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不是對妹妹關心嗎?」舞舜粲笑著說。

舞依炫和藍若昕一個認知,覺得和舞舜粲也是熟悉親近,這腦子裡面那個溫潤如玉的公子形象越是慘痛的從萬丈懸崖一次次的跌落!

「我說哥哥,你這估計不是為了看我吧。是為了逃離一下藍家某些人的視線吧。」舞依炫一向喜歡一針見血。

不愧是他妹妹!就是和他一樣的聰明!

「這事兒木已成舟了,算是他以後走一步看一步吧。」她早就把話挑明了的說。

鳳沐璃知道她眼裡摻雜的複雜意味著什麼,現在他被趕鴨子上架也沒辦法了,她說的,走一步算一步!

「小璃子,我還是不去皇宮了。你自己去吧。不然的話你和赫連曦一起去也好。」

———————————————————————————————————————

「公主吉時將到。」

鳳沐桐天色微亮就被喜娘和嬤嬤叫起梳妝打扮,大紅嫁衣披上。可是這喜悅之情還沒有在這清晨燃起就被她五皇弟被冊立為太子的消息給刺激了。

「你們都出去,本宮和公主還有些許體己話要說。」

賢妃狹長的眼睛后掃視這那些宮人,房間里只留下她們母女三人。

「母妃,我這大婚的日子,怎麼父皇就偏偏選在這日宣布太子人選?而且父皇竟然把太子之位給了鳳沐璃!」鳳沐桐一開口就是大吵大鬧的聲音,「他是有什麼資格的?」

鳳沐靈則是在一邊晃著鳳沐桐梳妝台邊上的步搖,清了清耳朵,實在是有些嘈雜的。

賢妃何嘗不是覺得奇怪?但是聖旨已下而且昭告了天下,「你父皇的決定自有他的道理。況且你父皇一早說了為了慶賀你大喜,以此來個雙喜臨門喜上加喜。」

「咱們林家想來是是支持這二皇兄的,這下倒是好了。葉家和慕家什麼也沒撈著,白白便宜了鳳沐璃那個臭小子和那藍家!」

鳳沐桐雖說蠻橫驕縱但是這點上還是知道的,「誰看不出這皇子之中要屬二皇兄最出挑!七皇弟整天只知道花鳥魚蟲的,根本對朝中之事無心。葉家就是再大的權勢也架不住人家心不在焉的。慕家的人我就不信他們會甘心。」

她更是不甘心。母妃沒有生出皇子,便是一大失利了。要論實力他們林家絕對不輸於慕家和葉家的,本想著抱緊慕家和二皇兄這顆大樹的,而三皇兄他們她根本就沒有放在過眼裡!怎料得這冒出個鳳沐璃出來攪局?

「沐桐,這事兒切不可亂說。隔牆有耳。」賢妃連忙說。「你今天是新娘子,可不許胡鬧,這性子往後可不能這般了。這邊你也就不用多操心了。等到你到了那邊和月國大皇子成了親,你輔佐他成為太子成為月皇到那以後母妃就享福了。」

賢妃這人雖然不太精明但是這小算盤還是有的,「母妃只有你們兩個女兒,也就不指望什麼了。你舅舅那邊,林家樹大葉茂,太子之位落到誰算誰的,我想你舅舅會處理好的。」她拉過兩個女兒的手,三人的手交疊在一起。

「母妃那可是藍家啊!鳳沐璃可是藍…藍可的兒子。」鳳沐桐不敢張揚,聲音立馬低了下來,這名字她可不敢叫,旁人聽見。她不敢。「咱們林家和藍家可是水火不容的。」

「哼,就像是你說的他鳳沐璃有什麼資格?沐桐你等著好了,遲早這太子之位還得易主。」賢妃說。

鳳沐靈這會子倒是笑了起來,還笑出了聲音,別說母妃這回倒是說對了!

「靈兒笑什麼?」

「母妃,我是覺得您說的對,這太子之位遲早易主。」鳳沐靈緊著說。

賢妃拍拍兩個女兒的手,「好了,不說這些事兒了。」

她輕輕地攬了攬鳳沐桐,不敢多重怕把她的妝容和衣飾弄亂了,「沐桐,今天你就要出嫁了。以後你將是月國皇室的兒媳了。切不可再像在錦國時候胡鬧了,要做一個賢妻良母。以後母妃不在你身邊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身子要注意……」

「知道了,母妃。」鳳沐桐看著母妃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她也濕了眼眶,畢竟她嫁去的地方是他鄉。「母妃,你放心吧。沐桐會照顧好自己的。」

轉而她看向鳳沐靈,「妹妹,以後你要多聽話,別讓娘親操心了。你也快及笄了,長姐這一走還不知道何年何月會回來一次,你要好好地照顧娘親。」鳳沐桐雖然有時候受不了鳳沐靈的古靈精怪但是畢竟這是她嫡親的妹妹,血濃於水。

「姐姐,你放心吧。我會乖乖的。」

這早朝過後的時間就是四公主送嫁了,剛剛下朝的大臣們也都站在皇城長梯兩側為兩國邦交聯姻而祝福,皇帝則是在這長梯之上。

慕容澈早就和錦皇拜過別了一早就下去了,看了眼站在皇帝身邊的鳳沐璃,赫連曦也站在其側。接著是後宮嬪妃、其他皇子公主。

慕容澈丟給鳳沐璃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鳳沐璃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蜜寵十年,顧少求放過! 接著慕容澈也給了鳳沐英他這個老友一抹微笑,再見的微笑。

皇宮高聳的朱紅大門早已打開,皇城外站滿了整齊的送親隊伍,為首的是個英姿颯爽的女將軍鳳臻,還有副將葉梓榮稍後些騎在馬上也算的是英氣逼人。

「這差事兒就是煩!」鳳臻忍不住的在一邊嘟囔,這都在這裡等了一個多時辰了,這位公主還沒有好。

葉梓榮倒是挺有耐心的,「老大稍安勿躁,這不是還得在前面一步一步的過來嗎?」

「我說,你昨個差人送來的解酒丸倒是好使兒。我這精神頭倒還是足足的!」

葉梓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錯覺,這老大說話有點咬牙切齒的,又覺得是讚揚,搞不太明白,「這是五皇子,哦不不不,該說是太子殿下了。是太子殿下給我的解酒藥,說是效果很好。(可不好嘛,這都是那姑娘幾個從玉無雙那裡硬生生地叫他給特意弄得。)」

「那個月國皇子來了嗎?」可不希望這個男人臨走前還給她來個婆婆媽媽的。

葉梓榮側著頭瞧了眼後面較小的馬車,「來了,這月國皇子也是苦了人家了。這身體真是大病的時候,卻還要跋山涉水的。這身子骨怕是…」他這聽父親說的,本來月國皇子不和他們一起的走的,哪知道這使臣硬是要求,這作為質子的皇子本就是沒什麼話語權他也是知道的。

不過父親倒是在他臨行前和他說,這月國皇子的閑事他還是少管為妙。

「沐桐啊……」

錦皇和鳳沐桐又父女情深說了一番。接著就是鳳沐桐一束紅妝的走過或者長長的階梯、宮門。皇城一路上早就鋪滿了紅色的地毯,這是供皇室人員用的。而大紅燈籠以及其他的裝飾物讓本來威嚴不已的皇城也裝點的紅紅火火,喜氣濃厚。

「來了! 楚楚動人:我的竹馬總裁 老大。」後面幾個騎士也是鳳臻的心腹和手下連忙小聲喊道。

鳳臻一貫直著身子頭從來沒有回過半分,聽到這聲響,拖著長長的紅纓頭盔下的白眼早就翻到了天際。

「公主出嫁~~」馬車已上。

「殿下,出發了。」連赤和連青在一邊說。

「是嗎。」慕容澈不曾想這天來得有些快,但是一切是他自己才會這麼快的。

他的朋友再見,還有舞依炫再見!

鳳臻一聲清冽卻響亮,「出發!」

鳳臻這浩浩蕩蕩的送嫁之行就此出發。相信此行不會缺少趣味的!至少慕容澈是這麼覺得的。

「月國的人也走了,我說你還要在這裡賴多久?」鳳沐璃直逼赫連曦。

赫連曦玉扇一打,「你管得著嗎?」他現在算是有恃無恐了。

「你住的是我家。」

「掌權的又不是你!」

這話…說的還是真是真的!

「我說你這沒有給那個公主什麼教訓嗎?」赫連曦可不相信鳳沐璃是什麼大度的人,這種為自己女人報仇的男人才是好男人來著。至少在這一點上,鳳沐璃應該做得很好才對!

「這重頭戲一般都是放在最後的。」鳳沐璃賣起了關子。這種事情一定要找到一個最合適的契機才有效果。

沒錯!鳳沐璃的小心機就是這麼的有效果。

在之後的幾個月,鳳沐桐在月國大婚的那一天,穿上了長達好幾米的嫁衣。那是從錦國帶來了,之前穿過來的自然不會是正式的。但是呢,這件嫁衣的確是華麗絕美,富麗堂皇(舞依炫:這是穿了座金山在身上吶,這是不是穿過一次之後就不穿了,要不給她,給她給她!皇家人就是浪費!)。

可惜這件嫁衣似乎不怎麼牢固呀!這走在月國的皇宮的大殿前的新娘子,似乎有些衣衫不整的。這後面的席地裙擺怎麼就斷開了一節一節的呢?這袖口怎麼也開了?這裙擺怎麼也開了?呀呀呀,這珠釵的珠子,步搖怎麼一個個都斷了線了?真是要死了!

這不就是穿著紅色乞丐裝的嗎?

想來這新娘子在大婚之日這般的醜態百出,這做婆婆的皇後娘娘是如何看的呢?這婆媳之道鳳沐桐有得學了!雖然學了也是白學!

這都是后話了! 295

「太子殿下,陛下讓您去御書房一趟。」一個小公公過來說。

「知道了。你先去,本宮待會去。」

「是!」小公公提著腳步就拐角走了。

「我是被你硬生生地拉來的,還要我這裡等著你,合適嗎?」言外之意,赫連曦這是要落跑的節奏。笑話!他這不回去和木葵談情說愛的在這兒等他?他得一刻不能停得捂著他家葵兒的心吶,這好不容易給捂熱了要是他離開一會兒就涼了怎麼辦?

「木葵離你一會兒絕對活得更長!」鳳沐璃可不準備放他走,「你跟我一道去。我有事兒和你說。」

「我其實和你不熟的。」赫連曦說。

「你這要套近乎也是得和舜粲那小子套近乎才對呀!」

鳳沐璃一臉的懷疑眼神,「走!」直接冷漠於他,毫不留情地拉著他走。

……

「我說你這求人也不給個好臉色看?」赫連曦這下子聽明白了算是在求人吶。「不過這事兒你最好自己說。」

「我是能得到好的答案,還能讓你去幫忙啊!」

「也是。」赫連曦一臉的臭屁。

「這不是咱們的太子殿下嗎?」就在要到御書房的一個岔口,這幾個皇子公主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冒了出來。這開口的自然是鳳沐景了。

「太子殿下,赫連太子~」幾人都一一尊稱道。

「各位皇子公主有禮了。」

鳳沐璃說,「多禮了。」這幾位看來是有說不出的疑惑吧。

「本宮還有事兒,父皇召我去御書房。」鳳沐璃拍拍赫連曦肩膀,人直接走掉了。

赫連曦:死小子,就是這麼沒人性!就這麼丟下他了。

「看,做了太子的人就是不一樣,和說話做事兒如此的高高在上。」鳳沐景看來是受不小的刺激,這平日的偽裝是都裝不下去了嗎?

赫連曦心裡搖搖頭,這種人怎麼也不會是做帝皇的料?

「不過也是,人家立下了那麼多的汗馬功勞,為錦國除了那麼多的悍匪奸賊自然是有資格有底氣的。」鳳沐景補充道。

「我說三皇弟啊,你這做了再大的功勞也是於事無補的啦,人家回京都數月就成了太子。以後咱們還是要向太子好好地學習。」

鳳沐清實在是覺得這個鳳沐景腦子給驢踢了!這種話也不經過大腦考慮的,「二皇兄,還是不要說這種話的好。太子他的確擔得起太子這個位置。你也說了,他立了不少的汗馬功勞。」

鳳沐景冷笑:鳳沐清你也就會說這種場面話了,果然是你一貫的懦夫行為!要不是我讓給你那個治水的事情,你真以為自己算得了什麼!哼!該是我的我都會搶過來的,誰也攔不住!

「赫連太子,請恕沐景有事先告辭了。」

赫連曦微笑點頭,「請。」

赫連曦這邊剛剛坐下,頭上立馬有了道陰影,「不知道三皇子有何事情?」

鳳沐清也順勢坐下了,「不知道依炫如何了?」他相信這件事衝擊對舞依炫一點不小。

赫連曦笑了笑,「三皇子倒是很了解小舞。」的確舞依炫很招人喜歡,而且青睞的人也不少比如他和葵兒昨夜看到的那個不速之客——月國皇子。這鳳沐清又是怎麼回事兒?

「認識了十年了解是自然的。」鳳沐清說。

他倒是毫不遮掩,「那你應該知道她應該不會讓自己吃虧的。」

「但你不知道的是,她習慣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吞。她習慣胡思亂想。」

赫連曦想著,今早舞依炫不願意跟來怕是心情多少不好受,但是嘴上還是說著沒事兒的。「我想這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我們不便插手。」

那邊的三人也是打得火熱。

「六姐,七哥你們倆待會去不去宮外?」鳳沐靈心裡暗罵某限制讓她無法分身乏術!

「去的。反正也沒什麼事兒的。」鳳沐英可算是高興極了。他要是不離開的話就得給他母后念叨而死。

「我不去了,有點事兒。」鳳沐心可是第一次說這種話,把鳳沐英嚇壞了。

「沐心,你沒事兒吧?」伸手就是往她的腦子上面去碰。

「幹什麼?」鳳沐心皺眉。

「我勸你你還是也別亂跑了,指不定皇後娘娘就滿世界的找你來了。」

這話沒落音,就傳來了鳳沐英聽來奪命之聲,「七皇子,皇後娘娘讓您去椒房殿。」

「去吧,不遠送。」鳳沐心伸出了「爾康之手」可惜鳳沐英早已走到幾米開外了。

「六姐,你就真的不去了嗎?」鳳沐靈這說的叫一個可憐巴巴的,她要出宮吶,可是這個節骨眼上她得打個幌子去璃府或者一字閣那邊,不然有點惹人懷疑。

「八妹,我和你一道去吧!」

———————————————————————————————————————

「找我做什麼?」

錦皇聲音一惱,「這就是你和長輩說話的態度?」

「那您倒是對小輩使手段!」鳳沐璃不依不饒,他這莫名其妙就當上了太子位置的,惹得炫兒不高興了。這炫兒眼看著和舞家人關係也日益好轉的,今早上這舞家三人對他的臉色就是不怎麼好看的。他這也是一肚子的惱火!

錦皇鼻頭微微冒汗,「太子之位可委屈你了?」這下子也算是有些鬆口。

鳳沐璃學著舞依炫白個眼,「我說老頭子你這到底什麼意思的?」

「老…老頭子,」顯然錦皇陛下有些接受無能,嘴巴都快說歪掉了。

「你這一紙詔書的什麼意思?」

鳳沐璃找個地方自行坐下了,不客氣的很。

「朕以為這麼多年你已經明白了。」錦皇說,「朕想給你機會,一個補償的機會。」

「我看你是打了別的如意算盤吧。到底是補償還是什麼,我想陛下您清楚的!」鳳沐璃答。

「不論如何總歸是我的心裡有愧。孩子如果你…咳咳咳,你願意的話這太子的位置你做的必會再登上一階的。」錦皇看樣子病情還是沒有緩和。

不論怎麼說,錦皇心裡是對鳳沐璃很愧疚,他把可兒的孩子丟給了葉芙本就是不該的,當初他一心思念逝者卻冷漠苛待了這孩子,讓他受了不少苦。

況且以沐璃的聰明才智還有心計城府都是夠格當做一個帝皇的,他鳳陽不是那麼草率的人!

「您還是慢點說的好,這也是沒有外人的。」鳳沐璃瞧了眼裡頭隔間,「幾位長輩還是出來說話的方便。」

「我說還是這裡頭涼快得很吶!」

「可不是,這俗話說秋後有一伏,果然不錯。」

Add comment: