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三人聯手進攻,而且是偷襲的方式,楊嘯防不勝防,被刺殺的概率還是很大的,

除了了這三人,我還會派遣其他的人進入飛豹學院,不殺楊嘯,我誓不為人!」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濃濃的夜色之下,十萬部隊的身影都隨之堙沒在黑暗之中

晚上行軍需要注意部隊前後,要確認有沒有尾巴,也要確認大家有沒有離隊

不少的士兵們都有些疲憊,連續一天的行軍,還攻佔了一座城池,好在這些士兵們在這十萬大軍之中,不用太過用力,輕輕鬆鬆就能攻佔一座縣城,這種攻城掠地帶來的莫名興奮感充斥在每個人的內心,士氣高漲之下,張寶又下令繼續行軍,前往下一座城池,為了能夠在這黑夜中找到路,零陵太守還親自派人來引路,簡直不要太體貼了

在士兵們高漲的士氣之下,張寶帶領十萬大軍輕鬆的再破三城,這三座城雖然有守軍,但是都不堪一擊,還有的守軍竟然還都在睡覺,從未如此輕鬆攻城的張寶很是開心,每拿下一座城池,就要大喊三遍:蒼天已死,黃天當立!

相對於他的振奮,斗篷人卻是興趣不高,一路默默無聞,反而越來越少話了

「大哥,怎麼了?」

張寶注意到斗篷人的情況,不由得有些疑惑,眉頭微皺,連忙上前問道

「你不覺得,我們攻城太過簡單了么?」

斗篷人抬頭看向無邊黑暗的夜空,緩緩說道。

「我覺得…還可以吧?我們趁著夜色偷襲,出奇制勝,才能這麼容易拿下這幾座城,而且我們破城的速度多快,他們後面的城池還沒收到消息,我們就攻打過來了,大哥你想的太多了!」

張寶摸摸後腦勺,分析道,覺得自己說的很有道理,還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或許吧,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

斗篷人淡淡的說道,言語之中似乎有些顧慮

….

總裁的新婚下堂妻 十萬大軍全力攻城,這幾座縣城又被趙括吩咐不用死扛,所以黃巾軍幾乎是一夜的時間都在趕路,趕路的時間都比攻城的時間要長

等打下7座城池的時候,已經是快要黎明了

士兵們的高漲氣勢也有了些許冷卻的意思,這攻城太過容易了,這一晚上都在趕路~

不等多加休息,張寶又連忙催促著向著第八座城出發,說是要趁著夜色沒有消散,趕緊多打幾座城池!

這讓軍中不少人都有了些怨言,尤其是每打下一座城池,斗篷人還專門派人留守那些城池,這讓部隊里連夜行軍的人都開始嫉妒了,憑什麼他們在城裡歇息,我們要連夜趕路?

張寶可不會去一個個解釋,只是生硬的喊著口號,不斷催趕著行軍

即便是士氣有所低落,這第八座城,還是被輕鬆攻佔了

此刻天際之上已經有了一抹鴻光~

這預示著天色即將明亮,那些士兵們也要醒過來了,接下來的城也會有些難度了

張寶立功心切,眼看著就要拿下賀翎的所有縣城了,又怎麼會放過這最後一座陵縣的縣城?

一個個命令下達,黃巾軍又連忙行軍道這座陵縣之前

高大的陵縣縣城出現在眾人視野之中時,黃巾軍們怪吼一聲,就要像之前出人意料般準備快速攻佔這座陵縣,數萬黃巾軍瘋了一樣朝著城門就衝刺了上去

可惜,這次不同於之前的幾座城池,這座可是趙括精心安排的堅守城池,城牆之上,足足有一萬之數的弓箭手突然密密麻麻的站立出來了,手中強弓都是拉滿了弦,瞄準著那些即將進入陣腳的黃巾軍們

「嗖嗖嗖!」

隨著黃巾軍進入陣腳,一道道破空聲呼嘯而來,漫天箭雨瞬間遍布了整個天空!

記憶七章 各種慘叫聲,叫殺聲,混雜在一起,整個戰場慘不忍睹!

黃巾軍實在是沒有預料到這邊的守軍如此之猛,竟然天色微微亮之時,就有一萬弓箭手在等待著自己等人,看著整齊劃一的箭雨從城牆之上漫射而來,像是守軍們早就知道黃巾軍會何時攻打過來,提前布防的一樣

這讓張寶很是慌張,連忙就下達撤退命令,卻是被斗篷人叫住了:

「莫慌,我來!」

弓箭的確是守城的神器,被一箭射穿頭顱的人不在少數,直接倒地身亡,而那些被弓箭射在腿上,腹部,半死不活,又沒法繼續上前進攻的黃巾軍,才是最慘的人,他們沒辦法撤退,就算撤退了,也是傷員一個,黃巾軍對於傷兵可沒有什麼好的救治措施,全看個人身體素質,撐下來的就是撿了條命,撐不下來的,就只能當做命該如此

雖然恐怖的箭雨輪番射來,黃巾軍們還是硬著頭皮繼續前進,好在部隊中還是有盾兵的,有限的盾牌連忙湊到了一起,一起往上頂!

即便是盾兵,也沒法保證能抵擋這漫天而來的箭雨,說不定哪一枝箭羽的力道就能穿透盾牌,讓人無法躲閃

城牆之上,張亮滿意的看著城下狼狽不堪的黃巾軍們,賀翎也來到了這裡,趙括說了,如果沒有什麼變數,這裡將是決戰的地方,看著弓箭手們一道道箭雨漫射,賀翎感覺再來十萬大軍,他們也沒啥變數,一樣是打不過來!局面傾倒的很厲害,幾乎是壓倒性的勝利,雖然在盾兵的掩護之下,這數萬黃巾軍已經逐步接近城門了~

破城如果有一個出色的武將,就會事半功倍,可賀翎還沒有發現這幫人之中的武將,只看到了遠在後方指揮的張寶,以及…他身邊那位手持拂塵的斗篷人,當賀翎目光看到那斗篷人之時,彷彿那斗篷人也感受到了賀翎的目光,微微抬頭,手中的拂塵貌似不經意的一揮~

兩人距離很遠,那人竟然這麼敏銳的感受到了賀翎的目光,不等賀翎訝然之時,只見戰場之上突遭變故!

一道莫名而起的沙暴席捲而來,瞬間蔓延了整個戰場,風沙遍布整個天地,城樓之上的弓箭手們都睜不開眼睛了,那些隱藏在沙暴之中的黃巾軍們,似乎沒有受到這影響,反而還趁機利用弓箭手被風沙困擾,無法睜眼的機會,開始更加快速的接近城樓!

賀翎也是睜不開眼,連忙用衣袖捂住自己的眼睛,守軍匆亂之中,只聽見城下殺喊聲陣陣,似乎已經摸到了城腳之下! 飛豹學院高級學院部,此刻在一間別墅內,坐著一個青年,蕭何。

蕭何昨天現場觀看了楊嘯和秦小天決戰的場面,內心很震撼,在他看來,楊嘯的潛力絕對不止帝級初級那麼簡單,假以時日,突破帝級高級絕非難事,甚至還有可能達到皇級境界。

拒嫁天價冷少 蕭何從楊嘯驚艷的魂技中就能夠看出一些端倪。

蕭何走出房間,從高級學院部來到了低級學院部。

按照學院的規定,低級學院部的學生不可以進入高級學院部,但是高級學院部的學生可以進入低級學院部。

楊嘯現在是飛豹學院的名人,關於他的各種信息已經滿天飛,比如說,楊嘯喜歡看書,進入飛豹學院半年多一來,一直在圖書館看書,而且還是大家平時都不怎麼去的一樓。

所以楊嘯現在已經是圖書館的代言人了,大量的人湧入了圖書館學習。

蕭何進入一樓圖書館的時候,感覺自己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平日冷清的一樓圖書館,此刻居然座無虛席,到處都是人。

有些人還能夠找到一些書籍上似乎是楊嘯划的筆跡,標註的重點符號等等。

「你們看,我真本書應該是楊嘯最近看的書,上面還有紅筆標記的段落重點呢。」

一群人立即圍過去,爭相觀看。

「你怎麼確定是楊嘯看過的書?」

「我前幾天就見過他拿這本書啊,而且,這一樓圖書館平時並沒有多少人看書的。」

「啊,有道理。」

……

蕭何發現,在這裡肯定是找不到楊嘯了,估計楊嘯現在都不敢跑到一樓圖書館看書了。

……

此刻的楊嘯,正坐在圖書館後院的一個房間裡面看書,書桌上堆放著幾十本各類圖書。

楊嘯昨天晚上12點去圖書館看書就被人圍住了,大家拚命地請楊嘯指點。

「楊兄,我這種智商低的人應該看什麼書啊?」

「楊兄,您平時都看什麼書啊?」

「楊兄,你的魂技,功法,戰力,都應該和您看過的書有關係吧?」

「廢話,不是有那麼一句話么,你昨天看過的書,修鍊的功法,技能,都體現在你今天的戰力之中。」

……

楊嘯好不容易脫身,趕緊跑開,躲到了葉老的那個小院子裡面。

這個地方是絕對安靜,也是絕對安全的。

楊嘯甚至發現,葉老就像一條狗一樣,每天大部分時間都躺在院子大門口一顆大樹下的睡椅上睡覺。

看家狗的形象在腦海中呼之欲出。

當然,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喊出來。

現在要找楊嘯的人很多。

肖玲去了幾趟圖書館都沒見到楊嘯,內心嘀咕,

「這死楊嘯,到底死到哪兒去了?等我找到你,看我不狠狠收拾你,給老娘玩失蹤,躲貓貓,哼!」

楊嘯曾經夜裡去過一次耶律彩雲的別墅,留了一張紙條在大門上。

「我一切安好,暫時不用找我。」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耶律彩雲看到這個紙條,也是鬱悶了半天,跟隨者冰兒回到楊嘯的宿舍,除了看到地上幾件換下來的染血的衣服之外,並沒有找到楊嘯。

「彩雲姐姐,你不用擔心我叔叔,既然他留了紙條給你,肯定安全了。」

耶律彩雲也不是蠢人,點點頭,說道:

「楊嘯殺死了秦小天,現在肯定要防備這秦家的人來刺殺他,也許被學院保護起來了也難說。」

高樓、陳蒼山等人還想約楊嘯出來開個慶祝會,地點都選好了,就在陳蒼山的別墅裡面,人員就是和楊嘯一起進入飛豹學院的那二十個同學。

這些人多多少少購買了一些賭注,賭楊嘯贏,最少的人也是賺個幾百萬晶幣,大家都很開心,加上楊嘯打敗秦小天,在笨的人也知道意味著什麼,楊嘯的未來必定不可估量,

那些以前和楊嘯沒有太多接觸的人,也想趁這個機會和楊嘯多交流一下,最起碼混個臉熟啊。

可是,現在根本找不到楊嘯。

「尼瑪的,楊嘯這是玩人間蒸發啊!」

「有沒去問過耶律彩雲,她應該知道楊嘯的行蹤吧?」

「問過了,她也不知道。」

……

蕭何回到自己的別墅,坐在客廳里。

一個年輕女子給他端來茶水點心,然後離開,一個中年男子站在他的身邊。

「公子,您為什麼要尋找楊嘯?他也不過是帝級初級境界,全憑一把二星神兵才顯得很厲害的樣子,這樣的人,我們身邊大把啊,根本不值得您親自去拜訪他。」

蕭何抬頭看了一眼身邊的中年男子,淡淡一笑,說道:

「蕭剛,你覺得以我現在的情況,什麼時候可以突破到帝級高級境界?」

那個名叫蕭剛的中年男人愣了一下,說道:

「公子,以您的能力,順利的話,三五年左右,應該可以突破到帝級高級境界的。」

「呵呵,蕭剛,你什麼時候也學會了說謊了?」

蕭剛聽了,臉色一陣尷尬。

「我從帝級初級到帝級中級,用了那麼多的資源,整整耗費了十年時間,現在要突破帝級高級,估計沒有二十年是根本不可能的,

其實我留在學院裡面已經沒有什麼意義,只不過,我回去的話,似乎也做不了什麼事情,還要面對一幫勾心鬥角爭權奪利的小人,

與其那樣,還不如留在學院靜修,逍遙度日,更加快活,您說是嗎?」

中年男子蕭剛鞠躬道:

「公子英明,其實,在基因進化的道路上,花費十年二十年根本不是什麼事情啊,

很多人為了突破到帝級高級,往往花費四五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時間,公子又何必急於一時呢?」

蕭何沉默片刻,嘆息道:

「倒不是我急,情勢不等人啊,如今帝國內部暗流洶湧,我雖然在飛豹學院與世無爭,可是,誰知道危險什麼時候會降臨到我的頭上?」

「公子,那您找楊嘯什麼意思?」

「我了解了一下,楊嘯進入學院半年多時間,就已經從王級高級突破到了帝級境界,

而且,我親眼觀看了他和秦小天的戰鬥,非常精彩,非常震撼,

直覺告訴我,楊嘯這人的未來必定不可限量,要想結交拉攏這樣的人才,自然要趁他還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

尤其是現在,他殺死秦小天,必定引來秦家的追殺,

如果我能夠在困難的時候幫他一把,他自然會感激我。」

「公子,您打算怎麼做?」

「我原本打算直接找到楊嘯,和他混個臉熟,再給他提供一些幫助的,現在連人毛都找不到,看來,我只能去找星海院長,他應該知道楊嘯在哪兒,也許就是被他藏起來了的。」

(感謝書友低調的讀書打賞100起點幣,雲華之章打賞100起點幣,多謝支持) 這一路走來,天色漸明之時,那為黃巾軍引路之人,就告知張寶接下來的行軍方向,還給了一張地圖,然後就回去了,太守劉度說了,天明之時,引路的人就要撤回來,官兵不能和黃巾軍混在一起,免得被人告上去,自己這烏紗帽可就保不住了!

還有一方面是他的私心,這十萬軍隊幫自己攻打下來之後,自己也要保存兵力維持零陵郡,所以一直在拖延自己的兵力援助~如今亂世之中,人心隔肚皮,誰知韓玄這麼好心是為了什麼?

而這黃巾軍剛開始忙著佔領縣城,儘快打敗賀翎,尋回唐周,也沒有理會劉度盛宴邀請,所以很多黃巾軍都是餓著肚子的,一路佔領了八個縣城,按理說資源一定很豐富,根本不愁軍糧問題,可是,連續拿下幾座城后的張寶發現這些縣城裡面的資源早就被搬空了,別說軍糧,就連自己也在餓著肚子,這八座城都是前往陵縣縣城和大唐鎮的必經之地,之前又被賀翎佔領了,很明顯,人家把糧食都搬空了!

這八座縣城輕而易舉的就拿了下來,讓張寶很是舒服,雖然自己等人還在餓肚子,可只要攻破賀翎的城池,軍糧問題就會直接解決,即便是賀翎的領地中也沒有軍糧,自己大可以放任屬下去燒殺搶掠其他城鎮,黃巾軍想要活下來,簡直太簡單了,沒有什麼軍規軍紀,犯了錯,只要跪拜在首領面前,承認錯誤,保證以後不再犯,就可以被原諒!

這一切問題的解決,完全取決於能否攻佔下賀翎的城池!

面前這座陵縣,竟然有這麼多守軍,說明很受賀翎的重視,那麼裡面的資源也一定不少!

斗篷人拂塵一揮,黃沙遍布整個戰場,迷惑了賀翎的守軍,己方的黃巾士兵完全不受影響,連忙朝城牆之下接近!

「大哥厲害啊!我也來一手!」

張寶很是佩服的看著斗篷人,恭維道,說罷,右手掏出自己腰間的長劍,左手拈來一紙符文,將符文貼在長劍之上,狠狠的一抹,只見那符文如同一道靈光般竄入了長劍劍身之中,像是為長劍帶來了莫名的神力,竟然開始微微顫抖!

「地公將軍要施展神術了!」

「厲害!你看那長劍,開始顫抖了!」



近處的幾個親衛,看到張寶的動作,不由得小聲議論道

距離不是很遠,張寶當然能聽得到,當下有些沾沾自喜,嘴角上揚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