做什麼,我都不會管的,我一定會乖乖的,我乖乖的做你背後那個女人,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只求你不要趕我走……嗚嗚嗚……嗚嗚嗚……」

顧珊珊哭著喊道,整個人苦苦地哀求。

早知道如此,她應該忍下來的,不應該衝過去給崔予菡潑水的。

「上車吧!」半響之後,蕭逸楓終於說道。

顧珊珊大喜,很快做到了副駕駛座。

心情突然間很激動,王蘭想要將她趕出去,她終於還是回來了。

她絕對不能離開蕭家。

她怎麼能放棄蕭逸楓這顆大樹呢!

顧言馨正在大廳,突然間看見蕭逸楓和顧姍姍一起進來了,頓時吃了一驚。

不是說顧珊珊被王蘭給趕出去了嗎?這怎麼又和蕭逸楓一起回來了。

顧珊珊朝顧言馨投去一個得意的眼神,她又回來了!

顧言馨有些生氣,真是不知道這蕭逸楓到底在做什麼!

顧珊珊這樣的女人,留在身邊,到底要幹什麼。

顧珊珊回到房間,下人正在收拾她的東西。

她立馬吼道:「都給我放下,幹嘛要動我的東西,你們吃了豹子膽嗎?」

下人們面面相覷,這可是王蘭打電話吩咐的,怎麼現在顧珊珊又回來了。

但是蕭逸楓站在她的身後,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都別收拾了,下去吧。」蕭逸楓淡淡地說道。

下人們走了,顧珊珊趕緊將自己的東西歸回原位。

「顧珊珊,這是最後一次了,下一次,你若是再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我一定會讓你滾出蕭家的,你聽明白了嗎?」蕭逸楓的聲音冷冷地響起。

顧珊珊打了一個激靈,然後說道:「我知道了,你放心,以後我會擺正自己的位置的,不會給你添麻煩了。」

「那就好,還有,把你的東西收拾好。」

顧珊珊不解地望著蕭逸楓,「逸楓,你……你什麼意思?不是說讓我留下來嗎?」

「我的意思是,讓你將這房間裡面的東西收拾好,搬到另外一間房去。」

「逸楓……你……」

「不要問為什麼,你沒資格我和住一個房間。」

顧珊珊:「……」

蕭逸楓說完,便離開了。

琳姬 顧珊珊篡緊了手指,整個人都在顫抖。

現在連和她呆一個房間,也不願意了嗎?

蕭逸楓真的是越來越嫌棄她了。

搬出了他的房間,那她在蕭家的地位也越來越低,蕭家的下人,還會將她當成是大少奶奶來看待嗎?

她今天損失真是太大了。

可是她現在也沒有辦法。

目前能夠留在蕭家,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如果別人說她的話,她還可以是說和蕭逸楓吵架了,兩人的感情出了點問題。

……

顧言馨看見顧珊珊又回來了,這心裡也實在是堵得慌。

蕭逸晗輕輕地從後面抱住了她。

「老婆,不要想了,顧珊珊掀不起什麼風浪的,如果你實在是看著心裡堵,那我們不如搬出去如何?」蕭逸晗問道。

「搬出去?」顧言馨吃了一驚,沒想到,蕭逸晗竟然提出來了。

其實她何嘗不想搬出去啊!

「對啊,只要你喜歡的話,我們兩個人還是可以回到以前的房子生活的。」

「算了吧,你媽媽之前早就跟我說過了,我們現在不適合搬出去,畢竟蕭家現在的情況不樂觀,若是我們搬出去的話,你爸媽會不高興的。」

到時候,蕭仲恆和蘇念瑤怨恨她怎麼辦。

顧言馨早就想過這個問題了。

蘇念瑤也早就從側面跟她說過了。

老太太年紀大了,身體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們自然是希望蕭逸晗能夠留在蕭家。

萬一有什麼事情,也不至於讓大房和三方的人得逞啊!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忍忍,老太婆遲早都是要掛的,到時候,這個家肯定會散的。」

蕭逸晗說完,然後在顧言馨的耳邊,輕輕地磨蹭了一下。

「老婆,鬼手先生給你的葯,你吃完了嗎?」蕭逸晗問道。

「吃完了,但是鬼手先生又給我寄了,他人真好。」

「其實孩子不孩子的,我都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你,但是我知道,你很想要啊孩子。」

「蕭逸晗……」他還是看出了她的心思。

「今天你帶簫梓銘出去玩的時候,從你看簫梓銘的眼神,我就知道,你很想要孩子。所以,我們現在好好造北鼻好嗎?說不定,我們今年就懷上了呢!」 「去你的,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啊!」

「老婆,我想要……」蕭逸晗在顧言馨的胸前又磨蹭了幾下。

「蕭逸晗,你真無恥!太無恥了!」

「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了。」

顧言馨:「……」

房間裡面,是開了暖氣的,顧言馨覺得此刻,真的有些熱。

因為這個男人,總是做一些令人羞恥的事情,讓她紅了臉,便的氣喘吁吁的。

「老婆,我想吻你……」

輕輕淺嘗著她的甘甜,兩人彼此相互擁抱在一起,緊緊地糾纏。

房間裡面的溫度不斷上升,兩人感覺異常的燥熱。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