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這事真的只有祈禱神明來解決了。」秦尚嘆了口氣,那些老式武器只能對付一般的強者,對付異能者中的超級強者能起到的效果實在太小。

李林安跟在他的身邊也是一陣煩憂,每每想起那些在戰場上拼殺著的神明他就覺得自己很窩囊,不光讓別人來為自己的士兵治療,還派不上一點用場只能拖後腿。

突然,童曉風的身影出現在了這裡。將秦尚嚇了一跳,他可沒有見過童曉風,更沒見過這樣的登場方式。

「市長別怕,他就是我說的童曉風。」

聞言秦尚定下神來。

看到童曉風李林安顯得非常高興,畢竟之前他只看到了童曉風被擄走,後面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市長,我們談一筆交易吧。」童曉風廢話不多說直奔主題。

重生:上流千金 「交易?」

「在今天過後,所有的異能者將變回普通人,到時候請幫忙安排他們未來的生活,畢竟在古城作為異能者生活了那麼久,讓他們接受新的生活估計也很困難。」

「真的?」秦尚驚喜地看著童曉風,這可是給他解決了最大的難題啊。

「是真的,我也會帶著神明離開這裡,去新的世界。希望你能妥善處理。」

說罷,童曉風已經消失,只留下一臉驚喜的秦尚和有些哀傷的李林安。

古城第四區,童曉風站在那座宮殿的頂端,結束一切的時候到了。

(本章完) 姜雲卿的話落下,陳瀅居然真的就順著她所說的,想了想自己要是生出來個皺巴巴跟小老頭一樣的孩子是什麼模樣,冷不丁的打了個寒顫。

等醒過神來,她心頭還慌慌的,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口。

算了,還是現在這樣的好。

雖然親生的什麼樣的她都不嫌棄,可她怕孩子長大了自己嫌棄自己。

陳瀅胡思亂想著,抬頭撞上姜雲卿滿是揶揄的目光,反應過來姜雲卿笑話她,不由嗔道:「雲卿姐,你就會嚇唬我。」

姜雲卿見狀忍不住低笑出聲:「我哪有嚇唬你,你看清歡和卿安,跟我和璟墨容貌這般相似,誰能保證你將來的孩子不隨著父親容貌長?你該慶幸子月原本就長得俊俏才對。」

陳瀅嗔了姜雲卿一眼,這才問道:「說起來,卿安和清歡呢?怎麼不見他們?」

姜雲卿:「跟著我鬧騰了一早上,這會兒剛抱下去歇著。」

陳瀅有些遺憾:「我還想抱抱他們呢。」

姜雲卿失笑:「你想抱他們機會多的是,穗兒還說清歡早前還鬧著要見你呢。」

姜雲卿剛才就聽穗兒和衛嬤嬤說起,她去了宗蜀這幾個月時間,除了君璟墨以外,陳瀅也時常進宮幫著她照顧兩個孩子。

陳瀅性子本就活潑,每次入宮又總會帶來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讓得卿安和清歡對著陳瀅這個姨姨親近的很,特別是清歡,有好幾次陳瀅入宮回去的時候,清歡都抱著她胳膊恨不得能跟著她一起回了陳家去,弄得衛嬤嬤她們有時候也是哭笑不得。

姜雲卿對著陳瀅道:「正巧咱們也許久沒見了,要不然今兒個你就別出宮了,留在宮裡歇著,等他們醒了正好你幫著我哄哄。」

陳瀅有些心動,可是想起陳夫人的囑咐卻只能遺憾搖搖頭:「恐怕不行,我今兒個進宮就是在跟你說一聲,這段時間我恐怕出不了府了。」

姜雲卿驚訝:「為什麼?」

陳瀅苦笑:「母親說的,她先前也不知道是去哪兒尋了個算命先生替她掐算了一番,非說我先前婚事不順是沒有遵照舊俗,這一次說什麼也要讓我在府里待足了一個月好好備嫁,這期間不能再出府,免得婚事再生波折。」

「我原是覺著母親有些太過小心了,可是母親說什麼都不願讓步,父親和祖父也隨了母親的意,我也只能聽著。」

「今天要不是知道雲卿姐你回來了,母親恐怕還不准我出府,所以這宮裡我也不能久留,待會兒還是要出宮回去的,要不然回去後母親恐怕又的念叨許久。」

姜雲卿聞言有些失笑,卻也體諒陳夫人的心情。

陳瀅如今已經快要十八,這般年歲在京中那些貴女之中已經算得上是老姑娘了。

尋常她這麼大的女子早就已經嫁人生子,如果留在府中,大多都是因為家中情況不好,或者是因為府中服喪或是其他事情耽擱才會誤了婚事。

可是陳家一直順順利利的,從無波折。 ?天地大變,狂風卷著烏雲自世界各地積聚到了一座古城。世界各處的人們都感受到了這一股撼天動地的威勢。

古城的第四區最為黑暗,濃密的陰雲將一切都掩蓋,童曉風的身影站在黑壓壓的風暴中,不斷吸收著原本屬於他的力量。

神力,元力,曾經充盈在天地間的力量都在消失著。

那些不知情的異能者們開始恐慌,這可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力量啊,怎麼能輕易讓它們溜走,可是就算他們瘋狂的揮舞著雙臂依舊不能挽留下哪怕一點點的元力。

黑壓壓的風暴旁,聚集的神明們感受著體內的力量一點點流逝。

死亡原來就那麼近,或許這一次可以解脫了吧。許多神明都這樣想著。

不知為何,童曉風越吸收越害怕,萬一神明消失后無法恢復過來怎麼辦,萬一童曉雨,林雅璃,還有他的那群朋友,同學都徹底回不來了怎麼辦。

腦海中全是一些胡思亂想讓他有些退縮的念頭。

「哥,我等著你。」

童曉雨的聲音自黑色風暴外傳來,似乎是已經到了消逝的邊緣。

咬了咬牙,童曉風再次堅定起信念。他可擁有著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啊,一定能夠將所有神明都恢復的。心中默念著自我安慰的話語,一邊瘋狂吸收著天地間飄蕩來的力量。

神明消散,異能者化作普通人,一切的異變都已經開始。

時間不長,僅僅幾個小時的時間。

待到風靜雲散時,紫色的小花朵朵出現。

圈圈點點,簇擁而開。

苦澀芳香,四處飄溢,聞者淚目。

這是神明與異能者們最後的痕迹,卻不被人知曉,靜靜綻放。

童曉風落地四望。

林雅璃,童曉雨,小鳳鳥等等都已經消失不見。

唯有童麗,楚雪等異能者在原地茫然著。

即便是事先早已知道會變成這樣他們已經有些茫然。

「一切都結束了,很快會有人來安排你們的新生活。你們關於神明的記憶我也就此將之抹去。」

楚雪第一個反應過來,要是關於神明的記憶被抹去那麼她與童曉風的相處的記憶也會消失。

可是當她想要說出自己的不舍時童曉風已經甩手釋放出了神力。

這是一股瀰漫整個古城的神力,除卻極個別人外幾乎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昏睡過去。

「媽,你的記憶,你自己選擇吧。我相信你不會把我們的事說出去。也算我的一點私心。若你覺得這些記憶只會給你帶來痛苦和不愉快的話我會幫你刪除。」

童麗是極個別沒有昏睡過去的人,不得不說童曉風就算已經覺醒得到了記憶但他依舊如原來一般珍惜這段親情。

面對童曉風的特殊對待童麗幸福地一笑道:「傻孩子,謝謝你。對我來說這段記憶就算痛苦也不想忘記,畢竟與曉山度過的那段日子是我這輩子最美好的回憶。」

「好吧,那我先送你回家,之後我還有些事要做,等我回去的時候,一切都會回到從前那樣。」

「你……一定要回來啊。」童麗有些不願意離開,她害怕童曉風也從此消失。

「放心吧,我會回去的,我保證。」

在一陣安撫之後童曉風將童麗送回了家,看著新城區不斷湧來的士兵們童曉風也開始撤離古城。

……

星幕,這是童曉風曾創造的空間,可見宇宙,可望人們生活的地方。。

星辰都是在觸手可碰之間。

在這裡,童曉風的身影佇立著,悵然若失,感慨萬千,不同的感覺浮現將他心緒打亂。

再次釋放神力,在他身體里靜躺的神之本源一個個都漂浮了出來。

千萬種顏色亮起,就算深邃的宇宙都化作一片明光。

神明的身姿一個個浮現,有的茫然於前獃獃站著,有一些則知道原因望向了童曉風。

復甦的神明不到千人,這已經非常讓童曉風滿意了,這些大多都是十八年前降生的神明。這也是他想要的結果。

小鳳鳥,童曉雨,林雅璃等等他孰知的人都在這裡。

愛在盡頭,盡頭再愛 更加萬幸的是他們的意識都還沒有消亡,只見童曉雨率先摟住了童曉風,完全沒有死神樣地撒著嬌。

是啊,戰爭已經不在,她可以盡情的任性,像個人類那般。

童曉風也就這麼聽之任之。

「同胞們,相信你們降生之後也經歷了很多,世人多善也多惡。在這裡,我會給你們一個選擇。成為人類永遠不再做回神明,不過你們可以繼續曾經降生時的生活。亦或者留在這裡。」

一言出,縱使聽眾是神明也都嘩然一片。

成為人類,回到降生時的生活這簡直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場景。

當然,也並不是所有人都選擇做人類。

獸神一脈大多選擇了留在星幕。

「留在星幕的同胞們,我將會為你們拓展這個世界,創造萬物生靈,將這個世界創造成充滿信仰的世界,這樣你們也不會孤獨。」

很顯然,童曉風的安排得到了所有神明的滿意。

……

時間轉眼幾天過去,新城區再次引起了熱潮。

那些消失許久的少年少女們回來了!

童曉風和童曉雨林雅璃兩人一起站在高樓頂層。享受著大風吹來的涼爽。

「你們都已經是人類的身體了,再吹風可是要生病的。」

聞言,童曉雨和林雅璃異口同聲道:「沒關係。有你在。」

苦笑著搖了搖頭,童曉風已經無力再吐槽這兩個傢伙。

「走吧,回家。」

神力散出,三人消失。

下一秒,他們已經在那座熟悉的房子外。

童曉風輕輕敲了敲門,只聽裡面迅速傳來「噔噔噔」的聲音,看樣子很急促。

門開了,童麗高興地迎接著三人。

「雅璃,你不回家嗎,你爸媽恐怕也著急壞了。」童曉風笑著道。

「回,不過在那之前……」

只見林雅璃跑上前,雙手快速捧住了童曉風的臉頰,那雙紅唇直接對上了童曉風的嘴。

一個吻,成了就生活的告別儀式,與新生活的歡慶儀式。

童麗與童曉雨一臉笑意地看著如石化般不動的童曉風。

是的,新生活開始了。

過往的一切塵埋在那座古城。

悲傷也好,苦痛也罷,過去的終將過去。

只有那些值得懷念的人,無法忘懷的事,永遠刻印在某些人心中。

(本章完) 元成帝在位的時候,陳連忠就是一部尚書,陳家雖不算鼎盛卻也是極為殷貴,後來君璟墨登基之後,重用陳裕父子,陳家更是水漲船高顯赫至極。

換成是其他人家如同陳家這般情況,府中姑娘哪愁婚嫁,可是陳瀅的婚事卻偏偏一再耽擱。

先是魏卓,后又是崔家,陳瀅的婚事一波三折。

如今好不容易跟左子月定了下來,左子月容貌恢復如初,眼瞅著再有一個來月便是二人婚期,陳夫人心有餘悸之下,小心謹慎些也是能夠理解的。

姜雲卿對著滿臉苦笑的陳瀅說道:「你母親也是擔心你,崔家的事情讓她心有餘悸,你就權當安安她的心,在出嫁前多陪陪她吧。」

陳瀅點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

「子月雖然答應我,等成婚之後留在大燕,可到時候我嫁入了左家,總也不能成天往家裡跑。」

「大哥他們早已經娶妻,等我出嫁之後,府里便只有母親一個人了,好在大哥年前有了孩子,成哥兒如今能在母親膝下承歡,多少也能陪陪她。」

陳家的人不是不疼陳瀅,就算她出嫁之後,陳夫人也照樣會寵著她。

可是陳瀅卻不是不懂得禮數的人,她心中很清楚,陳家裡面不僅僅只有陳夫人一人。

陳裕還有幾個兄弟,那些叔伯嬸母並不全然好相處,而陳瀅的哥哥們又都已經各自娶妻有了小家,陳瀅跟那幾個嫂嫂雖然相處的還算不錯,可那是因為她如今還未出嫁,是陳家的姑娘。

等她出嫁之後,她便是左家婦。

如果到時候她還總往家裡跑,那幾個嫂嫂多多少少會覺得陳夫人偏袒了她心中生出不舒坦來。

陳瀅知道分寸,自然不會做讓大家不高興的事情,所以到時候母女兩終究不如現在這樣能夠日日相見。

姜雲卿聞言說道:「你能體諒她便好。」

下午的陽光格外的暖人,兩人瞧著外面日頭正好,索性出了屋中挪到了殿前樹下的藤椅上。

姜雲卿半靠在椅子上曬著太陽,而陳瀅則是坐在她對面,腳下不時的輕點著地面,讓著身下懸空掛著的藤椅也跟著來回的輕晃。

徽羽讓人送來了一些零嘴果子,配著御膳房新研製出來的甜湯,兩人一邊閑聊著,一邊吃著東西。

「雲卿姐姐,小魚兒真的跟孟四叔在一起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