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受不了了。」於建軍頭昏腦漲的說道。

「飛機性能還不錯,我們回去吧。」陳宇笑著說道。

直升機快速從天而降,四平八穩的落在地上。

「我們成功了!」一個個工作人員歡呼雀躍的叫道。

「嘔嘔嘔!」於建軍鑽出直升機,忍不住大吐特吐。


「怎麼樣?」吳振生急忙問道。

「最快速度一千公里每小時,最大升限兩萬米,還沒測試最大載重。」陳宇說道。

「陳總監,我來測試載重。」陳雄說道。


「行,直接從四十五噸開始。」陳宇說道。

一個多小時后,直升機成功拉起五十噸的重物。

「載重五十噸的情況下,最快速度只有五百公里每小時。」陳雄說道。

「還不錯。」陳宇點了點頭,又問道:「成本多少錢?」

「接近一千萬。」陳雄說道。

「於哥,能否幫個忙?」陳宇問道。

「什麼事?」於建軍問道。

「我想有駕私人飛機,能不能幫忙辦下證件?」陳宇問道。

「沒問題。」於建軍想了想后,點頭答應下來。

「我們幾個資助你們軍方的那一千零六十億,是否全部換成直升機?」陳宇問道。

「我先打電話問一下。」於建軍話音一落,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然後說道:「上面讓我先買六百架直升機,剩下的一千億資金,依舊留在你們這裡。」

陳宇點了點頭,轉身說道:「全力生產直升機。」

陳雄點頭應下,又說道:「陳總監,客機也要造好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等客機造好之後,再給我打個電話。」陳宇說道。

「高鐵也快弄好了。」陳雄說道。

之後的幾天,眾人先後測試了一下客機與高鐵。

見直升機、客機、高鐵的性能,都達到了設計參數,陳宇不由會心一笑。

戰鬥機的項目,暫時還沒拿下來,他打算先把無人機弄出來。 葉曦冰冷的聲音刺激著魔人,眨眼間就消失了在原地,輕輕一躍跳上了身邊最高的樹,直直地朝魔人跳了過去,同時,手中寒夜劍的金色劍影正在迅速縮小,已經恢復成了原來大小,但是金色的光芒卻格外刺眼。

見葉曦騰空,魔人咧嘴笑了笑,揮起巨大的拳頭向葉曦橫擊過去,「小鬼去死吧!」「寒夜劍•;泯滅!」「咣」金色的劍影狠狠地與魔人的巨拳碰撞在一起,魔人巨大的身軀向後傾倒下去;雖然成功擊退對方的攻擊,但葉曦也因為受到了衝擊向後飛去。

看了眼笨拙的魔人,在空中翻滾一圈,一道水牆出現在他的腳下,雙腿猛得一蹬,直直地朝魔人飛了過去。「寒夜劍•;泯滅!」衝擊的途中,葉曦手中的金色劍影突然擴大,變得與魔人一般,雙手一揮,狠狠朝對方斬去。

魔人的雙手同時變黑硬化,相交抵在了身前,同時血色雙目直直地朝葉曦瞥來,「嗡」葉曦感覺大腦被衝擊了一下,身體瞬間僵直在了空中,又是精神攻擊?但是魔人,「我還是要宰了你!」

葉曦憤怒地嘶吼著,崩散的精神一下子被拉了回來,金色巨劍直直地朝著魔人斬去,「噗嗤」想象中碰撞的聲音並沒有傳來,金色巨劍竟然從兩隻手臂的交叉處一切而過。

「啊!小鬼!你竟然……」看著兩隻拳頭緩緩從手腕上脫落,魔人露出了驚愕的表情,看樣子自己的能量流入他的身體,已經讓他感到了疼痛。

「碰碰」葉曦和兩隻拳頭一齊落在地上,拳頭轉眼就化成了塵土,瞥了眼魔人,葉曦已經可以從對方的眼神中讀到恐懼,看樣子四系一體的魔人,並不是無堅不摧的。

不過想想也是,想要維持這麼巨大的體型,消耗的能量一定非常龐大,所以從第二次對峙開始,魔人就一直沒有使用自然控制系的能力,這是想盡量減少能量的消耗嗎?

「那我到是想看看,四系魔人的能量消耗光后,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葉曦輕笑一聲,已經朝著魔人衝去,此時魔人的雙手已經重新恢復,果然不攻擊要害他還是能夠依靠身軀異變系的能力重新復原。

「小鬼!別太得意忘形了!」魔人的聲音突然炸開,震耳欲聾;但是葉曦絲毫沒有在意,依舊直衝過去,揮起了手中的寒夜,金光一閃,已經切割過了魔人的右腳。

「嘭」右腳在下一秒爆裂成了泥土,魔人的身體失去了支持整個傾倒下來,葉曦趁機躍上了對方的身體,朝著頭部直衝而去。「嗖嗖嗖」注意到一道道黑影從森林中竄出,葉曦沒有理會,依然朝著魔人的頭部奔去。

只是短短几秒,葉曦已經被黑壓壓的異能者包圍了,重重疊疊完全數不清到底有多少敵人。停下了前進的步伐,環顧了一圈將自己圍起來的敵人,葉曦乾澀地笑了笑,在這裡面殺起來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效果。

寒夜劍金光閃耀,劍影正在不斷擴大;周圍的異能者在葉曦開始動的那一剎那,一股腦地撲了上來。「呼」金色劍影以葉曦為中心旋轉了一圈,切割過無數的異能者,周圍的敵人被一掃而空,鮮紅的血液已經染紅了天空。

看了眼腳下,魔人正在試圖站起來,但是葉曦哪能讓他這麼輕鬆;握緊寒夜高高躍起,體內能量不停地注入到寒夜劍上。「寒夜劍•泯滅!」巨大的劍影直直地砍向魔人的右腿,「啊!小鬼!」魔人痛苦地哀嚎著,再度趴到了地上,寒夜劍輕而易舉地斬斷了他的右腿,令他的身體失去了支撐。

「哼哼!接下來是左腿了。」葉曦冷冷一哼,目光已經落在了左腿上,「既然沒能力把你一劍劈開,我就只能一點一點地砍了,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你恢復得快還是我砍得快!」

「瘋了!這小子瘋了,你們還在幹什麼,趕快給我攔住他。」恐懼完全佔據了魔人的心頭,從葉曦接受沃楓的力量之後,兩人的位置就已經互換了,如果不是存在體型上的差距,恐怕魔人早就已經死了。

看著不斷撲向自己的異能者,葉曦笑了起來,大聲說道:「魔人,你為什麼不笑了?你不是很喜歡笑嗎?呵呵?」邪魅的笑容浮現在他的臉上,目光再度鎖定了魔人的左腿,雙手緊握住寒夜劍,輕輕揮了下去。

「噗嗤」泥沙飛濺,魔人的左腿也被葉曦斬斷。「啊!」看著魔人痛苦的哀嚎著,葉曦咧著嘴笑了笑,但身周已經圍滿了異能者。手中寒夜劍迅速縮小,金色的劍光在身周一閃而過。所有異能者都停止了動作。

「接下來是右手!」葉曦微微地落在了魔人的身上,朝著右臂奔跑而去,看著魔人恐懼的眼神,他停下了奔跑,「我改變注意了,不知道直接把你頭砍下來會怎麼樣?」

聽到葉曦的話,魔人巨大的身軀竟然開始顫抖起來,此時的他就像是已經送上砧板的羊,只能任葉曦宰割。

「別怕啊,你怎麼不笑了,你應該笑的啊?不是嗎?」葉曦一步一步的走向魔人的頭部,陰冷的聲音刺激著對方的神經,手中的寒夜劍已經側舉過了頭頂,只是劍上的金光越來越暗。

「啊!」魔人驚恐地喊叫了一聲,身體開始迅速縮小,見狀,葉曦疾步向著頭部衝去。但是一道道影子從身邊樹林竄出,攔在了葉曦面前。

「人牆嗎?」不遠處,魔人已經變回了人形,落在地上之後,連頭都不敢回直接朝著森林的深處跑去。

「切」看到魔人遠去的身影,葉曦輕碎了一口,斜舉起寒夜,朝著他逃走的方向直衝而去。「歘歘歘……」周圍的異能者一波一波地撲了上來,金色的劍芒不斷穿梭在人群中,但是越越來越暗。

金色流光不停地在周圍的敵人上劃過,葉曦瞥了一眼魔人逃走的方向,離自己已經百米開外了,中間又有樹林遮蔽,視線越來越不清晰。

葉曦很想追上去,但是樹林中竄出的敵人越來越多;一邊前進,一邊在樹林里拼殺,魔人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在了森林中,而自己體內的能量越來越少。葉曦喘著粗氣將寒夜劍拄在地上撐站著,劍上的金光越來越暗,正在迅速消失。

感到一陣乏力,看著魔人逃走的方向心中充滿了不甘,明明馬上就可以成功了,就差那麼一點點,該死的異能者。憤怒地掃了一眼周圍將自己圍起來的人群,身上的金光已經完全暗了下去。

「難道就要死在這裡了嗎?」葉曦緩緩站直了身體,看著身周一雙雙血紅的眼睛,笑了起來,「橫豎都是死,哪怕是拼盡最後一點力量,我要殺了你!」怒吼聲響徹山林,大有一股山崩地裂之勢,葉曦額頭上的藍色波紋閃耀起從未見過的強烈藍光。

「叭」藍紋應聲破碎,葉曦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一瞬間就恢復了,而且變得比之前更加強大。「小瑤、大叔,等我,我馬上過來找你們!」

「嘭」恐怖的氣息從葉曦身上擴散而出,方圓千里,一個巨大的水立方匯聚而成,一個巨大的水立方憑空出現,將所有的異能者包圍到了裡面。

「好……好厲害!這麼大範圍的水禁錮,小曦哥哥發飆了!」薇兒看著遠處巨大的水立方喃喃自語,但卻沒有一個人回應她。在她的身周,橫七豎八的躺滿了人,就連麥斯也因為能量消耗過度而昏睡過去。


嘆了口氣,無奈地看向遠處的水立方,恰好,一道閃電從天空劃過,薇兒見后雙腿一軟直接跪坐在了地上,臉色嚇得煞白,「那……那是,大叔說的那個……」

葉曦獃獃地站在水立方的水面上,任由微風吹刮,使他藍色的長發顯得格外凌亂。此時的葉曦滿臉淚水,在藍紋破碎的那一剎那,他的腦子裡全部是涵瑤的影子。

從在雨中的第一次相遇,兩人在房間的第一次對峙,在學校為了保護自己與蝙蝠男對立,在研究所里動用精神攻擊為自己解圍,直至最後消失在自己的面前,這一幕幕瞬間變得格外清晰,葉曦彷彿又重新經歷了一遍。

「小瑤,已經死了……嗎?」身體緩緩背倒在了水面上,慢慢地沒入水中;任由自己向下沉去,看著周圍一具一具不斷上浮的屍體,這些都是因為不能呼吸而溺水死亡的異能者。


身體不斷向下沉,葉曦感覺到自己的視線越來越暗,意識也越來越模糊,像是自己的靈魂正在慢慢離開身體,明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但是卻怎麼也打不起精神來。

待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了一個巨大的湖泊中央,周圍霧氣瀰漫,完全看不到湖以外的環境。

遠遠的,葉曦看到霧的深處有一道黑影緩緩接近自己,他竟然能走在水面上,葉曦警惕地捏了捏手中的寒夜劍,卻發現劍已經不在自己的手上了。

黑影走出了白霧,一身白色武鬥服,湛藍色的長發遮住了他的眼睛,令葉曦不能看清他的長相。那個人走到離葉曦十米遠的地方,手持一把長劍,雙拳相抱朝他鞠了一個躬,就擺出了進攻的架勢。

看到對方手裡的長劍,葉曦不覺愣了愣,通體湛藍,一面人魚、一面金龍,這不就是自己的寒夜劍嗎?那麼這個人?

疑惑地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面前的人,這個是自己嗎? 這天上午,來自軍方的人,與藤山投資公司的高層,齊聚辦公樓的會議室。

「我們想要一些救災滅火的直升機,另外就是,能否把客機改造成軍用運輸機?」於建軍說道。

「沒問題。」陳雄信心十足的說道。

「價格怎麼樣?」於建軍問道。

「用於救災或滅火的直升機,預計一千兩百萬一架,軍用運輸機需要更換更大馬力的發動機,大概三千五百萬一架。」陳雄說道。

其實直升機的成本只有一百多萬,客機的成本也只有八百多萬。

很多東西的價格,之所以那麼貴,只因中間商太多了。

就像水果的價格,在原產地五角錢一斤,過一次手漲幾角,有得十幾個中間商,原本五角錢一斤的水果,就會變成五六塊錢一斤。

飛機也是這樣,製作飛機的材料,要不了多少錢。

如果飛機上面的螺絲、輪胎……發動機都是外購,其價格自然不便宜。

藤山直升機和藤山客機,所有零件都是藤山工業園區製造的,造價也就高不到那裡去。

外國人的飛機製造公司,與其說是一家製造飛機的公司,還不如說是一家組裝飛機的工廠。

客機九成九的零件,都是從外面採購的,單是運費就不是一個小數目,更何況每一個代工廠,扣除他們的生產成本之後,還要賺取一筆能讓他們滿意的利潤。

材料成本低得可憐,所有零件都是藤山工業園生產的,人工成本也沒用多少,因此,藤山汽車、藤山電腦、藤山手機、藤山直升機、藤山客機的造價都很低。

報價太低,說出去誰會相信?資助軍方一千零六十億,不代表不能在訂單裡面賺點錢。

就像藤山汽車廠生產的汽車,成本最貴的也就十幾萬,總不能二十幾萬就賣出去吧?

進口汽車的質量比不上藤山汽車,進口汽車都賣幾十幾百萬,藤山汽車怎能賣得太便宜?

很多有錢的人,都認為便宜無好貨,真正覺得物美價廉的人少之又少。

國內暴發戶的錢,與其被那些外國佬賺走,還不如留在國內造福同胞。

「你們還有更大馬力的發動機?」於建軍好奇的問道。

「現有客機可載一千人,發動機載重量有限,只能運載三輛重型坦克。」陳雄說道。

「更換髮動機之後,載重能達到多少?」於建軍問道。

「換上三號發動機,載重量可以達到一千五百噸。」陳雄說道。

「世界上最大的運輸機,也只能運載兩百噸,你們竟然設計出載重一千五百噸的發動機。」於建軍難以置信的說道。

「以藤山冶鍊廠最新的高強度材料,飛機還可以做大幾倍,多安裝幾台發動機,載重量還能更高。」陳雄笑著說道。

「我們軍方還缺戰略轟炸機。」於建軍說道。

「於哥,不如合作成立一家軍工廠,共同研製戰略轟炸機……隱形戰鬥機。」陳宇說道。

「隱形戰鬥機?」於建軍疑惑道。

「在飛機表面塗裝一層吸收電波的材料,從而讓雷達無法追蹤。」陳宇解釋道。

「你們有隱形塗料?」於建軍神情期待的問道。

「目前研製出三種隱形塗料。」陳雄說道。

「還有沒有什麼好東西?」於建軍問道。

「我們在激光和電磁上面,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如果軍方需要,用於實戰的激光炮和電磁炮,我們目前就能製作出來。」陳雄說道。

「我怎麼不知道這些?」吳振生疑惑的問道。

「科研中心弄出來的東西太多了……」陳雄說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